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514章 讓我試試閣下的斤兩

陸地鍵仙 第514章 讓我試試閣下的斤兩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8-15 08:40:07 來源:繁體萬域

-

聽到這個聲音,祖安不驚反喜:“皇後姐姐,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以為你……”

“以為我死了?”腦海中傳來羋驪冷冷的聲音。

“那倒不是,”祖安訕訕一笑,“還以為你沉睡了,徹底不管我了呢。”

“這一路上你都和那個大胸妹就在那裡卿卿我我,我出來乾啥?”羋驪哼了一聲,完全可以想象她翻白眼的模樣。

“大胸妹?”祖安下意識看了看裴綿曼的胸前,不得不說她的確當得起這個稱呼。

“什麼叫卿卿我我,中途好幾次遇險,我都差點冇命好不好,也冇見你出來救我。”祖安有些“幽怨”地說道。

“哪是你遇險,明明是那個大胸妹遇險你去救他,之前碰到那個蚊子也是,好幾次你也是豁出性命去救那個姓鄭的,還有魔教那個聖女,哼哼,這個大胸妹有一句話形容得好,你的確是拿命在泡妞。我就算救了你也架不住你這樣拚命地送,那我乾嘛還救?還不如你早點死了算了,省得以後更心煩。”羋驪的聲音冷冽無比。

祖安卻笑嘻嘻地說道:“皇後姐姐你嘴上雖然罵的凶,但骨子裡還是關心我的嘛,不然的話也不會對一路上發生的事情這麼瞭解。”

“哼,少在這裡跟我嬉皮笑臉,我可不像那幾個小姑娘那樣好騙。”儘管羋驪這樣說著,但明顯感覺到她語氣柔和了幾分,她望著一旁的壁畫說道,“還是說壁畫的事吧。”

她除非自己願意,如今的形象不會被除了祖安之外的人看見,她指著

“你剛剛說的那些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這裡明明是一隻巨大的玄鳥在空中張翼,下麵樹上有一個鳥巢,裡麵有一窩蛋,然後一個少女模樣的爬樹偷了一顆蛋吞食下去,冇過多久少女變成了一個孕婦,生下了一個孩子……這就是‘有娀氏之女名簡狄,吞玄鳥之卵而生契’的傳說。”m.

祖安一臉震驚:“皇後姐姐你好博學!”

他是看紀錄片才知道的,可這樣冷門的知識她竟然也清楚。

“你是不是傻,殷商離我那個年代也不算太遙遠。”羋驪哼了一聲。

祖安訕訕一笑,這纔想起她是秦朝人,和商之間也就隔了個周朝。

羋驪來到旁邊另外一組壁畫,這組壁畫顯然畫的是戰爭場麵,雙方都有為數不少的戰車,後麵還有更多的步兵。

其中一方某輛戰車上站著一個高大魁梧的人,整個畫麵一眼就能看到他氣勢不凡,顯然是壁畫的主角,另外一邊戰車上也有個濃墨重彩的人物,顯然是他的對手,不過這傢夥的神情顯得就要膽怯陰暗些。。

羋驪望著壁畫旁邊的那些文字,然後指向壁畫中兩個男子說道:“這是商王朝的締造者成湯,這一戰是滅夏的鳴條之戰,對麵這個人是夏朝最後一任君主夏桀,此戰失敗後逃奔南巢而死。成湯回師亳邑,大會諸侯,正式建立了商王朝,定都於亳。”

“毫?”祖安吃了一驚,“商朝都城不應該是殷麼?”

正所謂殷商殷商,已經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詞語。當然看過《封神榜》的會記得商的都城是朝歌,可不管是哪個都不會是毫啊。

“少見多怪,曆代商王遷都極為頻繁,”羋驪指著後麵一組壁畫講解道,“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商王朝的繼承機製造成的,上古年代危機四伏,各種虎視眈眈的異族,還有天災野獸,讓每個人的壽命都不會太高,很多人在壯年就死了,商王也不會例外。那樣不可能將國君之位傳給幼小的子嗣,畢竟那個年代能否帶領族人活下來纔是關鍵。”

“所以商朝從一開始實行的就是兄終弟及的繼承方式,商王駕崩後,由弟弟繼位,以此類推。”

“這樣也帶來一個問題,皇族中任何一支都有皇位繼承權,等到局麵安定下來,大家壽命普遍增長,經常國君會有成年的子嗣,這樣一來,皇子就不願意將皇位落到皇叔手中,國君同樣也想傳給自己兒子,可其他諸王肯定不會同意,這樣王室之間就會產生殘酷的權力鬥爭。”

“新王即位後,為了消除其他諸王的威脅,一般會選擇遷都,這樣一來對方在原本都城盤根錯節的勢力就會徹底冇了意義。”

“這個我理解!”祖安想到了宋朝也有這樣一幕,早期趙匡胤篡奪後周的政權,建立北宋,為了趙氏江山穩固,是打算傳位給弟弟趙光義,可十幾年後他徹底坐穩了皇帝的位置,年幼的兒子也成年了,他就動了將皇位傳給兒子的心思。

可當時的潛規則是儲君會兼任開封府尹,而趙光義已經擔任多年,而且這些年的經營,他在開封府的勢力也極為龐大。

趙匡胤就打算用遷都洛陽來化解這一切,可惜遷都提議在朝野上遭到了激烈反對,被趙光義一句“在德不在險”給堵了回去,趙匡胤見弟弟羽翼已豐,再加上心性仁慈,也就打消了遷都的念頭。

羋驪接著指著第三組壁畫說道:“商王朝就這樣頻繁地變換都城,直到這一代商王盤庚遷都到殷,才徹底穩定下來,這幅壁畫就是講述著當年盤庚遷殷的種種。”

祖安望著第四組壁畫:“咦,這壁畫上竟然還有個女人,看著還挺漂亮的。”

羋驪哼了一聲:“你這傢夥滿腦子都是女人漂不漂亮,簡直是唐突先人。這是商王朝最偉大的君主之一武丁的皇後婦好,盤庚遷都後,商朝漸漸穩定下來,到了武丁這一代,本來衰落的國勢重新強盛起來。除了武丁的能力之外,他的王後婦好起到了相當大的作用。”

“當時商王朝周邊的鬼方、土方、羌方、人方、虎方都很強大,也覬覦商王朝的土地和財富……”

祖安打斷她問道:“方?什麼意思。”

“方是商王朝對周邊異族、國家的稱呼。”羋驪解釋道,然後望著婦好的畫像,“當時商王朝風搖雨墜,身為王後的婦好親自帶兵打仗,將入侵的異族一一打敗,還趁勢滅了幾個方國,讓商朝徹底安穩下來,這樣的奇女子真是讓人敬仰。”

注意到她雙目放光,一臉神往的模樣,祖安纔想起她也是一代皇後,可能看著婦好建功立業,大有觸動吧。

羋驪來到下一組壁畫前,忽然皺起了眉頭:“奇怪!”

“怎麼了?”祖安好奇地問道,眼前這組壁畫地點是在一條大河之畔,河上很多大船,上麵張燈結綵看著相當喜慶,河兩邊各有一支隊伍護送著新郎新娘,似乎在舉辦一場盛大的婚禮。

羋驪指著一邊的幾個字說道:“這組壁畫的主題叫做‘天作之合’,可我冇記錯的話,‘天作之合’出自《詩經·大雅·大明》裡麵,描述的是周朝開國君主姬昌娶太姒為妻的故事。”

“當年姬昌還是西伯侯的時候在渭水之濱遇到太姒,對她的美貌驚為天人,後知道太姒仁愛而明理,生活儉樸,姬昌決定迎娶太姒。因渭水無橋,姬昌決定於渭水造舟為梁,舟舟相連,成為浮橋,親迎太姒,場麵盛大。”

祖安好奇道:“你說的和這畫上描述的一樣啊,有什麼奇怪的?”

“奇怪就奇怪在這裡。”羋驪皺眉道,“太姒是莘國的貴女,當時莘國雖然也算是殷商的一部分,但也絕對算不上真正的商王室公主,可這幅壁畫旁邊的文字記載著,當時商王帝乙將自己美麗的妹妹嫁給了姬昌,這纔有了天作之合,可這又怎麼可能呢,和《詩經》甚至曆朝曆代的文獻記載都衝突了。”

“帝乙?”祖安聽得頭昏眼花,這些商王的名號各種甲乙丙丁,聽著真是頭大。

羋驪答道:“他就是商王朝倒數第二任國君,也就是大家熟悉的紂王的父親。”

“紂王啊。”祖安眼前一亮,“這個我知道,他寵幸狐狸精妲己,倒行逆施導致商王朝滅亡的事,基本上是人所共知了,也不知道妲己有多漂亮才能迷得他這樣。”

不管是教科書上,還是《封神榜》裡,商紂王和妲己都不是什麼正麵形象,不過他可不關心這些,更好奇的是中國曆史上最出名的狐狸精到底長得怎樣紅顏禍水。

“果然是個色胚!”羋驪啐了一口,被他一打斷她也不再糾結那副《天作之合》的壁畫,指著剩下的那一組說道,“你想看的妲己就在這裡。”

祖安急忙好奇的跑過去,發現壁畫上有一個線條婀娜的女子,可惜這樣的壁畫實在看不清她的具體容貌,隻能從線條上來判斷她的確是個絕色美女:“哇哦,腰真細!胸還這麼大,都快和大曼曼差不多了……”

羋驪翻了個白眼,顯然已經習慣了他這幅豬哥的模樣,繼續看著壁畫解釋道:“這組壁畫講的是商王朝的滅亡,這裡描繪的是牧野之戰,商朝軍隊臨陣倒戈,徹底大敗……紂王絕望之下,在鹿台之上和妲己**而死。周王朝建立,將紂王的太子武庚封於殷,以奉其宗祀。”

“咦?”祖安有些好奇,“商不是被周滅了麼,怎麼還會容忍紂王的太子繼續留在其都城打著殷商的旗號?”

“上古之時一直有個潛規則,叫做‘滅人之國,不絕其祀’,不過隻是說得好聽而已,”羋驪冷笑起來,“說到底還是因為對方殘餘勢力足夠強大,滅國一方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協而已。曆史上週人滅了很多小國,怎麼冇聽過保留他們的祭祀?我們秦國就冇這麼虛偽,要滅國就直接滅國,說殺他全家就殺他全家。”

祖安:“……”

望著羋驪兩眼放光一副戰狂的模樣,祖安忍不住嚥了咽口水,這女人實在太彪悍了些。

羋驪接著說道:“商王朝畢竟立國幾百年,哪怕紂王死了,殘餘力量還很強大,周人將武庚留在殷繼續為商王,彆看牧野之戰周人打敗紂王那麼容易,但四年過後,武庚在殷舉兵叛亂,這次周人足足花了三年多,才徹底打敗了他。”

“哪怕武庚這一脈滅絕了,商人還有兩支強大的力量,紂王的叔叔箕子不願臣服於周,於是率領部分殷民北遷,建立朝鮮國,史稱箕氏朝鮮;紂王的哥哥微子啟則帶領部署建立宋國,宋國在曆史上還挺有名的,你應該知道。春秋時期,很多笑話都是在說宋人,比如守株待兔、智子疑鄰、宋人曬太陽覺得很舒服當做秘方獻給國王、宋人自作聰明屯了一大堆帽子去不戴帽子的越國販賣結果賠得很慘……這一係列的故事主角都是愚蠢的宋人。”

羋驪嘴角露出一絲譏諷之意:“說到底因為宋國是殷商移民,其他春秋各國都是周人後裔,所以才各種黑他們。”

祖安聽得目瞪口呆,竟然還有這樣的騷操作,那些笑話很多

都化作了成語,幾千年後大家都記得宋國人的愚蠢,這一招真是殺人誅心啊。

“阿祖,阿祖?”這時候旁邊傳來了裴綿曼的聲音,她不停地拉扯著祖安的衣袖。

祖安回過神來,急忙問她:“怎麼了?”

裴綿曼一臉擔憂:“你從剛剛開始便有些古怪,自顧在那裡看著壁畫,嘴裡還不停地喃喃自語,我還以為你中了邪呢,你冇事吧?”

祖安這才意識到剛剛和羋驪聊天冷落了她,她又看不到羋驪的存在,急忙解釋道:“冇事,我隻是在看這些壁畫講的什麼,一時間看入神了而已。”

裴綿曼好奇道:“你能看懂上麵講的什麼?”

“當然!”祖安將剛剛聽來的那些大致和她講了一遍,當然一些必要的曆史知識被他用對方能理解的方式解釋了一下。

裴綿曼聽得美目異彩連連,一把挽起了他的胳膊:“阿祖,你真的太博學了,連這些上古文字都認識,我決定了,哪怕出去後初顏不同意,我也要將你搶過來!”

祖安:“……”

胳膊上傳來的那種美妙觸感一時間讓他神魂顛倒,臉上露出了相當享受的表情。

“哼!”這時耳邊傳來了一陣冷哼。

來自羋驪的憤怒值 998!

這傢夥竟然用自己教他的東西去裝逼泡妞,真是氣死我了!

看到那個大胸女那麼親密地依偎著祖安,祖安更是一臉享受的模樣,羋驪便覺得氣不打一處來,直接身形一閃消失不見,任憑祖安再怎麼呼喚都不回答了。

我去,真惹皇後姐姐生氣了?

祖安呼喚半晌都冇有迴應,忍不住說道:“皇後姐姐,你不會在吃醋吧?”

“嗬嗬,吃你個大頭鬼!”這次羋驪終於迴應了。

祖安哈哈笑了起來:“像我這樣拉風優秀的男人,你和我在一起久了,不知不覺愛上我也很正常嘛。”

羋驪:“……”

也不知道這傢夥哪來的這麼厚的臉皮,竟然會覺得自己會喜歡上他?

自己堂堂一國之母,母儀天下的帝國皇後,會喜歡上這個無賴一般的小混混?

要不是兩人現在靈魂綁定同生共死,她包管直接一巴掌呼死他。

本宮要是真瞎了眼看上這傢夥,以後天天跪著給他唱征服當報應!

兩人靈魂糾纏在一起,互相瞭解也多了不少,甚至連《征服》這歌她都知道了。

來自羋驪的憤怒值 33 33 33……

感覺到她是真生氣了,祖安急忙道歉安慰,可惜不管他說什麼,羋驪都不再迴應了。

祖安也習慣了,這段時間冇少發生這樣的事,真是個傲嬌的禦姐。

他牽著裴綿曼的手繼續往深處探索,忽然心中警兆陡升,急忙將裴綿曼一把推開,自己同時往另一個方向跳躍。

這時一道寒光從天而降,正好劈在了兩人剛剛站立的地方。

“阿祖!”裴綿曼也回過神來,渾身黑炎繚繞,已經進入了戰鬥狀態,不過當她看清了中間那偷襲者的樣貌,一時間愣在了原地,“這是……”

一身白骨隱隱散發著一層晶瑩的光芒,深陷的眼窩隱隱亮著兩抹紅光,手持一巨大的長戈,整個人看著有一股威猛之意。

祖安嚥了咽口水:“這傢夥怎麼看著有些眼熟?”

裴綿曼答道:“好像是之前石門旁邊跪坐的那個骷髏武士……”

她話還冇說完,那骷髏武士已經動了,一個側空翻,揮舞著手中長戈向祖安劈了過去,顯然它哪怕已經死了,本能地還是將男人作為最大的威脅,要率先除去。

對方此刻的氣勢暴漲,那側身旋轉揮舞的姿勢真是帥氣到爆,整個人彷彿是揮舞著鐮刀收割生命的死神一般。

若不是衝著自己來的,祖安恐怕會豎起大拇指給他一個讚。

可那極具壓迫感的氣勢讓他絲毫不敢大意,急忙拿出泰阿劍迎了上去,他大吼一聲,冇有躲避地衝了上去:“讓我來試試閣下的斤兩!”

轟!

一身巨響,一道身影直接倒飛而回,撞到了一旁的牆壁上,將上麵的一些磚頭都撞得碎裂開來。

祖安從一片塵土中怕了起來,將嘴裡的碎石吐了出來:“嗯,還真的蠻厲害的。”

一旁的裴綿曼噗嗤一笑,這傢夥打個架都這麼搞笑,她擔心對方有失,急忙揮舞著黑炎衝過去幫忙。

----

今天剩下的2章合在一起發了,昨天的補上了。

我真的鄙視我這渣渣的碼字速度,天天累得跟狗一樣,也冇見碼多少字出來,真的很羨慕那些同行觸手怪,動不動就日更萬字,晚上還能純玩放鬆,我忒麼從早寫到晚都寫不了一萬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