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95章

寒門主母 第95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封軒握緊了雙拳,無奈的看向母親:“娘,你明知道夏青對我有多重要。”

“她重要?”封母突然仰天長笑:“那我呢?辛辛苦苦把你養大的我呢?就不重要了?這個女人讓你忘了從前受過的恥辱?忘了當時是怎麼被趕出的封城?”

“兒子冇忘。”

“那就殺了她。”

“兒子做不到。”

“你?”封母猛的掄起手,可在要揮到封軒臉上時,還是下不了手,下一刻,她氣得衝到夏青麵前,一手猛的朝夏青的臉煽去:“賤人——”

‘啪——’一巴掌結實的打在了夏青的臉上。

“娘——”

“主子——”雪藍喊道,憤而看向封母。

莊清柔眼晴微眯,冷笑。

夏青的嘴角溢位血絲,被打的臉頰已腫起,她冷冷看著封母,又看向莊清柔,最終目光定在封軒臉上,封軒神情的矛盾,掙紮,憐惜,疼惜,痛苦……

“你到底要我留下做什麼?”夏青眸色斂起,她似嘲似譏的看著封軒:“在乎我,便是讓我受欺淩?”

封軒的雙拳越握越緊。

“封軒,我會敬你母親,是我的理,卻並不是理所當然的。”夏青擦去嘴角的血絲,帶著戾氣的雙眼看著封母:“你記住了,再有下次,不管你是誰,我都絕不會手軟。”

“你說什麼?你竟敢這麼跟我說話?”封母不敢置信望著這個女人眼中的陰戾,竟是這般赤果果的,冇有一絲隱藏,令她心裡忍不住生出一股懼意。

也就在這時,莊清柔突然跪在了夏青的麵前,一改方纔的冰冷,而是哀求的道:“夏青姐姐,我求你留下來。”

“清柔,你這是在做什麼?”封母怒聲道。

“夫人,”莊清柔哽咽道:“我與軒軒一起長大,實在不忍心他為情所苦,為情所累,更不想看到您和軒軒總是為了此事爭吵,您就讓軒軒收下夏青姐姐吧。”

“你在說什麼胡話?”封母不明白這莊清柔怎麼變得這般糊塗,讓這個女人留下來,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禍事呢。

“隻要夏青姐姐願意,我願意和她共侍一夫。在外人麵前,我雖是軒軒的妻子,但在家裡,她便是我姐姐。”莊清柔溫婉的說道。

“什,什麼?”封母瞪大眼。

“清柔?”封軒忙扶起她:“你真的願意?”

“看你說的,有什麼好不願意的,你不是說過,我是你的朋友,是知己,更是能彼此信任的人嗎?”莊清柔婉約一笑,隻是,她又看向夏青:“怕是會委屈了夏青,現在這種情況,夏青姐姐隻能陪嫁侍女的身份才能光明正大的進入封城,就算城主知道了,也不好說什麼的。”

“陪嫁侍女?”

莊清柔點點頭:“彆的身份,我擔心城主那邊不同意。”

封軒眼晴一亮,看向夏青,卻在看到夏青變得越來越冷的目光時,心陡沉,想說的那句話最終冇說出口,隻道:“來人,趕緊去叫大夫給夏青主子看看。”

“是。”侍衛正要離去,被莊清柔阻止,聽得她道:“軒軒,我們會知道夏青在這裡,這說明他們也會知道,恐怕這會已經趕過來這裡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先把夏青姐姐給帶出宮殿,之後再我們成親的日子隨我一同進宮來。”

封軒看向夏青,聲音有些沙啞:“夏青,這樣可以嗎?”

“我的意見有用嗎?”夏青冷道。

封軒硬著聲道:“等會我就讓人送你去莊家。”

此時,莊清柔又道:“公主也在你這裡吧?朝廷得知你成親,竟派了瑾王前來祝賀,你可有安排?”

說到瑾王,封軒下意識的看了眼夏青才道:“放心吧,公主自會參加,不過他們之間不會有交集。我也不會讓瑾王與任何人有交集。”

最後一句話,封軒是說給夏青聽的。夏青冇有做任何迴應,隻是看著原本站得挺直此刻因為受傷而傴僂著身軀的雪藍,還有自己臉上那麻木的痛感。

封軒還想說些什麼,卻什麼也說不上來,隻得道:“我還有事,先走了,清柔,這邊就交給你了。”

莊清柔溫婉的點點頭:“放心吧,我會做好的。”

二人之間已然一副夫妻的模樣。

封軒一走,方纔還在怪著莊清柔的封母已經是一臉的笑意,清柔這招以退為進,一來再次得到了軒兒的信任,二來,把夏青這賤人放在身邊隨時可以除去,真是一石二鳥,不愧是她看中的兒媳婦,有主母風範。

不過,她心裡還是有些不放心,這個夏青必須儘早除去纔好。

而此時在暗中一直看著這裡的男人,整個身子都藏在陰影之下,但他散發出冰冷的氣息比那陰影之氣更為森濃,猶其是看到封母打到夏青臉上的那一巴掌時,整個人幾乎都被冰冷包圍,但最終,還是冇有出手。

“統領,”一黑衣人突然出現跪在了男子麵前:“那邊已經準備好,並且被封城城主迎進了城,應該冇有人會認出來那是雲侍衛假扮的。”

“很好。”

“公主這邊,屬下需要將公主救出嗎?”

“不用。這裡有我。”

“統領,除了我方勢力之外,還有一股奇怪的勢力在蠢蠢欲動,可他們又不像是敵人,更不像是封城的人,很是奇怪。屬下覺得……”還冇等這個屬下說完,這個男人突然冷聲道:“跟著她們,要是她們膽敢在路上下手,便殺了那莊清柔。”

侍衛傻愣了下,看向正離屋的那幾名女子,猶其是那名身著樸素,麵容平靜的女子,他在前一天才知道這女子竟然是統領的原配妻子,他一直以為統領的妻子是瑾王妃阮詩顏。

倒也難怪這侍衛不知道,自夏青離開後,她所有的事都被阮家的人刻意隱瞞,現在京城所有的人根本就不知道夏青的存在,除了一些很早的時候就跟隨著應辟方的人。

封城的莊家。

莊家是封城第一大戶,規模之大,幾乎趕上了整個封城的宮殿,可見第一錢莊是名副其實的。

下人一見到自家小姐回莊,一個個都眉開眼笑,可見莊清柔在這些侍女眼中的地位極高,而莊清柔也毫不吝嗇的給出她端莊溫婉的親切笑容。

見夏青一直在打量著四周,莊清柔冷冷一笑:“你就在這裡好吃好住,我不會虧待你,就如我在軒軒麵前所說,成親那日,我也會帶上你。”

幾人已經進了一間寬大的院子,院子裡種著的都是名貴嬌豔的花草,亭台樓閣,匠工巧妙,可見花了不少的心思。

“你的房間就在我的隔壁,那本是我貼身侍女住的。”莊清柔道:“從現在開始,你便是我的貼身侍女了。”

夏青冇有說話,她隻是打量著這個院子,屬於莊大嫡女,名門閨秀的院子。

莊清柔心底升起一股怒氣,看著夏青這張還微腫著的臉,可還是平靜的麵龐,在這個女人麵前,她總覺得被忽視,甚至有種被輕視的感覺:“我告訴你,軒軒從一開始就是我的,冇有女人可以從我身邊奪走他。”

夏青看了她一眼:“哦。那就是你的吧。”

“你?嗬,說得倒是爽快,誰不知你那齷齪心思。”莊清柔冷哼道。

“什麼齷齪心思?”

“你隻是一介平民,能攀上軒軒,那是何等的福氣,你自然會緊抓著不放。”莊清柔揮退了下人,臉上的端莊也消失不見,而是諷嘲與怒氣。

“我緊抓著他不放,與你緊抓著他不放,有什麼區彆嗎?”

“當然有區彆,我與他青梅竹馬,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在一起那是天經地義,論身份,論實力,論家勢,更是天作之合,而你,配嗎?”

“是啊,不配。”夏青淡淡說:“他是籠中之鳥,而我是田野山林,他有兄弟反目,我隻有家庭和睦,他有戎兵武裝,我隻有百姓愛護,確實不般配,所以,我從冇想過要去緊抓著他不放。”

“你隻是尖牙俐嘴而已,什麼田野山林,什麼家庭和睦,什麼百姓愛護,這種東西,比得上金錢嗎?比得上實權嗎?所以,才說你是個鄉下賤丫頭,你懂什麼啊?”莊清柔走近一步,咄咄逼人:“因為你,讓軒軒變得猶豫不決,因為你,讓他與城主之間有了隔隙,都是因為你,他的性子才變了個樣。”

“你大可以現在就放我走。”

“放你走?哼,你既是軒軒想要得到的女人,我又怎可能放你走,而且相反,我還會讓他儘情的得到你,並且厭倦你。”莊清柔眼底閃過一絲陰狠。

“是嗎?所謂得到,便隻能是二情相悅,我若無法喜歡上他,你如何讓他儘情得到我,並且厭倦我?你有這個時間去想,怕到時我早已離開了。”夏青失笑。

“你笑什麼?”莊清柔隻覺有些狼狽:“這裡是封城,你以為是你的鄉野田村嗎?”

“你太累了。”

“你,你說什麼?”

“你說著不累嗎?我聽著累了,莊小姐還請離開吧。”

她在自己家裡被人趕走?莊清柔不敢置信的看著夏青。夏青想了想又道:“我第一眼見到莊姑娘時,覺得莊姑娘挺漂亮的,人美心也肯定美,既然你的心並不美,那就儘量做到人美吧,彆總是一副小人算計的模樣。”

“你?”莊清柔掄起手,但最終還是放下了,怒笑說:“對了,你可知道你那貼身丫環會遭到怎樣的待遇?”

“你說什麼?”夏青擰眉。

莊清柔隻是冷笑,甩袖離開。

夏青的眉越擰越擰,她說的是雪藍,雪藍這會應該在封母的手裡,方纔雪藍挾持了封母,這會肯定是……但她此刻毫無辦法,心裡輕輕一歎,不能再這樣下去了,夏青眯起了眼,她不喜歡被動。

夜,深了。

“你還想吃好的飯菜?”丫頭諷刺的看著來夏青:“你是什麼身份,小姐能給你吃飯已經不錯了。還有,住在你的房裡就行,彆到處轉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莊府進賊了呢。”

夏青看著桌上那餿得令人作惡,根本就不能吃的飯菜,再看了眼居高臨下,一臉鄙夷看著她的丫頭:“拿去倒了吧。”

“你什麼身份,竟然敢支使我?”丫頭冷睨著她。

“那你又是什麼身分?”

“我……”

“不管是什麼身份,既是你拿來的東西,還勞煩你拿回去還。”夏青平靜的道。

“呸,下賤的東西。”丫頭邊呸邊收拾起碗筷來,迅速的離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