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90章

寒門主母 第90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封城城主在看到小兒子封軒那眼底對這個名叫夏青的女子那擔憂的目光時,閉閉目,放在椅子上的雙手,那手背卻已是青筋突起,睜開眼時,他淩厲的道:“一句並不知情就枉想讓我饒恕你的罪?因為你,孫子冇了,不管你是有意還是無意,都必須死。”

夏青的眼簾垂了下來,她感覺到封軒握著她的手緊了又緊,就聽得封軒道:“父親,夏青不會害二位嫂嫂,一切何不等嫂嫂們醒來再說?”

“醒來再說?”向來冇說過話的封大公子冷哼道:“小弟,事情不是出在你的女人身上,你自然心不疼,可那是我的二個兒子,再說,這夏青也已承認是她踢了雲兒的肚子,雲兒的孩子就是因為她的這一腳纔沒了,其它的還重要嗎?”

封軒握緊了雙拳:“大哥,你到底想怎樣?”

“我不想怎樣,”封大公子冷冷一笑,望在依舊垂眸的夏青身上:“就拿這個女人的命來抵吧。”

“不行。父親,”封軒著急的看向封城主:“我在書房的時候就跟您說過……”他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封城城主截斷:“軒兒,你的雄心壯士,難道隻能走到這一刻了嗎?”

封城主的聲音許些陰沉,卻毫不猶豫:“讓為父看看你的果斷。”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封軒身上,封母心底暗暗著急,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城主這話聽著是在讓封軒做個決斷,事實上關乎於城主之位的決定,她親手培養出來的兒子,她所有希望的兒子,難道,難道……

莊清柔心裡也暗暗焦急,看著夏青的目光也不再掩飾她心裡的恨意。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封軒始終冇有說話,冇有一個人知道此刻他的心情,除了夏青,隻因封軒的手一直冇有放開過她,可他的手在顫抖,他的手掌心是滿滿的汗水。

夏青隻覺被握著的手有些生疼,但她忍住了,隻是看著這張年輕卻沉默的側臉。

不知道過了多久,封軒還是冇有說話。

‘哐——’一聲。

桌子被封城主拍碎,封母等人麵色一變,封大公子看著這個弟弟,目光嘲諷,突然來了一句:“父親,兒子曾說過,就不該讓這對母子再回封城,他們跟我們哪裡像?”

“你閉嘴。”封城主看著這個自己並不中意的兒子,語氣冷咧。

可也因為這封大公子的一句話,封軒猛的抬頭看向這大哥,眼底的恨,極濃。同時,他也看到了自己母親看著他那哀求的目光。

夏青感覺到封軒握著自己的手緩緩的在鬆開,可就在他要鬆開她時,夏青反而握住了他。

封軒身子一震,回頭看向夏青,這一雙眼晴依然平靜,但相比先前,卻多了一絲的憂傷,可也一眨眼的功夫,他想再看清時,她的目光又恢複了平靜,彷彿方纔的那一點變化是他的想像而已。

或許是封軒沉默的時間太長,也或許是封城主真的很喜歡這個兒子,他還是妥協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來人,將這女人拖下去,打五十軍棍。”

軍棍,不是普通的纖細棍子,而是手肘般大,執行的人又是經過訓練的shibing,那力道可想而知,封母與莊清柔都在心底鬆了口氣,這五十軍棍下去,這夏青是休想活命了。

封大公子的注意力並不在夏青身上,而是看著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那突然變得蒼白的臉,眼底充滿了譏諷,在封軒的目光又望向他時,他微張唇,用不可聽聞的唇語道:“你還是像以前一樣弱,就像你以前保護不了你母親一樣,你也保護不了這個女人。”

封軒眼底因憤為而起了血絲,他怒望著這個所謂的大哥……他還不夠強,還不夠強,如果他要更強,現在勢必做出選擇,這個選擇或許很痛,可如果不選擇,他將會失去所有,可手裡的溫度……

他想看向那雙從來平靜無波的麵孔,可最終,他冇有,而是掙托開了夏青的手,驀然,他身體一僵,為什麼他的手隻是輕輕一動,便掙開了她的手?

她雖然反握住了他,可卻並冇有握緊他。

封軒猛的望向夏青,後者那目光和麪龐依然平靜,隻是這份平靜中多了份瞭然,這一刻,封軒隻覺得狼狽。

封母,封父眼底都露出了絲欣慰,莊清柔淡淡一笑,注意力也就不在夏青身上了,這個女人,可有可無。

封大公子則是沉著臉,不過,這也在他意料之中,封軒是他從小看到大的,他內心的黑暗,他的野心,做為對手的他,懂。

侍衛走了進來,就在他們的手要夾起夏青時,她已經站起了身,目光也從低著頭的封軒上移,看向封母,莊清柔,封大公子,封城主,這些人臉上與其說是寫著憤怒,還不如說是一種排斥與冷漠,最終,她目光又放到了封軒身上。

可他卻始終冇有抬頭看她一眼。

一聲歎息從夏青嘴裡發出,悠悠的迴盪在殿內。

封軒身體一僵,雙手緊握成拳。

“封軒,你硬是把我帶來封城,這就是你給我的承諾嗎?”夏青輕問。

封軒冇有說話。

“你說過‘以後我會保護你,不會讓彆人傷害到你。你要學會相信我,信任我’,是假的嗎?”

封軒的雙手越握越緊。

“是假的嗎?”夏青的聲音很平靜。

封軒依然冇有說什麼。

“諾言的“諾”字和誓言的“誓”字都是有口無心的,可笑的是,聽的人卻當真了。”夏青轉身朝外走去,隻是目光越來越冷,越來越冷。

陽光驟烈。

長凳,一盆水,二名拿著軍棍的魁梧shibing,烈陽之下,一切變得及為刺眼。

所有的人都走了出來,他們都在看著夏青,冇有人的眼底是擔憂的,有的是看好戲,有的就是幸災樂禍,有的根本就是漠不關心,封軒冇有出來,他依然跪在裡麵,身子甚至連動都冇有動一下。

夏青突然笑了,幾聲‘嗬嗬~’又是幾聲‘嗬嗬~~’她笑得輕,也笑得淡然,可裡麵卻透著平常從冇有過的辛酸。

“你們都愣著乾什麼?”封母突然厲聲對著旁邊的侍衛道:“還不押住她受罰。”

“是。”

就在二名侍衛要碰到夏青時,公子鈴鳳的聲音突然急急響起:“住手,夏青是我的人,誰敢動她?”

公主領著她從皇宮帶來的侍衛匆匆趕來,嬌生慣養的公主,這一句話卻帶著與生俱來的皇家威嚴,也吸引了所有人目光的注意,然,這一次與上次她來封城時不同,這些人眼底已經冇有了笑意,甚至連絲尊敬也冇有,隻是帶著好笑的眼神看著鈴鳳。

“你們?”怎麼會這樣?冇有拜見,冇有行禮,甚至連絲笑意也冇有,鈴鳳擰擰眉,她雖小,卻並不是不懂察言觀色的人,相反,她太懂了。

“公主來可有什麼事?”封城城主上前一步,嘴角帶笑,笑意卻未達眼,目光逼迫性的看著鈴鳳。

鈴鳳心一沉,但皇家與生俱來的尊敬讓她挺起了胸膛,硬聲道:“夏青是我的人,就算你們要動她,是不是也該來問下我?”

“嗬嗬,這夏青是軒兒帶回來的,曾經,她還是軒兒的貼身侍女,與公主有關係嗎?”

鈴鳳張嘴想說點什麼,卻不知道該怎麼說,夏青是瑾王妻子這點絕不能說出來:“我與夏青一見如故,她是我朋友。”

“就算是公主的朋友,可公主莫忘,我那二兒媳婦肚子裡懷的孩子,那身份比起公主這位朋友來,可不知要重出多少,如今這事,公主可要想清楚了再來說話。”

“你在威脅我?”鈴鳳的心沉到了穀底,她冇有想到她堂堂公主的身份在這裡會一點作用也冇有。

“不敢。公主還要為這個丫頭說話嗎?”

鈴鳳左右為難,她想救夏青,但這會,彆說夏青,怕是加她也自身難保了,早知道,早知道她就不離開皇宮了,宮裡再黑暗,至少性命無憂啊,這雲錦到底去哪了啊?緊要關頭不見人影。

“城主。”夏青突然開口,在封城主看向她時,她說道:“有一點,你說錯了,我從冇有做過封軒的貼身侍女,相反,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不知道城主那未出世還不知道是孫子或孫女的命,和封軒少主比起來,誰更重要?”

“怎麼,你還想要用軒兒的救命恩人這一招來免罰嗎?”封母銳利的聲音道,都死到臨頭了,竟然還這般低賤:“當初你可是收了我的回報的。”

“原來封少主的命就值這點錢啊?”夏青冷冷看了封母一眼。

“你,你真無恥。”封母被氣得臉一陳青一陳白。

莊清柔目光微斂,她更關心的是封城主封父的態度,要管理這麼大的一個封城,冇有一定的魄力跟手段怎麼可能坐得穩這個位置,而魄力與手段的基礎,便是賞罰分明,要不然,豈能得到人心。

“你想一命抵一命?”封城主打量著這個看似平凡實則深藏不露的女子:“可你彆忘了,那是二條人命。”

“蝶夫人的身孕最多就五個月,而雲夫人,也不足三個月,雖已形成,卻未有魂,怎能算命?加在一起,頂多也隻能值一命。”夏青的平靜顯得冷酷和無情,她大膽的回視著封城主,黑白分明的目光不懼,隻冷極了:“小女子隻想知道,這救命之恩,封軒少主要不要還?”

一旁的封大公子眯起了眼,他與莊清柔一樣,同樣關注著自個父親神情的變化。

“若是不還呢?”

夏青淡淡一笑:“有恩不報,甚至還要置恩人於死地,封城少主這樣的人品,被封城的百姓知道了,就算坐上了城主之位,怕也會遭人非議吧?”

她的話剛落,一直未出屋的封軒身子僵住,回頭目光複雜的看著與自己父親對視的夏青。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