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1081章 紅白相沖

陸地鍵仙 第1081章 紅白相沖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01:24:51 來源:繁體閱書

-

獲取第1次

山洞中的玉煙蘿原本正看著祖安和那紙新娘戰鬥,誰知道一陣紅光閃過,兩人竟然不見了身影。

她這一驚非同小可,急忙四處張望檢視,同時還釋放出元氣感知,可惜哪有祖安的氣息,連那紙新娘也不見了蹤影。

她霍然望向了一旁的孔青:“你對他做了什麼?”

孔青沉聲答道:“他應該是被紙新娘拉進了她特有的空間,一時半會兒應該出不來。”

聽到這話,角落裡的簡泰定不由大喜,真是蒼天有眼啊,那個礙事的傢夥終於消失了。

他對紙新娘有所耳聞,不知道多少高手飲恨在她手裡,好像就是被她的幻境所迷,最終三魂六魄都被其吸走,隻剩下一副活死人的軀殼。

最好在幻境裡將祖安吸成人乾,這樣我和嫂嫂之間的事情還有可能有挽回的空間。

他興致勃勃的時候,玉煙蘿卻是憂心忡忡,聽到孔青的解釋秀眉一揚:“你唬我,她的修為怎麼可能形成領域?”

如果隻是單純的幻境的話,祖安的本體應該還留在這裡,可是連本體都消失了,顯然被拉近了一個特彆的空間。

可這種一般隻有大宗師纔有這個能耐,被稱之為領域,在領域內他們就是神。

其實某種意義上來說她的畫中世界也算領域的雛形了,不過她自身的情況特殊,再加上得到祭酒相助,還有早年奇遇得到一件法寶,這才能自成空間。m.

雖然神奇,但是威力比之大宗師他們的領域差了不知道多少。

紙新娘何德何能,怎麼可能有資格弄出領域?

孔青搖了搖頭:“並非領域,而是她所學十分特殊,再加上個人際遇弄出了一個古怪空間。”

對方雖然名義上歸他節製,但素來並不怕他,就是因為有這樣的底牌,連他都忌憚三分。

雖然是妖,但是玉煙蘿實在是太美了,他看到對方那生氣擔憂的模樣心中不忍,便安慰道:“玉夫人儘管放心,祖兄弟是郡主朋友,紙新娘剛剛也聽到了,想來不會真正傷害他。”

“若是他真出了什麼意外,你們這些人全都要陪葬。”玉煙蘿俏臉寒霜,冷聲說道。

孔青微微蹙眉,並冇有說什麼。

一旁的那暗夜精靈忍不住譏諷一句:“好大的口氣。”

己方這邊修為最高的孔青都還冇出手就已經占儘了上風,這女人哪來的勇氣說這樣的話,長得漂亮的女人都是這麼不可理喻麼?

玉煙蘿閉上了眼睛,根本不搭理他。

簡泰定則是麵如死灰,之前如果還抱有幻想,但這一刻真的確定了,自己心中那個女神一樣的嫂嫂,那個對所有男人都不屑一顧的嫂嫂,確實對那姓祖的抱有特彆的關心。

“她要是什麼時候這般關心我,死了也值了啊。”簡泰定靠在冰壁上,有些心灰意冷,冰壁的寒氣讓他的身體都產生了麻痹之感,但此刻更麻木的卻是他的內心。

甚至連對祖安生氣都忘了。

此時的祖安自然不知道外麵的一切,他發現自己身處一片樹林裡。

兩邊樹林上還掛著一些紅布,似乎是哪家在辦喜事。

隻不過這荒郊野外的,枯樹死竹上掛著紅布總覺得有些不協調。

地麵是厚厚的枯黃的落葉,山林間還瀰漫著一層淡淡的霧氣,樹林深處似乎還有幾個墓碑。

樹枝上一直漆黑的烏鴉在那裡叫著,愈發顯得四周荒涼詭異。

祖安眉頭一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記得我應該在冰洞之中啊,玉煙蘿呢?

對了,好像剛剛在和紙新娘交手……

他暗暗捏了捏自己大腿,疼痛感傳來,顯然是肉身也在,他不禁心頭一跳,這莫非是領域?

不,不對,如果是領域的話,那個紙新娘豈不是有大宗師的修為,對付我一根手指頭就夠了,哪需要浪費這麼大力氣。

就在這時,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樂器聲,仔細聽來,似乎是以前村子裡那種辦喜事迎親的聲音。

可是那些樂器的音調音色似乎又有些不一樣,吹奏出來不僅冇有半點喜慶之意,反倒有一種詭異之感。

這時東邊樹林小路上湧出一大團濃霧,濃霧裡麵似乎還有些紅色的身影在跳動。

隨著那些奏樂聲越來越近,他漸漸看清了,那是一支迎親的隊伍,前後的人有的舉著牌匾,有的吹著樂器,護送著中間一頂大花轎緩緩走了出來。

隊伍中每個人的衣裳鞋子乃至帽子,冇有一處不是紅色的,看著十分刺眼。

“難道紙新娘就坐在轎子裡?”祖安暗暗凝神戒備。

這時西邊忽然也傳出來一陣陣尖銳的嗩呐聲。

嗩呐這樂器真是有點無敵,什麼其他樂器都壓不住它的聲音。

這音樂他也很熟悉,以前村裡的白事這種奏樂冇少聽過。

說來也可笑,迎親這邊隊伍的樂器也有嗩呐,不愧是一把能將你從出生吹到送走的樂器。

不過祖安此時卻笑不出來,死死地盯著西邊的道路。

隨著一陣濃霧湧出,一隊送葬隊伍緩緩走了出來,一個個披麻戴孝,渾身慘敗,抬著一口漆黑的棺材。

前麵那些人步伐詭異,渾身亂顫,似乎在舉行一種招魂的儀式。

回頭望向迎親隊伍這邊,前麵那些人也是載歌載舞,雙方的舞蹈某種程度上有一種驚人的相似。

兩個隊伍彷彿都冇有看到彼此,根本冇有停下腳步的意思,徑直相向而來。

在聽著兩邊那極為詭異的配樂,祖安隻覺得頭皮發麻。

前世看電影,看到過類似場景,當時就已經雞皮疙瘩直冒了,冇想到如今竟然親身體會到了。

那衝擊力簡直是指數級彆的上升啊。

他急忙閃到了路邊,前世看電影他就吐槽,裡麵角色為什麼要傻傻地站在路中間,等著被兩邊隊伍撞,所以這次他相當機智地躲到了旁邊。

不過他很快發現自己太年輕了,因為他隻覺得眼前一花,發現那兩個隊伍依然徑直衝他緩緩走了過來。

他在看一下腳底,發現自己依然停留在了路中央。

“咦?”祖安再次跳到另一邊,可眼前一花,他又回到了路中央了。

鬼打牆?

祖安心中一沉,直接足尖一點,整個人飛躍到了樹上,心想我現在都冇在路上了,看你們怎麼辦。

不過下一刻他眼睛瞪得老大,因為他赫然看到那兩支紅白事的隊伍,竟然出現在了半空之中,腳踏虛空地衝他走來。

而且經過這幾輪閃避,兩邊隊伍離他越來越近。

他甚至能聞到送葬隊伍裡燒香燭元寶的氣味,還有迎親隊伍裡胭脂水粉的味道。

那些白衣人、紅衣人似跳似走,身影漸漸變得模糊重影起來。

再加上那讓人汗毛直立的奏樂,祖安忍不住摸了摸額頭,隻覺得腦袋一片眩暈。

糟糕,這些舞蹈是迷-幻陣法!

祖安心中一驚,直接召喚出百鳴,一陣淒厲的鳴叫過後,那些人手中的樂器儘數爆掉,那讓人煩躁的音樂也消失不見。

他暗暗慶幸,那些詭異的舞蹈,配上這些奏樂,甚至還有他們身上的香燭和脂粉的味道,每一樣都無害,讓人很難生起防備之心。

但是加在一起卻是極為厲害的迷-幻陣法,等身處局中的人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若非他已經百毒不清,讓這精密的陷阱最後一環失效,現在多半已經中招了。

那些送葬隊伍和迎親隊伍的人見狀紛紛朝他撲了過來。

祖安冷哼一聲,手中火焰升騰而起,這些顯然是紙新孃的手下,既然是紙,自然怕火。

至於更珍貴的鴻蒙之氣,還是留來對付紙新娘。

果不其然,隨著他手上的那火焰長刀升騰而起,那些白衣人紅衣人紛紛抱頭鼠竄,很快便被燒得一乾二淨。

“紙娘子,為何到現在還不現身相見呢?”祖安一直凝神防備,可紙娘子並冇有出手偷襲。

於是他的目光落到了場中那頂紅轎子上麵。

可惜裡麵並冇有什麼人出來。

他自然不會莽撞地去掀開轎子上的簾子,而是緩緩舉起了火焰刀,直接朝轎子劈了過去。

就在這時,背後那口棺材忽然自己動了,上麵棺蓋往他激射而出。

祖安回手一刀,可是那棺材蓋不知道什麼材質做的,竟然冇有被劈成兩半,隻是直接倒飛而回。

正好而那口棺材飛了過來將其接住,然後漆黑的棺材張著棺材板,彷彿一張大口要將他吞噬到其中。

---

從早上起來寫到現在除了吃飯冇停過,終於將今天2章搞出來了。

我自己都覺得自己速度太慢了,鬱悶-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