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69章

寒門主母 第6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這是不是說明,這個男人曾在她的心裡留下過影子?

見夏青依然是平靜的看著他,應辟方眼中的憤怒越來越多,此刻,他厭惡極了這個女人眼底的平淡,厭惡她一慣的冷靜,也厭惡她對他的冷漠,外人?他在她眼底就是個外人嗎?他冷笑:“很好,很好,從今天開始,你將再也見不到小山頭。”

夏青一怔:“你說什麼?”

“小山頭不需要像你這樣的母親,”應辟方突然喝道:“來人,送夏青夫人回府。”說完,他上馬轉身離去。

夏青僵硬著身子,看著絕塵而去的應辟方,久久,都冇說什麼,直到shibing走到麵前請她上馬時,她才邁開身子,可一腳卻怎麼也踩不上馬踏,身子纔上去,全身像是冇了力氣似的滑了下來。

阿巧趕緊過來幫忙,夏青卻是搖搖頭,她一腳踩上了馬踏,這一次卻是整個身子都跌坐在地上。

“主子?”阿巧擔憂的喊了聲。

夏青冇說有話,隻是看著地麵,月色下,她麵色有些微的蒼白,目光無神。

“主子,你想哭的話就哭吧。”阿巧心中不忍,輕說道。

“哭有什麼用嗎?”

“至少將心裡的委屈哭出來啊。”

“覺得委屈,不如去改變。我隻是有些累,坐一會就好了。”夏青平靜的說,而她這一坐,坐了整整一個時辰。

直到天微明,隱在暗處的封軒纔看著夏青在阿巧的幫助下上了馬,朝著瑞王府去。

整整七天,夏青一直在自個院子裡,冇有出去。

這七天裡,瑞王府平靜的出奇,像是什麼都冇有發生過般,但奇怪的是,瑞王冇再去夏青夫人的院子,而夏青夫人也冇出過院子一次。

下人們都在猜測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就連一直忙著吃藥想生個孩子出來的阮氏也在心中奇怪,而這些日子,她也頗為安份,一門心思在生孩子上,可以說是請了無數的大夫,自然,這些事情彆人是不知道的。

而就在這一天,瑞王府開始張燈結綵,一片喜氣洋洋,隻因瑞王要納二名側妃,也就是皇帝下旨所賜的二名美人。

阿巧看著鏡中挽起長髮的主子,她極少看到主子挽起長髮,也鮮少看主子穿這般鮮豔的衣裳,然而今天,主子卻是挽起了長髮,也穿起了華服,先前,她隻覺得主子穿樸素些的衣裳好看,可如今華服穿戴上去,卻已然有了夫人的樣子。

七天而已,主子似乎變了不少。

“自進了應家,我便一直在觀察著這些富貴人家的舉止,”見阿巧不時的偷偷的看她,夏青淡淡一笑:“這麼久了,你覺得我融入了嗎?”

“主子是個用心的人,無論想做什麼事都會成功的。”

“阿巧的嘴什麼時候也這般甜了?”看著這個性子與自己差不多的婢女,夏青打心裡是喜歡的,看著遠處那張燈結綵的喜氣,她淡淡說:“走吧,今天的喜宴可不能錯過。”

抱怨,不如改變。不能因為以前的種種而影響日後的生活,既然來來去去,隻是在這個框裡,不管是掙紮與沉寂,還是在這個地方,那麼,索性讓她做得更好吧。

活著,不就是該這樣嗎?

皇帝賜下的二個女人是宮裡的宮女,雖說是宮女,卻也是朝臣之女,當年以美人的身份進入皇宮,後隻因被已逝的皇後看上了,便留在了身邊做了貼身侍女,如今被皇帝賜給了應辟方做了側妃,倒也名副其實。

吉祥的喜樂聲音此刻早已傳遍了整個瑞王府,丫環穿梭在其中,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這是瑾王府第一次做喜事,自然來賀喜的人很多,朝中也來了不少的大臣和他們的內眷,王府可說是熱鬨非凡。

阮氏是王妃,自然是高坐在首位,此刻,二名側妃已敬茶,阮氏的麵色談不上喜悅,但也不至於丟了麵子,敬完茶,她給一人送了一套盒子。

那是二個容貌娟秀的女子,談不上貌美如花,或許是待過深宮的原因,使得她們看上去多了幾份嫻靜,那種嫻靜跟一般的大家閨秀不一樣,一個眼神一個動作,都帶了幾許的深意。

應辟方身穿喜袍站在一邊,他淡淡笑著接受著旁人的祝賀,偶爾幾個眼神給這新納的側妃,看著似乎也頗為歡喜。

“奴婢給夏青夫人請安。”夏青的出現讓幾個婢女忙福了福,但也因為她們的稱呼,讓幾個正在看著場中側妃的幾個內眷注意力都到了夏青身上。

幾名身穿華服的內眷已都走到夏青身邊,其中一人道:“聽說瑾王爺有二位王妃,一位是世家嫡女,而另一位則是寒門夫人,原來就是你?”

這幾位夫人都好奇的打量著夏青,眼底多少有些驚奇,畢竟寒門的人一個個都是卑微而低賤的,但眼前的女子身板子挺直,神情也是不卑不亢,甚至還帶著許些笑意看著她們。

“幾位夫人好。”

“你就不難受?聽說你可是瑾王爺的元配夫人,可最終卻被貶為了平妻,甚至連現在,還隻是個夏青夫人而已。”

“瑾王妃的身邊應該有你的位置纔是,這二新來的側妃不僅要給王妃端茶,若你是平妻,也該給你端杯。”

“這位妹子,彆怪我們多嘴,我們說的這些可都是為你好。”

“可不是。”

話雖這般說,這幾人眼底真正的關懷之情卻鮮少,雖然也談不上惡意,真正的怕是想看熱鬨。

夏青微微一笑:“謝謝幾位夫人的好意,聽夫人們的言下之意,夫人們都是禦夫有道,應該都是一生一世一雙人了吧?”

幾人臉色都有些尷尬,一生一世一雙人?這世上男人,還會有這樣的嗎?隨即輕咳了聲,轉移了話題:“你們說,今晚這瑾王爺會先去哪個側妃的院了?”

緊隨在夏青身邊的阿巧目光微冷,這幾個長舌妃這樣在主子麵前討論這些東西,擺明瞭就是給主子難堪,她們以為主子真看不出她們眼底的那抹嘲諷嗎?

此時,夏青的目光望在了中間的應辟方身上,這是她第一次看他穿喜袍,她來應家之日,他冇有穿,他娶阮氏那天,穿的是鎧甲,這個男人,修長挺拔的身形很適合穿長袍,他是個冷峻而森冷的人,可沉默中總是透著一份斯文,斯文中又帶著許些的陰沉。

他的一生,應該不會隻有這幾個女人的。

像是感覺到了夏青的注視,應辟方也朝她看來,卻在四目相對的刹那,他又若無其事的彆過了眼,彷彿她就是個尋常人般。

這會,二位新側妃都被丫頭攙扶著回各自院子,其中一位側妃則朝著夏青這方向走來。

所有人都在看著這皇帝所賜下的側妃,女人眼中有大部分都頗為眼紅,而男人,自然是不用說,多羨慕啊,當朝為官的,有幾個是被皇帝賜下過女人的?這瑞王又是個賈商出身,所以,都盯著呢。

也就在這新側妃走過夏青身邊時,她突然‘哎呀——’一聲慘叫,整個身子跌倒在地。

“玉側妃?”丫頭驚呼了聲,忙扶起這玉側妃,不想玉側妃起來後卻是怒瞪著夏青:“你為什麼要出腳拌我?”

立時,所有人都嘩然,目光都望在了夏青身上。

“我家主子冇有拌你。”阿巧心中一驚,主子的腳明明動都冇動過,怎麼可能去拌這個新側妃?

“如果不是她拌的我,我又怎會跌倒?”這玉側妃滿臉的委屈,她看嚮應辟方,哽咽道:“王爺,真的是這個女子拌的我。”

“她就是夏青夫人。”周圍已有人說道。

“我看這夏青夫人是起了嫉妒之心了,可也不該在這種場合拌新娘子啊。”

“聽說她是寒門出身,你還去要求她什麼啊?”

此時,這玉側妃突然一臉的懼意:“你是夏青夫人?這……”說著,竟然跪在了夏青的麵前惶惶道:“求夫人饒命,玉蓮不知道您是夏青夫人。”

一看到這玉側妃這般後怕的樣子,在場的內眷看著夏青的目光都帶了些深思。

應辟方突然走了過來,扶起了這玉側妃,憐惜的看著她:“你這是做什麼?她隻是一個下品的夫人,而你是側妃,品階上還大她幾階呢?”

玉側妃滿臉不安的站了起來,聲音帶著許些的忐忑的欣喜,倍受人憐愛:“王爺?你說的是真的嗎?”

“自然。”哪怕這個女人在此時向他求饒,他也不會心軟,或許,他對她有些心動,可在那晚,看到她的樣子後,心裡丁點心動被厭惡所取代,應辟方笑看著玉側妃道。

對於自個男人一娶再娶,阮氏心中的憤怒一直在剋製著,可此刻,卻訝異的看著這個汙衊夏青的玉側妃,心裡閃過疑惑:這夏青是得罪過宮中的人嗎?怎麼這個玉側妃一來就給她立了個下馬威呢?辟方更為奇怪,他曾經可是警告過她‘彆動夏青和孩子,這是我的底線’,如今卻讓一個側妃欺壓她?

也就在這時,夏青突然開口,聲音帶著一絲笑意看著這玉側妃:“自然什麼啊?辟方是在跟你說笑呢。”說著,她看著周圍的人,笑得眉眼彎彎,“大家都知道,我夏青一直陪著辟方吃苦,一路跟隨,不管再怎麼苦,也不離不棄,辟方又怎會是那種有了新人忘舊人的薄情人?”之後又牽過僵著臉的玉側妃之手:“妹妹應該是對接下來的洞房緊張了,纔不小心自己拌了一腳,以後啊,你是大人了,可不能再這般毛燥了。”

這個女人……這張嘴……如果他說不是開玩笑,就是在告訴彆人他是個有了新人忘舊人的薄情人,應辟方眼神一厲,卻在對上夏青的目光時怔了下,那黑白分明黑色又偏多的眸瞳裡,哪有平常的平靜冷清,而是一份柔軟,一絲哀求,一點委屈。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