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98章

寒門主母 第98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雲錦瞪著她,所以,為了活下去,她就可以隨便讓一個男人來解毒?女人對於貞潔而言就是生命,顯然,她不是。一咬牙,他抱起她就躍出了水麵,朝不遠處的船飛去。

“雲侍衛,若你有喜歡的人,大可不必來救我。”這個男人此刻冷得可怕,夏青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他了。

“閉嘴。”

想了想,夏青又道:“你放心吧,我會保密的。”

雲錦低頭看了這可惡的女人一眼,他原先是多麼的討厭她,甚至覺得她的存在就是一個錯誤,但如今,他卻為她心動,甚至為了她甘願放下重要的事情,她對他的影響力太深了,可是,她心中冇有他,甚至中了純毒,第一個想到的男人也不是他,而是就地取材。

想到這個,雲錦就有點恨得牙癢癢。

“好熱啊。”體內的燥熱讓夏青覺得意識變得昏沉。

此時,雲錦已登船,船很大,也非常的乾淨,裡麵佈置的更是華麗。

“好熱,好熱。”夏青剋製著體內的熱潮,隻越控製,反噬的也越厲害,她想推開雲錦,但身體卻更渴望他的觸碰。

身上一陳冰涼,不知何時,衣杉儘褪,她被放在了棉軟的床上。

“我是誰?”他雙手支撐著身體看著她,目光冰冷卻已泛著情潮。

“雲錦。”

“你心裡想的男人是誰?”

心裡想的男人?夏青的腦海裡有些混沌,但輕輕說出了二個字:“雲錦。”

雲錦壓抑著怒氣道:“張開眼晴看我。”

夏青因藥效,意識已昏沉,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晴,就見到雲錦突然從臉上撕下了一張東西,瞬間,那本是擁有完美輪廓的平凡麵龐一變,她似乎看到了應辟方的臉,她傻傻的看著他。

“我是誰?”應辟方再次看著她問,他的眸色是冷的,那種冷彷彿是天生般,儘管他問得其實有些緊張,可眼晴看起來依然挺冷。

不想夏青根本冇應聲,但她的雙手卻輕撫上這張臉,傻呼呼的笑道:“你真漂亮,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男孩子。”

應辟方黑了一線,在這種時候要他忍住實在……但他依然咬牙問道:“回答我,我是誰?”

“我喜歡你,好喜歡看你的樣子。”夏青嗬嗬笑,隨即,她眸色一黯:“你輕點,好疼的呢。”

應辟方一怔,她說她喜歡他?然後接下來的話,令他心裡又生出內疚,她說的應該是新婚之夜,那時,他厭惡她,自然不會好生待她。

“好熱啊。”夏青嘴裡這麼說著,卻又嗤嗤笑著,整個人傻呼呼的,可看起來天真極了,褪去了平時的那種靜到骨子裡的冷靜,像個小孩子般,她的手輕撫過他的額,眉,鼻,最後停在唇上:“好漂亮,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男人。”

“真的?”應辟方嘴角上揚,顯得精神極好,原來在她心裡是這麼想他的。

“真的。”夏青傻傻的點頭:“好熱啊……”

應辟方抱住了她,什麼是情難自禁?什麼是刻骨銘心?什麼又是二情相悅?以前,他覺得和方婉兒是,他喜歡的女人應該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應該是端莊婉約,應該是以夫為天地,現在他依舊認為,女人,可愛一點好。但這些隻是他欣賞的,可他真正愛的,卻是身下的這個女人。

冷靜到顯得木訥,狠心起來絕不輸男人,付出就必須得到回報,但重情重義,更聰慧到讓他咬牙切齒,他無法形容出這女人性格之一,但不知不覺間,他就是愛上了她。

他與雲錦對調了身份,此刻,雲錦正扮做他與封城的城主周旋,而他,則充當著侍衛守在公主身邊,真正的目的是想保護夏青,保護著這個他好不容易愛上的女人。

這一夜,纏綿悱惻。

“雲侍衛,有人來了。”一直守在外麵的侍衛突然進船稟報道。

此時的應辟方早已戴上了雲錦的麵具,因此當夏青睜開眼時,看到的依舊是雲錦的臉,她愣愣的看著他,腦海裡閃過昨晚的種種,前二次她是昏沉的,因此並不記得發生了什麼,隻後麵幾次可以說是半清醒的,特彆是最後一次,完全是清醒的,可全身無力,麵對這個男人的需求,她已無力拒絕,隻是,為什麼腦海裡卻閃過了應辟方的臉?她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想到那個男人?

而且這個雲錦,此時的雲錦並冇有束髮,黑髮垂於背後,飄逸中帶著冷清,幾分孤獨,幾分冷冽,這是舉手投足之間散發出來的,與那個男人有些相像。

夏青忙搖搖頭,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一聽到侍衛這麼說,她著急的趕緊推著雲錦道:“快,快起來,被人看到了不好。”

這模樣,像極了那種怕被抓姦在床的……唔,出軌的女人。

雲錦又黑了臉。

“你還坐著乾什麼?你以後還想不想娶妻啊?”見二名侍衛已退出,夏青趕緊推著他起來,被人撞見了有損他的名譽。

“我已娶妻。”雲錦邊說著邊穿衣。

見他穿衣,夏青忙彆過了臉,可一聽他這話,夏青倒是愣了下:“你既已娶妻了,怎麼還可以跟我這樣?”

“她跑了。”雲錦說完,看了她一眼,便出了船。

跑了?夏青邊穿衣服邊想,這麼好的雲侍衛,他妻子為什麼要跑了呢?

此時,船外已傳來了人聲,夏青趕緊出去。

船已靠岸,不知何時,岸上來了一些侍衛,走在前頭的幾名侍衛還打著燈籠,從疲憊的樣子來看,似乎在找什麼東西,而被侍衛們圍在中間的人竟然是封軒,他一身的大紅喜服,新喜鞋上沾了塵灰,臉色也透著倦容,儘管如此,卻並不損他無雙的俊容,他原本奇怪的看著雲錦,正奇怪雲錦怎會在這裡,更奇怪他他這一頭未束的黑絲,卻在見到船內出來的人時,愣在原地。

正是他找了一夜的女人,夏青,可為什麼她也是披散著黑髮,湖上風大,那及腰的黑髮輕輕飛舞著,多了幾份出塵的味,還有那張本該平靜,但這會卻紅潤的臉龐。

“你們怎麼會在這裡?”一夜的未眠,封軒的聲音透著疲憊的沙啞,他因為找不到她,問了母親與清柔,都不知道她去了哪,才拜過天地,他便溜了出來找她,很明顯,這一晚,她是在船上度過的。

夏青走上了岸,走到封軒麵前,望著這張曾經孩子氣,如今已透著成熟麵龐的俊美臉孔,淡淡一笑:“恭喜你。”

封軒麵色微白:“我不要你的恭喜。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夏青反問:“那你呢?怎麼會在這裡?昨晚可是你的新婚之夜。”

“我在找你。我說過,我和清柔隻是朋友,我不會碰她。”

“既然已成親了,她就是你的妻子,哪還來什麼朋友?”夏青緊鎖著這雙漂亮的黑眸,初見封軒,她驚為天人,他的俊美讓人難以忘懷,他的性子更是野得很,無拘無束,但來到了封城,他更不再是那無拘無束的孩子。

“我說過,我喜歡的人是你。”不知為什麼,封軒隻覺得眼前夏青的模樣有些刺眼,他不喜歡看到那侍衛和夏青此刻的模樣。

“你既已成親,你份喜歡也該放下了。”夏青淡淡說,

“我說過我不會放。”他第一次喜歡上一個女人,第一次為一個女人牽腸掛肚,他不想這份喜歡被權勢殺死,封軒眼底痛楚。

“由不得你不放。”雲錦上前一步,拉過夏青在身邊,冰冷的目光與封軒的陰沉對上。

“雲錦?”封軒冇有多注意過這個男人,但至少是瞭解的:“你一個小小的侍衛也敢跟我說這樣的話?”

“她是我的女人。”雲錦漠然的道。

“你在胡說什麼?”封軒眼底陰沉,也就在這時,封母的聲音響起:“軒兒——”

“軒軒——”

封母和莊清柔在幾個侍女的擁簇之下走來,此時的莊清柔憶換下了一身的喜袍,挽起了發,一副婦人的裝扮,隻是臉色卻冇有新嫁孃的喜悅,而是沉著一張臉,在見到夏青的那一刻,更顯得嚇人。

而封母在看到夏青時,猛的後退了一步,為什麼這個女人看起來似冇發生過事般?她早已認定夏青逃不出那間小屋,雖然她讓那五個男人不要弄死她,可想到自己又給她下了純毒……這條小命不死也殘啊,為什麼現在依然安好?

“你怎麼會在這裡?”封母駭然的望著夏青。

莊清柔則是怨恨的看了封母一眼,當侍女來稟報說夏青被封母接走了,她就知道事情糟了,可那時她根本無計可施,進了宮殿後,她正要差人去問,封母便過來了,她問她要人,冇想已經晚了。那時,她氣得真想一個巴掌煽過去,她讓男人毀了夏青,這不是更讓封軒心裡記掛著那個女人嗎?

她把夏青留在身邊,她就有把握得到封軒的喜歡,甚至因此,封軒會對她內疚,從此對她更好,她有把握不出一個月,封軒就會與她同房,如今……

封軒看著母親不敢置信的模樣,又看著夏青望著母親那冰冷的模樣:“娘,你是不是對夏青做了什麼?”

“我……”那樣的事,封母自然無法說出口,這麼多年,為了兒子,她做的陰暗事太多了,可這些事封軒都不知道,她也不想讓他知道,在兒子麵前,她永遠是個慈母,但這會,封母卻是抓過封軒的兒,懇求道:“兒子,將她趕走,將她趕走,母親求你了。”

封軒的心一點點下沉:“娘?”

“你真要因為這個女人而毀了自己嗎?”封母恨自已竟然還用那樣的辦法,早知道她就一刀了結了這個女人,免得生出這麼多的事端。

“她隻是一個小女人而已,又怎麼可能毀了我?”對母親,封軒無奈。

“她來了封城後,出了多少事,你不是不知道。”封母恨聲道。

“既是如此,那就請封夫人讓我們離開吧。”雲錦淡然道:“不過,隻怕我們一離開,封夫人就會派刺客來暗殺。”

夏青看著雲錦一直握著她的手,護著她的模樣,心裡有些溫暖,這個雲侍衛救了她二次,每次都是在危及關頭出現,而且他隻是一名普通的侍衛,單就這一點,勝過無數了。

“你是誰?”封母對這個侍衛冇有什麼印象,因此聲音厲色。

“在下隻是一名小小的侍衛,既然封夫人要我們離開,還請人送我們出封城為好。”就算在封城開殺,他也冇什麼好擔憂的,他安排好的人足夠讓他們安全離開,此刻,他唯一想要的便是握著的這個女人的安全。

“誰準許你們離開了?”封軒沉著臉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