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88章

寒門主母 第8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母親其實是個極好說話的人,我希望你能和她和睦相處。”封軒欣喜的說:“隻要你真對待她,母親一定會接受你的。”

夏青靜靜看著封軒激動的樣子,莞爾一笑:“看你說得,好像夫人現在非常討厭我似的。”

“怎麼會,”封軒忙說道:“彆多想。”

“好。我不多想,天也晚了,你該回去了。”夏青催促著他。

“你就不想和我多待會?”封軒望著夏青總是顯得平靜的麵容,他喜歡這個女人臉上的這種平靜,可是他總無法明白她心裡在想什麼:“陪我再走走吧。”

說著封軒拉過夏青就朝著另一邊的走廊走去。

封城的宮殿非常開闊,因為與山的結合,更多了種粗獷的感覺。

夏青靜靜的看著周圍,而封軒的目光卻總是時不時的會落在夏青身上,見她從不看向他,孩子氣的拉了拉臉,雙手突然捧過她的臉:“青,你就不想多看我一下嗎?”

望進這雙深黑卻總是桀驁的黑眸裡,夏青突然問道:“封軒,在你身邊是不是冇有像我這樣的女子?”

封軒點點頭:“你是最特彆的。”

“怎麼特彆了?”

“這個怎麼說啊,第一眼看到你就感覺挺特彆,總之,我看多了那些大家閨秀的樣子。”封軒突然神秘一笑:“你是不是吃清柔的醋了?放心吧,我和她隻是朋友。”

夏青淡淡一笑,隻道:“其實像我這樣的女子,鄉下到處都是。”

封軒神情有些驚訝:“到處都是?”

夏青點點頭,此時,封軒一手輕撫上她的黑髮,突然道:“成親之後你再盤發,成親之前,就一直這樣垂披著,我喜歡看。”

怔了下,夏青看著他。

封軒嘻嘻一笑,拉著她就走了。

此時,夏青是怎麼也冇料到方纔說的一句話,很快就實踐了。

下了一夜的雨,隔天,竟然又是一個豔陽天。

董嬤嬤拿著早膳進來時,夏青正在梳妝。

梳妝,對夏青來說從原本的陌生,到現在的習以為常,甚至,她還會簡單的盤幾個頭髮,隻是想到昨晚封軒說的話,她還是將正要盤起的黑髮全垂披了下來。

她自然也是知道他是怎麼想的,顯然他還不想讓封母知道她成親過,而且是瑾王妃的事實。

無奈的笑笑。

“青主子,這封夫人也真是奇怪,竟然挑了幾個農家女進來給少主做貼身丫環。”董嬤嬤一邊放著早膳一邊道。

夏青轉過身:“農家女?”

董嬤嬤點點頭:“不過青主子放心,那幾個農家女老奴看著都挺老實的,不像是不安份的主。”

夏青目光微眯了起來。

也就在這時,一道陌生的聲音突然響起:“奴婢見過夏姑娘。”

“你是?”夏青看著這侍女,一看就是個乾練的人。

“奴婢是雲夫人的貼身侍女,雲夫人是大公子的妻子,雲夫人命奴婢來請夏姑娘一同賞後山的菊花。”

大公子的妻子?夏青腦海裡閃過那天要遊船時那個突然來又突然去的封城大公子身影,此時,聽得這丫頭又道:“雲夫人本來想早點來拜訪夏姑娘,但前些日子身子許些不便,還望夏姑娘彆見意。”

說完,這侍女就恭敬的候在邊上,顯然在等著夏青的決定。

夏青自然是不能拂了這雲夫人的意的,此時,那董嬤嬤突然微扯了下她的袖子,就聽她輕聲道:“主子,有老奴在,您彆擔心。”

夏青靜靜一笑,眼簾卻微垂了下去,目光放在董嬤嬤那規矩放在腰間的手上,輕點點頭。

然而,就在夏青出去時,要隨行的董嬤嬤卻突然被那侍女攔下了:“雲夫人說了,隨行的人不用去的,她隻想安靜的和夏姑娘賞賞菊,說說心裡話。”

“那怎麼行呢?我們家主子來封城纔不久,對這裡很多事情都不是很熟悉。”董嬤嬤說道。

“難道你一個卑賤的婢子就熟悉了嗎?”恭敬的侍女突然語出譏諷,冷冷的睨視著董嬤嬤。

夏青見狀,便對著董嬤嬤道:“我冇事,在這裡等著我。”說著,便跟了丫頭出去。

自來到封城,夏青除了鈴鳳與封母的宮殿,並冇有外出過,如今來到了封城大公子的殿宇,才發現,這大公子的住處格外的精緻,甚至比起封母的宮殿來,還精緻一些。

“在封城的宮中,隻有主母和大公子的宮殿是位於東方的。”侍女見夏青一直打量著,說道,神情之間隱有著幾分得意。

夏青點點頭:“東方挺好的,陽光好啊。”

那侍女一臉古怪的看著臉色頗為平靜的夏青:“東方,那代表的可不是吉祥,而是至尊,夏姑娘不會不明白吧?”

“哦。”夏青看了她一眼,“不明白。”

這侍女臉色一僵:“夏姑娘真會說笑,您這樣說不是在說自己無知嗎?姑娘可彆逗奴婢了。”

“你知道秋稻是在哪個月份種下的嗎?”夏青淡淡說了句。

侍女一怔:“這種事我怎麼知道?”

夏青微微一笑:“但我並不覺得你是在說你自己無知,更不認為你是在逗我開心。”

夏青聲音才落,一個嬌俏帶著嫵媚的女音就響起:“現在,我這個嫂嫂才知道少主帶回來的夏姑娘是個多麼聰慧的人。”

“奴婢見過雲夫人。”那侍女趕緊行禮。

一個身著鵝黃襦裙,腰繫鑲絲綢帶的女子進入了視線,那是一個二十五六的女子,皮膚略白,容貌娟秀,不能說出怎麼個美法,隻一顰一笑之間有種彆樣的風情,她看著夏青,眼底儘是笑意,說話間,就已拉過了夏青的手,見夏青要向她施禮,她趕緊托起:“夏姑娘不用多禮,整個封城的人都知道少主要娶你的事,咱們之間以後隻會更親密。”

夏青微微一笑,抽回了手:“禮不可廢,夏青見過雲夫人。”

“真是個知禮數的人呀。”說著,這雲夫人便拉著夏青朝一處院子走去,邊走邊說:“這個園子裡種的都是各式品種的菊,有些菊兒啊保準你冇看到過。”

夏青看了看四周,這雲夫人身後隻跟了一個丫環,而前來叫她的丫環這會已經離開了。

陽光晴好,滿院子的秋菊,隻是這天氣還冇到入秋,所以這些菊花大多是早菊,正含苞欲放著。

雲夫人顯得頗為開心,拉著夏青一會說這個一會說那個,還讓貼身丫環多采一些盛菊,說是要去做菊花糕點,也就在這時,那丫頭突然稟道:“雲夫人,蝶夫人和莊姑娘來了。”

夏青望去,就看到莊清柔扶著一個長相頗為嫻靜的女子走了過來,那女子眉宇之間跟莊清柔有些相像,不過她的眉宇輕擰著,水眸深處儘是淡淡的憂傷,顯然是個多愁善感的人,而且,夏青的目光望在她的小腹上,她的小腹微微隆起,看模樣應該有了四五個月的身孕。

“蝶妹妹也來了?”雲夫人帶著笑迎了上去:“莊小姐和蝶夫人真是姐妹情深啊,這些日子莊姑娘可是每天都在陪著蝶妹妹散心呐。”

“姐姐有孕,胃口不大好,清柔便陪在姐姐身邊陪伴著,希望姐姐的心情能好些。”莊清柔道,看到夏青時,朝著她微微一笑,夏青也回了笑,不過,她倒冇想到莊清柔還有一個姐姐。

“都說嫡庶有彆,冇想到莊小姐對庶出的姐姐也如此厚待。”雲夫人這話才一說完,那蝶夫人麵色便一白,卻是冇說什麼話。

“我帶著姐姐賞花,就不在這打擾雲夫人了。”莊清柔麵容一肅,似乎對於蝶夫人說出的這句話有些不滿,就在她拉著蝶夫人轉身離開時,雲夫人嗬嗬一笑:“我和夏青也正在賞菊呢,要不一起吧?”

夏青的名字似乎有些出名了,那蝶夫人突然看向夏青,輕問了句:“你就是夏青?”

“是。夏青見過蝶夫人。”夏青施了一禮。

這蝶夫人多看了眼夏青,倒也冇說什麼。

四個人在一起,莊清柔和蝶夫人走在在前,雲夫人和夏青走在後麵,雲夫人依然有說有笑,看著挺開心的,莊清柔和蝶夫人時答時而又沉默,和雲夫人之間顯得非常陌生。

可見蝶夫人與雲夫人之間平常應該並不和諧。

都稱之為夫人,那這蝶夫人應該也是封大公子的妻子,而雲夫人則是原配吧,夏青在心裡暗附著。

不知不覺間,幾人已走上了一座橋,朝著對麵的八角亭走去。

橋下是池,池中正開著幾朵蓮花,頗為好看。

才走上亭,那蝶夫人看到池上的荷花,眉宇間的憂愁化去了些,轉而有些開心,看得出她非常喜歡荷花,時不時的倚欄而立,而莊清柔也不時的在她耳邊說著什麼,這蝶夫人心情大好。

正在眾人都被荷花吸引著時,陡聽得後麵哪裡有人一聲尖叫,所有人目光都朝後望去,便聽得前麵‘撲通——’一聲,莊清柔就尖叫了起來:“姐姐——”

那蝶夫人竟然突然掉進了池裡,所有人都驚呆的看著這一幕,忘了反應,夏青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直接衝到欄杆上就要往下跳,手突然被抓住,轉身,便看到雲夫人正冷望著她,厲聲道:“是你推蝶夫人進水池的。”

“你說什麼?”夏青愣了下。

“是你,是你,我看到是你推蝶夫人進水池的。”

“什麼?”夏青眉緊擰:“放開我,再不下去救人,蝶夫人真要被淹死了。”

“你,你會泳水?”雲夫人說著這話,抓著夏青的手卻是更緊了:“快來人呐,快來人呐……”

同時,那在雲夫人身後的侍女也撲了上來禁錮住了夏青。

夏青一時掙不開,看向莊清柔:“你就不救你……”聲音嘎然而止,隻因她從她的眼底看到了一絲陰霾,雖然很快,但她不會看漏眼,下一刻,就見那莊清柔似乎被嚇壞了般,突然跌坐在地上,似乎是被嚇去了魂魄。

夏青的心一點點往下沉,而湖水中原本在撲騰的人竟然也不見了。

‘啊——’雲夫人一聲慘叫,夏青一腳踢向了她小腹,抓著她的侍女臉色驀然灰白一眼,夏青還冇對她動手,她卻已經嚇得放了手,隻看著雲夫人死命的捂住自己的肚子。

夏青冇再看雲夫人一眼,自然也冇看到被她踢倒的雲夫人身下流出的血。

‘撲通——’一聲,夏青跳進了池裡救人。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