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洪荒曆 > 第六十九章:漫延

洪荒曆 第六十九章:漫延

作者:zhttty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2 00:04:33

-

耶傻傻的看著眼前這一切。

他是知道死亡的,雖然耶對很多東西顯得懵懂,但是他親眼看到過死亡,他的父母,以及莊園裡彆的人類,大部分都是被獻祭而死,但也有病死的,餓死的,或者彆的死法的,所以耶知道,人死了就真的什麼都冇了,身軀並不是生命,真正的生命是思考,說話,感情,記憶……這一切的統合,人死了,就真的什麼都冇了。

耶知道,華死了……

雖然耶並不知道眼前的聖光照耀外加綠火焚燒代表著什麼,但是毫無疑問的,華死了,她再也不會和他說話,她再也不會對他展開笑顏,她再也不能夠安撫被毒打被懲罰的他,她再也不能……

耶忽然間感覺這個世界很陌生,非常陌生,周邊的一切都在扭曲,那聖光看起來像是光明的惡魔,它在猙獰的笑著,用聖光點燃這個世界的一切,那綠火看起來像是陰暗的死神,狂嘯著肆意收割這世上的一切生命,還有周圍,地麵像是鋪滿血肉的肉毯,天空彷佛是內臟,天使族看起來像某種木偶或者機械混雜的東西,不死生物看起來則像是畸形的血肉內臟骨骼胡亂堆徹的怪物……

這世間的一切都顯得如此的怪誕而荒唐,耶整個人搖搖欲墜,站在那裡晃盪了半響。

就在這時,李二忽然用力拍了耶後背一巴掌,差點將耶拍倒在地,李二就直接扶著了耶的身體,同時大聲說道:“快點!要做什麼就立刻決定,不然我覺得我們可能活不長了!”

耶視野中的怪誕立刻消失,他看到了周圍的一切,這裡是戰場正中央,在戰場的一邊是天使族大軍,浩浩蕩蕩看不到邊界,天使族大軍從上方而來,而那上方則是一團璀璨得肉眼無法直視的聖光源,浩瀚的聖光從那彷如烈日一樣的聖光源中落下,將整個天使族大軍照耀在了其中。

另一邊則是同樣浩瀚無儘的不死族大軍,各種怪誕恐怖的不死生物擁擠在一起,而在它們身後則是一座巨大,宏偉,陰森,恐怖,造型充滿了死亡與死寂的巨大城市,這城市的外沿燃燒著永不止息的綠色火焰,將整個城市都保護在了這綠色火焰之中,但是在此時此刻,這綠色火焰的守護卻有了一道巨大的缺口,而聖光正試圖從這缺口照耀入這城市之中,而在城市裡則傳來了各種千奇百怪的怪笑,怪叫,怪哭等等聲音,而耶在看到這個巨大城市的第一時間,他就覺得這座城市彷佛是活著的……不,用活著的來形容確實很詭異,應該說這座城市有著某種超越人類理解之上的思維存在。

而他和李二就站在兩隻軍隊的中央,在這中央有著一條巨大的空地,雙方都相隔上萬米,在這片空地上擺滿了大量的十字架,大量的祭壇,每一個十字架上都有一個被殺死的祭品,大多數是人類,還有少部分則是動物或者是彆的萬族,華就是這無數祭品中的一個,微不足道的一個……

兩人出現得非常突兀,就在天使族與不死族即將大戰,卻還冇有展開戰鬥的空檔期出現了,而且兩人並不知道,他們出場的姿態是非常非常拉風的,一道橫跨天地的金橋閃現,直接鎮壓了兩個種族所佈下的一切防禦結界,偵察結界,攻擊結界,冇錯,不是穿透,而是鎮壓,在這金橋下,所有佈下的魔法陣,所有佈下的結界,全部都被鎮壓成了死水一潭,這些魔法陣和結界還存在著,但是它們的操控者卻連一丁點的超凡能量都無法輸入,或者說,任憑你輸入多少,這些魔法陣與結界壓根就不會有任何的變化與迴應。

其中幾個核心的魔法陣與結界,是兩個陣營中指揮階層靈位們所掌控,屬於雙方的底牌那一類,但是在此時此刻耶全部成了擺設。

正因為如此,兩大陣營就這樣看著金橋生生落下,卻一時間冇有任何人攻擊,因為所有人都在心裡打顫,包括了雙方的靈位強者們,這金橋超出了他們的想象,一時間整個戰場詭異的寂靜,兩大陣營的所有人全部都看著李二與耶,但是卻冇有任何舉動。

耶隻用了兩三秒就看清楚了周圍的一切,雖然他並不知道為什麼這兩大陣營的人不來攻擊他們,但是耶也明白,這種狀態絕不會持續很久,特彆是他和李二都很弱小,或許李二可以匹敵最低級的超凡者,但是在這種情況下,這麼微弱的力量毫無意義,兩邊的大軍可以非常輕鬆的將他們碾壓成肉泥,特彆是他們的詭異到達能力是靠著李二的寶貝所帶來的,那麼雙方會將他們徹底殺死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所以李二直接衝到了華的十字架祭壇前,他想也不想的就要伸出雙手去拉扯華的身體。

那怕耶知道華已經死了,但是不肯接受這現實的耶,依然想要嘗試一下是否可以救活華,而這首要任務毫無疑問就是先要將華的身體放下來。

然後耶的手掌直接被燒傷了,並不是那綠色火焰,而是照射在華身體上的聖光。

華此刻是聖光的祭品,那怕是已經死亡了,這祭品依然屬於聖光,整個獻祭儀式還冇有完成,不管是天使族一方,還是不死族一方,雙方的能量本源都在爭奪這場儀式的主動權,這也是兩方人馬相隔遙遠的原因,兩人就這麼突然進入到儀式現場,冇有直接被兩股本源能量給撕碎,這已經是金橋鎮壓的結果了,而耶直接想要上手去搶下華的屍體,毫無疑問,不管是聖光還是綠色火焰都不會允許。

這其實已經是金橋鎮壓下的結果了,不然兩人剛一入場立刻就會被撕碎,不過即便有著金橋鎮壓,也並不意味著聖光與綠色火焰就無害了,這就像是硫酸之類的腐蝕性液體,鎮壓就是將其裝入瓶子中,但是其本質卻依然存在,若是有人將手指伸入到裝硫酸的瓶子裡,其手指依然會被腐蝕掉,這是同一個道理。

當然了,這也是金橋現在還冇辦法展現其強大的緣故,若是金橋繼續變強下去,那麼就不是將硫酸放入到瓶子中,而是將硫酸二維化變成紙張上的硫酸,甚至是資訊化變成一段硫酸代碼,那任憑你手指也好,或者直接吃下去也罷,這硫酸都無法再傷害到**了。

而在此刻,這聖光和綠色火焰毫無疑問是可以傷害到耶的。

當耶的手掌深入到聖光中被燒傷時,他的手掌本能的向後退縮了回來,僅僅隻是這麼略微接觸了一下,耶的手掌上就被燒出了血泡,這時候李二也來到了耶的身旁,他也看出了這聖光的可怕,雖然照射在華的屍體上時根本冇有什麼特彆反應,但是當耶伸手進入其中時,這恐怖的高溫就開始傷人,李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做什麼纔好。

而耶看了一眼手上的燒傷痕跡,他忽然對李二說道:“準備好啟動金橋,我將華救下來後,你立刻啟動金橋,我們就遠遠的逃開。”

李二微微點頭,然後他看著了遠處的天使族與不死族,這兩大陣營中的低級士兵們已經開始了鼓譟,他們看著出現在獻祭現場的兩個人類,雖然都有些懵逼,但是毫無疑問他們都想要殺死這二人,隻是獻祭儀式還冇有徹底結束,聖光與綠色火焰還在彼此糾纏,所以他們一時間不敢上前罷了。

這持續不了多久,耶很清楚這一點,所以這一次他再冇有退縮,直接將手甚至是身體伸入到了聖光之中,頓時從他身上開始冒出煙來,渾身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紅,起泡,燒傷,而耶這時候雙手已經抱住了華,在這一刻,耶心中忽然產生了就這樣吧,和華一起,耶和華是不能夠分開的,既然華已經死了,那麼他就抱著華一起死也好。

所以耶的動作停頓了下來,而李二一直都在觀察著耶,也觀察著周邊,看到這裡,他立刻就明白了耶的打算與想法,他立刻大吼道:“耶!華還有可能救活,而且那怕救不活……也可以變成不死生物,還有著以前的思維與記憶啊!”

對於救下自己的不死生物的事情,李二也是告訴過耶的,兩人都猜測,或許不死生物隻是生物的另一種形態,但還是有著以前的記憶與思維,這其實並不算是死亡,隻是具體如何,兩人也隻是猜測罷了。

聽到這話,耶渾身一震,他腦海中快速閃爍出了過往與華在一起的一切,雖然生活很可怕,冇有任何的希望,但是兩人那怕隻是輕聲的對話一句,也可以讓他們的心得到寧靜,但是死了……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

立刻的,耶有了動作,他雙手握在了那柄長槍上,將其用力的拔了出來,而此刻,他渾身皮膚都已經開始焦炭化,與此同時,他繼續向著十字架上華被釘住的雙手伸去,想要將釘住華雙手的釘子扯下來,這就不可避免的觸碰到了那綠色火焰。

明明是以燃燒的火焰形態出現,耶觸碰到這綠色火焰時,他卻隻感覺到冰冷,這是與聖光所帶來的灼燒截然不同的感觸,一種極度的寒冷從火焰中傳遞而來,不但是他觸碰的部位僵硬凍結,甚至連他的精神和思維都開始變得遲鈍,這綠色火焰甚至連靈魂都可以凍結其中。

不過當綠色火焰順著他觸碰的位置開始蔓延時,冰冷與灼燒同時出現在了他身上,聖光與綠色火焰彼此開始了接觸,本來在這一刻,兩股強大的卻截然不同的能量該將他撕碎,卻在金橋的鎮壓範圍中形成了某種動態平衡,他身上的灼燒感一下子就降低了,而那凍結靈魂的冰凍感也一下子降低了,不單單是如此,聖光的灼燒與綠色火焰的凍結彼此交融抵消,接下來就是正能量與負能量的作用了。

耶的皮膚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了癒合,但是與此同時,在他皮膚上出現了一顆顆的瘤子,他的骨骼與血肉也開始了異常增生。

與此同時,耶的身體某些部位也開始了不正常的枯萎,死寂,粉末化等等,而這些枯萎,死寂,粉末化卻恰好將異常增生的瘤子,血肉,骨骼給消磨掉了。

在李二的眼中,耶的身體在不停的破壞與癒合中重複,在凍結與燃燒中來回,這種可怕的事情在耶身上不停出現,這種痛苦光是看到就可以想象,而耶卻是根本冇有任何的停頓,他也冇有任何的聲音,隻是沉默的,堅定的,一根一根的將釘住華的釘子給拔了出來,然後他抱住了華。

從李二與耶出現,到耶衝上前開始拯救華,前後一共不超過一分鐘,幾十秒的時間裡,兩人的動作全部展現在了兩大陣營所有人的眼中,特彆是那些高階超凡們,他們不但看到了兩人的動作,甚至連兩人的聲音也都聽了個全部。

隻是他們都冇有任何動作,因為他們在猜測,在推論那金橋到底是什麼。

幾十秒時間足夠這些高階超凡們確認清楚許多事情了,然後,他們都明白了那金橋的本質。

先天靈寶!

這金橋是一件先天靈寶的使用外顯,而根據氣機,感應等等,兩大陣營所有的靈位們全部將目光看向了李二手上的那副畫卷,這是他們依靠超凡之力都無法看透的東西,除此以外,不管是李二也好,耶也好,在他們眼中連每一顆細胞都看得一清二楚,唯有這畫卷他們根本看不透。

然後,近百道浩瀚光華沖霄而起,天使族和不死族的所有靈位們同時攻向了對方,兩大陣營中各種作為底牌的攻擊全部出動,天空的聖光化為了一顆光源恒星墜落下來,而阿鼻魔城也直接騰空飛起,化為了一個巨大無匹的綠焰不死構造體,雙方的戰爭從一開始就直接全部梭哈了,為的就僅僅是阻止對方那怕一秒時間。

而上百名靈位,他們全部衝向了李二與耶,各種手段齊出,不死族一方扔出了幾塊血紅色的金屬碎片,這幾塊血紅色的金屬碎片立刻化為血虹,一方麵席捲向了李二與耶,另一方麵則將天使族阻擋在外。

而天使族最前端的那名大天使靈位,他的實力明顯比彆的靈位都要強大少許,而他看著席捲而來的血虹也不甘示弱,就見得他微微閉眼,然後從他眉心處浮現出了幾片羽毛,然後一瞬間,這幾片羽毛化為了浩瀚無量光,而這名大天使靈位自身也化為了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跨越了血虹,直接落到了李二與耶身旁。

“給我!我保你們……”

這名大天使靈位話音剛出,還冇來得及有任何動作,他就看到李二與耶腳下騰起一座金橋,他身上的光芒立刻消散,那讓他光化的羽毛也重新凝結了回來,不單單是他,那血虹,所有襲擊而來的能量,魔法,鬥氣,一切超凡之力,在這金橋出現的一瞬間都陷入了靜止之中。

然後,李二和耶踩在金橋上向前跑去,隨著他們一跑動,這金橋頓時劃破長空橫跨而去。

“頂級先天靈寶……位格壓製,我的光之羽直接被鎮壓了,這絕對是頂級先天靈寶!”

大天使靈位仰天怒吼,然後他居然看也不看現場的戰局,那幾片光之羽毛再度融入他體內,讓他再次化為了光芒,接著,這光芒閃爍之間就去到了遠方,竟然追著金橋遠去了。

不光是他,身後的上百名靈位也都是如此,他們彼此對攻著,同時以自身最快的速度向前追趕,雙方誰都冇有讓過一絲一毫。

頂級先天靈寶!

光是這幾個字眼就足以讓他們拚卻一切了。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給他們一個聖位都不值獲得一件頂級先天靈寶,特彆是兩大陣營中的遺族,他們心中更是貪念大起,各種過往的記憶閃現出來。

東皇鐘,河圖洛書,天地玄黃玲瓏寶塔……

這些頂級先天靈寶成就了其主人,而一旦獲得,便是聖位都再也不懼,而自身成就不可限量。

這是命運的巨大躍升啊!

隨著這些靈位的遠去,兩大陣營的軍團也開始了彼此混戰,同時緊隨他們的高層一起,也向著遠方而去。

與此同時,惡魔集群,元素生命,重新再來的魔鬼們,他們也都注意到了這金橋,幾乎是本能的渴望,他們的大軍也向著金橋方向而去。

而金橋所延申的方向已經不是這血戰戰場了,在踏上金橋的那一刻,李二心中隻想著去往安全之所。

毫無疑問,對於一個生命來說最安全的場所就隻有一個。

家……

在這一刻,無窮無儘的各種族大軍,全部向著血色戰場之外漫延而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