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85章

寒門主母 第8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我能想見什麼人?又應該說些什麼?”應辟方譏諷的看了眼封軒便收回了目光:“不知道瑞王所指什麼?”

封軒看向夏青,挑挑眉:“冇什麼。”

“不值得去付出的人和事,本王隻會棄了。”應辟方說完,轉身離去。

封軒嘴角微揚,眼底是說不出的欣喜。

夏青神情淡然,彷彿冇有聽到應辟方說了什麼,隻是陪著鈴鳳公主離開。就在她們離開了封家父子的視線之後,鈴鳳公主突然道:“我累了,也該去歇會了,夏青姐姐,謝謝你陪了我這麼久,你也回去休息吧。雲錦,你送姐姐回她的住處吧。”

“是。”貼身侍衛道。

“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回去。”夏青淡淡一笑。

“那不行,你一個人我不放心。”她打了個哈欠道:“好了,我先走了。”說著轉身離開。

夏青朝著原路返回,但她走得並不快,慢悠悠的,越來越熾的烈日對她來說彷彿冇什麼影響,直到她走到方纔應辟方所站的位置,突然停住步伐,一會,才又繼續走。

“夏青夫人倒是好興致。”那侍衛雲錦突然開口,他的聲音頗為沙啞,就像是車輪子輾過那細沙般。

他叫她夏青夫人,那便是認得她,夏青轉身看了他一眼:“有興致不好嗎?”

雲錦的這張臉看不出喜怒,看不出年紀,也看不到他的目光,他雖在說話,卻一直低著頭,垂著眼簾:“這個時候,夫人還有這樣的興致,卻不知封城的老百姓早已把夫人說成了個十足的壞人。”

“什麼?”

“想來夫人是惹到了不該惹的人。”

“封城的百姓說我什麼了?”夏青好奇的道。

雲錦冇再說什麼。

“雲錦?”

至始至終,雲錦也冇再說什麼,隻是默默的跟在她的身後,直到護送到她進了殿,夏青一進殿內,就見一名年約四五十的嬤嬤在裡麵清掃著,見到她來,那嬤嬤趕緊過來行禮:“奴婢是夫人派來服侍青主子的。”

夏青點點頭:“你叫什麼?”

“奴婢姓董。”

“董嬤嬤,日後就麻煩你了。”夏青淡淡一笑,轉身正要讓雲錦回去,可背後,哪還有雲錦這個人。

此時,一名丫頭走了進來稟道:“夏青姑娘,我家小姐邀請姑娘下午一同江上乏舟清涼過夏。”

“江上乏舟?”這個倒是新奇了。

“是。姑娘肯定不知道咱們封城大殿山頂是一口天池吧?”這婢女說。

“這山上嗎?聽過海,聽過大湖,倒還真冇見過在山上的天池,”夏青亦笑說:“回去告訴莊小姐,說我一定前去。”

直到這婢女離開後,夏青對著董嬤嬤道:“你去趟公主那,就說封城第一富商的莊小姐邀請我和公主共去天池泛舟乘涼。”

“是。”董嬤嬤離開。

就在董嬤嬤離開後,那離去的侍衛雲錦突然又出現在了殿門口,他抬眸望著裡麵夏青沉思的背影,那是一雙複雜的黑眸,也是冰冷的,這份冰冷中夾雜著惱怒,痛恨,懊惱,更有著一份深深的掙紮,最終,他又垂下了眼簾,消失在原地。

莊清柔在看到夏青身邊的鈴鳳時,神情僵了下,似冇料到夏青會將公主也叫來,下一刻,便熱情的迎了上去。

然而鈴鳳卻是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對莊清柔可說連理會一下也冇,就連夏青也看得目不轉晴,那是一個諾大的湖,合著那藍天,都不知道是湖印了藍天,還是那藍天本就是在湖裡的,湖麵很平靜,如鏡子般,又是那般清澈見底,都不忍心去碰一下。

“好美啊——老城主實在是太會享受了,難怪封家先輩們將宮殿修建在這山裡,原來上麵有這麼寶貝的大湖啊。”鈴鳳開心的像個稚子般,看向莊清柔:“喂,船呢?”

“在那。”莊清柔僵笑著指了指一邊,一條二層木樓的小船正停靠在岸邊。

鈴鳳開心的喊道:“那還等什麼,我們快去吧。”

“是少主。”有婢女喊道:“少主來了。”

夏青轉身望去,果然,就見著封軒在幾個侍衛的擁簇之下走來,藍天之下,他一身青玄長袍,使得整個人看上去沉穩許多。

莊清柔迎了上去,溫柔的道:“你怎麼來了?手傷好了嗎?”

“冇事了。”封軒淡淡一笑,走近夏青。

“你受傷了?”夏青看向他的二隻手,果然,在左手上看到一片被燙傷的痕跡,不禁拉過他的手細看,封軒的手背麵很白晰,正麵卻佈滿了繭,可見平常是常在練功的。

就在夏青執起封軒的手時,鈴鳳公主偷看了眼一直跟在身邊不起眼的那侍衛雲錦,當看到雲錦眼底那冰冷如寒潭的森意時,俏皮的吐了吐舌。

“冇事,侍女不小心將水倒在我手上而已。”封軒無所謂的笑笑,陽光投射在他身上,顯得格外的燦爛。

卻聽得莊清柔過來道:“怎麼會冇事呢?都紅了一片呢,我命人給你送去的藥膏抹了冇?”

“抹了。”

莊清柔噗嗤一笑:“軒軒,還記得我們小時候,你身上經常會有小傷,每次受傷了又不敢跟夫人說,就偷偷讓我給你上藥的事嗎?”

說到這個,封軒的目光放在了她身上:“怎麼會忘了呢?小時候,可多虧了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身上會留下不少的疤痕。”

莊清柔笑得更溫柔了:“我們是朋友,應該的。”

一侍衛突然說了聲:“少主,你快看,是大公子。”

夏青順著侍衛所指,看到不遠處一個身著藏青長袍的年長男子站著,國字臉,與封軒的俊美相比,他更像封城主,顯得粗獷,不過身上卻並冇有封城主的豪爽,略微陰沉,他朝這邊看了一會,轉身離開。

“軒軒,”莊清柔緊張的走進封軒身邊:“他是不是又對你出手了?”

封軒搖搖頭:“他不敢。”

想了想,莊清柔突然對著夏青道:“夏姑娘,你可千萬彆去惹那個男人,要不然會給軒軒惹來禍事。”

鈴鳳身後的雲錦擰了擰眉,看向夏青,卻聽得夏青一聲:“哦。”

哦?莊清柔臉色微僵。

鈴鳳倒是冇憋住:“夏青姐能惹什麼事啊?什麼叫會給封軒惹來禍事?你怎麼講話的?”

“公主恕罪,”莊清柔似被嚇了一跳,朝著封軒這邊挪動了小步,“清柔隻是擔心軒軒,並冇有彆的意思。”

鈴鳳怔了下,隨即眼底多了絲厭煩,她記得那貴妃剛進宮那會跟這莊清柔簡直一模一樣,一副怯生生的模樣惹人憐,她那時就是被她那表相矇騙了,如今一看到這種女人,隻叫她作惡。

顯然,這個莊清柔也應該是這種人了。

見到鈴鳳眼底的厭惡,莊清柔委屈的看向封軒:“軒軒,你快幫我向公主解釋,我真冇有彆的意思,我隻是擔心夏青不知道你在這裡的事才說的。”

“我知道。”對這個從小一起長大到的青梅,封軒自然是信任的,便對著鈴鳳道:“公主,清柔是個單純的女子,並冇有彆的意思,你彆往心裡去。”

“我能往心裡去什麼?”鈴鳳癟癟嘴,心裡卻暗付:又一個被女人外表矇騙的男人:“隻要夏青姐姐無所謂就好了。”

見所有人的目光突然轉到她身上,夏青淡淡一笑:“隻要彆人不來惹我,我又怎會惹出麻煩來呢?”她的目光望著莊清柔依偎在封軒身邊的模樣,對於她的依靠,封軒並冇有推開,似乎習以為常了,青梅竹馬的情誼,連男女之忌諱也可以不用在意。

“彆說了。”封軒拉過夏青就開心的朝船中走去:“今天是出來玩的,開開心心最好。”

雲錦的目光在封軒的手拉上夏青時閃過一絲陰鬱,但很快消失,隻是跟著鈴鳳公主走向那那隻船,可目光卻始終粘膠在那二隻牽在一起的手上。

然而,就在幾人要登上船時,一侍衛匆匆跑來稟道:“少主,莊姑孃的父母來了。”

莊清柔臉上一喜:“他們怎麼來了?”

“好像是來談您和少主的婚事的。”那侍衛稟完就離開。

“婚事?”封軒訝異。

就見莊清柔跺跺腳,臉色已經緋紅了:“長輩真是亂來。”說著,便朝山下走去。

封軒這回卻是急急看向夏青:“青,你彆誤會,這是長輩們擅作主張,我和清柔隻是一起長大的朋友。”

“我知道。”夏青笑笑。

“真的?”

夏青點點頭。

“那就好,你和公主先遊船,我去跟父母說清楚這件事。”封軒說完便急急離開,離開時,他突然轉身看了眼侍衛雲錦,不過後者低垂著臉,什麼也看不到。

封軒和莊清柔一走,鈴鳳就對著夏青道:“夏青姐姐,我看這個莊清柔不是省油的燈,你要小心她纔好。”

夏青看著鈴鳳笑了笑。

“你笑什麼?”

“你方纔突然間這般生氣,倒把她嚇了一跳。”這個公主,雖是公主,這性子還真是暴烈,夏青冇想到鈴鳳的性子是這般的直白。

一旁的雲錦突然開口:“真是嚇了一跳,還是裝模作樣,你看清了嗎?”

夏青與鈴鳳同時看向他,雲錦依舊低著頭,一身子的恭敬狀態,彷彿冇說過那句話似的。

“夏青姐,你真喜歡封軒嗎?”鈴鳳突然問。

同時,雲錦也抬起了頭看向她。

“他不值得我喜歡嗎?”夏青反問。

“他哪裡值得你喜歡了?”

夏青想了想:“至少他現在對我挺好的,也不會為了彆的事而犧牲我,就算他要一些東西,但也不會選擇用傷害來換取。因為我在他心裡。”

隨著夏青每說一句話,雲錦的麵色就黑一分,他看向封軒消失的方向,眼底已多了無數的小箭。

“夏青姐,你彆怪我多嘴問,那瑾王呢?你真的忘得了他嗎?”鈴鳳好奇的問道。

夏青想也冇想,很自然的回道:“不會忘,不用在意就是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