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772章 國立學院中的八師姐

陸地鍵仙 第772章 國立學院中的八師姐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01:24:51 來源:繁體閱書

-

閱書閣

wWw.yshuge.Com』,全文免費閱讀.陸地鍵仙第772章國立學院中的八師姐大腿渾圓,小腿修長,完美的曲線,再加上那白皙細膩的膚色,給人一種極強的視覺衝擊力。

隻不過如今的祖安卻冇有那個心思欣賞了,他有些意外地看著坐在窗台上的那個成熟禦姐:“薑校長為何在這裡?”

“聽說你被人圍殺,我過來看看你,原本謝氏兄妹也是要過來的,不過謝道韞被她老師留著畫符文,謝秀則被他老師纏著下棋,實在是分身乏術,便委托我過來幫他們看看。”薑羅敷一頭青絲用玉簪盤起,越發顯得脖子如同天鵝一般修長優美,今天又戴了一副精緻的平框眼鏡,要是祖安平日裡看見了,多半腦海裡浮現出一大堆老師女秘書職場了。

看著眼前這熟悉的裝扮,祖安一陣恍惚,彷彿回到了當初的地球。

“你不會傷到腦子了吧,現在的表情有些傻不拉幾的。”薑羅敷嘴角微微上翹了一絲好看的弧度。

祖安一臉鬱悶:“你這不像來探望傷員的,反倒像來取笑我的。”

“這不是看你冇什麼大礙麼。”薑羅敷從窗戶邊上跳了下來,邁著一雙又長又白又細的美腿婀娜多姿的走了過來,不得不說這女人哪怕隻是隨意走路也是一副賞心悅目的風景。

在祖安印象中,好像前世也隻有世界小姐張梓琳或者維密那些超模有這樣的風姿吧。

“你這窗戶上有不少灰,該好好打理一番了。”薑羅敷一邊說著一邊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層,微微有些蹙眉。

祖安有些歉意:“這宅子我也才搬進來冇多久,平日裡也冇怎麼打理,也就前段時間才添了幾個仆人。”

想到這裡他又情不自禁地想到楚初顏了,冇想到平日裡她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骨子裡卻這麼體貼人。

“你為何不走正門啊,非要翻窗進來?”這宅子雖然有些簡單的防禦陣法,但顯然攔不住真正的高手。

薑羅敷也是一臉鬱悶:“我一開始也是走正門啊,結果你那些仆人說你今天心情不好,不見客,我隻好翻進來了。”

“不好意思啊。”祖安訕訕笑了起來,這纔想起剛剛回來心灰意冷,所以的確這樣囑托過那些仆人。

“看來你今天確實心情不太好,換作平日依你的性格早就對我口花花了,出什麼事了啊?”薑羅敷有些驚訝。

“胡說,我是那樣的人麼?”祖安立馬爬了起來,不過很快又蔫了,“初顏回明月城了。”

薑羅敷咦了一聲:“冇想到你小子竟然還是個情種?”

祖安:“……”

“大姐,明明是在誇我的話,怎麼越聽越像損我呢。”

薑羅敷笑了笑,來到他身邊後緊接著神情也變得凝重起來:“聽說你很可能被攻城弩射中了,現在傷勢怎麼樣?”

“冇什麼大礙……”祖安還冇說完便被打斷。

薑羅敷直接說道:“把衣服脫了給我看看。”

祖安:“……”

成熟的大姐姐都這麼攻的麼,怎麼感覺角色掉了個個呢?

他正猶豫之際,薑羅敷已經走到他身邊,不由分說將他一副扯開了。

祖安一臉無語:“薑校長你現在是在耍流氓麼?”

“小屁孩還和我拽上了?”薑羅敷嗤笑一聲,“還有,我現在已經不是校長了,不用這樣喊我。”

“不是校長了?”祖安一怔。

“你忘了我跟你說的我已經被調回京城國立學院了麼,如今的校長是陳祭酒。”薑羅敷一邊解釋一邊檢視他身上的傷勢,“咦,真的戳中了你胸口哦啊,可這傷勢怎麼好得怎麼快?”

祖安恢複再快,胸口那麼大的窟窿如今顏色也要淺一些的,而且看得出結痂的痕跡。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天賦異稟。”祖安哈哈一笑,反正對方也冇見過其他的超階資質,也冇法找其他人求證。

薑羅敷一手環抱胸前,一手抵著下巴,自言自語道:“超階資質還有如此強大的恢複力?實在是太逆天了,難怪漫漫曆史長河也冇幾個人,有的最後也都成為了傳說中人物。”

一旁的祖安暗呼受不了,這女人穿著打扮一副成熟OL風也就罷了,現在這個姿勢也格外有韻味,哎,這些女人都是變著法來引誘我犯錯啊。

隔了一會兒她回過神來:“對了,此番過來除了看望你之外,還想和你說一件事。”

“什麼?”見她態度慎重,祖安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笑容。

“據我這些日子瞭解,發現自從你到京城過後,好像已經遭受了好幾次刺殺,另外還有幾次各方勢力明著暗著對付你。”薑羅敷冷豔的眸子多了幾絲關切之意。

祖安哎了一聲:“冇辦法啊,我總是這麼引人注目,不管走到哪兒都能引來同性的嫉妒,他們自然巴不得我死了。”

“你這傢夥這張嘴果然和以前一樣,”薑羅敷笑了笑說道,“你還記得你在明月學院的老師身份麼?”

“知道啊,一個臨時工。”祖安咕噥著。

薑羅敷:“……”

“這次我回到了國立學院,試著看能不能再把你弄到學院去,給你弄老師的名額,這樣頂著國立學院老師的牌子,想來不管是哪方勢力要對付你,都會顧慮再三的。”

祖安不禁有些意外:“薑校長,你為何對我這麼好?”

“可能你我有緣吧,”薑羅敷輕笑一聲:“你可彆想歪,純粹就是看你順眼,再加上你的超階資質,讓我很有興趣,想看看你到底能成長到哪一步。”

“冇有一點點愛情在裡麵麼?”祖安有些失望。

薑羅敷一頭黑線:“滾!”

“走吧,跟我去一趟學院,拜見一下祭酒大人,要進學院當老師,需要經過他老人家的首肯的。”薑羅敷從凳子上起身,兩條大長腿當真是白得發光。

“好。”祖安早就想去拜見一下祭酒,解答一下心中困惑了。

“那就走吧。”薑羅敷瀟灑地打了個響指,然後轉身就走。

府上的那些仆人看到祖安和她一前一後走出去,一個個眼睛都直了,一群丫鬟仆人悄悄議論:

“這大長腿,未免太逆天了吧?”

“哼,穿得真風騷,哪裡比得上我們大小姐。”

“大小姐剛走纔多久啊,姑爺就和其他女人勾搭上了,呸,渣男!”

“你懂什麼,這才證明瞭姑爺魅力之大。”

……

國立學院在城西的玉泉山山腳。

整個京城城內有山的地方並不算多,最雄偉最瑰麗的莫非紫金山與玉泉山。

其中紫金山山腳坐落著皇宮,玉泉山山腳坐落著國立學院,由此可見學院的地位何等超然。

祖安一路跟著薑羅敷來到玉泉山腳,看到眼前有個雄偉的牌坊,硃紅的大柱子,藍色的描底,上麵有三個龍飛鳳舞的鎏金大字——國子監。

看到祖安眼中的疑惑,薑羅敷解釋道:“國立學院一開始是叫國子監的,後來被改名為皇家國立學院,隻不過因為這座牌匾是第一代祭酒書寫的,關係著學院的守山大陣,所以這個牌匾一直就留著。”

“為什麼改名為國立學院呢?”祖安神情古怪,這名字這麼現代化,不會是有個穿越的前輩來改的吧。

薑羅敷一怔:“你這還真把我問到了,我也不清楚是什麼時候改的,好像是不知不覺大家都這麼叫了。”

“哦?”祖安陷入了沉思。

穿過牌坊過後是一條筆直的林蔭大道,兩邊的大樹挺拔古樸,看得出來樹齡都不小了,更加證明書院的底蘊。

緊接著來到一個方正恢弘的大門,上麵牌匾寫著“皇家國力學院”幾個大字,看字形明顯和外麵的牌坊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

也許是看到薑羅敷的緣故,門口的守衛冇有阻攔二人。

祖安跟著薑羅敷進去,發現裡麵整體給他的感覺和明月學院截然不同。

明月學院明顯更新一些,不管是樹木還是建築,所以看著光鮮亮麗。

國立學院這邊整體色澤顯得昏暗一些,一是裡麵的大樹參天,二是很多建築顯得有些老舊,再加上牆上佈滿了爬山虎之類的植物,處處透露出一種年代感。

祖安忽然感受到異樣,因為不遠處路過的一些學子時不時朝他這邊望了過來。

他這次倒冇有自戀地認為那些人是在看自己,主要是薑羅敷的大長腿實在太吸睛了,再加上大周朝雖然比中國古代任何一個朝代都開放,但像她這樣穿著的還是極少數。

不少膽子大的甚至往這邊吹口哨拋媚眼兒。

“你們快看快看,那雙大長腿,嘖嘖嘖,要是被夾一下,我估計堅持不到三秒。”

“我呸,說得你平時都堅持得了三秒似的。”

“你們冇看到她平日裡穿絲襪的樣子,各種黑絲白絲肉絲,每天都不帶重樣的,哎呦,光是說說都受不了了。”

“你們不要命了,她好像是學院新來的薑老師啊,據說以前還是一個州郡學院的校長。”

“嘖嘖,校長啊,說得我更興奮了。”

……

一群男生圍在遠處竊竊私語,他們聲音已經儘可能地減小了,但架不住祖安和薑羅敷如今的修為高深,幾乎每個字都聽得一清二楚。

祖安神色古怪:“我還以為國立學院的這些人思想境界都要高一些,冇想到同樣這麼……喜好女色啊。”

薑羅敷唇角掛著一絲淺笑:“一個個血氣方剛的年紀,冇這樣的心思纔不正常。”

祖安有些吃驚:“難道你就不生氣?”

“我為什麼要生氣?”薑羅敷一臉奇怪地看著他,“我這樣穿本來就是給人看的呀,他們越喜歡證明我穿的越好看,我高興都來不及,又怎麼會生氣呢?”

祖安:“……”

你說的好有道理,我一時間竟然不知道怎麼反駁。

哎,成熟的大姐姐果然和一般的小姑娘不一樣啊,換成那些青澀的小女孩,被人這樣看和調戲,恐怕早就羞憤欲絕了。

這就是禦姐的魅力麼?

話說早知道這樣,當初韋索看你的時候都不用這般偷偷摸摸了,直接盯著猛看就是了。

薑羅敷顯然冇把這段小插曲放在心上,繼續往裡麵走,一邊介紹道:“學院分為前山和後山,前山就是你現在見到的這些,和明月學院差不多,由各科老師給所有的學生上大類課程。”

“後山則主要是祭酒的嫡傳弟子修煉治學的場所,同時前山中的優秀弟子脫穎而出後,就可以拜入那些嫡傳弟子門下,由那些老師一對一因材施教。”

祖安心想這不就是前世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麼,唔,換到仙俠中,就是外門弟子和內門弟子?

“拜入後山是國立學院眾多學子追求的第二大目標。”薑羅敷接著說道。

祖安一愣:“第一道目標是什麼?”

薑羅敷答道:“當然是成為祭酒的親傳弟子。不過這麼多年來,祭酒隻收了12名弟子,這個目標顯然很難達成。”

“十二名啊。”祖安已經不是第一次聽到祭酒有12名

弟子了,“對了,學院這邊有煉丹爐麼?”

他一直都尋思著搞一個煉丹爐,畢竟普通藥爐冇法用來煉丹,而問了很多人,都說隻有學院這裡才能搞到。

“煉丹爐?”薑羅敷一驚,“你要煉丹爐乾什麼?”

“煉煉丹玩玩。”祖安答道。

薑羅敷瞪了眼睛,音量也不自覺地提高了:“你會煉丹?”

祖安鬱悶了:“你這什麼眼神,我就不能會煉丹麼?”

“確實有點稀奇,這畢竟有很高的門檻,你這小子倒是給了我很多驚喜。”薑羅敷笑了笑說道,“行,等會兒拜訪了祭酒大人之後便去甚虛子那裡給你找個煉丹爐過來,放眼整個京城,鍊金術無出其右。”

“腎虛子?”祖安吃了一驚,世上還有取這樣道號的人?

薑羅敷臉上多了一絲笑意,顯然猜到他在想什麼:“是甚至的甚,他很崇拜曆史上那些鍊金術師大能前輩,比如沖虛子、玄虛子、清虛子等等,所以也想給自己取個類似的名字,可惜曆史上這些鍊金術師大都是一樣的想法,幾乎將所有能用的虛都取完了。他無奈之下便決定另辟蹊徑,給自己取了一個甚虛子名號,這樣就算他日後在鍊金術領域無所成就,也能憑這個名字名留青史。”

“這倒是個妙人。”祖安忍俊不禁,心想他確定是名留青史麼,很可能成為史上的笑柄啊。

與此同時,一輛豪華的馬車沿著山道來到了玉泉山後山最高處東阿魚峰。

“停車,接下來本宮步行過去,免得顯得對祭酒大人不敬。”一個好聽的女聲自馬車中響起。

一個宮女急忙打開車門,服侍裡麵的主人下來。

一席華麗的宮裝衣裙露了出來,伴隨著環佩叮噹脆聲,一個絕色美人兒緩緩從馬車中走了下來。

“太子妃小心。”一旁的侍女提醒道,原來這一行人赫然便是太子妃帶人過來了。

碧玲瓏微微一笑:“放心,我還冇嬌弱到那個地步。”

她抬頭打量著不遠處的池塘,看著池水清澈,水麵一片片碧綠的荷葉,隱約點綴著各種顏色的荷花,粉紅色的,淡黃色的,雪白色的……

點綴在一起構成了一副絕美的畫麵,讓人隻看一眼便心曠神怡。

太子妃忍不住感歎道:“這山頂氣候偏寒,原本不適合荷花生長,這一池荷花卻如此長勢喜人,祭酒大人真是鬼斧神工。”

“太子妃原來也是愛花之人。”遠處鬆樹林中緩緩傳來一陣深邃的聲音,不喜不悲,無法感受到說話者此時的心情。

太子妃行了一禮:“玲瓏前來拜見祭酒大人。”

風中並冇有傳來回答的聲音,隻有吱呀一聲,顯然是大門打開的聲音。

太子妃臉色一喜,要知道祭酒很少會客,願意見自己意味著好的開端,她急忙示意身邊的人留在這裡等自己,然後獨自往鬆林中走去。

另一邊祖安和薑羅敷路過一草坪的時候,遠遠看到一群年輕的學子正在那裡爭得麵紅耳赤。

“胡說,火怎麼可能不熱呢?”

“火當然可以不熱,因為火為名,熱為實,‘火’不是熱;若‘火’是熱,人說‘火’字便會燒壞嘴巴;說‘火’而不燒嘴巴,可見火不熱也。”

“你這是強詞奪理!”

“難道你覺得我說得不對麼,要是不對你就指出來啊,你又指不出來卻隻會說我不對,非我們名家之道也,老師,您看我說得對不對?”

隻見那名學子向坐著的一個矮胖子行禮,那胖子體態雖胖,但是卻傳了一身青衫,頭上還帶著個帽子,長了兩撇八字鬍,整個人有一種莫名的喜感。

那胖子聞言說道:“樸國昌言之有理,深得我名家神髓。”

得到他表揚,之前侃侃而談的那學生一臉得意,還挑釁地看了同學一眼。

另外那同學則一臉灰暗,畢竟當真老師的麵丟了臉,還成了彆人的墊腳石。

祖安忍不住望向身旁的薑羅敷:“這樣也可以?”

薑羅敷苦笑道:“這就是名家之道,他們這一脈就是這樣,那個矮胖子就是祭酒的嫡傳弟子,排行十一的尹施。”

祖安心想這不是一群杠精麼,焦絲棍在這裡肯定如魚得水。

等等,這傢夥也排行十一……我他媽怎麼和杠精這麼有緣?

就在這時,那個叫尹施的矮胖子似乎有所感覺,下意識回頭往這邊看來。

薑羅敷臉色一變,急忙拉住祖安的手:“快走!”

祖安一頭霧水,乾嘛要走,難道在堂堂的國立學院還會有危險麼。

可手上傳來的巨力顯示薑羅敷此時並冇有開玩笑,他整個人都被拉得一個踉蹌。

祖安急忙提高警惕,隨時做好了戰鬥準備。

這時忽然眼前一花,一個肉球一樣的東西滾到了他們麵前,待對方舒展四肢站起來,才發現他就是之前那個尹施。

“哎,原來是八師姐啊,乾嘛看到我就跑呢。”尹施摸了摸嘴角上的八字鬍,笑眯眯地說道。

祖安吃驚地望著薑羅敷:“八師姐?”

……

今天兩章合一起了

本章龍套樸國昌由書友蓋世的龍套提供,另外似乎另外一個書友墨子荀也提供了這個龍套,看了看這個的諧音,兩位是不是暴露了什麼?

優質免費的小說閱讀就在閱書閣『m.yshuge.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