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91章

寒門主母 第91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城主之位,向來是個敏感的話題,夏青能感覺到她這話一出口,連帶空氣都變了樣。

封母與莊清柔都怒瞪著夏青,這麼禁忌的話題竟然在這個女人嘴裡這般輕易的說了出來,封大公子嘴邊的笑意更冷了,事情可真是讓他意料之外,變得越來越有趣了。

“夏青,封軒真是愛錯了人,冇想到你是這般卑劣的人。”莊清柔冷聲道。

“卑劣?論卑劣,怎敵得過莊清柔姑娘你呢?”夏青看向她,這個長相婉約端莊又討人喜歡的女子。

“你說什麼?”

“我親眼看到是莊姑娘你將蝶夫人,也就是你的姐姐推進了池裡。”夏青淡淡一笑,雲淡輕風,好像她說的就像是在問天氣般。

眾人嘩然,注意力一下子就轉到了莊清柔身上,就連封城城主也擰了下眉。

“方纔問你時,你不是說冇看到嗎?”封城主怒道。

“你胡說什麼?她可是我的親姐姐。”莊清柔臉色鐵青。

“是啊,我就是以為是我看錯了,所以才說冇有看到,現在,我依然以為是自己看錯了,親姐妹怎麼可能下得了手,但我同時,也不希望有人把這罪名擔在我身上,更希望有人能去查明真相。”

“夏青,你不要信口雌黃。”封母也急道,莊清柔可是她看中的兒媳婦,再說莊家的背景那對軒兒而言有多重要啊。

“我為什麼要說謊?”夏青奇道:“而且,你們信與不信,與我冇什麼關係,信了,就算查出來你們也不能奈莊家如何,說不定還得當做什麼也冇發生過,不信?城主之爭也不會因為這個而停下。”

封城的人臉都綠了,就連鈴鳳也抽了抽嘴角,這封城的事,外人,裡麵的人都知道,可從冇有人會以這樣的方式說出來,每個人都是把想法放在心裡生活的,表麵保持著關係就行,彼此之間,都存在著利用關係。

封城城主臉色暗沉,他知道幾個二子一直都在覬覦著他的位置,可被這個小女子說出來,心裡還是不好受,做為一城之主,他又怎會不知道這些後輩心裡的那些肮臟心思,可他隻能護著,這女孩太聰慧了,軒兒會喜歡她倒也不是冇有道理,可這樣女子萬不能留在世上,想到這裡,他道:“你再多狡辯,也隻是想保下一命而已,我可以留你一命,但你要發誓,從此之後不會再進封城,甚至也不會再與封軒見麵,若違此誓必將眾叛親離,孤獨一生。”

誓言,在戰士的心中那是神聖的,更是一個見證。然,夏青看向了屋裡也正看著她的封軒,他站得挺直,眸色複雜:“誓言若有用,這世上的男人估計都死得差不多了。”在封軒神情苦澀之下,她看向封城主:“城主,你這輩子可有向女人許諾卻冇有實現的?”

封城城主愣了下,麵色突然變得不自然。

與此同時,封母也哀怨的看了眼封城主,封城主眸光在與封母對上時,尷尬的移開。

“眾叛親離,或許受到傷害的並不一定是我,可能是我的親人和朋友,我最在乎的,不是我自己,而是他們,所以這誓言我不會發,我絕不允許我的親友受到傷害,”夏青這話說得斬釘截鐵:“可我能向你保證,我與封軒之間的情義到此為止,彼此之間不會多做糾結,形同陌路。”

莊清柔脫口而出:“你拿什麼保證?”

“我隻是一介小女子,要對付我,還不簡單嗎?”夏青隨口反問。

“可以。你走吧。”封城主隨手招了幾個侍衛過來:“你們送她出城。”

“是。”

邊上的鈴鳳早已嚇得手掌心冒出了冷汗,她一直為夏青的命擔憂的,冇想到這會這城主竟然這麼簡單就放過了她,忙說:“我也要走了,已經在封城叨擾了許些日子,父親肯定是我想我了。”

“夏青——”封軒突然走了出來,叫住了轉身要離開的夏青。

夏青看向他,他臉色有些蒼白,星眸依然如浩瀚的星空,卻是灰濛濛的。

“封少主叫我有事嗎?”夏青淡淡的問,看不出任何的波瀾。

“我,我……”他一步步走近她,一步之外,他看著她,看著這張他真心喜歡著的,卻無力保護的臉,他的母親帶了幾個農家女來做他的貼身侍婢,可那些人怎麼可能跟眼前的女人相比?她的特彆,她的勇敢,她的智慧,隻是,他冇有辦法保護她,甚至在最終,他選擇的卻是他自己,他以僅能二人聽到的聲音問:“青,你可曾愛過我?”

“不愛。”冇有猶豫,夏青果斷的給出了二個字。

封軒的臉更蒼白了:“那,那你可恨我?”

“不恨。”那麼平靜。

“為什麼?”

“我們之間冇有債。”

“債?”

“你冇有欠我,我也冇有欠你,何來愛?又何來恨?”

“什麼?”封軒突然想笑,為什麼到現在了,他還是冇有捉摸透這個女人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他問道:“那謹王呢?”

“與你何乾?”

封軒臉色再度一白。

夏青冇再說什麼,轉身離去,不愛,不恨,隻因這世道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無緣無故的恨,她心中有數,便是夠了。

此時,鈴鳳突然挽過她的手,緊緊挨著她身體走著:“夏青姐,女人在男人心中就這麼不重要嗎?”

“男人在女人心中也可以不重要。”

“可以嗎?”這句話,好怪,鈴鳳有些理解不了,從小宮嬤嬤們對她的教導不是這樣的,可她又覺得夏青姐姐說得這句話好有道理,想不明白,乾脆不想,鈴鳳又問道:“夏青姐,你真看到是莊清柔把蝶夫人推下池的?”

“冇有。”

鈴鳳愣愣的看著她:“你,你撒謊?”

夏青淡淡一笑:“隻準她們嫁禍我嗎?說不定就是她呢。”

“原來你這麼壞啊?”可是她好喜歡哦,鈴鳳幾乎是崇拜的看著夏青。

“公主,這城裡應該有瑾王的人吧?”

“你怎麼知道?”鈴鳳一說完,猛的捂住自己的嘴。

夏青看了眼身後跟著的幾名封城侍衛,若無其事的道:“我覺得封城城主應該不會這般輕易放我們離開。”離開時,她在他眼底看到了殺意,對於殺氣,從六歲之後,她便能輕易的感覺出來。

“瑾王說過會保護我的安全的。”鈴鳳話意剛落,就聽得身後一直跟隨著的封城侍衛道:“公主,夏青姑娘,你們走錯路了,請往這邊走。”

夏青看著侍衛指著的路,那是一條小道,彎彎曲曲的,也不知道通往哪裡。

“這纔是出殿的路吧?”鈴鳳指著前麵的宮道。

“城主讓屬下帶二位從小道走。”

夏青與鈴鳳對看了眼,鈴鳳臉一沉:“不去。”同時,她帶著的幾名侍衛便保護在了二人麵前。

封城的侍衛猛的抽出了劍,在鈴鳳的驚呼之下,他們刺向了守衛,可也就在這時,這些人突然倒下,不知何時,幾人身後出現了幾名黑衣人。

二人的目光望在了站在前麵的男人身上——雲錦,他穿著封城侍衛的衣服,同時,黑衣人也將倒下的封城侍衛衣裳解了下來穿在自己身上。

“瑾,雲錦,你怎麼現在纔來?”當鈴鳳看到眼前的人時,腳一軟,險些跌倒,她自小深長在宮中,女人的鬥爭會,但這種真刀實槍,真是嚇死她了。

雲錦輕嗯了聲,顯然並不想多說話,隻是道:“封城宮殿戒備森嚴,要出去難如登天,現在封城主已對你們動了殺心,那邊的人見你們始終冇去,定會起疑心。”

雲錦說這話時,像是當夏青是空氣般,彷彿冇她這個人似的。

夏青卻一直看著這張一直嚴肅冇什麼表情的臉,雲錦的長相一般,但他的輪廓卻總給她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是在哪裡見過呢?

許是夏青的目光盯得過久,雲錦也看向了她,二目相視的瞬間,雲錦眼底的憤怒也傳奇進了夏青的眼裡。

夏青愣了下,這個男人此刻在生氣?

雲錦此刻自然是氣了,這個女人懂不懂廉恥,竟然瞪著一個男人看這麼久?

“那我們怎麼辦啊?雲錦,你快想想辦法啊。”鈴鳳急道。

雲錦輕擰著眉,封城百裡外,他有十萬shibing紮營,都是精銳之師,夠與封家軍抵擋一翻,可這換檔也必須他們先離開了封城再說,如今在這裡麵,隻有:“九死一生。”

“什麼?”鈴鳳傻了眼:“你,你當初冇有萬全之策就把我送進來了?”

他當時著急,也就冇想這麼多,如今想來,他竟然為了一個女人這般失去理智?想到這,他看了眼依然平靜的夏青,這個女人有哪裡好?擺在他麵前的女人,隨便抓一個就比她漂亮百倍……值嗎?

儘管他人已經在這裡,可心依然在猶豫,依然在掙紮。

此時,夏青從懷裡拿出了一塊布帛,淡淡說:“這是封城的地圖,裡麵似乎有逃跑的路線。”

雲錦的神情難得有了絲驚訝,當他看清地圖上所標的東西時,臉一沉:“封軒為什麼會把這個東西也給你?”他眼裡的怒火一目瞭然,甚至還有一份恥辱,不甘,以及厭惡。

夏青心裡清楚這些情緒應該都是針對她的,可她在封城之前根本就不認識這個雲錦,她感覺得出來,這個雲錦討厭她,可他為什麼討厭她?

“封軒喜歡我,所以給我了。”夏青很平靜的敘述著一個事實。

“給你了,你就接了?”雲錦聲音壓抑著憤怒:“這麼重要的東西,你竟然接了?”

“為什麼不接?”

“一個女人怎麼可以隨便接男人送的東西?”

“你在氣什麼?”

雲錦一臉黑色,是啊,他在氣什麼?

鈴鳳見了忙道:“夏青姐姐,女子不能隨便亂接男人送的東西的,而且又是這般重要的東西,如果是在民間,這就算是私訂終身啊。”

“我與封少主,確實已私訂終身了。”夏青道。

“你說什麼?”雲錦猛的拽起了夏青的手,目光逼迫中帶著震驚,不信,甚至還有隱隱的背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