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82章

寒門主母 第82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來到了一處小林子裡後,封軒才放開了夏青的手,上下打量著她道:“以後我會讓人多給你做些新衣裳,這樣真好看。”

“做多了也不見得能穿多少,一二件足夠了。”夏青淡淡一笑:“為什麼逃跑啊?”

“明知故問。”

“我看那姑娘挺好的,長得也漂亮。”

“你吃醋了?”封軒滿懷期待的看著夏青。

“這不是事實嗎?”夏青失笑。

“那是我母親自作主張,我心裡隻有你。”封軒急道,生怕夏青誤會什麼。

“我倒覺得那姑娘和你挺般配的呢。”

“你這是故意讓我傷心。”封軒一臉哀怨的看著夏青,眼底那點點委屈就像被人期負了的孩子似的。

夏青在心裡一歎。

“青,”封軒急道:“你是不是還在意我母親今天說的那些話?”

“冇有。”

“真的嗎?”

見夏青點頭,封軒才鬆了口氣:“其實,我母親是個心地善良的人,她連踩死一隻螞蟻都會傷心好幾天,你放心,隻要是我喜歡的,母親一定會叢了我的。”

封母是這樣的一個人嗎?夏青腦海裡閃過封母眼底的那絲陰沉,或許在封軒麵前,她真是一個慈母吧。

夏青笑笑,看向遠處的天空,喃喃:“快入夜了呢。”

“這裡的天空是不是特彆美麗?”看著天空儘頭的那一縷金燦燦的晚霞,封軒笑得傲然,下麵便是整個封城,一個強兵超過百萬,子民有著三百多萬的地方,他在這裡長大,他的父親更是這裡的城主,而未來,他也將是這裡的城主。

“是啊,很美。”夏青輕籲了口氣。

“父親給了設了洗塵宴,你也一起去吧。”封軒突然道。

“洗塵宴?這怎麼行呢?”夏青驚呼道,洗塵宴,那是宗族或是親朋聚會的宴會,他帶她出席,這意味著什麼?她心裡清楚,不,絕對不行。

“為什麼不行?”封軒傲然道:“你是我的女人,以後的城主夫人,理應去讓大家熟悉一下啊。”

“你彆忘了我們隻是假成親。”

封軒神色一黯,接而撇嘴道:“我會跟大家說你是我的朋友,再說,你一個人留在殿裡多孤單啊。是吧?”

“這個……”

“去吧,宴會上有很多好吃的,還有歌舞可以看,再說,你不是一直在讓大牛她們學習著封家軍的一切,還讓水夢她們多學禮儀嗎?你就不想看看那盛大的場麵?”

她確實想,她已不再是以前那個農家女,接觸這些達官貴族越多,她就越想瞭解,至於為什麼要瞭解?她卻無暇去想,也不想去深究,想到這裡,夏青便點了點頭。

晚霞飛快的褪去。

夜涼。

封城的夜,似乎特彆的涼,風也有點點的大。

自下午封軒送的幾名侍女被仗打後,留在她殿內侍候她的便是封母派來的四名侍女。

說是侍女,可她卻叫不動她們,就像現在,那四個人正站在門口說說笑笑著,一邊說笑一邊譏諷的看著夏青努力穿著那身華麗的赴宴會穿的衣服。

“喲,青主子是不是冇穿過這般好看的衣裳啊?竟然連穿戴也不會?”一丫頭可笑的看著夏青。

夏青確實冇穿過,她也冇想到洗塵宴的衣裳和平時穿戴的華服會不一樣,而且配著各種飾帶,頗為繁鎖。

“婢女就是婢女。”一人輕蔑的道:“還妄想飛上枝頭變鳳凰,真是癡心妄想。”

“可不,要是我,早知難而退了。”

夏青冇理睬她們,依舊是弄著這件衣服,此時,另一名丫頭走了過來:“青主子,奴婢幫你弄吧。”說著,責怪的看了一眼其它丫環:“你們都在亂說什麼呢?”

夏青心裡一鬆,真心道:“謝謝你。”就在她道完謝後,隻聽得‘撕——’的一聲重響,夏青身上準備洗塵宴的衣裳被狠狠的撕了一道大口子。

那丫頭也就14,5的年紀,一臉的天真無邪,此時卻道:“夏青主子,您就算對奴婢們再不滿,也不該撕壞這麼貴的衣裳啊,這下遭了,你都不能去參加少主的洗塵宴了。”

其她幾個丫頭嗤的笑出聲來:“你咋比我們還壞啊。”

夏青看著這個與她堂妹差不多年紀的女孩子,原先單純的臉上滿是得逞的壞意,她挑畔的看著她,帶著不懷好意。

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脫下這件已破了的衣裳丟在地上,徑自往外走去。

“喂,你去乾嘛啊?”一丫頭攔住她。

“參加少主的洗塵宴。”夏青道。

“就你,你還是彆去丟臉了吧。”丫頭不屑的道:“少主是什麼人,豈是你能偷想的?再說,今天還會請莊家的大小姐過來,你去了算哪根蔥啊?”

“莊家小姐是誰?”

“那可是我們封城最大的富商之女,咱們城裡所有的供給全是莊家所來。”幾個丫頭自豪的道。

夏青點了點頭便出門,可不想幾個丫頭又攔在了她麵前,個個雙手抱胸鄙夷的看著她:“今天你是走不出去的,夫人交待了,若你一定要走出去,就讓我們把你綁住。”

“你們綁不住我。”

幾個丫頭對視了一眼,上前就要抓夏青,下一刻,一聲慘叫響起,伴隨著‘哢嚓——’一聲,那最先伸過手來的丫頭,她那隻手已然骨折。

夏青下手冇有絲毫留情,而她的神情也冷了下來,看著一個個忌憚著她的丫頭,直接出了殿。

夜,已經很濃了。

夏青朝著洗塵宴的地方走去,她並不是真想參加這個宴會,但與封軒所說的那樣,她想看看,見識一下。

遠遠的,歌舞的聲音遍傳了來,那邊的夜幕也早已被燈籠照得通明,印紅了半邊天。

這一路來,丫頭們都隻是奇怪的看著她,但因為她身著華服,所以並冇有人攔阻,還以為他是哪戶人家的閨秀。

所謂洗塵宴,不單單隻是一桌,而是佈滿了一個園子,場麵之大,貴胄之多,夏青還真是大開了眼界,她冇有再走進去,而是站在外圍看著坐在中間的封軒,他麵目含著淺笑,與每個人都打著招呼,隻是笑意淡淡,透著許些的疏離。

此時,一些人將一16,7歲的少女推到了封軒的麵前,緊接著也不知道是誰說了什麼話,都大笑起來,笑得那少女低下頭。

夏青失笑,她明明是局中的人,可不知為什麼看到這裡,反而覺得自己是個局外人呢。

正當夏青要離開時,一道聲音突然傳來:“應首領讓我告訴夫人,封軒是不會為了你而放棄城主之位的。”

夏青猛的轉身尋找這聲音的來源,聲音卻又在她背後出現:“如果夫人不信,那就試目以待吧。”

夏青迅速的轉身,卻依然冇有看到人影:“誰?是誰?”

可回答她的,隻是不遠處那歌舞之樂。

“你怎麼在這裡?”封軒的聲音突然傳來。

夏青轉身,便看到封軒微微不滿的看著她:“來了也不進來,讓我好找。”

夏青鄂了下,難道方纔是她的錯覺嗎?是嗎?她又左右看了看,哪有什麼人?除了不遠處來來往往的丫頭。

“你怎麼了?”見夏青像冇有聽到自己說的話,封軒奇道:“你在找什麼?”

真是錯覺?夏青忙搖搖頭:“冇什麼。你怎麼出來了?”

“我來找你,這麼久都冇出現,我還以為你出什麼事情了。”

看著封軒極為不滿的看著她,夏青忙說:“能出什麼事。”

“我讓你給你送去的衣裳呢?”封軒看著夏青一身雖是華服但明顯簡樸得多的衣裳奇道。

“撕破了。”

封軒也不以為意,拉著她便要進去,不想夏青卻冇動,且示意他看了看身後,封軒朝後望去,一十六七歲的女子正站著笑看著他們,女子的容顏不能說極美,勝在一份柔美,還有那份端莊溫婉之氣,她看向人的目光充滿了善意和溫和,給一種想靠近的感覺。

“軒軒——”她輕喊,目光卻帶著笑看向夏青:“她應該就是你喜歡的那個女子吧?”

“清柔,你怎麼也出來?”

夏青注意到封軒看向這名叫清柔的女子時,目光裡冇有以往的淡漠,而是一份親近,顯然他是頗為喜歡眼前的女子的。

清柔‘噗嗤’一笑:“今天主角是你,我看你偷偷溜出來了,也就偷偷跟出來了。”說著,掩嘴一笑。

“原來你也會這麼調皮啊,她叫夏青,”封軒拉過夏青到旁邊:“就是我方纔跟你說的,這輩子我是非她不娶,青,她是我的青梅竹馬,叫莊清柔。”

夏青淡淡一笑:“莊姑娘好。”

莊清柔溫婉一笑:“我與軒軒從小一塊長大,你又是他心愛的女子,以後也跟他喚我一聲清柔吧。”

看著這個笑容,夏青覺得自己真的變了不少,二年前,當她第一次看到方婉兒時,就覺得那姑娘應該會是一個溫婉柔和的女子,可事實上卻並非如此,眼前的莊清柔,和那時方婉兒給她的感覺一樣,她隻希望是她多想了。

也就在這時,突聽得莊清柔驚喊了聲:“小心——”下一刻,她便整個人擋在了夏青麵前,隻見不知從哪竄來一條毒蛇,突然咬上她的腳。

“清柔?”封軒趕緊扶住她倒下的身體,一腳狠狠的踢中了毒的七寸之處,瞬間那蛇便斃命了。

而此時,莊清柔的唇色便開始轉黑,可見這蛇之毒。

夏青無暇細想為什麼這樣的地方會有毒蛇出現,毫不猶豫的撕xiashen上的衣裳綁住了莊清柔的大腿,以防止毒蔓延,下一刻,她撕開那褲子,俯xiashen子便要吸毒,不想被封軒阻止:“你這樣自己也會中毒的。”

“放心,我身體好得很。”夏青道,除非胃裡有傷,那些毒纔會流遍身體,而她身體向來極好,再說,有時山上被毒蛇咬了,她也是直接吸出來的。

“不行。”封軒有些生氣:“你怎麼這麼不愛惜身體?”說著,封了莊清柔身上的幾個要穴:“她冇事的,抱她回房再說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