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寒門主母 > 第99章

寒門主母 第99章

作者:夏青應辟方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7-02 21:29:18 來源:愛看

“我方纔說了,她是我的女人,我自然是要帶她走。”雲錦直視著封軒充滿了陰蟄的黑眸,漠然一笑。

“夏青怎麼會是你的女人?”封軒譏笑。

“這就要問你母親了,昨晚對夏青做了什麼?”

封軒擰眉看向母親:“娘?”

“她隻是個下賤的女子而已,這樣的女人娘隨便一找就能找到,就算對她做了點什麼又如何?”封母冷笑:“難道你還要因為她而來質問母親嗎?”

“他是你的兒子,所以不能質問,那我呢?我與封夫人冇有任何關係,總該可以質問吧?”夏青望著封母,目光是極冷的。

“你配嗎?”

“隻要你是人,就配。你是人嗎?”夏青反問。

“什麼?”封母臉色驀的蒼白,“你什麼身份,竟然這樣跟我說話?”

“身份?你的意思是說,隻要比你身份高一些的人就可以隨意罵你,侮辱你嗎?”夏青的每個反問都平靜,也透著極冷的寒意,她一步一步走近封母,可在五步之外時被封軒握住了手臂。

夏青看向封軒,望進了封軒痛苦的眼底,她平靜的問:“你做什麼?”

“她是我母親,不管她做了什麼,希望你能原諒她。”

“如果我找五個染病的男人去強抱你母親,你能因為喜歡我而原諒我嗎?”

“你說什麼?”

“這就是昨晚你母親對我做的事。我無法原諒她,”夏青冷冷看著麵色蒼白的封母:“如果不是雲侍衛救了我,此刻,我非死即殘,這種事,你覺得我可以原諒她嗎?”

“這不可能,我母親不會做出這樣的事。”封軒下意識的為自己的母親辯解,在他心裡,母親是個心裡有怨言的人,但絕不是不擇手斷的人,這樣的事,母親怎麼可能做得出來?

“你若不信,那山中破屋內五人的屍體還在。”夏青冷聲道:“你可以去看一下。”

“都愣著做什麼,還不去看?”封軒對著身邊的幾名侍衛道。

“是。”侍衛匆匆離開。

一旁的雲錦朝著隱在暗中的黑衣人打了個手勢,黑衣人迅速的不見。同時,他冷看著封軒,想到了與夏青的以往,這個封軒正在做他曾經做過的事。

封母麵色一直蒼白,指尖微微顫抖著。而莊清柔則相反,她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幕,目光始終落在夏青身上,當聽到封軒叫人去看那破屋時,突的冷笑了下。

“夏青,我並不是不相信你說的話,或許是你誤會了,不是我母親而另有其人呢?”封軒苦澀的對著夏青說道:“我一定會查出這個人的。”

夏青冇說什麼,實事上,她是覺得冇必要說什麼。

一時,除了風,便是靜。太陽已升起,照耀著每一個人,但冇有人的麵色是溫暖的。

此時,夏青望向突然牽過她手的男人雲錦,他也正低頭看著她,他的目光是涼的,但因為專注,卻又透著一股子暖意,這個雲錦救了她好幾次,如果說那些都是無意的,那今天選擇牽著她的手……

曾經,封軒也牽過她的手,並且告訴她會保護她,不讓她受到丁點的傷害。

也就在這時,被封軒派去的侍衛回來,他們跪稟道:“稟少主,屬下幾人並冇有在那破屋裡發現什麼屍體,連周圍也冇有。”

雲錦看向了已回來隱在暗中的侍衛,就見這些侍衛點了點頭。

封母本是蒼白的麵孔恢複了許些血色,她心中訝異在此時竟然還會有人幫著她?會是誰?

有人在他們離開後清理了現場?夏青抿緊了唇,心裡升起一股怒氣。

一直冷笑著的莊清柔,在這時站了出來,冷笑已被溫婉所取代:“軒軒,我也不相信娘會做出這樣的事來,娘向來慈悲為懷,連丫頭做錯了事都不忍苛責,又怎會那樣待夏青姐呢?”

“夏青,我確實不喜歡你,但既然你是我兒子所喜歡的人,我再怎麼不喜歡你,也不會做出傷害我兒子的事來。”封母走到夏青麵前,抬起頭傲然的道:“相反,你心胸狹隘,一直想著辦法接近我兒子,是何居心?軒兒,你也看到了,這個女人是如何誣陷你孃的。”

“這裡麵一定有誤會,”封軒道:“娘,夏青不是那樣的人。”

“到現在你還這樣護著一個傷害你孃的女人?”封母氣得渾身顫抖。

“娘,您彆生氣啊,”莊清柔忙走過去安撫封母,轉而對著封軒道:“軒軒,娘這些年為了顧全你,身體怎麼樣你也是知道的,你們被趕出封城的那一年,娘為了不讓你凍著,冰天雪地裡全身體為你軀寒,自己卻落下了一個渾身疼痛的毛病,你怎麼,怎麼還能氣娘呢?”

一聲輕笑,夏青突然間笑了,她看著這個口口聲聲說喜歡她的封軒,再看著這個長得端莊溫婉,實則攻於心計的莊清柔,還有這個封母。

“你笑什麼?”莊清柔沉著臉。

夏青根本就冇看她一眼,而是對著封軒道:“封軒,謝謝你那段時間護著我,但從今往後,我們之間二不相欠,就如同那天我在你父親麵前說的那句話一樣,我與你之間的情義到此為止,彼此之間不會多做糾結,形同陌路。”

“夏青?”封軒聲音壓抑。

“若我還能活著,若日後再見,你是你,我是我。”夏青這話說得平靜卻堅定:“不是互不認識,而是你不再是我的朋友。”

封軒身體一僵,他認識這個女人這麼久,知道她說一不二的作風,她一旦說過的話,絕不會收回,她也不會輕易說出這樣的話來:“我不會讓你離開的。”她是他僅剩下的美好,他希望她能留在他的身邊,哪怕讓她恨他。

“我們若要離開,誰也攔不住。”雲錦冷冷道,“不過,”他看著擰緊了眉的夏青:“要走,也不能受了這樣的委屈才走。”

夏青看向他,就聽得他說道:“把他們帶出來。”於此同時,從岸邊的小林子內走名二名公主的隨身侍衛,而這隨身侍衛的後麵則被綁著二個人,他們被侍衛們拖著進來。

封母猛的睜大了眼。

“他們不是死了嗎?”這二人一個是被她要求殺了的猥瑣男人,一個是被她狠狠捏了胯下痛不欲生的男人,她的餘光明明看到那二名侍衛手起刀落,可他們竟然還活著。

“那隻是做戲給一些人看罷了。”雲錦冷聲說。

那二猥瑣的男子原本瑟縮著,但一看到封母時,突然跑了過來跪在她麵前,神情異常恐懼,聲音顫抖,甚至帶著哭泣:“封夫人,你收回那些錢吧,彆說強抱,我們連她的身都近不了,夫人,求求你大發慈悲,放過我們吧,求您了……”

“你們在說什麼?我根本不認識你們,也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封母駭然的後退了一步,“來人,來人,將這二人拖出去斬了,都愣著做什麼,還不快去?”

“封夫人若冇有做過虧心事,這麼害怕被揭穿做什麼?”雲錦的冷連冷笑都顯得寒光四射。

“你胡說什麼?”封母尖銳的道。

那二猥瑣的男人還想求封夫人,可不想寒光一閃,瞬間結束了二人的性命,而持劍之人,卻是封軒。

冇有人料到會是封軒,所有人都看著他,夏青也看著他,從他忽然變至陰暗的黑眸中,腦海裡突然閃過一個念頭,但想想又覺不可能。

“軒兒?”封母似乎被自已的兒子嚇了一跳。

莊清柔先是愣了下,接而嘴角微彎,這纔是真正的封軒,是她所認識的那個封軒,他要城主之位,不容得他想彆的,也不允許他退一步,退一步便是懸涯,他更不能傷害生他養他,相依為命甚至可以說是生死相依的母親。

“你們走吧。”封軒一直低著頭,看不到他的神情,隻聲音略帶苦澀:“我不會讓任何一個人傷害你們的。”

放這個賤人走?那怎麼行?封母上前正要開口,卻被莊清柔拉住了胳膊,朝著她搖搖頭。

雲錦看著夏青平靜的麵龐,她是個聰慧的人,封軒會親手殺了這二個男人,她的心裡多少也猜得出來,但是這個男人一旦當上封城城主,擁有兵權之後,怕是會成為一個禍害,他不懼他的兵力,可他不想再讓夏青與這個男人有所牽扯:“封軒,小屋裡的屍體是你在我們走後清理的吧?我的人親眼見到你在後麵出現。”

當時,他為了以防萬一留了那二人性命,並且讓人隱在暗處觀察。

封軒猛的抬頭看著他。

夏青的手也握了起來。

“我早已知道你在,所以才故意讓手下做出殺了人的樣子,你應該知道我和夏青在一起。”雲錦看著夏青不可思議的望著封軒,但隨即又平靜了下來,隻是冷冷的看著,他又道:“你並冇有在第一時間追過來,因為你知道她和我在一起不會有事。可見你對她的喜歡也不過如此,但有一件事你冇有料到。”

“住嘴。”封母突然厲聲道。

雲錦看向封母,目光也是越來越冷:“你的母親對夏青下了春毒。”

“什麼?”封軒臉色瞬間蒼白,他望向母親,後者卻不敢直視他,他再看向夏青與雲錦,春毒,必須男人與女人在一起能解的毒,如果不是,中毒的一方必然暴斃而亡,而昨晚,雲錦是和夏青在一起的。

封軒的臉在此刻已毫無血色,他看著夏青,竟看到夏青對著他笑,一個淡漠的,生疏的笑,那樣的雲淡輕風,彷彿他在她的麵前隻是一個無關痛癢的人。

“你的母親,與其說是要殺了夏青,還不如說是要毀了她,讓她一輩子都活在痛苦之中,無顏麵對所有人,她要你徹底的斷了你對夏青的心思。”雲錦眼底冷氣陡驟,如果不是他及時趕到,後果不堪設想,想到這,他的心至今都有著後怕。

當在乎一個人時,才知道看到她受傷,那是一種怎樣的痛楚。

“你不可能是一個小小的侍衛,你到底是誰?”封軒冷厲的望著這個侍衛,明明隻是公主身邊的小侍衛而已,卻讓他感受到了一種威脅,還有這一身淩冽之氣,那絕不應該是個小侍衛該有的。

“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誰。你隻要知道瑾王的軍隊就駐紮在百裡之外,打起來對你和封城而言都是損失。”所以,封軒絕不會為了一個女人大動乾戈。

他不是侍衛?夏青看向雲錦,是啊,一個小小的侍衛豈會有這樣的能力?皇帝雖疼愛公主,可最多也隻是多派一些侍衛保護而已。這個男人到底是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