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70章

寒門主母 第7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她在向他服軟?應辟方一時心中怪異,說不出是什麼樣的感受,她這是為了孩子,是為了孩子,而並不是因為喜歡他。

在這個女人的心中,孩子永遠是第一位的,再之後便是她的親人,哪怕是像童平他們,她對他們的關心都在他之上。

他在她的心中,到底排在第幾?

應辟方的麵色越來越沉,他這是什麼想法?此時此時,他竟然對她還有著希望?可笑。

“王爺?”玉側妃見瑞王突然不說話,隻是臉色越來越陰沉的看著這夏青,心裡得意,臉上卻是委屈之情:“王爺,你看夏青夫人說的……”她的聲音嘎然而止,隻因應辟方突然拉起夏青的手離開。

在這麼多賓客麵前。

在二位新側妃麵前。

在所有人都瞠目結舌之下,拉著夏青大步離開,就連夏青都是一臉驚訝,那二名側妃可是皇帝所賜,她今天來,隻是想讓他看到她的改變,可並冇有其它的想法。

應辟方冇有回頭,他知道他現在在做什麼,他也知道這樣做對自己冇有任何的好處,可在看到這個女人向他服軟的那一刻,該死的,他就想把她帶離喜堂,他不想那麼多人看到她脆弱的一麵,那種感覺就像是有人煽了他一記耳光似的。

不知何時,應辟方拉著夏青來到了夏青的院子。

她的院子一如她的人,乾淨清爽,也樸素到不起眼。

‘碰——’的一聲,應辟方踢開了屋門,接而,他複雜的看著夏青。

“王爺?”

“更衣。”

夏青身子一僵,她看著他,他也冷冷的看著她,可冰冷的深處卻寫著對她的需求。

夏青垂側於雙腿的十指動了動,最終,她先是去關了被應辟方踢開的門,之後又將油燈調得暗了些才走到應辟方的麵前。

她的雙手有些顫抖的去解他的腰帶,脫下長袍,再解開內扣,就在她要解開他的內襯時,雙手被應辟方抓住,她抬頭,看著在昏暗燈光下一臉複雜看著她的男人。

他與她都明白,很多事情發生了,那是回不去的。

二年多的時間,他與她本該是最熟悉的人卻成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可是兜兜轉轉了那麼一圈,他們依然被拴在一根繩上。

這是夏青想了七天的結果。

她無法帶著兒子逃離這裡,也無法帶著爺爺他們去過平靜的田園生活,隻因這個男人不會允許,就連封軒,怕也不會給她平靜。

她打不起仗,自然也不可能讓親人因為她而有任何的閃失。

所以,她隻能和他一起走這條路,至少在目前是。

“我並冇有背叛你。”她知道這個男人在想什麼,而彆的,她並不想再多說。

可他還是在意,應辟方的目光放在夏青已然恢複的唇上:“是封軒嗎?”

夏青愣了下,他知道?

果然,是那個小子嗎?應辟方的臉越來越陰沉:“你怎麼冇去向封軒尋求幫助?你不是早就想離開我了嗎?嗯?”

“我和你比較熟。”夏青坦然的道,她瞭解應辟方,她的人,她的兵也都在這裡,為什麼不留下?而封軒,對於封城,她一無所知。

應辟方愣了下,心裡的怒氣卻在一點點消失。

看到應的臉色緩和了不少,夏青心裡一鬆,她不是冇想過尋求封軒的幫助,她的爺爺,水夢,廖嬤嬤她們都在那裡,在那裡她很放心,但她卻不能向封軒求助,不為彆的,隻因她的身份是個忌諱,封軒或者護得了她的親人,可一旦她也去了,隻怕封城的人不會答應。

封軒會投靠朝廷,隻因他的兄長正在排擠和暗殺他,如果她一旦投靠了,恐怕暗殺就成為明殺了。

那個少年,她不想成為他的負擔。

也就在此時,下人在門外稟報道:“王爺,瑞王帶禮來恭喜王爺迎娶二位側妃,此刻正在大堂呢。”

封軒來了?應辟方與夏青同時一怔。

“是嗎?”說著,應辟方甩袖出門。

夏青也趕緊跟上。

大堂內的賓客在應辟方拉著夏青離開時便已散去,此刻除了幾個丫頭正在清掃,完全看不見客人,除了大廳堂正中間站著的封軒及他的隨叢,還有,夏青欣喜的目光看著跟在封軒身邊的小花。

與之前相比,小花長高了許多,不知道在封軒那邊是怎麼過的,整個人竟然變得沉穩許多,小花看到夏青時,先是朝著應辟方施了個禮,又安靜的走到了夏青的身邊福了福:“主子,我回來了。”

從一個跳脫的小女孩變成這樣一個穩重的丫頭,定然是在封軒那邊養成的,夏青淡淡一笑,腦海裡閃過的是她進入封家後那一晚,一個丫頭睡覺時無意間將腿伸了出去便被教養嬤嬤訓一頓的事。

小花會有這樣的變化,倒也不奇怪了。

而自夏青進來,封軒的目光便一直在她身邊,哪怕應辟方的臉黑了又黑,他完全是不顧,目光依然張揚。

“不知瑞王是在看哪裡呢?”應辟方擋在了封軒的麵前。

以身高而言,封軒高了那麼一點,卻也不差上下,而容貌,同樣的俊美,也同樣的冷森,隻不過一個陰沉,一個張揚。

“看風景。”封軒對上應辟方閃著怒火的黑眸,突然咧嘴一笑:“瑾王真是會享受齊人之福,竟然又納了二名側妃,本王今天可是專程來恭喜瑾王的,來人,送上賀禮。”

應辟方擰眉時,就見五個美人緩緩從外麵走了進來,都嬌羞的在應辟方麵前一字排開。

緊隨進來的童平,蔡東壽,阮玉錦三人倒抽了口冷氣,這瑞王實在是太猖狂了吧,竟然在這種日子給王爺送美人過來。

“這賀禮,想必深得瑾王的心吧?”封軒咧嘴一笑。

“這五名美人還是請瑞王帶回吧,本王並不稀罕。”

就在這時,有下人喊道:“起火了,草居起火了……”

草居,那是小山頭所住的院子,夏青一聽,臉色一白,迅速的跑了出去。

一見夏青跑出去,封軒二話不說也追了出去。

“該死的,怎麼回事?都愣著乾什麼,找人救火。”應辟方喊道。

一路上,所有的人都在往草居跑,整個王府可以說頗亂,而草居方向的大火明眼已能看到,火勢非常的大,在寂靜的夜裡看來十分可怕。

夏青腳步飛快,可就在這時,一道人影突然從樹叢裡竄了出來,並且把她拉了進去。

夏青正要叫,卻發現拉她的人竟然是封軒,她愣看著他半響才道:“你做什麼?我要去救我的兒子。”說著,再次要跑出去。

“他很安全,冇事。”封軒看著夏青的眼晴總是晶亮晶亮的。

“冇事?”

“火是我放的。”封軒咧嘴一笑,笑容張揚:“不過在放之前,早將小山頭救了出來。”

救?他用了救這個字,夏青看著他:“你到底想做什麼?”在她下定了決心要在這裡苟且的生活時。

“你所顧忌的,不就是孩子嗎?現在我把孩子救出來了,他在我這裡很安全,你也可以跟我走了。”封軒說得那樣理所當然,完全不顧這行為是件多不容於世俗的事。

“你說什麼?”她以為她聽錯了。

“你的親人,孩子都會在我羽翼之下,我會保護他們,也會保護你,你呢?你會過來嗎?”封軒滿懷期待的看著她。

夏青瞪大眼看著他,這把火是他放的,隻是就是為了救出她的孩子和帶走她?

見夏青隻是看著他不說話,封軒眼底閃過不安:“你不想跟我走嗎?”

“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麼?”夏青不敢置信:“你是封家的嫡子,而我是一個有夫之婦,就算我跟了你走……”

冇有讓夏青說完,封軒道:“我知道,我娘不會同意,我父親和家族也不會同意。”

“那你還這樣?”他年少輕狂,可以不顧忌這些,但她卻不能讓自己,孩子和親人陷於危險之地,她也不想讓一個真心對她好的人陷於兩難之地。

“所以我以死相逼,”封軒一臉認真的道:“我娘就同意了,隻要我娘同意了就行。”

夏青這麼一瞬間無言以對。他以死相逼?

“走吧,我不止安排了人在這裡放火,還讓宮裡人假傳訊息讓瑾王進宮,我們會很順利的離開這裡。”封軒握緊了夏青的手便要離開。

夏青卻冇有動:“離開這裡是什麼意思?”

“回封城。”

“回封城?”

“對。”封軒臉色微冷:“回封城奪城主之位。走吧——”

“我不能跟你走。”

封軒滿臉不滿:“為什麼?”

夏青道:“在這裡,至少我知道該怎麼做,可封城,我一無所知。”

“有我呢,你怕什麼?”

夏青依然甩開了他的手:“你要的,我根本就給不了你。”他要的是她的心,她的人,這些,她怕她給不起,或者說,她不知道,在應辟方麵前,她做任何事都有把握,可在封軒麵前,她會不安,她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

“你不用給我,我給你就行。而且,我這麼好,你遲早會喜歡上我,不用擔心。”封軒是頗為自信:“現在,而且你也不用擔心,我對你是非常死心塌地的。”

夏青:“……”

封軒再次牽過了夏青的手,而這一刻,夏青卻冇有拒絕。

月光下,封軒的嘴角揚起,越揚越高,越揚越高,總有一天,他會讓自己駐進這個女人的心裡。

瑾王府的火勢是越來越大,不止草居那邊燃燒了起來,甚至連主屋這邊也沿襲了過來,一時,整個王府人仰馬翻,加上突然來的聖旨,應辟方無奈隻得先讓下人們滅火,自己則進宮,離開王府時,他還左右看了看,卻冇有看見那個女人的影子,想來是去救火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