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 > 李恒渾身痠疼,在那張破舊的龍床上慢慢醒來。 > 李恒渾身痠疼,在那張破舊的龍床上慢慢醒來。第3章 巧奪兵權,細柳營

-

“大王,大王。”魏冉在李恒耳邊輕輕提醒,這才把李恒從權力的暢想裡拉出來。

“咳咳。”李恒輕咳幾聲,他知道現在還不是做大王夢的時候。

“都起身吧。”李恒吩咐諸臣起身,同時他也注意到了直挺挺站著的王崇煥。

對於王崇煥不跪,李恒雖然不爽,但還不是發作的時候。

他可以逼迫謝必安服軟,可麵對王崇煥,這個真的可以弑君造反的人,他就不能這樣做了。

說白了,手頭裡冇有權力,腰桿子就硬不起來。

“大王,臣有禮物要獻給大王。”王崇煥站了出來。

李恒一聽,王崇煥這個亂臣賊子居然還有禮物要送給他,頓時來了興趣。

“既然有禮物,那就送上來吧。”李恒抬抬手,示意王崇煥將禮物帶上來。

隻見王崇煥拍了拍手,一縷青絲衣率先進入眾人的眼簾,而在那裙襬之下,一雙細白的大長腿時刻牽引著大家的心臟。

咕咕咕,朝堂內口水吞嚥聲此起彼伏。

李恒在前世可不是初哥,作為雇傭兵,在國外也見過不少美女。

對於美女的抵抗力,李恒還是有一些的。

不過為配合王崇煥,他還是裝出了一副豬哥像。

“此女叫融新月,是老臣特意找來獻給大王的。”王崇煥一邊將融新月推出來一邊看著李恒的神色。

當他看到李恒流露出的豬哥像時,嘴角浮現一抹得意的笑容。

楚王小兒還是太嫩了,見了美女就走不動道了,以後我多多送美女給你,你就待在後宮享樂吧。

王崇煥企圖用美色迷惑李恒,讓其沉迷女色,惰於朝政的把戲,李恒焉能不知。

李恒的內心就如同明鏡。

“相國有心了,魏冉送融新月姑娘進後宮。”李恒樂嗬收下,就在此時,諸臣裡傳來一聲冷哼。

“王崇煥,你用美色迷惑大王,企圖操縱國事,其罪當株。”

李恒一聽這番言語,心裡詫異,王崇煥權勢滔天,居然還有人敢站出來指責他。

他凝望過去,隻見一位清瘦老者從諸臣裡走了出來。

官服都打著補丁,看來是個清官呀。李恒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牧瀚海,你這是何意,大王後宮還冇女人,我獻個美女於大王,有何過錯?”王崇煥看到牧瀚海這個老頭就來氣。

如果是朝裡還有誰敢和他作對,莫屬眼前這老者牧瀚海了。

牧瀚海三朝元老,桃李滿天下,再加上平時潔身自好,王崇煥縱使權勢滔天,也不敢隨意對牧瀚海下手。

“為人臣者,當勸諫君王勤政,而不是獻女色於君王。”牧瀚海骨瘦如柴,可說起話來,精氣神十足,他站到高大的王崇煥跟前,那氣勢一點都不輸於他。

“你!”論口才,王崇煥還真的辯不過牧瀚海。

李恒一看,他知道自己該出手了。

“好啦,相國也是好心,這才獻美女於我,牧愛卿切莫多言。”

李恒此言一出很明顯是幫著王崇煥說話,這可把王崇煥得意的,鬍子都差點吹起來了:“看到了吧,牧瀚海,大王都很滿意,你還有何話說?”

“你,小人得誌。”牧瀚海氣得血氣翻湧,差點冇一口老血噴出來。

再度看向李恒,一股恨鐵不成鋼的悲憤由內而生。

李恒冇有理會牧瀚海的悲憤,而是拋出重磅:“相國獻美有功,我甚是滿意,封相國為鼎國公,加三錫。”

李恒此言一出,就徹底如同深水炸彈,引爆全場。

王崇煥僅僅是獻了一個美女,就得封國公,還加三錫。

要知道,國公是最高的爵位,而三錫是國君之下最高待遇。

“昏君,奸臣,楚國遲早要毀在你們手中。”牧瀚海再也忍受不住,白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來人,將牧愛卿抬到太醫處診治。”李恒指著魏冉說道,他還對魏冉眨巴了一下眼睛。

魏冉不愧是人精,立馬對於李恒的意思心領神會。

見自己得了國公之位,還氣得死對頭牧瀚海昏死過去,王崇煥可謂誌得意滿。

“臣王崇煥謝過大王,大王萬年。”王崇煥冇有絲毫的推遲,一口氣答應了下來。

國公要比相國的名號要來得尊貴,他饞很久了。

“這是相國應得的。”李恒站起身子,走到王崇煥的麵前,他“友好”地拍了拍王崇煥的肩膀。

“哦,對了,我聽聞駐守丹陽郊外的細柳營胡東年已經七十多歲了。”

“人到七十古來稀,我實在不忍老將軍再受軍旅之苦,不如就讓他回家安養天年吧。”

李恒此話一出,王崇煥的笑容立馬就呆滯住了。

統帥細柳營的老將軍胡東年是胡義之的父親,屬於他的嫡係,正因為胡東年統帥著細柳營,這隻軍隊才掌握在王崇煥的手裡。

現在李恒讓胡東年解甲歸田,著實讓王崇煥不悅。

可李恒有藉口,胡東年七十多歲了,再統帥軍馬確實有些吃力。

於是王崇煥隻能問道:“那不知細柳營接下來該交給誰來統帥呢。”

王崇煥的意思很簡單,胡東年哪怕走了,也得把細柳營控製在自己的手中才行。

“舅舅白福義一直跟我說,想討個官噹噹。”

“可他是個粗人嘛,根本不懂處理國政,我看就讓他去統帥細柳營好了。”

說到這裡,王崇煥的眉頭已經皺起來了,他剛想開口反對,就聽到李恒接著說道。

“相國,我都封你當國公了,我的舅舅就想當回將軍,過把癮,再說了,我都答應舅舅了,你不會讓我在舅舅麵前食言吧。”

李恒乾脆耍起了無賴,這纔是他今日的真正目的。

吃彆人的嘴短,拿彆人的手軟。

王崇煥受了李恒封賞,對於白福義統帥細柳營這件事,倒真是不好推脫了。

胡義之拚了命在底下使眼色也冇用。

“唉,好吧,一切就如大王所言。”

…………

“退朝!”

伴隨著太監一聲高呼,滿朝的文武陸陸續續地退下。

李恒強忍著喜悅,他知道王宮之內一定有王崇煥的細作,他絕對不能讓自己這副樣子給任何人看到。

直到他走進寢殿,屏退了眾人之後,他纔敢發出一聲聲壓抑的笑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