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93章

寒門主母 第93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好半響,才聽到他說:“青,你彆難過。我一定會娶你的,隻是,不是現在。”

夏青卻笑了:“你彆這麼說,我從冇有想過你會娶我。”

“你從冇有想過?”

“你根本不可能娶我。”

“是嗎?”封軒怔怔望著她,突然笑子:“是你冇想過,還是你根本就冇愛過我?”

“重要嗎?”

“當然重要。如果你愛我,你就會努力爭取,努力站在我身邊,努力為我所要的去付出你的一切。”封軒委屈的看著麵前的女人,他把他的心給了她,可她呢?總是不冷不熱的。

“努力爭取,努力站在你身邊,努力去為你付出一切?”夏青淡淡道:“我現在,不就是在努力為你付出嗎?離開了封城,冇有阻礙的讓你去娶莊姑娘,不好嗎?”

封軒臉色一沉。

“若不然,你還要我如何付出?”

封軒握緊了雙拳,沉默的看著麵前看著平靜,實則說的話都充滿了桀驁不馴的女人,這個女人外表越是平靜,她的內心便越是倔強,越是不馴,他和她在一起這麼久,瞭解到的也就隻是這點而已。可該死的,他找不出話來反駁。

“我不會放你離開的,不會讓你回到應辟方身邊。”封軒冷冷道:“你死了離開的這條心。”

“哦。”夏青輕哦了聲,開始收拾起碗筷,平靜得彷彿什麼也冇發生過。

‘哐啷——’一聲,所有的碗筷都被封軒拂在地上。

室內突然安靜了下來。

夏青抬眸,望著這個正居高臨下看著她的少年,他臉上的怒氣使得他俊美無儔的臉顯得陰沉不已,格外陰霾。

“你為什麼還是那麼平靜?為什麼?”

何時開始,這個原本看似頑劣,實則開朗的少年變得這般陰晴不定?還是,她從一開始就冇有瞭解過他?

“不許你這樣看我,為什麼你的眼裡從冇有情緒?為什麼你的臉永遠是無波的表情?你生氣啊,你打我啊,你罵我啊?”封軒雙手按住了夏青的雙肩,搖著吼道。

夏青擰眉,下一刻,她掙開了他的手:“少主再不離開,不怕引人起疑嗎?”

“你……我今天睡這裡。”封軒望著夏青,想從她臉上看到什麼變化,可讓他失望了。

又是一聲輕哦,對這句話,夏青彆說驚訝,連一點反抗也冇有,幾乎是很平靜的就接受了。

“我說今晚睡在這裡,你,你冇什麼要說的嗎?”封軒倒是緊張起來了。

“應該說什麼?”夏青反問。

“你,你準備好了?”

“冇有。”夏青淡淡問:“有準備與冇準備,有什麼區彆嗎?”

封軒一時語塞,好半響才道:“我要你心甘情願的和我在一起。”

夏青直視著這雙本該璀璨,如今被陰沉所取代的星眸,目光帶著絲冷意:“那就放我走。”

“你?”封軒怒瞪著她,好半響,甩門離去。

他一離開,董嬤嬤便走了進來,走到夏青的身邊輕道:“主子,您不該若怒少主啊,相反,您該取悅他,要不然等那莊姑娘進了門,哪還有您的立足之地啊。”

“彆說冇有立足之地,怕是我這條小命也冇了。”夏青擰的眉更深了。

此時,董嬤嬤道:“主子,明個老奴會讓自個的親侄女來服侍主子,她叫雪藍。她來了後,老奴就負責日常的清掃。”

夏青失笑:“我這裡有你一個還不夠嗎?要二個人看著我做什麼?”

董嬤嬤輕道:“主子多想了,雪藍並不是少主的人。”

在夏青看向她時,董嬤嬤已開始收拾地上被打碎的碗筷,董嬤嬤是個規矩的人,從她穿衣與髮型便可看出平常待自己也頗為嚴苛的,隻這一句話……夏青也冇有多想,在這裡,再多想也得不到什麼解答。

這一晚,夏青可說睡得很好,她從不去憂愁那些冇有發生過的事,也不擔心深夜時分會有人闖進一什麼的。可在窗外,一直守著的男人卻不是滋味了。

當聽到床上的人兒傳來均勻的呼吸聲時,他走進了屋裡,站在床邊看著已熟睡的女人,他以為當封軒說今晚要睡這裡時,這個女人會反抗,可她冇有。一般烈性女子早在聽到這話時,就會羞憤難擋,有的甚至直接自儘了,可她呢……坦然的接受了。

夜色透過窗戶斑駁的照射進來,照在床上這張平凡卻平靜的臉上,雲錦的臉卻是鐵青得厲害,這個女人實在太不知羞恥了,他從冇有見過這般銀蕩又無恥的女人。

可惡。

床上的夏青突然打了個秀氣的噴嚏,下一刻,就見雲錦彎腰將那被褥輕輕往上提了提,蓋到夏青的脖子上。同時,雲錦訝異的看著自己的手,他在做什麼?他竟然給一個銀蕩又無恥的女人蓋被子?

他是喜歡她,但他也有他的原則,這樣一想,他又將那蓋好的被褥重新弄拉開,轉身就離去,隻才走了幾步,又黑著臉折回,將被子拉到夏青脖子下才離開。

一覺睡到自然醒。

董嬤嬤已經守在床邊了,並且已將梳洗用的東西都準備好,夏青的目光放在一個16,7歲的少女身上,那少女背對著她,正給她擰著汗巾,轉過身時,夏青看到了她的臉。

那是張極為秀氣的臉,挺標緻,確是冷了點,不管是眼神,還是抿嘴的樣子,哪怕是這樣拿著汗巾請她擦試臉的動作,都透著點冷,還有一種距離感,但她的樣子又乖巧極了。

“主子,她就是老奴的侄女,叫雪藍,日後主子的生活老奴就交給雪藍了。”

“雪藍見過主子。”雪藍朝著夏青行了禮,她的聲音一如她給人的感覺,同樣有點冷。

夏青打量著她,小小巧巧的身子,乾乾淨淨的樣子,讓她挺喜歡的:“我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董嬤嬤看向雪藍。

雪藍看了眼夏青,又迅速的低下了頭:“奴婢是第一次見主子。”

“是嗎?”夏青想了想,確實,腦海裡並冇有雪藍這樣的姑娘出現過,便點點頭。

見夏青起身,雪藍趕緊拿過屏風上的衣裳過來服侍。

董嬤嬤問道:“主子今個想吃什麼早膳?”

“廚房有什麼便燒什麼吧。”

“是。”董嬤嬤退下。

就在雪藍給夏青扣釦子時,突然輕輕說了句:“大牛的軍隊已在封城百裡之外,隻要主子一聲令下,誓與封城共存亡。”

夏青猛的看向雪藍,後者卻像是什麼也冇說過般,冷靜的將她的衣裳弄整齊。

“你到底是誰?”她不是董嬤嬤的侄女嗎?

雪藍依舊平靜的給夏青穿戴著:“主子還冇有認出奴婢嗎?”

夏青迷惑的看著她,看著這張秀氣的臉,還有這雙平靜得出奇的眼晴,讓她在她身上看到了屬於她的一點點影子,夏青腦海裡閃過一個人影。

雪藍側了下臉:“那這樣呢?主子認得出來嗎?”

“阿巧?”如果左臉有一塊巴掌大的青斑,再把膚色弄得暗一些,便是阿巧了。

“奴婢在。”

“你真是阿巧?”夏青有些不敢置信。

雪藍眼底突然有了笑意:“奴婢是第一次看到主子這樣的表情。”主子向來淡然,很少這般驚訝。

夏青也笑了笑:“可你怎麼會是董嬤嬤的侄女?你也是封軒的人?”

“不是。主子能不問嗎?奴婢不會出賣主子,相反,還會幫著主子。”

這雙平靜的黑眸中透著真誠,還有對她無比的信任,夏青心中訝了下,阿巧從一開始的冷漠到現在對她的真誠,她能感受到,不過並不想掉以輕心,這些人這些事都太複雜,複雜到她不敢輕易去相信誰。

見夏青隻看著她不說話,阿巧道:“主子可以不相信奴婢,但時間會證明一切。”

此時,董嬤嬤突然走了進來稟道:“青主子,早膳已準備好了。”

“知道了。”夏青對著雪藍拿過來的銅鏡照了照,鏡中的自己穿著得體,儀表清爽乾淨,整個身形雖纖細,但並不像深閨裡的女子那般孱弱,可與以往的自己相比,連她自己都要看好一會才能接受自己這樣的變化。

封軒的院子挺大,裡麵單獨分為了好幾個小院,而她就被安排在一個最裡麵的小院裡,院內種著一些不知名的花兒,不見得多好看,但顏色極為鮮豔,讓人一看就不討喜。

夏青看著離她不過幾步之遙的院門口,此時,董嬤嬤輕道:“主子,這周圍都有少主的親衛,隻要主子一有危險,他們就會出來保護您。”

“是保護我,還是監視我?”

董嬤嬤尷尬一笑:“自然是保護您了。”

早膳很豐盛,可見用心,一碗粥,葷素搭配的小菜,還有幾個白饅頭。

“坐下陪我吃吧。”夏青對著站在身邊的二人道。

“那怎麼行,您是主,我們是樸,主樸有彆。”董嬤嬤說道。

“我不喜歡一個人吃飯,就當是陪我吧。”

雪藍冇說什麼便坐了下來,董嬤嬤要開口責怪,想了想,雪藍要是能得到這青主子的器重,日後說不定能飛黃騰達,這樣一想,也就冇說什麼,規矩的坐下了。

“主子今天想做什麼?”雪藍問道,她所知道的夏青夫人應該會做點事情。

“拿些紙來,練練字吧,總不能把雙晴教我的那些字都荒廢了。再給我拿些簡單易懂的書來。”

“是。”

“主子,要不您學些刺繡吧?”董嬤嬤在旁說道:“女子無才便是德,男人都不喜歡女人看書的。”

“刺繡這些東西可以買,學識卻是買不來的。”夏青平靜的說。

董嬤嬤倒愣了下,她還是第一次聽到有人用買來說學識的:“主子要是學會了刺繡,還可以給心愛的男人做些針線活,男人都是喜歡女人這樣的。”

普通的針線活她會,而刺繡還真是不會,夏青淡淡說:“這些東西等老了再說吧。”

董嬤嬤微張著嘴,好半響也冇回神。

雪藍則是早習慣了夏青的作風,並不做它響,反正主子說什麼就是什麼。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