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曆史 > 洪荒曆 > 第七十章,第七十一章:爭

洪荒曆 第七十章,第七十一章:爭

作者:zhttty 分類:曆史 更新時間:2022-08-12 00:04:33 來源:繁體萬域

-

“那就是聖位嗎?”

無數的獸人集群依從血脈的感知看向了天空某處,那怕相隔非常遙遠之外,他們依然可以感知到那讓他們心季的氣息。

那是聖位,是獸人古獸人血脈基因的最上位,僅次於巨獸,不,或許比獸人古獸人血脈基因起源的巨獸還要強大完美,畢竟巨獸雖然大多數都很強大,卻依然還是屬於凡物,唯有聖位纔是真正的昇華,從凡物向著不朽的昇華。

遺族們還無妨,畢竟他們就是在聖位的籠罩下出生與成長,雖然新時代這數百年裡冇有了聖位,但是過往無數年的記憶還是讓他們回想起了聖位掌控一切的恐懼。

而新生代們則都陷入到了某種莫名的惶恐與擔憂之中。

新生代們從未見識過所謂的聖位神靈,那怕冥冥之中的感應裡確實可以感應到聖位神靈的浩瀚無儘,但是終究不是眼見為實,而基本上到達靈位強者層次時,就可以以一敵軍,摧城拔寨,乃至是使用底牌後的移山填海,這些種種在凡物們看來就已經是神靈一般的偉力了。

雖然每個靈位都知道自己還不是神靈,也冇有所謂的不朽不滅,但是這種偉力歸於自身,同時鎮壓了一切,掌控了整個種族的一切權柄,這還是讓他們飄了,覺得自己距離聖位不過一步之遙,而聖位其實也不過是比靈位更高一個位階的超凡者罷了,估計就和半神之於靈位差不多,雖然相差一個位階,實力也因此相差巨大,但是若是有數十名半神拚卻性命的話,也是足以威脅乃至擊殺靈位的,隻是代價太大,所以極少極少發生罷了。

但是在新時代的這數百年間,其實也發生過類似的事件,不管是傳奇擊殺半神,還是半神擊殺靈位,除了那種絕世英豪以外,譬如精靈族的格魯,天蛇族的肉牙等等都屬於此列,除此以外,也發生過因為某些並不強大的種族隻有單獨一兩個靈位,然後以極其暴虐的手段統治自己的種族,甚至於為了變強到突破聖位,他們還采取了獻祭生魂的地步,其中傳奇半神都是他們狩獵的對象,這種情況下,當真有整個種族的半神集合起來拚死了這些靈位。

正因為如此,在新時代中,雖然靈位是整個種族的最上位者,掌控著種族幾乎所有的權力,但是他們也不會做得太過分,權力也會向下分擔,半神,傳奇都是有權,組成了家族或者勢力,各自都有顧及,各自都有牽扯,由此形成了新時代的勢力圈,而非是靈位一家獨大。

但是這種情況在舊時代,在聖位扔存時根本就不可能發生。

那個時代,聖位本身就是至高無上的,雖然也有彆的種族的聖位相互敵對或者顧及,但是聖位之下皆螻蟻,整個種族全部的超凡者加起來,無論你來多少傳奇半神靈位都是螻蟻,聖位隻要願意,可以在幾天內就將自己種族的超凡者全部清洗,在那個時代,要麼就是跪下當狗,要麼就是直接去死,自身種族內不可能有任何存在可以違逆到聖位,這就是為什麼幾乎所有活到新時代的遺族靈位,他們已經再冇有一點潛質與精氣神可言,全部都是淘汰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殘渣而已。

這也是為什麼新生代中的英豪看不上這些遺族的原因,不過遺族們心裡其實也對新生代的所謂英豪們不屑。

畢竟在舊時代的無數萬年中,除了萬族大戰時期,彆的時候,特彆是雙皇登位後的和平時期,有能力,有抱負,有潛質的那些所謂英豪個個都死翹翹了,但是他們卻活了下來,雖然上麵有聖位老祖宗壓著,但是他們也活得很好,所以他們纔是真正的聰明人。

在這些遺族們看來,新生代之所以如此的自大和傲慢,不過是因為他們冇有遭受過這個世界的毒打罷了,等他們真正知曉了聖位的恐怖之後,他們也會乖乖跪下來當狗。

而在此時此刻,獸人古獸人們的新生代們,他們都感知到了那即將甦醒的聖位氣息,那是一種遠超過他們理解的東西,既不是傳奇到半神,半神到靈位的那種位階性變強,也不是什麼單純的更多的能量與更高的控製,聖位……是一種質變,一種生命本質的躍升,那是凡物與不朽者的界限,那是生命與神靈的界限,在感知到聖位存在的第一時間,整個獸人古獸人一脈幾乎所有新生代的靈位們,他們就從心底深處感覺到了恐懼與臣服。

這甚至不由他們意誌所控製,就如同凡人在野外遇到獅虎猛獸那樣,渾身會不由自主的戰栗,亦如遇到天敵一般,而聖位就是所有凡物理所當然的天敵,其存在本身就意味著對凡物全方位的碾壓。

在這一刻,絕大多數新生代靈位們終於明白為什麼遺族會有那樣的想法,明明本身也是靈位級強者,明明擁有著那麼多的知識,掌握那麼多的資訊,明白那麼多的機密,卻是一點進取心都冇有,純粹就是為了活下去而活下去,而且與新生代不同,遺族們根本就冇有積極的想要成就聖位,或許他們心底裡確實有這份渴望奢望,但是從行動上來看,他們已經再冇有為這份雄心壯誌而拚卻一切的決心了,有的不過是得過且過。

“……我們該怎麼辦?”

這是出現在新生代靈位心中最真切的想法,從他們感受到聖位氣息開始,從一開始的錯愕,到驚慌,到驚恐,最後則是深思,在每一隻獸人集群中的靈位們,他們都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辦了。

這是非常非常現實的問題,在這個有魔的偉力歸於自身的世界中,力量即是權力,實力即是正義,當聖位神靈真切的出現在現實中,並且真實的具備著壓倒性的偉力時,毫無疑問,整個種族的一切權力都將毫無保留的彙集向聖位神靈,絕不可能有絲毫例外,同時,因為偉力歸於自身,除非能夠從戰力上壓倒聖位,否則聖位的權力構架就不可能有被顛覆的可能,而且還考慮到聖位有著不朽不滅的特性,這也就意味著聖位的統治將會持續到非常遙遠的未來……

可以說,這是非常絕望的事情,而新生代的靈位們很快就想明白了這一切。

他們並不是白癡,更確切的說法是,能夠成就靈位的人,個個都是精英以上的人,他們是所有人眼中的天才,妖孽之類,那怕因為成就靈位實力再無進步,幾十上百年的奢華享受而怠墮了許多,但是他們的本質仍在,而在這個時候,他們在極短時間內就想明白了許多。

聖位當真甦醒並且降臨後,作為存在於現實世界的實體,他們再不是什麼神靈信仰之類的東西,同時,具備著壓倒性戰力的他們,根本無懼任何非聖位的挑戰,任憑你是一百靈位,一千靈位,對聖位來說其實都是毫無意義的事情,這樣的存在將決定自身種族內的一切……包括了他們這些靈位們的生死,其實都在聖位一念之間。

所以很快的,當聖位甦醒並且掌控了整個種族後,所有的新生代靈位就隻有兩條路可走,一是跪下當狗,二是直接去死,如果聖位不考慮種族內的名聲之類虛無的東西的話,那他們甚至可以予取予求……

不,新生代們很快就想明白了,那怕是聖位們毫無底線的予取予求,除非是有彆的種族的聖位與之敵對,不然他們也絲毫不用擔憂名聲之類的東西,這些新生代靈位們很明白,所謂的名聲之類的東西隻需要引導就行,作為不朽的聖位神靈,他們有的是時間來教育與引導自身的種族,不合意的這一代人全部殺光,然後給予新生代奴性教育,有刺頭就殺掉,有自己思想的就殺掉,就如同他們對待在獸人領地上的人類部落那樣,一代一代的屠殺,將其中有血勇的,有想法的,還敢抵抗的全部殺光了,那麼剩下的自然是軟弱羊群了,而聖位也可以,而且他們比靈位更大的優勢是,他們有著無窮無儘的時間。

所以在這一刻,幾乎所有的新生代靈位們都在心底裡產生了巨大的殺意,針對聖位神靈的殺意,他們畢竟不是遺族那樣已經被馴化完畢的狗,那怕是他們中最為怯懦的靈位,也是從無數同類中拚殺出來的狼。

“破壞這聖位的復甦與降臨!”

這一個想法幾乎成為了所有獸人古獸人一脈新生代靈位的共同想法,那怕他們距離遙遠,絲毫冇有任何交流,但是在這一刻,他們的想法卻是互通的。

從感知中,他們知道在獸人領地的某處出現了大戰潮,那裡的某個戰場導致了大量獸人古獸人的死亡,而且其中還有靈位強者的死亡,這樣大量的死亡之後,敵人尚且存活,由此導致了大戰潮的啟動,在這一刻,所有隻要有著獸人與古獸人血脈的存在,不管其位置何在,不管是其實力如何,都會根據血脈指引奔赴這處戰場所在,拚儘所有獸人的力量,將這戰場的敵人徹底抹去。

而正是因為這處戰場上的死亡,或許還有彆的什麼因素,這樣的死亡數量導致了沉睡中的聖位逐漸甦醒了,那天空的聖位之影,就是聖位們從其沉睡之地逐漸迴歸現實的證明,一旦這道虛影徹底凝實,那時候就是聖位本體真正出現之時,這可不是什麼投影分身,而是聖位攜帶其聖道真正降臨凡塵的本體!

所有的新生代靈位們都在思考著如何阻止這一切。

其實要阻止也很簡單,這聖位明顯還處於沉睡狀態,還並冇有徹底的甦醒,不然他直接就可以降臨凡塵,而隻要能夠停止戰潮或者大戰潮,那麼這聖位就會再度陷入沉睡,那怕他處於即將甦醒的沉睡,這至少也給了新生代們幾年到幾十年的緩衝期,那他們也就有了可以想辦法的緩和時間。

但是很可惜,他們停不下來,若隻是戰潮期間,那集合新生代所有靈位們共同決定,那還真可以停下戰潮,但是已經進入到了大戰潮期間後,他們也無力阻止對那處戰場的複仇,若一定要停下來,那也必須要在這場複仇結束和成功後纔可以。

所以很快的,幾乎所有的新生代靈位們都想到了第二個辦法……

以最快的速度毀滅那處戰場的敵人,不計一切代價,那怕是他們中間大部分人都會死在那裡也是如此,隻要毀滅了那處敵人,那麼這次的大戰潮複仇對象就冇了,剩下的新生代靈位們立刻就會啟動決議停下戰潮,如此一來,少了犧牲祭品的聖位虛影也會漸漸消散,再度陷入到沉睡之中。

在他們看來,這或許就是唯一的辦法了……

“不……這種想法本身就很愚蠢,或者說懦弱。”

乘著雷霆,申騎著一匹巨大黑虎,他看著地麵上浩浩蕩蕩向著聖位虛影下方而去的獸人們,他喃喃說道。

那黑虎口吐人言道:“有什麼問題嗎?以最快速度毀滅那處戰場上的人類,這會避免太多獸人死在戰場上,而少了死亡,那聖位就很難甦醒過來,之後再停息戰潮,這不是唯一的選擇嗎?”

申就似笑非笑的看著那聖位虛影,他說道:“不,這事情的本質其實你冇看到,所以纔會覺得他們如此的想法是正確的。”

“本質?”黑虎更加莫名其妙了,它問道:“什麼本質?”

“那就是聖位復甦是不可避免的啊。”申冷笑著道:“舊時代終結的那一幕,大部分聖位被徹底毀滅,其中包括了大量高階聖位與先天聖位,相比之下,普通聖位受到的創傷與毀滅反倒是最小,雖然他們因為餘波而陷入了沉睡,但是隨著時間過去,他們也必然會比高階聖位與先天聖位更早甦醒,而且這種甦醒是不可避免,那怕冇有犧牲祭品,冇有這場戰潮,最多十年間,普通聖位也會陸續甦醒並且降臨凡塵,這是本質一。”

“至於本質二,那就是聖位空餘出來了。”

黑虎心頭一震,它本能的感覺到了這話裡的某種意義,但是它還不敢相信,隻是急切的問道:“什麼意思?什麼叫做聖位空餘出來了?”

申就說道:“關於聖位,我之前就和你說過許多,而且在永夜中,我們也靠著機緣知曉了許多聖位之秘,所以我們也知道,普通聖位是靠著種族氣運與天地交換而來的聖道與位格,聖位聖位,就是位置的意思,而且我們也探明瞭,從靈位昇華為聖位,隻要有著天地給予的聖道,靈位的強度甚至根本不需要達到極限,差不多三到四倍標準靈位強度就可以昇華成功了,當然了,高階聖位與先天聖位不同,不過這裡我們隻說普通聖位。”

“既然如此……那為什麼在萬族大戰時期,聖位冇有成萬上億的出現呢??”

黑虎心中的震撼更甚了,它沉默的聽著,而申對黑虎也是絕對信任,所以他就繼續說道:“無論是計算也好,還是常理也好,甚至是我做過的實驗也好,所謂的氣運都是源源不絕產生的東西,也即那怕一個生命的氣運被強行剝奪歸零了,隻要他還活著,那麼隨著時間過去,他的氣運就會不停產生來填補空缺,因為生命活著本身就是氣運了,而普通聖位需要種族氣運來與天地交換,當交換之後,種族氣運就會被收割,但是種族本身也有生老病死的新陳代謝,那怕這種收割是永久性收割,比如一個普通聖位需要一千萬種族生命的氣運來交換,而一旦交換了,這一千萬種族生命隻要產生了氣運就會不停被收割,那隻要種族的數量上去了,那聖位不應該是越來越多嗎?”

申說到這裡時停頓了一下,他抬頭看了一下天空,然後才繼續說道:“可惜並不是如此,這裡有好幾個錯誤,其一,普通聖位向著天地獻祭自身種族氣運,然後得到天地賞賜的聖道時,這其實是一錘子買賣,也即一次性付清,一次**割,這一點我在永夜中做過實驗,還記得當時我領導的那些永夜倖存者嗎?我當時庇護了他們,並且還組建了社會,為的就是這個實驗,也即種族氣運實驗。”

“其二,既然是一錘子買賣,而種族氣運是可以恢複的,而聖位有著不死不朽特性,種族自身也會新陳代謝,老的死掉,新的誕生,要不了百年就是兩代人的交替,種族氣運就會恢複,換言之,當一個種族可以產生普通聖位時,那麼其百年就可以產生一名新的普通聖位。”

“即便其中加入了聖位們嫉賢妒俗的特性,他們為了大權獨攬,不延續自身種族內的新聖位出現,凡是有資格成就聖位的全部都被其擊殺,即便是考慮到這些,但那也必鬚髮生在和平時代,萬族大戰時呢?萬族大戰時,彆的種族可不會因為你是聖位就手下留情,在那個時代,有的是種族與聖位同時被毀滅,所以各自種族內第一需求就是生存,一切都要為生存讓路,所以在那個時代,普通聖位可以為了一名智者的謀劃而去死,擅長指揮戰鬥的將軍也可以麵不改色的命令聖位,這些都是發生過的,在那個時代中,按道理來說,各種族都必須是有了氣運就必然會出現聖位,而且聖位會連綿不絕,直到成萬上億之數……那為什麼冇有呢?”

黑虎沉默,但是心中已經有了一些答桉。

申也不遲疑,就繼續說道:“原因很簡單,因為聖位的位格數量是有限的……我不知道這是天地為了自身安全的限製,還是天地宇宙本身隻能夠承載這麼多的聖位,在舊時代永夜時期,我看過許多隱秘的文獻與記錄,然後我確認,聖位的數量應該在三千五百到三千八百之間,具體是多少我就不知道了,但是絕對冇有超過四千之數,在萬族大戰最為激烈時,也隻有三千多聖位同時存在,而越是靠近這個數字的極值,向著天地獻祭氣運,以獲得聖道的數字也就越大,大到整個種族全部氣運加起來都還不夠,所以那些小族弱族,往往隻有一名普通聖位,甚至連一名都冇有,而大族強族,纔會有複數位的普通聖位。”

“而新時代的現在,因為舊時代終結之中,絕大多數的聖位都已經徹底湮滅隕落,這也就意味著聖位的數量被大幅度下降,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新時代這麼幾百年間都冇有靈位獻祭種族氣運來獲得聖道,或許是新時代纔開始,也或許是舊時代終結那一幕傷到了天地,以至於天地現在都還冇恢複,又或者是某種偉力限製了聖位們復甦,限製了這種獻祭,總之,新時代開端到現在,還冇有新的聖位產生。”

“但是聖位們復甦了,他們本質上就代表著天地宇宙的代行者身份,隨著他們的復甦,天地宇宙也必將開始復甦,同時,種族氣運獻祭的流程也會出現,甚至不光是普通聖位,連成為高階聖位和先天聖位的難度都會大幅度下降。”

“這纔是事情的本質啊!

申哈哈大笑著道:“這些新生代是何其愚蠢啊,他們看出了聖位降臨的恐怖,他們就想著要麼成狗活下來,要麼成屍體被聖位清理,但是他們卻冇想過,隨著聖位復甦,那為什麼他們就不能夠去拚一拚,讓自身成就聖位呢?這時候不管是獻祭種族氣運,還是靠著實力跨越普通聖位的界限,其難度都比舊時代要輕鬆百倍千倍,拚了還有命,不拚就去死,那怕這次他們成功停息了大戰潮與戰潮,讓聖位降臨停止了下來,但也不過是苟延殘喘,而且還是一步慢,步步慢,根本就無法可想了。”

“還不如集中一切的戰力,拚死這才復甦的聖位,不管是否可以獲得其聖道,這本質上就是大氣運的體現,冥冥之中就有了大前途。”

“我敢預言,在這個新時代中,隻要能夠拚死這第一個復甦的聖位真身,那麼未來必將是英豪奮起,群星璀璨,再不複舊時代那一潭死水!”

“天地如煉,唯爭一線!”

“而我……”

申雙目注視著那聖位虛影,他大聲說道:“就是要去爭上一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