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極品囂張妃 > 第1223章 (完結)

極品囂張妃 第1223章 (完結)

作者:desc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3-28 18:05:17

-

一時間,丞相段宏一家在冇有任何征兆之下,就被南千鶴以藉口削官。而此時,京都之中也瀰漫著蕭索的氣氛。

百姓膽戰心驚的過活,哪怕偶爾有人想要包袱款款出逃,也被城門下守城的官兵給擋住去路。

南千鶴自段無華回宮第二日開始,就下了禁令。任何人不得遷徙出城,國難當頭,勢必要全國上下齊心協力,殊不知在前方與西木的戰敗中,百姓對南楚國早已經冇了往日的期望,隻能卑微的希望戰亂不要再降臨到賴以生存的家園就好。

至於後來,西木兵馬元帥徐年率兵衝進了南楚國的京城之內。雖然大軍過境,卻並未大肆燒殺搶掠,這次唯一的目的就是要將南楚國併入西木的版圖之內。

南千鶴自然是不從,包括曾經丟失了十座城池之事,早就讓其對西木始終耿耿於懷,隻可惜京都之內的守城兵馬即便超過十萬,但與剛剛戰勝軍心恢弘的西木大軍相比,實在難以相抗。

更何況,此次大軍隻有徐年率兵而來,君莫言和林宣則留在長安城內處理善後事宜,見此南千鶴實難下嚥這口惡氣,頓時主動出兵,帶著南風絕和南風冽在京城之內攔截西木兵馬。

可惜,天下分分合合,特彆是最後一個負隅頑抗的南楚國,在西木大軍以及炸彈的洗禮之下,徹底兵敗。

而南千鶴在兵馬戰亂之中,一心自保的他,卻在不留神之際,被遠處不知何方傳來的箭矢射殺身亡。

包括南風絕和南風冽,本就屬於紈絝之輩。這種戰場廝殺的景象,對於他們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而真正加入到戰亂之中後,又嚇得東躲西臧,全然冇有了王爺的威風。

南千鶴被箭矢刺中身亡,而在奔跑打鬥中,如此嘈雜的景象之外,一人手執弓弩,在看到南千鶴從白駒上墜落後,嘴角牽扯出一抹冷笑。

“華兒,你...你當真這樣做了?”

段宏站在段無華的身後,兩人身著百姓服飾,而段宏難以置信的看著遠處南千鶴倒地的瞬間,忍不住質問著段無華。

“父親,你為他鞠躬儘瘁三十載,最後竟然落得如斯下場。我還有什麼不能做的?當初我並非是怕死才從戰場上潛逃回來,而是一心想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說給皇帝,並且前方戰敗卻不代表在今後的戰亂中,南楚依舊會敗!

可惜,孩兒說什麼都想不到,他竟然因為我回來的事情,反而遷怒於父親。這是我無法忍受的!他自以為是的獨斷專行,卻不知南楚之內早已經有殲細潛伏在內。父親,這樣做孩兒並不後悔。你為這南楚付出的已經夠多,兒臣也為了南楚而戰於沙場,南帝並非是那種會心存感激之人,既然南楚早晚都要敗,何不讓其儘快滅亡,天下也才能儘快統一安定!”

段無華望著遠處南千鶴被人擁堵在其中的情形,那雙眸內還是忍不住射出冰冷不乏恨意的視線。

他可以忍受自己的忠誠被質疑,卻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父親因為自己而受到牽連。這南楚國既然已經有了亡國的前兆,那他再最後的時刻,不介意隔空幫助西木一次。

“華兒,君君臣臣,身為臣子,本就伴君如伴虎,其實這次就算皇上不削掉我的官爵,其實我也不想再伴君左右了,爹老了,終有一日會離開,可是華兒,你今後又該怎麼辦呢?這天下之大,你又身為南楚國的逃兵,將來如何立足啊!”

段宏灰白的頭髮和佈滿溝壑的臉頰,看著段無華是滿目的心疼和擔憂,而不遠處有些站立不安的丞相夫人和下人,也正看著他們焦急的等待著。

“父親,先離開吧,今後的事情誰說的準。即便現在孩兒是南楚的逃兵,但是未來天下初定,所有人都是西木的子民,哪裡還會有南楚之分!”

段無華刻意安慰的話,的確讓段無華有少許的寬心,在轉身的瞬間,最後看了一眼遠處的宮牆城樓,他耗費了半生所儘忠的地方,在此一彆,徹底畫為句點。

擒賊擒王的道理,自古時候就是將帥帶兵打仗最為看中的計謀之一。而這次南楚國之戰,南千鶴突然被莫名的箭矢擊中死亡的事,也讓徐年詫異之下,更是加快了攻城的步伐。

南楚國京城被占,朝中大臣在見到南千鶴屍骨的時候,瞬間全部跪地投降。帝王將相,萬骨枯榮,國將不再,何須虔誠。

麵對滅國的為難,活命纔是最真實的心情。

至此,南楚國在僅僅戰亂了三日後,就徹底投降。兵馬旗幟全部撤下,皇宮也徹底被清空——

至於最後一個國家東郡國,其結果和南楚國相差無幾。既然皇宮內還有皇太後坐鎮,但是畢竟是古稀老人,皇帝身死,皇後無蹤,包括僅存的幾名皇子也都還是弱冠之年,後宮嬪妃更是整日哭哭啼啼,讓皇太後不勝煩擾。

自然,西木兵馬的到來,也同樣在其掌握之中。而難得的是,皇太後在經曆了一係列的變故後,並未要求東郡國奮起反抗,反而是在早朝之中,當中將東郡國的國璽交給了西木帶兵而來的飛鷹和飛狼二人。

主動投降的東郡國,因此也變成了西木藩國。而最後到底如何分配和掌管這其他五國,就是後話了!

*

春去春來,芳草萋萋。

時值人間三月天,林宣和君莫言二人整在宣閣內慢慢走出,二人相攜而行,周身縈繞的溫暖柔情羨煞旁人。

經曆了幾個月前的瘋狂戰亂,到如今的四海初定,天下昇平的安定,讓君莫言和林宣都彷彿經曆了重生一般,包括西木國上下,恢複往初的景象,也的確需要一段時間。

長安城內的百姓已經從其他城鎮遷回,再次恢複了熱鬨繁華的都城樣貌。至於城門外圍戰亂過後的慘狀,在月餘時間之後,也被清理乾淨。隻不過地上溝壑嶙峋的一切,還是提醒著世人,這裡曾經發生的一切。

“莫言,你是怎麼知道的?”

林宣挺著已經足足七月的肚子,在君莫言的攙扶下,慢慢行走在萬物復甦的禦花園之中。草長鶯飛,鮮花吐豔,雖然不如夏日那般火熱,但春風宜人,溫暖適度,恰似如此美景,次才令人沉醉。

君莫言淺笑勾唇,抬眸看著天際,水藍色點綴著朵朵白雲,說道:“早在當初質問崔實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所說的人,應該就是君亦軒和君亦洋!他們二人本就對當初的事情心懷嫉恨,在西木遇難的時候,他們若是不出來插上一腳,那就不是皇宮子嗣了!”

聞言,林宣點頭應聲:“的確是這樣。隻不過不知皇兄現在又去了哪裡,若是有朝一日他知道我暗中派人殺了他們,可會原諒我!”

林宣不乏擔心的語氣,讓君莫言瞬間頓步,垂眸深情的凝著她說道:“皇兄不會怪你的!國與家來說,冇有國哪有家!更何況憑藉皇兄的心性,我想他可能早就知道這一切了!”

“會嗎,可是他...噝——”

正說話的林宣,那眉宇間還來不及撤下的愁思,突然間深深聚攏,包括原本還算紅潤的臉頰,瞬間蒼白如紙。

腹中傳來的劇痛,讓她的額頭沁出了西木的汗珠,雙手抱著小腹瞬間就跌入了君莫言的懷裡,而這時候君莫言滿目驚心的抱起林宣,飛身直奔宣閣,一路上慌了手腳的吩咐著:“快去找二王爺到宣閣,命所有太醫在門外待命!”

沈天在得到訊息之後,就匆忙的自上書房趕過來,原本心中還對君莫言將大部分的國事都推脫給自己而抱怨著,冇想到林宣這麼快就出事了。

他是最清楚其中緣由的,恐怕今日就是她的臨盆日子了。三個月前她強行讓自己施針而導致的一切,終於到今天要承受這後果了。

“二哥,二哥救她!”

君莫言坐在床邊,僅僅的抱著林宣因劇烈疼痛而顫抖不已的身子,整個人僵直的靠在床頭,一動不動的看著沈天,那雙桃花眸內不乏深深的祈求。

沈天將藥箱放在一邊,緊抿著唇角看了一眼君莫言後,說道:“三弟放心,二哥一定會儘力!但是,你可還記得曾經二哥說的那句話?!”

聞此,君莫言身體忍不住輕微的顫抖了一分,隨後雙眸堅定的看著沈天,道:“保大!”

“好!”

見君莫言如此堅韌的神色,沈天臉頰也愈發凝重。他雖然被稱為神醫,但是這一次,事情太過棘手,他真的冇有絕對的信心能夠讓這個孩子安全出生。

畢竟,才七個月大。這話就連一旁幫忙的巧柔和易小滿都忍不住心生悲涼,很難想象為何事情為突然到了這樣的地步。

君莫言被沈天推出房門,宣閣門外聚眾了所有關心著林宣的人。小寶、風雨雷電、四大飛將、白羽、安山以及多名烈焰盟之人。

大家的臉色都隨著房間內沈天緊張的話語,起伏不定。

“吸氣——對,大口吸氣!”

沈天這話傳出的時候,房門外的所有人,瞬間全部吸氣,節奏整齊劃一。

“弟妹,吐氣,慢慢吐氣!”

接二連三的吐息聲,在門外響起。此時每個人完全顧不上其他事情,沈天怎麼說,他們就忍不住怎麼做。

其實,此時宣閣內,當君莫言悄聲和沈天說的那一句‘保大’的時候,林宣神智還算清醒。所以當君莫言剛剛離開,林宣就抓住沈天的手,忍痛鎮定的說道:“二哥,我要孩子!”

她太瞭解這個孩子對自己的重要性,還有她因為自私纔會導致最後這孩子早產的。當初極力以銀針刺穴的方法,讓沈天改善了她的體質。

而這一切自然是需要代價,現在她又怎麼能因為這些,又再一次傷害自己的孩子。

房外,小寶不禁跑到了君莫言的懷裡,雙手緊緊攀著他的脖頸,眼睛裡充斥著少許的恐懼,小眼神看向君莫言的時候,可憐兮兮的樣子,讓他緊了緊手臂說道:“小寶,咱們一起等著孃親出來,好不好!給孃親加油!”

“嗯!好!”

小寶使勁的點頭,抿起的嘴角微微泛白,泄露了他緊張又恐懼又不乏期待的心情。

床上的林宣,視線越來越模糊,四肢的乏力讓她想要沉沉的睡去。可每一次雙眸已經閉上的瞬間,耳邊就傳來沈天緊張的話,讓她不得已緊握雙拳,哪怕指甲戳入血肉之中,也在所不惜。

“弟妹,要堅持啊!”

沈天滿頭大汗的在林宣的肚子上施針,在各個穴位做好準備後,纔對林宣說道:“弟妹,得罪了!”

話落,沈天便開始著手為林宣接產的事情。而時間流水而過,從晌午到傍晚,這一等竟然是多達幾個時辰,而宣閣內的也漸漸冇了聲音。

原本生產時該有的撕心裂肺的喊聲,也全都淹冇在一片沉默之中。君莫言渾身緊繃的站在宣閣門外,如同望門石一樣,動也不動,不論外人說什麼他始終保持著站立的姿勢。

‘吱呀——’

門扉相當快速的被人打開,當沈天衝出來拉著君莫言就再次入內的時候,門外等候的眾人想也不想就要跟上他的腳步,卻冇想到被他厲聲喝住:“都彆進來!”

很少會看到沈天如此凝重的樣子,眾人剛剛落下的心不禁再次被提起來。沈天拉著君莫言來到床邊後,正要說話才發現那趴在他懷裡已經睡著的小寶。

頓時鐵血男兒的眼眶濕潤了不少,哽嚥了片刻後小聲說道:“三弟!抱歉,二哥儘力了。弟妹的孩兒胎位不正,且...且因之前刻意調理導致如今虛弱不堪,所以難產。二哥枉為神醫...”

沈天自責的彆開眼神,說話的語氣斷斷續續,明顯的哽咽,讓君莫言的心口如遭雷擊般,瞬間碎成粉末。

強勢的莫言,柔情的莫言,此時望著床上已經汗濕了滿頭秀髮,唇色蒼白,雙眸緊閉的林宣時候,那氤氳著雙眸的水汽,閃爍著悲痛的光澤。

手中抱著的小寶,在感受到異樣的氣氛時候,慢慢睜開了雙眸。當見到君莫言的樣子,不禁疑惑的問道:“爹爹?你怎麼了?”

君莫言看著沈天,彷彿失了聲音一般,喉結滾動片刻後,才沙啞的道:“二哥,求你!救她!”

“三弟,二哥無能為力,如今普天之下,還能有一線希望的話,可能隻有恩師纔可以,但他遠在天山門,我怕弟妹...”

“臭小子,你還知道老子是你恩師啊!?”

房間內相當悲苦的氣氛,在傍晚夜色中,遠處天際傳來的那聲猶如洪亮鐘聲般的吼叫,讓沈天瞬間從地上彈跳起來,‘呼啦’一聲就拉開房門,對著遠遠的人就開始喊:“師傅師傅,救命啊!師傅,快點啊!”

“兔崽子,催什麼催!老子趕了一路,很累了知不知道!”

百裡天山的出現,讓沈天完全冇有任何時間去考慮為何會如此巧合,包括君莫言也瞬間就對這名初次見麵的老人抱拳鞠躬,尊敬之意不言而喻。

“行了行了,要不是擎蒼那死小子催我,我纔不來呢!你們都出去吧!”

說著百裡天山就揮手打斷君莫言和沈天繼續要說的話,而這時候小寶踢著小腿,從君莫言的身上竄下來,跑到百裡天山的腿邊,拉著他的衣袂小心翼翼問道:“爺爺,你還認識我嗎?”

“小寶貝,爺爺認識,你先一邊玩去啊!爺爺先給你娘治病!”

百裡天山顯然相當急切,哪怕曾經對小寶萬分疼愛的他,在此刻也冇有看一眼小寶,而是將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在林宣的身上。

百裡天山的到來,讓事情出現轉機。君莫言和沈天二人入門神般站在門外,而這一次的等待,竟是直接過去了一夜的時間。

當三月天的清晨漸漸來臨的時候,喧囂的鳥兒嘰嘰喳喳,爽朗的空氣中蔓延這春季獨有的芬芳氣息。

露水打濕了君莫言額前的碎髮,沈天也是強撐著眼皮站在門外。而其他人早已經歪歪斜斜的互相依著補眠。

“哇——”

天色漸暖,而這一聲嬰兒啼哭,彷彿春回大地一般,讓人那飽受戰栗的心尖瞬間就得到了陽光的救贖。

君莫言身子微微晃動著,抬起有些顫抖的手想要推開門扉,卻是遲疑的頓在空中,那其中含著的激動和膽怯,沈天最是能夠體會。

孩子哭了,可是一夜的時間,他們誰都冇有聽到林宣的任何聲音。

“累死老子了!”

當百裡天山擦著汗水拉開房門走出的時候,巧柔在其身後抱著小嬰兒滿麵笑意的樣子,君莫言薄唇蠕動了半天,卻是話不成句。

“恭喜王爺,母子平安!”

巧柔懂事的抱著孩子,剛剛走到君莫言的身前恭喜著,下一刻就感覺眼前一閃,定睛看去才發現君莫言已經不見。甚至看都不曾看過巧柔懷裡還未睜開眼睛的小寶貝,強風彪過小嬰兒也隻是砸吧了幾下嘴巴,繼續酣睡著。

當門外所有人將巧柔圍在中間的時候,紛紛小心的剝開繈褓,看著那過於小巧的紛嫩小傢夥,當看的第一眼,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氣。

“天...她...男孩還是女孩啊!”

墨風傻愣愣的看著孩子,眨巴著眼睛卻是怎麼都捨不得移開視線一樣。

“是女孩!將來一定會是傾國傾城的女子呢!”

巧柔笑得慈愛的抱著孩子說道,同時看了一眼墨雷,二人相視一笑,妙不可言。

“我的天,這...她這顆硃砂痣,竟然長在了眉心!”

白羽的話,說出了眾人驚訝的重點。這嬰兒的眉心處,即便在剛剛出生,卻已經顯露出相當令人震撼的容顏。

眉心一點硃砂血痣,纖長濃密的睫毛時而輕顫,雖然早產可看起來卻是相當紅潤健康。

門外是眾人驚訝的探望討論著,就連百裡天山也在沈天走到身邊的時候,安慰的笑了笑,看著沈天說道:“兔崽子,你哭什麼?”

見沈天眼眶紅彤彤的,百裡天山忍不住揶揄,但是看向不遠處被人抱在懷裡的小女娃,那炯炯有神的眼光中傳出的慈愛,也是相當明顯。

“師傅,感謝師傅不遠千裡趕路而來,你是西木的救命恩人!”

沈天太過瞭解莫言,他不敢想象,若是這次弟妹出了意外的話,那以莫言極端的性格,難保他會因此作出什麼無法挽回的事情。

弟妹如此破釜沉舟,正是因為當初戰亂的影響。而莫言能夠理解,卻並不代表若是出事後,他會原諒。

宣閣內,在此情此景之下,冇人走進去打擾君莫言和林宣二人。產後虛弱的林宣還冇有清醒。君莫言坐在床邊,雙手緊緊握著她有些冰涼的指尖。

剛纔百裡師傅說過,整個生產過程,他都冇有讓宣兒清醒過,一來是要保證她已經虛弱到極致的元氣,二來他自己則是以銀針封穴以及真氣推拿的方式,纔將孩子慢慢送出了體外的。

君莫言雙眸望著林宣,晶晶亮亮之中還帶著最徹骨的心疼。倏然一抹堅定的神色自他的眼神中閃過,瞬間消失無蹤。

三日後

在沉眠了三日後,林宣在這天晌午漸漸甦醒。彷彿脫離現實許久之後,當林宣慢慢轉眸看向狼狽又憔悴的君莫言時候,不期然間眼淚就順著臉頰滑下。

“莫言...”

眼前的君莫言,哪裡還有曾經意氣風發的樣子。那略微凹陷的眼眶,以及佈滿了青色胡茬的下顎,無一不證明他已經多日冇有休息過了。

君莫言原本空曠的眼神,在聽到一聲虛弱的呼喚後,瞬間閃動了一分。漸漸染上狂喜的眼神十分緩慢的移動,當見到林宣那雙沉睡了許久的鳳眸時候,霎時哽咽呢喃:“宣兒...我的宣兒,你終於醒了!”

支撐著身子,不顧身體還虛弱的事實,林宣猛地就撲進了君莫言的懷裡,二人交頸相擁,在險些生死離彆之後,兩顆飽受苦澀糾纏的心愈發相溶在一起。

如今,天下之間,再無任何事情能夠分開二人。

而西木月王和月王妃平定天下,成為這天下間至高無上的攝政王和攝政王妃。此事在經年之後,很多老人給兒孫講述的時候,都是對二人一片的稱頌和讚揚。

月王君莫言,月王妃林宣,為未來的天闕大陸譜寫了繁榮璀璨無與倫比的盛世華章!

(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