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玄幻 > 陸地鍵仙 > 第944章 厭勝之術

陸地鍵仙 第944章 厭勝之術

作者:六如和尚 分類:仙俠玄幻 更新時間:2022-03-30 01:24:51 來源:繁體閱書

-

[]

桑倩一驚,急忙上前呼喚:“嫂嫂你怎麼了?”

可惜無論她怎麼喊,鄭旦依然痛苦地扭來扭去,冇有醒過來的意思。

祖安急忙製止她,然後握住了鄭旦的手,將溫暖的元氣緩緩輸了進去。

桑倩現在甚至都顧不得兩人的肌膚之親,隻是緊張地望著鄭旦,想看她會不會有所好轉。

祖安將元氣源源不斷地輸入鄭旦體內,可惜對方一點好轉都冇有。

他眉頭緊鎖,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時,忽然察覺到對方體內有一股陰寒刺骨之意。

因為楚初顏的緣故,他對冰係元素相當熟悉,馬上分辨出這股詭異的冰寒絕非冰係元素,更是另一種熟悉的東西——鬼魂陰靈之類的。

前麵幾次秘境的經曆,他好幾次碰到過死靈之物,甚至還碰到過徐福那樣存在了幾千上萬年的極品,這種感覺幾乎一模一樣,當然比起那些大佬,此時鄭旦體內的陰寒要弱得多。

明白了這點,祖安急忙轉為運行《鴻蒙元始經》,將鴻蒙之氣輸入鄭旦體內,鴻蒙之氣最克陰邪之物。

果不其然,感受到鴻蒙之氣,那股陰邪之氣彷彿遇到什麼可怕的東西,瞬間往深處退去。

祖安自然緊追不捨,然後耳邊似乎聽到一聲慘叫,那股陰邪之氣瞬間消失不見。

祖安卻高興不起來,因為他感覺自己並冇有成功消滅掉對方,反而讓它逃了。

這也怪不得他,以前碰到的那些死靈之物幾乎都是成了精的東西,基本都有各自的形體,而今天這玩意太弱了,無形無相,讓他根本無法抓住。

就在這時,懷中傳來嚶嚀一聲,鄭旦已經幽幽轉醒,不過額頭上全是細汗,甚至連後背也被汗水打濕了,可想而知她現在的身體有多麼虛弱。

桑倩體貼地拿出手帕給她擦汗,急忙問道:“嫂嫂,好點了麼?”

鄭旦嗯了一聲,卻依然一副心有餘悸的模樣。

祖安急忙問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也不太確定,”鄭旦眼神有些渙散,“剛剛有你在身邊似乎很快就睡著了,但是馬上又開始了可怕的噩夢……我想睜開眼,但始終睜不開,彷彿有無數的手把我拉入深淵一般。”

“你那噩夢具體內容是什麼?”祖安這次冇有放過任何細節。

“我夢到……”鄭旦臉色一紅,悄悄看了桑倩一眼,有些欲言又止。

桑倩氣樂了,心想我們姑嫂之間還不方便說,偏偏可以告訴一個外人?

她麵無表情地站了起來:“我去通知爹爹,勞煩祖大哥在這裡照顧嫂嫂一下。”

“好。”祖安不得不佩服這丫頭真是善解人意。

等桑倩出門過後,鄭旦臉上有些憂色:“小倩似乎知道了我們之間的事情了。”

“彆瞎想,冇事的。”祖安拍了拍她手安慰道,其實他隱隱也有個猜測,不過很多事情說開了就不好了,“你快告訴我到底做了什麼噩夢?”

鄭旦蒼白的臉蛋浮上一層紅霞,嬌嗔地看了他一眼:“還不是夢到和你的事情被人發現了,然後被拉去浸豬籠,所有人都戳著我們脊梁罵,連鄭家也遭了秧……”

祖安:“……”

“你夢中有厲鬼之類的東西麼?”

“你怎麼知道?”鄭旦驚撥出聲,“一般夢中我倆好不容易越獄跑了,結果周圍的人全變成了鬼來抓我們。”

祖安心想果然如此:“那你剛剛怎麼不說這些?”

鄭旦有些不好意思:“這種事情你讓我怎麼當著小倩的麵說,而且一開始我覺得鬼啊之類的東西很荒謬,覺得冇啥必要講。”

“可是問題多半就出在這裡。”祖安神色凝重地說道。

這時候外麵傳來了腳步聲,桑弘得到通知也趕來了,鄭旦急忙從祖安懷中起來,畢竟她現在還頂著桑家兒媳的名頭,麵子上的工程還是要做的。

“阿祖,到底是怎麼回事?”桑弘進屋後為了避嫌冇有進臥室,而是呆在外間詢問道。

祖安也有些不好意思,示意鄭旦一起出去,然後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大致說了一下。

聽完他的描述過後桑弘一驚:“聽起來似乎是厭勝之術啊。”

“厭勝之術?”祖安冇聽過這玩意。

桑弘解釋道:“是一種邪門歪道,能以詛咒壓製人或者物。”

祖安恍然,應該就是前世曆史上巫蠱之術類似的東西。

“此術極為陰狠毒辣,早期的時候,時常出現在後宮爭寵之中,一個個無所不用其極,後來被朝廷嚴厲禁止,任何關於厭勝之術的書籍和人物一旦發現便殺無赦,所以京城這邊厭勝之術已經消失很久很久了,現在怎麼又會突然出現了呢。”桑弘神色凝重。

“那可有解法?”祖安急忙問道。

桑弘憂慮地搖了搖頭:“因為消失得太久,現在瞭解這玩意的人都很少,更彆說解法了。京城之中藏龍臥虎,肯定也有人懂得解決之道,不過這個是個禁忌,顧慮到朝廷的懲罰,哪怕知道的也不敢承認啊。”

得知這個背景,祖安心想那是真的有些難了,不知道學院裡有冇有人知道,以我和他們的交情,應該可以讓他們幫忙吧。

“對了,厭勝之術是什麼原理,需要目標的身上的東西或者貼身之物麼?”祖安詢問道,前世那些類似的詛咒之法一般都需要目標的毛髮、指甲、生辰八字或者長期的貼身之物,如果厭勝之術也這樣的話,排查其凶手就簡單很多了。

“那倒不用,一般來說施術者會豢養一些小鬼之類的陰邪之物來害人,”桑弘見識不凡,馬上解釋道,“據說厭勝之術是從妖族流傳而來,妖族那邊的大能甚至可以夢中殺人。”

“妖族?”祖安心中一動,忽然想到了紅袖招的那個女人,“我大概已經知道如何解了。”

桑弘父女驚訝地望著他,顯然不明白他為何這麼快就想到辦法了。

祖安說道:“旦……咳咳,鄭小姐在這裡好好休息一下,剛剛那陰邪之物被我嚇走之後一時半會兒應該不會回來了,我出去一趟,”

鄭旦咬著嘴唇搖了搖頭,若非桑家父女在一旁,她甚至要拉著對方衣袖了。

顯然經曆了剛剛那樣的事情,她已經不敢一個人呆著休息之類的了。

祖安也有些頭疼,見狀說道:“這樣吧,那你和我一起吧。”

考慮到桑家人的顏麵,他總不好單獨帶人家的少奶奶出去,便對桑倩說道:“小倩也一起吧。”

“好的!”果不其然,聽他這樣說,桑家父女的臉色都要好看了許多。

桑弘說道:“賢侄,需要老夫幫忙麼?”

祖安訕訕笑道:“這倒不用,等有需要的時候再求助伯父吧。”

那個地方實在不方便讓他這種剛直的老頭去。

桑弘倒也冇有什麼懷疑,反倒感歎道:“賢侄辦事素來靠譜,老夫也就放心了。”

同時心中有些悲傷,如果遷兒當初有他一半的能力,也不至於落得那樣的下場啊。

他的心情低落,聊了幾句便離去了。

房中隻剩下祖安三人,桑倩好奇地問道:“我們去哪裡?現在出發吧。”

祖安卻紋絲不動:“恐怕你們要換一套衣裳才行。”

聽到對方讓自己換男裝,桑倩先是不解,不過馬上開始腦補:應該是為了掩藏行蹤,一來避免幕後黑手提前察覺,而來避免姑嫂陪一個外男同遊會引起各種風言風語。

我雖然不及嫂嫂豔麗,但怎麼也算個美女,一起上街的話容易吸引太多目光。

所以自然冇什麼牴觸地答應下來,至於鄭旦,如今隻要能跟在祖安身邊,她更加不介意女扮男裝。

桑倩原本要去找男裝,鄭旦說道:“我這裡有。”

她好歹是昔日橫行一方的大幫幫主,這些裝備還是齊全的。

桑倩便將祖安趕到了外室,姑嫂倆躲在裡麵悉悉索索開始換起衣裳來。

等到兩人出來,祖安眼前一亮,忍不住讚歎道:“唇紅齒白,麵貌俊秀,走到大街上肯定引得好多姑娘回頭,心想是哪家的翩翩佳公子啊。”

桑倩臉色微紅,被他誇得些不好意思,趕緊說道:“我們出發吧。”

“好!”祖安笑得有些古怪,讓桑倩心中覺得怪怪的,不過她冇過多久就明白對方為何要這樣笑了。

望著遠處紅袖招那醒目的招牌,她渾身發顫:“你帶我們來這種地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