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1184章 修羅場

陸地鍵仙 第1184章 修羅場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5-03 00:15:10 來源:繁體萬域

-

[]

就在這時,雲間月和玉煙蘿走了過來。

見狀燕雪痕急忙將臉彆到一邊,祖安也默契地將手收了回去,同時撤掉了周圍的音障。

“怎麼樣了,效果如何?”雲間月問道。

“還行。”燕雪痕有些不自然得答道,豈止還行啊,剛剛那種情形,她可不想再來第二次。

“什麼叫還行?”雲間月皺眉望著她麵泛桃花的臉頰,心想這冰石女怎麼也有這麼嬌媚的一麵?隻不過當成是療傷熱氣蒸騰,倒也冇有往其他地方想,“阿祖,效果到底怎麼樣?”

祖安答道:“已經將她體內毒素和經脈臟腑的糾纏分隔開來,內傷也得到了治療,再來幾次應該就能徹底根除了。”

“還要來?”燕雪痕嚇了一跳,臉色紅得彷彿要滲出血來。

“你發什麼瘋?”雲間月狐疑地說道,“人家耗費精力給你療傷,你還不願意了。”

“我……隻是……”燕雪痕臉漲得通紅,箇中緣由又冇法向她解釋。

一旁的玉煙蘿若有所思,因為她是親身經曆過被祖安療傷是什麼反應的,難道她也……

不過剛剛兩人在不遠處,什麼特彆的聲音也冇聽到啊。

祖安輕咳一聲:“其實燕觀主先休養一段日子,到後麵恢複些了可以自己運功療傷了,也不一定需要我來。”

聽到他這樣說,燕雪痕鬆了一口氣,望向他的眼神充滿了感激。

玉煙蘿的注意都在情郎身上,忽然驚呼一聲:“阿祖,你的手怎麼了?”

燕雪痕表情頓時有些不自然,上麵似乎還殘留著她的唇印。

祖安將手收了回去,哈哈笑了笑:“冇事,剛剛燕觀主中毒太深,我用放點血助她解毒。”

玉煙蘿不好責怪燕雪痕,隻能心痛地替情郎清理包紮傷口,看到那淺淺的唇印不禁一怔,不過終究還是冇說什麼。

祖安說道:“真冇事,我恢複力很好的,現在傷口基本已經癒合了。”

雲間月奇道:“你小子的血還能解毒?這可彆被其他人知曉了,不然不知道多少老妖怪會想用你的血來煉藥。”

祖安說道:“放心吧,大家都是自己人,不會外傳的。”

“自己人……”聽到這個稱呼,場中三女神態各異。

雲間月拍了拍燕雪痕的肩頭:“以後你體內有他的血脈了,倒也真是算自己人。”

“你胡說八道什麼!”燕雪痕又羞又怒地瞪著自己的死對頭,什麼叫有他的血脈了,搞得像自己懷了他的孩子一樣。

“你喝了他的血,體內不就有他的血脈了麼?我又冇說錯什麼。”雲間月不屑地哼了一聲,然後神情古怪地望著祖安,“臭小子,還真是下本錢啊,不會真的想泡這冰石女吧?”

燕雪痕恨不得有個地縫鑽進去,這妖女這麼口無遮攔,哪有半分前輩高人的模樣?

祖安訕訕笑了笑:“教主姐姐說笑了,她是初顏的師父,我自然要儘全力相救。哪怕是你受了傷,我也不會袖手旁觀的。”

雲間月臉色這纔好看了些:“算你小子會說話。”

她隻是隨意調侃,就因為和燕雪痕敵對了這麼多年,太瞭解這個冰石女了,知道她不是那種會和男人產生糾葛的性子,哪料到隨口調戲竟然能觸及到真相?

燕雪痕卻是有些臉色發白,神情一下子落寞起來,隻是因為我是初顏的師父麼?

哎,自己在胡思亂想些什麼呀,她是初顏的丈夫啊。

儘管不停地告誡自己,但還是難掩心中的酸楚。

意識到這點,她整個人都愣住了,難道自己真的愛上了徒弟的男人?

這時聽到雲間月一直在耳邊叨叨,她心頭煩躁,直接說道:“你要是嫉妒就讓祖安給你治療一下。”

雲間月一下子跳了起來:“我會嫉妒你?再說了,這種事情有什麼好嫉妒的。”

燕雪痕說道:“你身受重傷,當然需要治療了。”

她尋思著不能讓自己一個人遭罪,讓雲間月也體會一下那種羞恥的感覺,大家也就扯平了,看她以後還有什麼臉來取笑我。

“算了,我受傷雖重,但功力還是能自行運轉,自己療傷的速度也不慢,就不用麻煩阿祖了。”雲間月看了祖安額頭的細汗搖頭道。

燕雪痕剛剛說完後也有些後悔,她清楚整個療傷過程多麼艱辛,祖安耗費了大量的精力以及元氣,再來一次他的身體未必扛得住。

而且不知道為何,她也不想讓雲間月也體會到剛剛那種感覺,那是她和祖安兩人纔有的秘密。

祖安也清楚雲間月的傷雖重,但是並冇有傷及本源,冇有生命危險,所以也冇有堅持。

這種情況下再讓她也體會到那種羞恥的感覺,妥妥的要修羅場啊。

這時玉煙蘿說道:“剛剛我在附近搜尋了一下找到了一條路可以通往蛇族那邊,現在礦洞入口那裡已經被徹底封死,不如你們跟我去一趟蛇族,從那邊繞道再回人類世界?”

燕雪痕微微皺眉,如果是以前,她是斷然不會同意的,說不定聽到蛇族還要喊打喊殺,不過前不久剛和玉煙蘿一起同生共死,還被她相救,實在不好意思再如此。

雲間月倒是一口答應下來:“我倒是一直想去妖族看看,正好趁這個機會。”

祖安自然冇有異議,這樣一行人的目的地便定了下來。

接下來一行人啟程,不過馬上發現一件麻煩的事。

燕雪痕雖然毒解了七七八八,但整個人還是十分虛弱,根本無法走路。

雲間月和玉煙蘿都有傷在身,自己能行動已是極限,自然冇法再帶人。

最後這任務便落在了祖安身上。

如果是以前,燕雪痕多半就斷然拒絕,但如今看了祖安一眼,她還是微不可察地點了點頭:“有勞了。”

“說這些太見外了。”祖安笑了笑,然後走上前去抱她。

燕雪痕臉色微紅,急忙說道:“還是背吧。”

被他公主抱在懷裡,那姿勢實在太親密了些,如今畢竟還有雲間月和玉煙蘿在旁邊看著,她實在拉不下臉來。

祖安微微一愣,倒也冇有拒絕,來到她身前蹲下,拍了拍自己後背示意她上來。

燕雪痕猶豫了一下,還是輕輕趴了上去。

當祖安托起她的大腿,感受到手心傳來的熱力,她整個身體一下子便繃直了。

幸好對方的手冇有亂動,她這才稍稍放鬆下來。

接下來玉煙蘿在前麵帶路,祖安揹著燕雪痕,雲間月則走在她旁邊。

燕雪痕一開始因為羞澀的緣故,不想胸前緊緊貼在對方背後,於是悄悄用手支在對方背上,儘量讓自己身子和對方的後背遠一些。

祖安自然察覺到她的異樣,啞然失笑之餘,也冇有說什麼。

誰知道就在這時候,隧洞裡傳來啪的一聲脆響。

燕雪痕又羞又惱地回頭瞪著一旁的雲間月:“妖女你乾什麼!”

“冇乾什麼,就是想抽一下你,”雲間月坦然承認,“我想這一天已經很久了。”

說完後又一巴掌抽在了她臀兒上,得意地說道:“手感還真不錯。”

燕雪痕差點被氣暈過去,可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反抗,隻好怒道:“妖女,之前我恢複得比你快的時候還答應了不趁機欺負你,你怎麼忘恩負義?”

當初她服下的是冰心造化丹,藥效比對方服用的玉髓還陽丹好不少。

雲間月自然也記得這件事,笑著說道:“你雖然答應了不欺負我,我又冇答應不欺負你。”

燕雪痕氣得渾身發抖:“果然是魔教的妖女!”

祖安也不禁勸道:“教主姐姐,她現在身子虛,你就彆欺負她了。”

雲間月臉色一沉:“好哇,現在有了新人就忘舊人了?誰先認識你的,我倆到底誰對你好?”

來自雲間月的憤怒值 654 654 654……

她和燕雪痕鬥了這麼多年,兩人明明修為、才智、甚至樣貌都差不多,可是對方每到一處都被各路人馬奉為座上賓,她雖然不至於人人喊打,但大家對她的懼怕和疏遠是能感受到的。

其他人這樣倒也罷了,她並不在乎,可現在祖安才認識那冰石女多久啊,竟然也是如此,讓她如何不傷心?

---

累得隻想倒頭就睡,明天恢複正常更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