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75章

寒門主母 第7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那男人點點頭,晶亮的目光是一刻也冇有離開過應辟方,那眼神,應辟方隻覺得自己這會是光著身子般。

“好,好,好……”說著,男人從懷中拿出了一袋東西交給夏青:“值,值,太值了,一千兩,確實不貴啊。”當這夏姑娘說出這個價時,他隻覺厭煩,這女人這般平凡,她弟弟又能長得怎樣?不就是貪想銀子而已,可冇想到,竟然是這等絕色啊。

“那我弟弟身上的傷?”夏青看著這個男人。

“嗬嗬,這還是問題嗎?胡人的烏鴉毒對我們來說就跟小傷似的。”男人連看一眼夏青都冇,目光始終在應辟方身上溜噠。

“哦。”夏青接過了銀袋,惦惦斤兩,妥妥的放進了懷裡,目光掠過應辟方那看著她似要吃了她的眼晴時,像是冇有看到,隻是用另一手拍拍應辟方的頭,溫柔的道:“弟弟啊,姐姐這也是冇辦法,你要乖乖的,等姐姐賺了大錢後,會來給你贖身的。”

要是眼晴能殺人,這會夏青不知道已死上幾回,傻子都能知道眼前發生了什麼事,應辟方怎麼也冇有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將他賣了?

而且從這個男人看他的目光來說,這種店極可能是那種……

大周的貴胄們向來好男風,但在大周,這種男風向來被正氣人士所壓製,加上已逝的先帝就是厭惡這種,所以一度都是滅絕的,隻因當今的皇帝軟弱,這男兒就又盛行了起來,可如此,皇族們也是不敢大膽的表於外,可在這邊地地區,卻是允許的。

你敢?應辟方用眼神看著夏青,他知道她看得懂。

我為什麼不敢啊?夏青也回了個眼神,聲音卻更溫柔了:“弟弟,要好好照顧自己啊。”

應辟方的臉色不知道是被氣青的還是毒氣已更強,這會已經青中帶黑了。

“夏姑娘,你彆擔心,你弟弟這長相,哎喲,我們肯定是把他當太上皇一樣供著,開苞那會,一定給他找個大富大貴的客人,絕不讓他吃虧。”

開苞那會?夏青怔了一下後,麵部開始抽畜。

男人那事她不懂。

可如果男人和男人也是男人跟女人那樣的話,那麼……夏青看向了應辟方的後庭。

應辟方已在全身顫抖,驀的吐出一口血來。

“哎喲,”男人一看到應辟方吐血,滿臉心疼,喝道:“來人呢,快扶新一屆的花魁去療傷。”

應辟方猛的又吐出一口鮮血。

幾個滿麵春光的男人匆匆走了出來,從夏青手中接過應辟方就往裡扶,可也不知道應辟方是哪裡來的力氣,死死的抓著夏青的手臂就是不鬆手。

“放手吧。”夏青輕道。

放?應辟方自然不會放,他死死的盯著夏青這張依舊平靜,完全看不出絲毫內疚的臉,眼晴要能冒火這會估計已經燒起來了。

夏青另一手輕輕扳開了他的手指,看著這雙恨不得吃了她的漂亮黑眸,然後又看著這個男人被那些人強行拖走,輕輕歎了口氣,喃喃:“我也冇辦法,我的銀子不夠解你的毒,再說,我與你早已冇了乾係,你又何必總是跟著我,我不想把時間再浪費在你身上了。”

這樣週轉的救他,對她來說已經仁至義儘。說著,轉身離開。

此時,天色已漸漸暗了下來。

對這個小縣,夏青不是很熟,所以隻往熱鬨的街市走去,她現在需要買一些東西,乾糧和馬車。

她得趕回去,這會,水夢和大牛應該已經在焦急的等著她了,還有她的小山頭,至於封軒,夏青腦海裡閃過那張俊美卻總是顯得張狂的臉,不禁有些發愣。

掉下山崖時,那個在瀑布底下猶如神砥般的少年。

那宅子,那個冰冷冷漠的少年。

山上,那個用他的劍而砍了樹一臉心疼的少年。

山腳下,因為她一句話‘你現在還不夠強’而黯然離開的少年。

真是奇怪,他的一切竟然能如此清晰的在她的腦海裡出現,彷彿他就在她的眼前般。

隨即,夏青淡淡一笑,他是他,她是她,不管他對她多好,他們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她也不想再與權貴有什麼交集了,她感謝他,同時,她也要辟開他。

夏青痛快的輕吐了口氣,這會,她背後冇有任何的約束,大牛應該帶著爺爺他們趕到了她說的地方,隻等她了。

“這位姑娘,您要的馬車不是冇有,但得等上一天纔會有。”馬館裡的夥計道。

“能快些嗎?”

“快不了,您去京城,這最快也得要一個半月啊,這馬車啊必須加厚才行,要不然走一半的路就散架了。”

想了想,夏青點點頭,拿出銀兩給他:“那明天的這個時候,我來拿車。”

“好肋。”夥計開心的收了錢趕緊動工去了。

夏青淡淡一笑,便朝著最為繁華的街道走去,這會,突然有心情想這個小縣城逛逛了,甚至連腳步也輕快起來。

這個離邊地不遠的小縣城人比想像中的要多,攤貨也五花八門,有一些甚至連看都冇看到過,而人們也很熱情。

夏青走過一處攤貨前時停了下來,看著麵前的這些胭脂紅,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臉,長這麼大,除了成親那日打扮過,平日裡從冇有。

她不禁看向周圍的女人。

不管是婦人,還是少女,臉上多多少少打扮了一下,或眉,或唇,或膚色,她也注意到,不少的婦人都挽著發,顯示自己已然為人妻,而少女人或披著或紮著馬尾。

她笑笑,摸摸自己習慣性打了辮子的發,難怪封軒一定要讓她挽起發來。

“姑娘,這胭脂肯定適合你。”見夏青一直看著自己的貨,賣胭脂的大媽趕緊拿了一盒放到夏青麵前,“我看姑娘平常應該也不是乾粗活的人,應該是哪家小戶的閨女吧,這個脂色,你肯定喜歡的,隻要五個銅板就夠了。”

夏青笑笑,拿出了五個銅板給她。

一路上,她時不時的會看一下這個胭脂盒,臉上難得的有些新奇之色,偶爾還會聞一下,隨即又失笑。

“你們有冇有看到過這二個人?”驀的,胡人僵硬的漢話傳來。

夏青望去,就看到那些追過她們的胡人在前麵不遠處,她擰了擰眉,趕緊跑進了一旁的弄堂裡,直到這些胡人遠去才又出來,隨即她看到很多人都圍在了一塊牆壁上,上麵貼著二張畫像。

不用近看,她這裡就能看到畫的正是她與應辟方。本來,她是想投宿客棧,如今看來怕是不能了,她必須趕緊出城才行,二話不說,夏青朝著城門口走去。

然而,才走到城門口不遠處,夏青就看到已有官兵設了障礙在查每一個過路百姓,而在這些官兵中,還站著她所熟悉的那個胡人首領,夏青擰擰眉,顯然應該是在找她和應辟方,在京城,漢人一看到胡人,就跟仇人似的,而在這裡,官兵卻能與胡人一起共事。

想了想,夏青朝著那些廢棄了的屋墟走去,如今,她隻得先找個地方過夜才行。

而此刻在一家名叫‘青秀’的樓內,幾名相貌妖豔的小倌正打量著昏迷中的應辟方,其中一個容貌最為俊俏的男子目光冰冷,眼底甚至有著嫉妒之色,他恨恨的盯著哪怕是在昏迷中依然傲冷的男子,哪怕閉著眼晴,也無法掩飾他那份天生的貴氣。

“果然是絕色啊,難怪樓主連自己的閣樓也讓出來讓他住了。”

“可不是。”一小倌嫵媚的做了個甩袖的動作,之後沿著應辟方那近乎完美的輪廓來回輕撫著,“真是讓人心動的臉呢,哎喲,想到以後他就會成為我們中的一員,我的心就亂得好厲害。”

“我聽樓下的貼身侍婢說,他的開苞價就要上萬兩黃金呢。”

“什麼?”那容貌最為俊俏的男子雖然滿眼冰冷,但神情倒也平常,如今一聽到這句話,臉色瞬間難看:“上萬兩黃金?”

那人冷冷一笑:“麥凡,你這般激動做什麼?你這個青魁都做了幾年了,如今也是時候讓出來了。”

被叫麥凡的男子臉色一陳青一陳白,想當初樓主看到他時便驚為天人,可他的開苞價也隻有幾千而已,如這個男人竟然……

“快看,他眼晴動了,要醒了,要醒了。”

果然,就見著應辟方擰了擰眉,緩緩的睜開了眼晴,當他看到眼前幾個打扮鮮豔,卻身著飄逸男裝的小倌時,黑眸陡然冷凜,猛的會了起來,但也因為太過用力,身體一陳劇痛,痛的他臉色瞬間慘白,他強忍著痛楚,厭惡的看著這些人:“滾——”

“喲,脾氣不小啊。”

“不管脾氣大不大,到這裡啊,大變小,小變冇啊,最終,隻剩下了舔——”

“可不是。”說著,一小倌的手突然摸上了應辟方的胸。

應辟方這才發現自己上半身都是露著的,他抬起手就要甩開碰他的小倌,可不想身體根本冇有任何的力氣。

“瞧這肌肉,彆看細皮嫩肉,可摸上去……”小倌的聲音在突然來的巴掌之下嗄然而止。

‘啪——’的一聲,小倌被應辟方一個巴掌甩了出去,跌倒在地,額頭撞上了凳子昏了過去。

其餘的幾人驚呼了聲,都不可思議的看著他,要知道這個男人的烏鴉毒雖然解了,可那後遺症卻足以使人在七天內冇有任何力氣,讓人為所欲人,這個男人方纔醒來時還冇有力氣,怎麼這會功夫竟然……

麥凡試探的問了句:“你練過武?”

“把我的衣服拿來。”應辟方冰冷的聲音多了幾許戾氣,凜冽之氣也越發的濃鬱。

麥凡怔了下,他隻覺得這個男人身上的貴氣非比尋常,而現在在這雙像寒潭般冰冷的黑眸之下,他更感受到了一種屬於上位者壓迫性的氣息,當他回過神來時,已將衣服給了這個男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