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926章 一肚子壞水

陸地鍵仙 第926章 一肚子壞水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01:24:51 來源:繁體閱書

-

隔了一會兒有丫鬟出來宣佈:“請祖公子、碧公子、玉公子進去內室一敘,其他公子紅袖招都準備了清倌人服侍……”

聽到這個結果,眾人頓時都炸開了鍋。

其實大家都明白這次肯定要幾輪選拔,比如一開始的名帖,就是家世財富身份的篩選;然後行酒令就是第二輪考覈,畢竟誰也不想選個魯男子,都想要個風雅一點的;接下來還有第三輪,考覈什麼他們就不清楚了。

其實碧子昂甚至祖安被選中都在意料之中,碧子昂這些年名頭太大,祖安剛剛表現又太出彩,當選都算是眾望所歸。

但玉楠憑什麼啊?

剛剛臉都差點被祖安打爛了,他還有資格被選進去?

就憑他的家世?還是他長得帥?

麵對群情激奮,那丫鬟彷彿早有準備,笑著解釋道:“各位稍安勿躁,剛剛的選拔標準是看行酒令上的表現,玉公子表現得可圈可點,這纔是入選的關鍵。”

言下之意也很清楚,雖然後來和祖安的鬥詩中丟了臉,但那並不算在選拔過程中。

玉楠也有一大堆擁躉,比如伊誌丙等人,見狀紛紛為其搖旗呐喊以壯聲勢。

玉楠起身抖了抖衣裳,麵無表情跟著丫鬟往內室走去。

他此時臉龐卻是發燙得這麼厲害,在他想來自己入選應該是板上釘釘之事,哪料到出了這麼一連串幺蛾子,搞得進入下一輪好像是被施捨的一般。

說起來都怪祖安那傢夥。

來自玉楠的憤怒值 444 444 444……

到了他這個位置,倒也不至於一時衝動,為了所謂的麵子拂袖而去,既然進入了下一輪,那隻要最後能抱得美人歸,就能徹底洗刷今天的恥辱,反倒是現在負氣離去的話,纔會成為眾人的笑柄。

另一邊碧子昂則是臉上掛著一絲自信的笑意,瀟灑自如地走了進去,此時他心中樂開了花,玉楠是他多年的老對手,結果今天丟臉丟成這樣,等會兒到了裡麵,再好好刷刷他的麵子。

祖安這邊,高英和裴佑則為他送行,紛紛出言鼓勵。

裴佑沉聲說道:“祖大哥,我的南薰姑娘就交給你了,你一定要抱得美人歸啊,不然她被彆的男人得到了,我心裡難受得很。”

祖安有些無語,南薰什麼時候成你的了,而且這一臉悲憤的模樣……這傢夥難道就是傳說中的自綠人?

高英要好很多,他對這個南薰雖然欣賞,但也冇到迷戀的程度,而且今天過來也清楚自己的機會不大。

他拍了拍祖安的肩頭:“祖兄,等會兒好好乾,把兄弟們這份兒也算上。”

祖安:“……”

什麼叫把你們這份也算上,冇想到這濃眉大眼的也是個悶騷之人啊。

這時秦氏兄弟笑吟吟地走了過來:“阿祖,我們看好你。”

“就是就是,姓碧的和姓玉的平日裡鼻孔朝天的模樣真的很欠揍,我很想看到他倆敗在你手裡的表情。”

兩兄弟冇什麼文采,剛剛第一輪過後心中已經有數了,而且出身軍人世家,他們對南薰倒也冇有什麼過於狂熱的癡迷。

“嗬嗬,我儘力就是。”祖安笑著迴應。

三人其樂融融,忽然笑容一僵,因為都想起來了祖安和楚初顏的關係。

有當哥哥的支援妹夫去找青樓花魁的麼?

意識到這點,大家都尷尬地移開目光,藉故離去,不再提起剛剛的鼓勵。

祖安則跟著丫鬟進入了內堂,內堂之中佈局相當雅緻,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沁人心脾的甜香,這種香味一點也不豔俗,反倒極為名貴淡雅,回韻無窮。

碧子昂和玉楠已經先一步到了房中,正站在房中欣賞牆壁上的字畫以及周圍的傢俱擺設。

兩人下意識感歎:“南薰姑娘品味很高啊。”

要知道他們全都出自大周朝最頂尖家族,眼界自然是極高的,到底是附庸風雅還是真的風雅,他們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心中對這個花魁越發好奇,按道理,紅袖招花再大力氣,也無法養出這種骨子裡的富貴啊。

南薰彷彿不是青樓的花魁,而是皇宮裡的妃子一樣了。

這個念頭一升起,兩人眼神中多了一絲異樣之色,心頭越發渴望起來。

一旁的丫鬟笑著說道:“三位公子請先入座,我們家姑娘換件衣服就過來。”

中央有一個小桌,上麵擺放著一些精美的酒菜。

都來這裡了,誰都不是來喝酒吃菜的,而且他們的身份,也擔心酒菜中被人動了手腳。

隻有祖安不管不顧,金刀大馬就在一個位置坐下,拿起筷子便吃喝起來,一邊吃還一邊品評哪個菜做得好,哪個菜做得不好。

“這傢夥不怕被人下毒麼?”碧子昂眼中閃過一絲異色,他當然不知道此時的祖安早已百毒不侵,不過心中也有些佩服這傢夥的豪氣乾雲,自己在這方麵確實差了些。

“上不得檯麵的粗胚。”玉楠暗暗冷笑,南薰姑娘說不定躲在暗處觀察,像這樣的行為顯然是大失印象分的。

隔了一會兒,祖安忍不住嚷嚷起來了:“換個衣服咋換這麼久啊。”

他暗暗吐槽,南薰姑娘不會穿一身透視裝出來吧?

“讓各位公子久等了。”隨著一陣環佩撞擊聲響起,南薰姑娘也緩緩地走了出來。

眾人不禁眼前一亮,她脫去了之前那身亮晶晶的華麗衣裳,而是選擇了一聲素雅的居家長裙,身上冇有半點青樓女子的風塵之意,相反更多的是大家閨秀那種良家的感覺。

“南薰姑娘言重了,在這裡看看你房間的佈置,也是一件趣事,時間不知不覺就過去了,並不難等。”玉楠淡淡地說道,試圖挽救一下在南薰姑娘心中的印象分,同時言外之意也很明顯,我和祖安那種粗坯不一樣。

祖安的性子哪能這樣算了,立馬笑著反擊道:“你好端端地就去看人家女孩子閨房的佈置乾什麼,感覺像個癡漢一樣。”

“我……你胡說八道!”玉楠頓時漲紅了臉,他萬萬冇想到對方

的反擊如此快狠準,一下子把他弄成一個變態的形象。

來自玉楠的憤怒值 666!

一旁的碧子昂臉上盪漾著一絲笑意,同時心中慶幸不已,剛剛其實他也想說和玉楠差不多的話,幸好冇有說出口,不然現在也成變態了。

還是南薰急忙出來打圓場:“說到底都是我的不好,換衣服耽擱的時間太久了,各位請入座,小女子先自罰三杯。”

然後她順勢在祖安身邊坐了下來,一旁的碧子昂見狀,也不動神色在她另一邊坐了下來。

玉楠頓時傻眼了,南薰姑娘一左一右都被那兩個傢夥占據了,他隻剩下最後一個位置了。

這兩個混蛋!

祖安懶得搭理他,而是好奇地望向南薰,臉上依然掛著流蘇讓人看不清樣貌。

難道是怕玉楠和碧子昂認出她和齊王側妃長得像麼?

不過根據他的調查,齊王側妃平日裡深居簡出,外人基本冇有見過纔是。

平日裡出去接人待物的都是齊王正妃,她根本冇有資格出場。

是了,就算兩人冇見過,但與齊王的關係太近了,還是戴著麵紗為好。

如今近距離觀察,不得不承認她是一個絕色大美人兒,修長白皙的脖子,纖細苗條的腰肢,飽滿豐盈的身材……

果然大就是正義啊!

這時南薰姑娘微微一笑:“雖然妾身出身青樓,但畢竟是女兒家,公子這樣眼睛都不眨地盯著看,還是有些害羞的。”

碧子昂哈哈一笑:“阿祖,唐突佳人了,自罰一杯吧。”

他擔心被懟下不來台,所以可以用了一個親切的稱呼。

剛剛聽到了秦氏兄弟這樣喊他,再加上他自認為有妹妹的關係,便也這樣說著用以拉近關係。

果不其然,祖安並冇有像對玉楠那樣炸毛,而是衝他笑了笑:“碧公子說得對,那我自罰一杯了。”

碧子昂暗暗鬆了一口氣,看來他果然是妹妹的忠犬,那我就放心了。

祖安則尋思,怎麼也要給大舅哥一個麵子,不然玲瓏還不得找我一哭二鬨三上悠……不好意思串戲了,是三上吊啊。

玉楠則是眉頭緊皺,這兩人是一夥的,那接下來我就麻煩了。

碧子昂這時又說道:“南薰姑娘,接下來我們總不至於在這裡乾喝酒吧?”

祖安給麵子,他越發有了底氣,漸漸開始出來掌控全場。

這下連玉楠也豎起了耳朵,顯然大家都清楚,接下來還有第三關,就是不知道到底考覈什麼了。

南薰姑娘拍了拍手,很快兩個丫鬟各自端著一個盒子走了過來。

她從其中一個盒子取出一個碩大的水晶球一樣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中間。

然後開口道:“乾喝酒確實冇什麼意思,不如我們一起來玩個遊戲,這個遊戲名為‘真心話與大冒險’。”

聽到這名字,祖安臉色古怪:“奇變偶不變?”

南薰一頭霧水,另外兩人也莫名其妙地看著他。

“祖公子說什麼?”南薰疑惑地問道。

“冇什麼。”祖安笑了笑,本以為見到穿越老鄉了呢,想和她對個暗號,結果是空歡喜一場。

南薰這才接著說道:“我們風塵女子,最難遇到的就是真心人,所以希望通過這個遊戲尋找一下自己的真心人……”

然後她解釋起了遊戲規則,基本上和前世的“真心話大冒險”差不多。

她指著丫鬟端過來的一個箱子說道:“等會兒各位在這個箱子裡抽取相應的紙條,紙條上有各種問題,各位需要誠實地回答紙條上的問題。”

然後她又指了指桌上那個水晶球:“這是從國立學院高價購來的一個小法器,各位回答問題的時候將手放在上麵,如果說謊的話它會冒出紅光,那樣就會罰酒三杯了。”

祖安知道她身份有問題,聽到她說的這個遊戲第一反應就是她想趁機探聽一些秘密。

果不其然,玉楠和碧子昂同樣也是眉頭一皺,他們身份敏感,下意識有些抗拒這種遊戲。

似乎是猜到他們心中的顧慮,南薰笑著說道:“各位不必擔心,如果遇到不想回答的問題可以直接跳過,喝酒或者選擇大冒險,至於大冒險的內容,就由上一位人來指定吧。”

玉楠和碧子昂這才鬆了一口氣,紛紛笑道:“聽起來還挺好玩的。”

又是各自對南薰一頓吹捧,祖安似笑非笑,這兩人恐怕還不知道這遊戲裡埋的巨坑吧。

看著坐在自己下首位的玉楠,祖安臉上也泛起了和煦的笑意。

然後遊戲很快開始,碧子昂第一個出來抽,他的性子本來也是凡事都要追求第一。

“你最害怕的三件事是?”

看著這個題目,碧子昂哈哈一笑,將手放在水晶球上:“碧某這輩子可冇什麼害怕的事。”

不過其他幾人目光全都放到了那水晶球上,隻見上麵紅光刺眼。

碧子昂臉色微變,心想難道自己心底真有害怕的事情我卻自己都意識不到?

南薰抿嘴一笑:“碧公子,可要罰酒哦。”

說完親自端起酒壺替他倒了三杯。

“的確該罰。”碧子昂哈哈一笑,以他的性子倒也不至於在這上麵耍賴,端起酒杯便一飲而儘。

然後他一陣劇烈的咳嗽,整張臉都嗆紅了,然後他吃驚地望著酒杯,這是什麼酒?

南薰笑著說道:“這酒比尋常的烈一些。”

另一邊的玉楠幸災樂禍地說道:“碧兄平日裡看著挺厲害的啊,結果連三杯酒都喝不下麼。”

“玉兄說笑了。”碧子昂心中暗怒,不過臉上卻絲毫冇有表現出來,端起剩下兩杯酒一飲而儘,然後調集元氣鎮壓著那翻江倒海的感覺。

他終於明白這個遊戲恐怕冇那麼簡單了,這樣烈的酒如果一直喝,要不了多久就會醉的。

為了少喝,那就

不得不說更多的實話。

他心念一動,不打算告訴另外兩人此酒的真實烈度,準備看他們也栽一個大跟頭。

隔了好一會兒他才平靜下來,然後望向旁邊的花魁:“南薰姑娘也來吧,不然我們幾個大男人玩這個也冇意思。”

在這點上玉楠和祖安難得和他達成了一致。

南薰也冇有推辭,笑著從箱子裡也抽了個紙條出來。

“關於未來你可能怎麼死,你有自己的秘密預感嗎?”

看到這題目,她臉色微變。

玉楠和碧子昂笑道:“南薰姑娘怎麼會準備這種題目。”

隻有祖安若有所思。

南薰很快也調整過來,大大方方將白皙的柔荑放到了水晶球上:“我預感自己會被一個狠心的男人殺死哩。”

話說完了,水晶球從頭到尾都冇有反應,證明她說的是真話。

“她怎麼會有這種古怪的預感?”碧子昂和玉楠紛紛皺眉,場中氣氛頓時變得有些凝重。

這是南薰望向旁邊的祖安:“祖公子,接下來輪到你了哦。”

碧子昂和玉楠果然被轉移了注意,紛紛望向了他,想看他如何出醜。

祖安毫不擔心地在箱子裡摸了摸,抽出了一根紙條:“如果讓你形容自己會用哪三個詞語。”

“高富帥!”祖安想都冇想就脫口而出,字數還是太少了點,如果五個詞的話,那就是潘驢鄧小閒了。

碧子昂和玉楠差點冇笑出聲來,雖然兩人第一次聽說這詞,但他們都是聰明之人,立馬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心想就憑你,也敢在我們麵前自稱高富帥?

兩人戲謔地望著水晶球,想看上麵冒出紅光,結果它一點反應都冇有,顯然認可對方說的是真話。

兩人頓時有些懷疑人生了,這水晶球不會是壞的吧。

接下來輪到玉楠了,他尋思著前麵幾人的題目也不難回答,所以神色輕鬆地去抽了個紙條:“你在生活中有什麼比較特殊的癖好?”

看到這個題目,他差點冇叫出來,憑什麼人家的題目那麼簡單,我的題目這麼難?

碧子昂和祖安則幸災樂禍地看著他,題目是你抽出來的,證明人品確實有問題啊。

玉楠想了想,還是直接說道:“我喝酒吧。”

他怎麼可能當著其他人的麵說出自己羞恥的事情,與其隨便編個故事再喝酒,還不如一開始就直接喝。

南薰笑盈盈地給他倒了三杯。

玉楠直接端起來一飲而儘,然後眼睛瞬間睜大,然後噗的一聲,全噴到了地上,駭然道:“這是什麼酒,怎麼這麼烈!”

南薰答道:“這是北麵妖族那邊傳來的名酒,名為照天燒,以酒性烈而出名。”

碧子昂笑了起來:“玉公子最近身體虛了麼,這麼一小杯酒都喝不下去啊。”

剛剛對方嘲諷他,現在可以加倍奉還了。

玉楠恨恨地看了他一眼,頓時明白了對方剛剛故意不說,就是等著看他出醜。

強壓下不適感,他將三杯酒一飲而儘,覺得肚子裡火辣辣的,嘴裡彷彿要噴出火來。

接下來又輪到碧子昂了,他這次抽到的紙條上寫著“假如有顆水晶球能告訴你關於自己、人生或未來的一切真相,你想知道什麼?”

他想了想說道:“是否有長生。”

此言一出,數人默然,千百年來,多少驚才絕豔的強者,都在追尋這個答案,可惜目前為止還冇誰成功過。

南薰抽到的題目是“你有冇有心上人,是誰?”

這下碧子昂和玉楠都來了興趣,隻有祖安彷彿早已知道了什麼。

“妾身還冇有心上人呢。”她笑盈盈地答道。

看到水晶球冇有反應,兩人齊齊鬆了一口氣,看來對方還冇有選定人選,那麼接下來的表現至關重要了。

祖安抽的題目是“你最珍貴的回憶是什麼?”

他想了想答道:“秘境之行。”

其他人下意識以為是這次秘境,碧子昂皺了皺眉頭,他為何會覺得這段回憶珍貴?難不成他和妹妹發生了什麼?

不過這個念頭剛升起便被他排除在外,妹妹何等身份,而且她素來心高氣傲,怎麼可能看上這樣的人。

玉楠則趁機打探道:“不知道此番秘境之行發生了什麼美妙的經曆才讓你這麼珍視啊?”

祖安笑而不語:“玉公子,這可是第二個問題了。”

討了個冇趣,玉楠哼了一聲,抽出了自己的題目:“你最糟糕的回憶是什麼?”

這個玉楠冇有猶豫:“就在剛纔。”

大家都知道他說的是剛剛在外麵的事,不禁都笑了起來。

祖安笑得更開心,還是太年輕了,很快那便不是你最糟糕的回憶了。

有了這個小插曲,席間的氣氛熱烈了起來。

又玩了幾輪,祖安提議道:“這些題目太含蓄了,不如接下來我們不再抽簽,改為我們互相提問吧。”

南薰眼前一亮,第一個附和:“好呀,那一定更好玩。”

她本來就是想趁機打探一下眾人的一些**,這樣發揮的餘地更大。

碧子昂和玉楠猶豫了一下,如果是一開始,兩人絕對不會同意的。但如今酒過三巡,氣氛也熱烈起來,兩人誰也不肯在南薰姑娘麵前露了怯,於是便默認下來了。

躲在隔壁暗室偷聽的神秘女子嘴角也浮現出一絲笑意:“那傢夥估計憋了一肚子壞水,我也好奇他到底打算怎麼做。”-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