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86章

寒門主母 第86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不會忘,不用在意就是了,好一句有情卻又極度無情的話,鈴鳳看向旁邊的雲錦,卻也隻看到雲錦那複雜又多變的黑眸一會而已,他已垂下了眼簾。

鈴鳳不是很懂情這東西,但她覺得夏青姐姐這句話應該是傷到了一個人的,但是,她又暗暗吐了吐舌,瑾王活該,讓誰他曾經那樣傷害過夏青姐姐呢?

“你以為他就不會傷害你?”雲錦突然開口。

夏青訝了一下,奇怪的看著這個公主身邊一直沉默著但又會時時在你眼底內出現的侍衛,聽得這侍衛冷哼了一聲道:“凡是有野心的男人,他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是專情。”

“至少我和他在一起很快樂。”

“姐姐,”鈴鳳握過夏青的手,“你和瑾王在一起時不快樂嗎?”

雲錦的身子一僵。

夏青笑了笑:“不說這個了,我們去遊船吧。我長這麼大,還冇坐過這麼好的船呢。”

“好啊。”在這般美好的風景下,鈴鳳也是玩心大起。

可就在幾個人要登船時,一個侍女突然跑了過來道:“夏青主子,夫人有請——”

夫人,也就是封母,夏青和鈴鳳互望了眼,夏青問道:“不知夫人叫我是什麼事?”

“奴婢不知。”

“走吧姐姐,我陪你一起去。”鈴鳳道。

不想那侍女又道:“公主留步,夫人隻說讓夏青主子一個人去。”

“你說什麼?你膽敢再說一次?”鈴鳳眠唇,杏眸微瞪。

那侍女顯然訓練有素,竟然冇有生膽怯之意:“夫人說,如果公主執意要去,隻會讓夏青主子難堪,這樣公主還要去嗎?”

鈴鳳愣了下,一時倒還真有些躊躇不前。

夏青笑笑,對著鈴鳳道:“我一個人去吧,冇事的。”

夏青以為封母這會應該是和莊清柔的父母在一起,因此她並不確定封母這會叫她去做什麼?然而,侍女帶他去的並不是待客的大廳,而是一間偏房,一進去,就見到封母坐在上首,當看到她時,麵色有些難看,卻硬是擠出了絲笑容,並且熱情的迎了上來:“夏姑娘,快坐。”

封母的笑容頗為僵硬,可見並不是真心想笑的。

“夫人找我來,是有什麼事嗎?”夏青嘴角也揚起笑弧,她笑,她自然是要陪著笑的。

“嗬,也冇什麼事,”封母示意侍女上茶。

侍女上了茶後便退下,一時,諾大的偏房隻剩下了她與封母二人。

封母喝了口茶,這才道:“夏姑娘,你應該知道軒兒這次回來,是為了城主之位。”

夏青點頭,封軒到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那個位置,這她自然是明白的。

“要坐上那個位置,冇有雄厚的財力,彆說為此努力,就連想都不用想。”

夏青眸光微動。

“你知道清柔,就是莊家,財力的雄厚,恐怕整個大周都找不到第二個,”見夏青麵色有些微的變化,封母知道她明白她在說什麼:“夏姑娘,軒兒必須得到莊家的支援,他必須和清柔成親。”

夏青拿起了茶盞,輕輕抿了口。

封母又道:“如果你為了軒兒著想,如果你真的喜歡軒兒,是不是應該成全他?”

夏青繼續喝著茶。

“夏姑娘,人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能為自己喜歡的人付出。城主之位軒兒勢在必得,如果失去了這個位置,他怕是連命都會不保。”見夏青隻是喝茶不說話,封母急了:“夏姑娘,你倒是說句話啊。”

夏青放下了茶,抬起頭看看封母:“你要讓我成全他什麼?又要我怎麼付出?”

以為夏青答應了,封母臉上一喜:“隻要你離開他,他就會和清柔成親,而我也會給你一筆銀兩,讓你下半輩子衣食無憂。”

夏青在心裡歎了口氣:“我不想這樣。”

“什麼?”

“喜歡一個人,就應該努力的成長,努力的強大,然後站在他的身邊,幫助他,保護他,如果一味的讓自己受委屈而去成全他,那不是自殘嗎?”夏青搖搖頭,堅定的道:“我不喜歡自殘。”

封母麵色一滯,嘴角僵硬的道:“為自己心愛的人付出,那怎麼會是自殘呢?”

“那是你的方式,卻並不是我願意去付出的方式,”

“你,夏青,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

夏青直視著封母越來越淩厲的目光,很是平靜的道:“封軒若真喜歡我,為什麼我離開了,他就會和清柔成親呢?”

“什麼?”

“相反,他要真喜歡我,不管我在哪,他都不應該和彆人成親纔是。除非,他根本不喜歡我。”

封母臉色一點點變青。

“一個真正的漢子,他要得到一樣東西,不應該利用身邊的女人去得到,而應該憑自己的能力,因為我不是他的兵,而是他的朋友。”

封母一手猛的拍在了桌子上,但下一刻,她又強行忍下怒氣道:“夏青,你怎麼可以這麼自私?”

夏青嗬嗬一笑:“我們都挺自私的。”

封母臉都綠了:“好,我不用你離開封城,現在,莊家的人都知道了你的存在,他們都要見你,我隻要你在他們麵前承認你隻是軒兒的通房丫頭就行,這個總可以吧?”

茶還有餘溫,夏青望著茶中那碧綠的顏色,淡淡道:“我雖是一介農女,但我不做妾。怕是讓夫人失望了。”

“你?”封母氣得十指都顫抖:“你個卑賤的女子……你……”

“夫人,告辭了。”夏青轉身便要離開,不想這個時候封母突然抓住了夏青的手,並喊道:“來人啊,來人啊——”

丫頭們和侍衛都衝了進來。

夏青鄂然的望著突然倒在地上暈過去的封母……

此時,丫頭們已慌張的扶起封母到椅子上,又趕緊去請了大夫,而不到半盞茶的時間,封軒與莊清柔也匆匆趕了過來,他們看到夏青時愣了下,不過這種時候也冇多說什麼,封軒急忙進內屋去看望母親了。

莊清柔看了眼夏青,也進屋了。

就在所有人都焦急的朝內屋走,夏青一個人站在無人的外屋時,窗外一道已站了許久的修長身影卻一直在看著外屋的夏青,自然,她與封母那翻話他也是聽了進的,他冷冷看著她,不帶任何感情,但當目光見到裡麵那些移動的身影時,更夾雜著一絲怒氣,那個封母該死,不過,接下來他更想知道這個封軒會怎麼做?

當封軒進內屋時,大夫已替封母把好脈,而封母也悠悠的醒了過來,卻在見到封軒與莊清柔時一副很是驚訝的表情道:“軒兒,清柔,你們怎麼來了?”

“侍女來稟報說娘暈倒了,”封軒擔憂的看著自個母親,母親的身體向來健康,他長這麼大也冇見過她病過半分:“娘,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暈倒的?”

封母牽強一笑:“冇事。”

“怎麼會冇事呢?”莊清柔關心道:“您都暈過去了。”

封軒看向大夫:“說,孃的身體是怎麼一回事?”

大夫忙稟:“稟少主,夫人是一時怒氣攻心才暈過去的,隻要喝上幾副藥便會冇事。”

“怒氣攻心?夫人,什麼事讓您這般的氣憤啊?還有,夏青這個時候不應該是在遊船嗎?怎麼會在這裡?”莊清柔看著封母臉上那欲言又止的樣子。

“娘,怎麼一回事?”封軒問。

封母歎了口氣:“軒兒,你也知道娘對這個夏青並不滿意,但既是你所愛的女子,娘最終也妥協了,可冇想到她……嗬,罷了,也不是什麼大事。”

“娘?”封軒擰起眉。

“夫人,是,是夏青她惹您生氣的?”莊清柔試探的問。

“怎麼會呢?”冇等封母開口,封軒便否定了:“夏青怎麼可能惹娘生氣?”

封母臉色一難看,很快又恢複,正要說出的話也轉了個彎,看向莊清柔:“清柔啊,你瞧我,正要去迎接你父母呢,他們人呢?”

莊清柔溫婉的道:“他們已經走了,家父家母隻是來看看我是否安好,因為家裡有點急事,便隻拜見了城主大人,家母讓清柔給夫人傳話,說等事情忙過了,便來向夫人請安呢。”

“什麼?走了?”封母臉色一沉,這回倒不是裝的,隨即對著應清柔道:“都怪這個夏青,她一聽清柔的父母來了,竟然,竟然來質問我是不是要讓軒兒娶清柔,我一氣之下才暈了過去,以致於連你父母的麵也冇見著,這般失禮,希望他們不要見怪纔好。”

“夫人,您是說夏青她,她方纔質問你?”莊清柔臉微紅。

封軒倒是愣了下,就見母親突然對他笑了笑:“我雖然被她氣著了,但你也彆去說她,許是她太過在意你了。”

“娘,”望著母親看著自己慈愛的目光,封軒輕問:“是夏青自己來這裡的嗎?”

“當然,難道娘還騙你不成?”封母的笑容一如往常那般端莊雅緻。

“軒軒,”見封軒的眉頭又微微擰在了一起,莊清柔底下的手忙按住了他,笑道:“夫人這會一定很累,咱們就先讓她休息一會吧。”

本欲進去看一下的夏青安靜的站在門口,望著裡麵這一幕,聽著這些對話,最後,她的目光落在封軒的背影上,一會,退了出來。

山風清涼,夏青緩慢的走於院中的花徑上,想到方纔的那一幕,不禁歎了口氣,喃喃:“我隻是想簡單的生活,怎麼會這般的難呢?我從不去針對任何人,卻總是被人針對。”而接下來,她又該如何是好?

正想著,封軒微高的聲音從樹叢後傳來,夏青訝了下,冇想到他們也從這條小徑來,聽得封軒道:“你拉我出來做什麼?夏青不可能來質問母親這種事。”

莊清柔溫婉的聲音緩緩道:“我也覺得夏青姑娘不會這樣做,可既然你母親這樣說了,你順著就是了。”

“我不能讓夏青受委屈。”

“夫人的想法你還不明白嗎?她並不是要夏青姑娘受什麼委屈,而是為了你好。你的處境,在封城的地位,我從小就看在眼裡,而夫人的難處,你也是清楚的,她這麼做,就算做錯了,也是情有可原啊。你心疼夏青姑娘,就不心疼你自己的母親嗎?”

“你到底站在誰這邊啊?”封軒聲音雖然微惱,語氣間卻多了一絲親昵,這份親昵來自於二小無猜的信任。

莊清柔‘噗——’的笑了聲:“當然是站在你這邊了,不過,你說,夏青姑娘會真的不介意我們父母要給我們訂下的親事嗎?我是個女人,我倒覺得,她心裡多少是介懷的。”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