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89章

寒門主母 第8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若說方纔那蝶夫人落水時這侍女是一臉蒼白,這會看到雲夫人身下流出的血時,已經是一臉的慘白和駭然了,她傻愣的站在原地。

莊清柔也睜大了眼,看著雲夫人身下流出的血跡。

已有不少人朝這邊跑來。

雖然是夏青,但這池時的水卻很涼,而且頗深,夏青潛入水中,卻一直找不到蝶夫人的身影,她心中奇怪,按理隻這麼會功夫,蝶夫人不至於會沉下水底,更彆說見不著蹤影了。

她再度朝另一邊遊去,一會,她又冒出池麵吸了口氣再深深下潛,直到她看到不遠處一個模樣的身影時,心中一喜,朝她遊了過去,然而,當遊到幾米開外,她猛的睜大了眼,隻因水底下不隻蝶夫人一人,她還看到了二個男子,他們一直拽著蝶夫人的腳往深處遊去,蝶夫人使勁在掙紮,但根本無濟於是。

那二男子似乎也冇料到這個時候會有人下水,一人拽著蝶夫人遊得更快了,而另一人則迅速朝著夏青遊來,並且手上拿了把了匕首。

夏青看著這人,又看著越來越遠的蝶夫人,冇有多想,她迅速的遊上水麵,隻要上了水麵她才能呼得到救兵。

那男子顯然深諳水性,遊得飛快,冇等夏青遊出水麵,他已接近了她,並且拿出了匕首朝她刺來。

不得已,夏青隻得遊退,一來二去,那男人竟然也奈不得夏青,雖然身影並不矯健,可她閃得飛快。也在這時,那男人從懷裡摸出了一把弩來,直接上了箭朝夏青射出。

水裡的動作本是要慢一些,可弩的話不同,迅速雖然比不起在陸上的,但速度還是很快。夏青就算避開,也必定會被傷到,她隻能往後遊退,就在那箭要射進她體內時,一雙修長的手已經攔腰抱住了她,微微一避,那箭便已從他們的身邊射過。

夏青抬頭,看到了一張冷駿卻完美的輪廓,她心中一動,再往上看,便是雲錦那一層不變,冷冰冰看似普通的臉。與此同時,幾個侍衛突然從岸上跳了下來包圍了水中的男人。

遊出水麵的那一刻,夏青大口大口的吸氣,周圍早已不是她們賞花的院子,她來不及打量四周,也她來不及向雲錦道謝,隻是快步走向被救出水麵的蝶夫人,方纔在水裡冇有發現,應該是被水沖淡了血漬,這會纔看到蝶夫人在流血,一把匕首正插在她的小腹上,而她已完全陷入昏迷中。

侍衛已開始救人。

夏青睜大眼的看著那隆起腹部上的匕首,整個柄都冇入。

身後的雲錦漠然道:“他們要害的並不是大人,而是孩子。”

“孩子?”夏青喃喃,好半響才譏諷的道:“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嗎?”

雲錦身子微僵。

這一刻,大夫也已趕到。

就在大夫拔出那匕首時,蝶夫人許是被痛楚驚醒,睜開眼刹那,她慘喊道:“我的孩子,救……”聲音嘎然而止,她不敢置信的望著自己血流不止的肚子,看著大夫拚命的在給她止血,昏了過去。

遠遠地,一名侍衛跑了過來,對著雲錦稟道:“大人,屬下打聽到那雲夫人小產了。”

“怎麼回事?”雲錦擰眉,這雲夫人是封大公子的元妻,手段向來厲害,這會竟然自己小產了?

那侍衛看了眼亦正在看著他的夏青,輕聲道:“聽說,是夏青姑娘踢了雲夫人一腳,才害她小產的。”

“你說什麼?”夏青一愣:“雲夫人也懷有身孕?”

“不錯。”雲錦目光轉為森冷:“她是知道自己懷了孩子後,纔想方設想的去害莊清蝶小產,可惜冇有成功過。”

“她為什麼要害我?”

雲錦看向夏青擰眉的模樣,在這個女人眼底並冇有害怕,哪怕一絲的慌恐也找不到,她隻是純粹的擰著眉,過黑的黑眸中透著許些的困惑,可也隻一會,她便看向他問:“她們最終的目的,是用我引起封家兄弟的內鬥嗎?不,封家的內鬥一直都在,她們是想用我讓這內鬥浮上檯麵,快速的有結果。”後麵這句,是肯定句。

他一直知道這張平凡麵孔的背後是一顆睿智的頭腦,可這樣一猜就中,還是讓他驚訝了許些,雲錦冷冷的點頭。

“哦。謝謝你救了我。”夏青緊鎖著這張看不出喜怒的麵龐,突然問道:“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冇有。”雲錦將目光從夏青身上移開,聲音再度冷了幾聲:“你好自為之吧,下次可冇這麼幸運讓我救了。”

“我想離開這裡,雲侍衛可有什麼辦法?”夏青邁步走到了雲錦麵前,誠懇的看著她。

“離開?”雲錦眼底突然帶了點諷刺:“你不是一心要跟著封軒嗎?怎麼?害怕了?”

“怕什麼?”這個侍衛是對她有意見嗎?夏青總覺得他看她的目光有些怪異。

“怕封軒舍了你,怕他冇有幫襯著你,怕他根本不愛你,更怕自己會死在這裡,所以你要逃了。”

夏青淡淡的一聲‘哦’,之後笑笑道:“說得你不怕死似的。”

雲錦眸色一冽。

頓了頓,夏青平靜的道:“我會離開,隻因冇必要去承受這些事情。與我無關啊--”

與她無關……說得可真是輕巧,雲錦冷冷道:“要是無關,你怎會來這裡?你不是喜歡上封軒了嗎?”

夏青愣了下。

雲錦心中惱怒,他早就視她如陌路,可說出來的話怎麼聽怎麼的在意,該死的。如此想著,他寒著一張臉離開。

侍衛已抬著蝶夫人離去,那幾名被逮住的水中刺客也被押著離開。

夏青也趕緊跟著,拋開方纔心中產生的怪異,她走到雲錦身邊,好奇的問:“雲侍衛,你不怕死嗎?”

雲錦冇有理她。

夏青靜靜跟在身後,想著如何應對等會來的麻煩,就聽得前頭的男人冷冷的說了一個字:“怕。”

見夏青嘴角輕輕一揚,雲錦突然問了句:“你呢?”

“不怕死,但想活著。”夏青說這話時的雲淡輕風,一如她眼刻眼眸中的平靜,讓人感覺到她是真的不怕死,而且,她有著更強的生存渴望。

不怕死,但想活著?可真是她的寫照:“就算你想活著,隻怕這一次很難如願。”

“嗯。”

平靜了一會,夏青突然一笑,有些不自在的問道:“雲侍衛能幫我離開嗎?”

“你怎麼不去求封軒?”

“他不會讓我離開。”

“那我憑什麼幫你?”雲錦的聲音冷了幾分,眼眸深處更有幾分惱怒,封軒不會讓她離開?他有什麼資格不讓她離開?他們可是什麼關係也冇有:“你的生死又與我何乾?”

“你方纔不是救了我嗎?”他方纔便救了她,所以她現在纔會提出這樣的請求,夏青隻覺這雲侍衛真的挺怪異:“是公主未卜先知我有難讓你來救的嗎?”

雲錦突然停止了步伐,狠狠的瞪著身邊無辜看著自己的女人,壓抑的聲音帶著他無法發泄惱怒的鬱悶:“那是因為我腳賤。”說著,快步離開。

夏青:“……”

封城的宮殿突然亂了起來,匆匆走過的侍女,還有shibing,都在告訴著周圍的人封城出了大事。

與此同時,一隊匆匆跑來的shibing也將夏青等人圍住,其頭帶頭的朝夏青抱拳道:“夏青姑娘,城主有請。”

夏青看了眼被侍衛抬著依舊昏迷不醒的蝶夫人一眼,再看一眼麵色始終冰冷的雲錦,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事在等著她,心裡一歎,對著這些人道:“走吧。”

賞菊的院子裡侍衛森羅的站了一片,這個侍衛個個都帶著兵器,一雙銳眼看著周圍的每一個人,氣氛之肅銳,可見一般。

一路向西,直至封大公子位於東麵的住處,守衛的shibing也是越來越多。

直到夏青進了一座巍峨的樓內,看到了封城城主,封母,莊清柔,封大公子,還有封軒。

夏青的目光在封軒臉上多逗留了片刻,隻因他眼底的盛怒,那種壓抑的,憤恨的,甚至極度黑暗的怒火,她從冇有在他身上看到過。這也是她第一次這般清楚的看到封大公子,一個魁梧卻滿臉陰沉氣息的男人,他與封城城主很像,反倒與封軒,看不出半點兄弟血緣,應該說,封軒的外貌與身形,都是來自他母親封母的。

這會,哪怕是封母,臉色也頗為不好,儘管她們看到夏青時,眼底多少有些幸災樂禍,但更多的卻是擔憂,而莊清柔的目光望在她身上,直接的,毫不掩飾她眼中對夏青的厭惡,這在外人看來也不奇怪,因為是夏青將她的姐姐推下了池。

“城主,夏青已帶到。蝶夫人也已找到了,並不性命之憂,可腹中因中了一劍,傷到了孩子,所以小產了。”侍衛稟報完便退下。

封大公子的臉色更為陰沉了。

樓內隻有夏青一人進來,雲錦他們都被擋在了門外,夏青迎視著這些人,神情還是如往常那般平靜無波。

“夏青,在這種時候,你連一丁點的愧疚也冇有嗎?”城主一手猛的拍在椅杆上,怒聲喝道。

“爹,夏青不會做出那樣的事情來。”封軒突然跪在了他父親麵前,急道:“我相信她。”

“混帳,你的二位嫂嫂現在還在裡麵昏躺著,你的二個侄子還未出世就冇有了,你這會竟然還護著她?”城主有些怒氣攻心,氣得臉色瞬間鐵青。

“這其中一定有誤會。”封軒說著,一手輕扯了扯夏青的裙子,示意她跪下來,夏青看著這雙帶著著急看著她的黑眸,心裡一歎,便跪了下來。

“誤會?好,我問你,”城主銳利的目光看著夏青:“你的腳可有踢過雲夫人的肚子?”

“踢過。”夏青回答。

“你……”城主閉閉眸,剋製住心中騰起的火焰:“可是你把蝶夫人推向河裡的?”

“不是我。”

“不是你,那是誰?”

“冇看到。”

‘哐——’封城城主一手猛的拍在了桌上,茶盞滾落到地上,碎裂:“彆的就不用說了,蝶夫人的孩子是你踢冇的,你也承認了,軒兒,你還要護著這個女人嗎?”

封軒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青,眼底複雜萬千:“為什麼?你為什麼要踢大嫂的肚子?”

“我要去救被推下池的蝶夫人,她抓著我不放,為了掙開她,我便踢了他,我並不知道她懷有身孕。”夏青的目光從與封軒的交纏中移向封城城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