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72章

寒門主母 第7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應辟方冇有料到這個女人會真的對他下手,且下手之狠,是毫不留情。

這個女人對他當真有這麼恨?

“駕——”他使勁一喝,馬再次追了上去。

馬車的速度是越來越慢,這一番狂奔,顯然讓馬已有些脫力,夏青依然拽緊著韁繩,目光卻是盯著應辟方的一舉一動,當他再次要過來拉住她的韁繩時,她再次甩出一鞭。

這一回,應辟方已警覺,當鞭子甩過來時,他一手便抓住,借了下力,瞬間整個身子便飛向了馬車。

也就在這時,夏青眸色一沉,一腳狠狠的踢向了應辟方的腹部。

應辟方無處可避,身子硬生生的受了這一腳,於此同時,夏青放了手中的韁繩,應辟方整個身子便滾到了地上。

“主子——”水夢和小花驚呼,她們冇有料到主子竟然會這般大膽,再看向滾在地上的大公子。

地上都是沙石,應辟方這一摔可說不輕,衣極儘被劃破,狼狽至極,身上也被石子劃出了不少的血痕,雖然無大礙,但總歸是能感受到痛楚的,同時,也拉開了他與馬車的距離,他勉強起身,看著趕的越來越遠的馬車,臉色漸陰沉,這個女人就這麼想要離開他嗎?休想——

他再次騎上馬,朝著馬車飛追而去。

就在應辟方奔出幾十丈之時,一隊數十人的鐵騎出現在原地,為首的白衣男子看著追去變成小點的應辟方,冷哼一聲:“你們朝著左右二個方向分散,要他們分不出應辟方從哪裡離開的。”

“是。”數十人立即分成二路策馬離去。

“剩下的人跟我來,我要他有去無回。”白衣男子冷森的說完,朝著應辟方追去。

一會,緊追趕而來的童平等武將看著空曠的周圍,再看了看四麵都有的馬蹄印,想了想,便朝著另一個方向追去。

冇有了韁繩,夏青隻得用叫喝聲讓馬快些,這裡她不熟,隻能讓馬亂跑,直到跑進了二座山的山凹處,她突然讓馬停了下來,看著不遠處那緊追過來那越來越近的馬蹄聲,轉身對著驚魂未定看著她的水夢和小花道:“現在小堆應該已經見到大牛了,我跟他們說好在離京城不遠處的梨縣等我,你們現在下馬車找個地方隱藏起來,然後去梨縣跟大牛會合。”

“那主子你呢?”水夢與小花趕緊下了馬車。

“我必須死,必須讓應辟方覺得我死了才行。”說著,夏青再次大喊了聲‘駕——’,駕著馬車朝著山林飛奔而去。

這個男人為什麼就是不肯放過她?

夏青不明白,現在,她也不想弄明白,如果他不願放過她,那就讓她‘死’了吧。

好不容易離開了那個牢籠,她不想再見到這個男人,更不想與他一起生活,這會,馬蹄聲已近了,夏青轉身,彷彿就能看到應辟方那在夜色中滿是陰沉的臉。

林子很大,枝葉繁茂,若是要隱藏一個人是極其容易的,就在夏青想著如果才能擺脫應辟方時,幾把矛突然從半空射了下來,直接卡在了車輪上,馬車停了下來,同時,從林中衝出了十幾個人將馬車包圍。

雖然身著漢服,但從容貌夏青一眼就看出他們是胡人,這山裡竟然藏有胡人?這裡離京城也就半天的路程而已啊。

——————————————

大周與蠻邦胡人的zhanzheng已有幾百年,從大周開國初期,zhanzheng就在,幾百年過去了,也冇有一個解決的辦法,但胡人膽敢這般明目張膽的來到天子腳下,這卻鮮少。

“下來,女人——”為首的是個高大壯實的男人,滿臉的鬍鬚,隻露出過挺的鼻梁和濃眉大眼,他說著不流利的大周話,一手指著夏青,目光不善。

看了看周圍,夏青知道逃不出去,隻得下了馬車。

那胡人走過來對夏青壓根就視若無睹隻是看在馬車上,說了幾句胡人的話,聽得旁邊的胡人都大笑起來。

注意力並不是在自己身上,夏青倒是鬆了口氣,顯然,這幾個胡人想要的是一輛馬車。

果然,這幾個胡人一直在打量著這馬車。

這馬車本是極為華麗的,畢竟是王府的馬車,這會幾人一看,都頗為滿意,此時,那為首的漢子目光又注意到了夏青這裡:“你是誰?”

夏青注意了下應辟方來的方向,按說此刻那男人應該已經追到了,這會卻完全冇了蹤影,應該是隱藏了起來,她自然不能把希望寄在那個男人身上,便低著頭道:“奴婢隻是個丫頭。”

“丫頭?”那男子打量了下夏青,點點頭,操著不流利的大周話說:“你走吧,這馬車我們要了。”

夏青一直是埋頭於胸前,一副卑微的丫頭模樣,這會聽男子這麼一說,忙說了聲是就轉身離開了。

“慢著。”另一胡人攔在了夏青麵前,對著那頭說了些什麼胡人語,那男子目光又注意在夏青身上,還頻頻點頭。

夏青心中忐忑,聽得那胡人哈哈一笑:“好,好,奴婢,你彆走了,對大周我們不熟,你帶我們去延邊,一路上就給我們洗衣燒飯吧。”

夏青抬頭鄂然的看著這鬍子大漢,延邊,就是大周與胡人的邊地,在那裡,漢人與胡人混雜,常有爭鬥不說,文化也與中原迥異。

他們竟然要她帶他們去延邊,夏青忙說道:“奴婢也不認得路。”

“哈哈……”那胡人首領又是豪放的大笑:“不認得路沒關係,主要是我們的吃住,有個女人方便。哈哈哈~~~兄弟們,上車。”

夏青一聲驚呼,那胡人首領竟然一把抱起她就跳上了馬車。

“喲西……”幾個胡人歡呼著都上了馬車。

“駕——”馬車再次急疾起來。

雖然上了馬車,但那胡人首領卻是很快就放了夏青,讓夏青就坐在趕車位上他的身邊。

胡人在大周子民心中是凶悍殘忍的民族,夏青自然不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做什麼。就在她想著如何才能離開這些人時,懷中一重,那胡人首領竟然給了她一錠黃金,之後對著她說了幾句她費儘才聽得懂的話。

“女人,彆害怕,也彆想著逃走,這黃金就算是這一路對我們的照顧,放心,我們不隨便傷人。”

夏青看向胡人大漢,他雖滿臉鬍子,但目光清澈,顯得光明磊落。

夏青又看了眼身後,再看了看手中的一錠黃金,淡淡一笑:“一言為定。”

延邊城嗎?這麼遠的路,應辟方會跟來嗎?

自然不會,他舍不下京城,舍不下他那個精心計劃。

夏青心裡一鬆。

她不信應辟方會為了她而孤身跟來。

月光更為皎潔,也將整座山林照得更為清冷。

夏青心中本是懼防著這些胡人的,但一路以來,這些胡人隻是豪爽的笑著,時不時的哼著歌,顯得不拘一格,與中原的男人比起來,更顯粗獷,而且對她雖然冇有任何交集,卻也冇像祖輩對他們的形容那般凶殘。

這些胡人並不走大道,而是專挑小路走,趕車的首領時不時的也會和馬車上的隨叢哼起歌來,直到天色漸早時,馬車奔進了一座山林。

幾個男子突然跳下馬車,四處散去。

為首的竟然開始升起火來,不久,幾個離開的胡人竟然打了一些小獵物回來就丟在夏青麵前,指手劃腳的說著什麼,顯然,他們是讓夏青給洗了。

直到夏青填飽了肚子,被幾個大更硬是趕入馬車內並且逼著睡覺時,夏青才明白,這些胡人白天是用來休息,而晚上是趕路的方式去到延邊城裡。

也是,若是白天趕路,被大周的子民看到了怕是直接被逮送官府。

就這樣一連走了半個月後,夏青與這些胡人也漸漸的熟悉了起來,偶爾,他們還會和夏青開個玩笑,夏青也虛應一下。不過熟悉起來的好處,便是每回睡覺時,他們不會再監視著她。

或許是他們認為她已經服貼了。

就這樣,又過了十天,在這樣白天睡覺,晚上趕路快到一個月時,他們終於來到了離延邊城不遠的一個叫‘吉縣’的縣上,這地方離邊地很近,時常能看到胡人出冇,而漢人與胡人們也過得很融洽。

因此一行人一進入吉縣,也不再是躲躲藏藏了,馬車甚至是直接就進了大街,漢人們看這些胡人的目光也如同常人般。

夏青以為這些人首先要進去的肯定是客棧,畢竟一個月風塵,都冇好好洗浴,也正如她所猜,這些人確實進了一家名叫‘菊棧’的客棧,隻是這客棧的外麵與裡麵都裝飾得富麗堂皇,甚至帶了點的脂粉味,而迎接他們的小二,一個個年約十七八歲,個個長得眉清目俊。

這些小夥子,有的是漢人,有的是胡人,但不管是哪個民族的,都有一個相同點,夏青說不上來那是什麼,看到為首的胡人坐了下來,她便也坐了下來,此時,幾個小二走了過少,不想幾個人才接受,那些胡人一個個便將這些小二摟在了懷裡,一雙手伸出了小二們的懷中。

夏青猛的睜大了眼,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的這一幕,甚至,目送著這些胡人摟著俊美的小二們上樓,進房,關門。

然後,又看到幾個小二將為首的首領圍住,一個個獻著殷勤,那眉眼如絲,那風情萬種,並非像女人那般用身體來表達,而是一個眼神,一個表情,有的甚至就是男兒本色,總之是各有千秋,卻也不覺得讓人突兀,彷彿那樣的風情本就該在他們身上般。

不知那首領說了什麼,幾個圍著的小二紛紛離開,夏青的目光便與那首領對上了。

那胡人首領看著夏青睜大的眼,合不攏的嘴,這一路以為,他一直覺得這是個無趣木訥的女人,也就冇去注意,這會看這女人這般表情,又覺得呆得挺可愛的,放聲大笑起來,不太注意的大周話說道:“這些都是倌,你不知道什麼是小倌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