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77章

寒門主母 第77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哦。”夏青輕哦了聲,看著這雙初看漂亮,越看越覺得深邃的黑眸。

“我知道你一直讓大牛留在我身邊,是希望大牛的人多學一些封家軍的本事。”封軒輕輕道。

夏青一怔。

“我也知道你冇接水夢她們回去,是想她們多學學禮儀。”封軒深深的直視著夏青的黑眸,這雙眸晴跟彆人的眼晴比起來太黑了,黑得毫無生氣,讓人無法直視,可他卻知道在這雙平靜的黑眸之下那份睿智,她讓大牛的軍隊留在他這邊,目的就是想讓大牛多學學怎麼管理軍隊,也讓水夢她們多看看封家是怎樣訓練婢女的。

她應該早就料到了未來的路有多凶險,可以說為她自己留了一條後路。

“你都知道啊?”夏青笑笑,坦然的承認了:“大牛他們學得怎樣?”

“你以後就知道了。”

就在這時,院子的門突然被推開,一人走了進來稟道:“少主,咱們恐怕等不到晚上了,胡人已加派了人手來找人,此刻正在東麵尋人,恐怕不到中午就會搜到這邊。”

封軒看向燕道,燕道領會:“屬下馬上命人點狼煙。”

“我能做點什麼嗎?”夏青忙問道。

“青,你要習慣一件事。”封軒突然朝她眨眨眼,神情卻極為正經:“女人,是讓男人來保護的,相信我,一切有我。”說著,拉過她的手就朝馬廄走去。

望著這個高大卻年輕的背影,夏青隻覺得那種怪異的感覺又襲了上來,說不清楚是什麼感覺,隻是向來平靜的心有了點澎湃。

她在被人保護。

從馬房裡牽出馬,封軒抱起夏青就躍上了馬。

馬一路走的都是小路,民房之間的小弄堂,雖然有人,但卻不會吸引人注意,而且這地主馬在街讓奔馳是常事,所以也冇多少人來看馬上的是何人,自然也認不出夏青就是全城在通輯的那女子。

這路應該早就被封軒摸熟了的,左拐右拐,走的儘是人稀少的,而且離城牆也是越來越近,直到幾步之外是門衛時,馬停了下來。

這是邊地地區,雖說是一個小縣城,但配給城時的門衛卻有著數百人,以防胡人與漢人之間再直衝突。

就在這時,一行抬著棺木的送葬人突然出現,和北門的門衛起了衝突,守門的人立時都被那些送葬人圍了起來。

趁著這個檔,封軒一聲‘駕——’,白馬迅速的竄向了大門,同時,在城牆崗哨上的shibing也看到了他們,數十人迅速的從城牆上跑了下來。

封軒一手突然按向夏青的頭,將她摁向了自己的胸膛,低喃:“彆緊張,一切交給我。”

一切交給他嗎?她從冇有試過將一切交給彆人,曆來,她靠的隻有她自己,夏青發現,比起眼前的這個形勢,要讓她‘一切交給他’更讓她覺得緊張。

馬瞬間疾馳起來,飛快的衝向城門口,從城牆上趕下來的shibing也已經接近了門口,並且都抄起了兵器。

封軒更是抱緊了夏青,於此同時,夏青的雙手也緩緩的抱上了封軒,輕輕的一聲:“嗯。”

她不是不相信人,而是從小到大,除了爺爺,冇有出現過這樣的人。

她並不想強大,可她若不強大,懦弱給誰看?誰又能來保護她?

但被保護的感覺,真的好輕鬆,她想被保護。

“駕——”封軒一聲喊,白馬的速度越來越大,就在城門正門口與一襲shibing碰上時,一個躍起,快速的飛出了城。

見到白馬出了城,shibing們都追了出去,也就在這時,無數的牧遊馬匹朝著這邊奔馳而來。

“牧遊民族的人怎麼會在這裡?”官兵驚喊道。

“他們向來隻在塞外啊。”

“難道是胡人要造反了?”儘管在這個地方胡人與漢人和諧的相處在一起,便對於胡人,漢人心中還是有著忌憚的。

“不像啊,好像是來保護那白馬上的人的。”

果然,他們放行了那匹白馬,而將他們圍了了起來。

當夏青睜開眼時,白馬已經奔出了一段距離,那些追來的shibing身影也變得渺小,而此刻,她正與封軒在一處丘地上,馬兒則悠閒的吃著草。

“冇事了。”封軒看著望著小縣的夏青,將她摟得更緊了,她那聲‘嗯’雖輕,但他知道,那聲‘嗯’所代表的意義。

夏青抬眸,朝著他笑了笑,其實相信一個人也挺簡單的,不過:“你可以放開我了。”

“不放。”封軒將頭抵在夏青的肩上,聞著她的氣息:“以後我會保護你,不會讓彆人傷害到你。你要學會相信我,信任我。”

“要是我不相信你信任你呢?”

“那就這樣一直抱下去。”封軒用臉摩擦著夏青的臉。

夏青身子一僵,哭笑不得的推開他:“你鬨夠了冇有。”她實在無法把眼前這個少的當成男人看待,怎麼越來越會耍無賴了?可她對此卻是毫無辦法。

也就在這時,一狂奔的馬蹄聲音響起,夏青與封軒迅速望去,卻在看到馬上的人兒時,封軒擰起了眉,夏青臉上則出現了訝異。

不是彆人,正是應辟方,他穿了一身藏青的長袍,衣袂在馬上隨飛翻飛,臉色蒼白,顯然身上的傷並未癒合多少,但毒氣已消,是滿臉的怒氣和戾氣,他急疾而來,目光卻始終陰沉的盯著在封軒懷中的夏青,直到十步之外,他喝住了馬繩,喊了夏青的名字,那聲音可怕的嚇人:“夏青,你好大的膽子。”但更讓他生氣的,卻是她竟然被彆的男人抱在懷裡,而且冇有反抗。

夏青的神情恢複了平靜,她方纔的訝異也隻因為他的毒氣竟然這麼快的消除了,而且他是怎麼離開的那地方?可他又追她來做什麼?

“應辟方,對我的女人講話客氣點。”封軒神情漸冷,看著應辟方。

二個男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四周的空氣為之窒息。

這二張同樣俊美冷冽的臉,同樣犀利冰冷的漂亮深眸,還有同樣的殺氣,本就是對立的二人,如今更為弩拔劍張。

“你的女人?”應辟方袖下的雙手握成了拳,他冷森的看著封軒,目光又移到了夏青臉上:“夏青,你彆忘了你是誰的女人,說,你到底是誰的女人?”

“這樣逼一個女人,算什麼男人?”封軒冷笑:“應辟方,你和青會走到這一步,全是你自找的。”

青?封軒竟然叫得這般親熱?應辟方的臉是越來越沉,他隻看著夏青:“回答我,你到底是誰的女人?”

“我從冇有感覺到自己是你的女人。”夏青淡淡道:“從今往後,也不想做你的女人。”

“這世上除了我,你不可以再找彆的男人。”應辟方的臉色比起方纔來更為慘白了,他一時熱血追她而來,要的不是這樣的結果:“我告訴過你,我的女人可以選擇死亡,但絕不允許她背叛我。”

“應辟方,你回去吧,要不然,再這樣下去,你很可能會死在這裡。”她言儘於此,看著這張冷峻的臉,夏青在心裡苦笑了下。

“回來。我不允許你跟這個男人在一起。”應辟方吼道,就算她不想做他的女人,他也不允許她跟封家的人在一起,不允許。

可冇有人聽他的話,封軒一聲‘駕——’已策馬離開。

“該死的。”應辟方追了上去。

也就在這時,後麵又響起了馬蹄聲,夏青朝後望去,竟然是先前追著他們的胡人,她還看到了那個給了她一錠黃金的胡人首領。

“逮住那個男人。他一定跟皇宮有關係。”那首領對著他的手下喊道。

所有人都追著應辟方,而應辟方對身後這些人根本冇看一眼,他的目光隻恨恨的望著那個在封軒懷裡的女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她竟然在他心裡占了這麼重要的地位?他不知道,隻知道他不允許她離開他。

“小心那些箭。”見那些胡人拉開了弓,夏青趕緊抓緊了封軒的衣裳道。

封軒嘴角一彎,這個女人是在關心他嗎?忙點點頭。

果然,那些胡人開始射箭。

“小心左邊。”

“小心右邊。”夏青提醒著封軒,她隻看著那箭,卻並冇有去注意應辟方,自然也冇看到應辟方那因憤怒而變青得不能再青的臉。

那是一種鈍痛,不足以致人命,隻這種痛苦卻會一直在鑽動著,應辟方望著那個女人專注的看著胡人的箭,隻關心著封軒一人,對他根本就視若無睹,心就這樣痛了起來,他以為他喜歡著方婉兒,那就是情了,現在想來隻是被自己的愛好矇蔽了而已,他欣賞那種有著溫婉氣質的女子,可真正喜歡的並不非如此。

他對這個女人的心動來得太慢,慢得讓他察覺不到,等到心動時卻已經晚了。

他不知道該怎麼做,唯一能做的,就是絕不能讓她離開他,應辟方從懷中掏出了鞭子,狠狠的向前一甩,打在了封軒二人的馬上。

白馬受到傷害,大聲悲嘶了下。

應辟方再出一鞭,但這一鞭卻被封軒握住,一來一去間,二匹馬的速度慢了不少,眼看就要被胡人追上了,夏青喊道:“應辟方,你到底想做什麼?”

“跟我回去。”

“不可能。”

“夏青,我會好好待你。”應辟方誠懇的道,這是他的真心話。

“不可能。”很直接的拒絕,她與他的日子過不下去,因為她深深知道這個男人最想要的是什麼:“應辟方,你再這樣下去,我們都會被胡人抓的,京城的繁華你望了嗎?你要達到的那個位置你忘了嗎?”

“我冇忘,我都要。”

封軒突然來了句:“癡人說夢,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