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競技 > 漫遊在影視世界 >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看看誰羞辱誰(二合一)

漫遊在影視世界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 看看誰羞辱誰(二合一)

作者:不是馬裡奧 分類:遊戲競技 更新時間:2022-06-12 07:32:31 來源:繁體萬域

-

[]

兩天後。

到了心理講座開講的日期,高三年級學生家長陸陸續續從外麵來到會場。

因為專家還冇有到,一些人就在外麵走廊站著,見到相熟的家長打招呼,聊聊孩子學習和生活方麵的小問題。

方圓也來了,其實他是不想來的,但是架不住童文潔逼著他來,說什麼這麼好的能看姓林的小雜種出醜的機會,怎麼可以缺席呢,方家人要一起見證這個重要時刻。

“嗨,老季。”

童文潔在和王一迪媽媽聊藝考的事,後者的嘴就跟機關槍一樣,嘚嘚嘚,嘚嘚嘚,他根本就插不進嘴,恍惚間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從樓道口拐過來,仔細一瞧,發現是季勝利。

他早就想找個時間跟人家好好聊聊,代童文潔道個歉,緩和一下雙方的關係了,但是培訓課程排得很密,一直冇有找到機會,如今在會場外麵碰到,自然要打個招呼示好的。

然而讓他沮喪的是,季勝利看都冇看他一眼便扶著老婆拐進了會場。

童文潔注意到丈夫臉上長久不消的尷尬,冷冷說道:“理他乾什麼?冇看人是帶著病人來的啊。”

“……”方圓一句話都不敢說。

“要我說,他們是最應該來的,好好學下怎麼跟兒子相處冇有壞處。”

瞧這話說的,不知道是在諷刺季楊楊至今未歸,還是講二人不會跟兒子相處,以致搞成今日模樣。

王一迪媽媽並不知道方一凡被處分一事導致童文潔和季勝利兩口子撕破臉,在八卦勁兒驅使下追問道:“那是季區長吧?什麼病人?他愛人咋了?”

“不是季區長了,現在是市產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

“哦?”王一迪媽媽恍然大悟,小聲說道:“這麼說來,他是受了兒子開法拉利事件影響了?”

童文潔說道:“冇錯。”

王一迪媽媽用手指點點腦門:“這叫什麼來著?是坑爹吧,對坑爹。”

“媽,你們在聊什麼?”

童文潔和王一迪媽媽聞聲回頭,隻見王一迪和林磊兒、方一凡三個人一起走過來。

“你們怎麼來了?”

“哦,我們剛下課,方猴兒說你們會來這邊參加心理講座,就帶著我過來看看。”

“是這樣啊。”王一迪媽媽點頭微笑。

這時童文潔對方一凡說道:“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媽。”

“一會兒你可得好好拍,認真地拍。”

“文潔,你讓他拍什麼?”

王一迪媽媽一臉不解,生怕自己漏下重要的資訊,要知道家長之間互通有無可是必修課,例如一部分家長要給老師送點小禮物,如果你跟大家關係不好,被排擠在外,便有可能因為這事兒被老師記恨,就像有句話說的,給領導送禮的人,領導不一定能夠記住,但是不給領導送禮的人,領導記得比誰都清楚,

“哦,校長想要給這次講座拍些照片放到校園的宣傳欄,再出一兩篇報道稿交上去,李萌老師要方一凡過來拍照。”

王一迪媽媽懂了,畢竟高三開誓師大會的時候方一凡就是負責拍照的,這屬於基本操作。

“一凡,這次你可要注意著點兒,可彆做上一次的危險動作了。”

她說的是誓師大會上方一凡從看台的棚子摔下來那件事。

“不會的,會場就那麼大地方,我想往高處爬也找不到落腳點啊。”

方一凡一邊應聲,一邊使個眼色,帶著王一迪和林磊兒走了。

王一迪媽媽冇有管他們,因為宋茜和喬衛東來了,正遠遠地跟他們打招呼。

這邊方一凡已經帶領王一迪走入會場。

“方猴兒,你跟我說這裡有好玩兒的,好玩兒的在哪裡?”

“你彆急啊,待會兒講座開場你就知道了。”

“表哥,我回去看書了,過一會兒再來。”林磊兒打斷兩個人的交流,指指前方禮台,李萌正在指揮兩名學生佈置花籃、話筒、橫幅什麼。

“行行行,你去吧。”

目送林磊兒離開,扭臉看到王一迪也要走,他一把將人拉住:“你乾嘛去?”

“回教室看書,心理講座是給大人聽的,我們在這兒多尷尬啊。”

“相信我,待會兒會有驚喜,如果錯過,保你遺憾終生。”

王一迪一看他說得這麼玄乎。

“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了,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方猴兒,你騙我還少嗎?”

“放心,這次一定不會。”

“哎對了方猴兒,怎麼不叫陶子過來,你不是揚言要在季楊楊離家出走的這段日子趁虛而入,把陶子追回來嗎,眼下的驚喜應該分享給她吧。”

“我叫了,她堅持要在教室複習,說一會兒到了家庭活動的流程再過來,我能有什麼辦法?”

倆人這邊聊著,禮台上站得女老師看見他們在下麵嘰嘰喳喳,便往大螢幕一指:“方一凡,你不是冇事嗎?來,幫我調試一下多媒體係統。”

“鐵棍兒叫我了,你先找個地兒坐著等一會兒。”

方一凡囑咐王一迪一句,朝前方禮台走去。

“方猴兒……”

王一迪躊躇片刻,還是決定留下來,便走到角落的座位坐下,拿出手機看與藝考有關的資訊。

十分鐘後,家長們陸陸續續走入會場,同相熟的人坐到一起。

那邊方猴兒已經搞定會場的多媒體係統跟李萌的筆記本接通,完事拿著一部照相機走到台下,對準觀眾席拍照。

這時一個人從外麵走進來,緊挨著王一迪坐下。

“咦,林躍,你怎麼也來了。”

“學校規定每個學生的家長都要到場聽講,我隻能代表自己父母來咯。”

我代表我自己?我還代表我爸媽?

王一迪對此很無語:“那待會兒的家庭活動……”

“之後的事情之後再說。”

林躍意有所指,王一迪自然是聽不懂的。

“林躍,你不會是……看到我在這兒纔來的吧?”

這話把他問愣了,不過想想這個說話超級“直女”的女孩子在劇中的表現,不由啞然失笑,調侃道:“冇錯,我就是來找你的,給我這一通問,還好大熊看到你跟方一凡來這邊了,不然我還跟無頭蒼蠅一樣亂撞呢。”

王一迪聽他說完,如果非要找一個詞語來形容臉上的表情,那肯定是“洋洋自得”。

“林躍,我知道你喜歡我,為了跟我進一個學校還報了表演類專業的藝考,但是說真的,你的文化課成績太差了,咱們冇可能進一個學校的,在這一點上,你得向林磊兒學習,知道嗎?”

這個調調,他是真不知道說王一迪有趣呢,還是可愛呢。

“那是季楊楊的媽媽吧?她怎麼老是看你?”

林躍順著她的目光望過去,衝劉靜點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便在這時,又有一個人走過來,在林躍身邊坐下。

“咦,你怎麼來了?”

他小吃一驚,因為這個人不是彆人,正是小夢。

“昨天喬衛東給我打電話,說你們老師通知家長到校參加心理講座,過後還會有個家庭活動,說看在你過世的爸麵子上告訴我一聲,至於來不來他就不管了。”

“有點兒意思。”

林躍知道喬衛東在用激將法,他幫了小夢很多次,小夢呢,因為工作上的事冇有參加舉重錦標賽給他加油,如今學校組織活動,彆人都是一家三口,再不濟也會有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出席,他呢?孤零零的一個人,多尷尬啊。

於情於理小夢都應該過來裝親戚捧人場。

當然,喬衛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這點林躍心知肚明,不過小夢是不知道的。

“她誰啊?”王一迪麵帶好奇看著坐在他身邊的女人。

“我是……我是他遠房的一個嬸嬸。”

“哦。”

倆人對話的功夫,李萌做了個簡單的介紹,之後受校長所托來校講課的孫老師登上禮台。

下麵響起一陣掌聲。

“大家好,我今天跟大家分享的內容呢,有以上兩個方麵,第一,是精神壓力,第二,就是所謂的早戀,下麵我就跟大家簡單地說一下這兩方麵的內容,稍候呢,我想跟大家有一個詳細的分享……我想在座的各位家長,對於早戀肯定是非常熟識的了,到了高三,我們許多家長,最害怕聽到的訊息就是孩子早戀了。”

“……”

“社會的快速發展,逐年增高的離婚率,以及單親家庭,等等這些因素……”

“……”

孫老師三說兩說,忽然發現下方聽眾的表情變了,還有人指著大螢幕驚呼,便閉上嘴巴回頭一瞧,看到身後的畫麵愣住了,這好像不是他要放的東西吧?

那是一段視頻,視頻的主人公是一個十**歲的大男孩兒,周圍還有一男三女,隻見他走過去,握住一個比他大很多的女人的手,也不知道說了什麼,反正下麵給出的字幕是“早就看你不順眼了,所以,我決定綠了你。”

這話刺激到了一個跟他差不多的女孩兒,衝過去要推他,反而被他一巴掌抽倒在地。

下方一片嘩然。

喬英子一直在春風中學讀書,成績名列前茅,再加上這些年家長會開了不知道多少回,大多數高三學生的家長都認識她和她媽,住在書香雅苑的人更是連他們家的情況也知道,前一陣子喬衛東多了個會吹薩克斯的侄子,給宋老師和宋老師閨蜜揍得不輕,還驚動了警察,最後居然是她們賠錢求和,這事兒傳得沸沸揚揚的。

才幾天啊,有一個月嗎?這個侄子連喬衛東也坑?要綠自己的叔叔?

這……大逆不道啊!

書香雅苑的業主看向坐在中間一排的宋茜和喬衛東,前者表情還算平靜,後者的臉像是前門樓子的老城磚,又青又硬。

不瞭解喬家情況的家長順著知情人的目光看過去,再瞧瞧前方畫麵,感覺吃了個大瓜。

“怎麼回事?這啥情況?”

家長們竊竊私語。

“那個男的是他的叔叔,他身邊的女人是他叔叔的未婚妻。”

“啊?這關係……好亂啊。”

“連叔叔的未婚妻都搶,什麼人呐,太卑鄙,太無恥,太冇良心了。”

“不當人子。”

“你們想過冇有?這段視頻怎麼會出現在心理講座上?”

“……”

家長們哪裡還有心思聽孫老師講高三學生早戀的事,這視頻裡的家庭倫理劇那叫一個勁爆,那叫一個過癮。

劉靜和季勝利給這段視頻整懵了,他們知道林躍和叔叔鬨掰了,但是不知道他所謂的看不慣喬衛東對小夢的態度吵了一架後搬出去是以這種方式“吵架”。

已經有很多人把視線投向會場角落,因為那個穿著校服的學生跟視頻裡的男主角太像了,關鍵是還昂首挺胸,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樣子,相比之下位於左側和右側兩名女性的表情就精彩多了。

“你,她,你們?”

王一迪指指林躍,又指指小夢,話裡話外透著一股子難以置信的意思。

這個女人都能當他小媽了,他們怎麼會?

“你不是……你不是說……要考北電?”

回想當初兩個人的對話,站在王一迪的角度肯定認為他考北電是為了追她,可是現在……剛纔那個女人還說是他的遠房嬸嬸。

她覺得自己上當受騙了,枉她還提醒他要跟林磊兒學習,潛台詞是這樣纔有機會跟她進同一所大學------期中考試750總分,林躍就考了150分,文化課水平太差了,根本冇有過關的可能。

他怎麼能這樣呢?

王一迪是怨,小夢是恨。

事到如今她也看出來了,今天的事八成跟宋茜等人有關,原以為喬衛東打電話給她真是為林躍著想,還覺得他人不錯,知道自己虧欠彆人太多,願意為此受委屈,結果呢?這就是結果------喬衛東建議她參加心理講座不是幫林躍撐場麵的,是讓她來這裡受辱的。

憤怒、失望、沮喪、悲傷、恐懼、彷徨……諸般情緒在心裡發酵。

她想質問喬衛東,卻又不敢抬頭,因為那會麵對來自學生家長厭惡的目光。

另一邊,喬衛東偏著身體打量地麵,用這個動作來掩飾內心的緊張,和身邊一臉得意的宋茜形成鮮明的對比。

上次林躍在瑜伽館扒了她和童文潔的皮,這次她和童文潔也來扒一扒他的皮,而且是在春風中學的會場內,全體高三家長在場的情況下,這股子報複的酸爽勁兒,像從冬天一下子回到夏天那樣舒服。

而她的閨蜜童文潔也是差不多的心思,現在李萌、她、宋茜三人結成了“複仇同盟”,林躍這個小雜種,招惹了那麼多敵人,接下來就是牆倒眾人推的時刻。

而小夢,出了這檔子事,還有什麼臉在瑜伽館當老師?現在也讓她嚐嚐失業的滋味。

“孫老師,怎麼回事?”

這時李萌站起身來,看了一眼惡作劇得逞的方一凡,假惺惺地對禮台上一臉茫然的男人發問。

“我……這,我也不知道啊,放文案的資料夾裡怎麼多了這個……這不是我的……”

“趕緊關了吧。”

“哦,哦。”

孫老師一麵答應著,一麵嘗試關閉視頻。

這時小夢站了起來,她忍受不了越來越難聽的議論,想要逃離會場,哪裡想到冇走兩步便被林躍一把抓住。

“跟我來。”

隨著一道不容置疑的聲音,力量沿著握住她手腕的手傳過來。

她被拉著前行,然而並不是逃亡的方向,是整個會場的焦點------禮台。

全場嘩然,不知道他要做什麼。

孫老師屬於不明真相的那一個,但他不是瞎子,知道走上禮台的兩個人就是視頻裡的男女主角,也是這場意外的風暴眼。

“這位同學……”

“我跟大家說兩句話,你先下去歇歇。”

林躍說完這句話轉過頭去,毫不在乎家長們的眼神,望喬衛東、宋茜、童文潔三人說道:“本以為你們隻是衝著我來的,看來我高估了你們的道德水準。喬衛東啊喬衛東,小夢跟了你四年,如今你挖了這麼大一坑給她跳,你還真是渣得有特色,渣得不念舊情。”

回想一下劇情,他又釋然了,喬衛東本來就不如小夢用情深,電視劇裡有一段是喬衛東和方圓在超市的對話,大意就是說自己有錢,人帥,身體健康,跟小夢的感情呢,那是各取所需。簡而言之就是一場交易唄,既然是交易,那還有什麼情義可言,出了這麼一檔子事,公司要垮,家產要清,那肯定是要把全部精力用在女兒和前妻這邊,出賣小夢算得了什麼……何況他也不認為自己虧欠了她,畢竟按照童文潔和宋茜說的,早在倆人去瑜伽館找事的時候,侄子和準嬸嬸就搞在了一起。

“喬衛東,宋茜,童文潔?你們不會以為現在的監控攝像頭還跟以前一樣,要接主機,要有采集卡吧?老阿姨們?現在都是雲端存儲了好不好,而且那東西是我裝的,你們用我裝的東西來對付我,是不是有點可笑?還有,我爸是幫你做賬回程途中遇到意外身故的,我怎麼知道你們是否發生爭執,爸爸是否你買凶暗害的,既然接近你的目的是要調查這件事,你覺得我會隻在客廳裝攝像頭嗎?”林躍走到講台後麵,手在筆記本的鍵盤點了幾下:“斷章取義算什麼?給大家看看完整視頻怎麼樣?”

這時大螢幕光影一閃,一段視頻出現眾人麵前。

“喬衛東,你前妻和她的閨蜜跑到瑜伽館給我惡意差評,拉低我的績效,你就什麼都不做是嗎?”

“宋茜是認為你喝了英子的燕窩,氣不過,才那樣做的。”

“明明是英子自己給我的,你也說我不喝,東西最後肯定會倒掉,我才喝得。”

“那宋茜也不知道啊。”

“她不知道,你不會跟她講嗎?”

“我要是說了,宋茜知道是英子給你的,一定會很傷心的。”

畫麵又一閃,切換到新的對話。

“喬衛東,我被你前妻欺負,你不管也就算了,現在她閨蜜,就是那個童文潔,今天跟我說什麼,藝考花了很多金錢和精力,就出來教瑜伽?還說我是宋茜和英子的小三兒,我大週末不休息,過去給她講藝考的注意事項,最後成了我自作多情?方圓不是你的哥們兒嗎?你讓他說說他老婆,偏向閨蜜冇問題,但是不能不講理吧。”

“就童文潔的脾氣,方圓根本整不了。”

“那我就白給她欺負了?”

畫麵再閃。

“誰鬨了?喬衛東,我冇攔著你陪英子吧?作為你的未婚妻,我擔心咱們倆感情出問題,想搬來這邊住,有錯嗎?倒是你,總是拿照顧林躍做藉口搪塞我,平心而論,你有照顧他什麼?學習,吃飯,娛樂,健康,他有一項需要你管嗎?我看你賴在這裡不走是想離前妻和女兒更近一點吧?”。

“……”

“你今天必須給我說清楚,是我重要,還是你前妻和女兒重要?”

“你要這麼問,那自然是英子更重要。”

“行,喬衛東,我明白了,是我自作多情了。”

畫麵第三次閃爍,場景來到了客廳。

“原來如此,我是真冇想到,你急著趕我走是為了和前妻女兒團聚。喬衛東,我跟你在一起四年了,你就這麼對我?”

話罷然後轉換目標:“還是你有心計,把孩子當成搶回前夫,破壞彆人感情的工具。好吧,我退出,你們一家三口好好吃,晚上也住一塊兒”

講完話小夢又往前走了兩步,似乎突然想起什麼“哦,昨天你閨蜜說我是你和英子間的小三兒,現在真想讓她過來看一看,究竟是誰在賊喊捉賊。”

“小夢阿姨。”喬英子怒了:“我現在還喊你小夢阿姨,是因為我尊重你,尊重你是我爸爸的朋友,但是我覺得你現在這樣說我媽……很低級,我媽剛來,她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也冇想過要把我當成籌碼。還有,這裡是我爸家,你這樣大喊大叫不合適吧?”

然後便是林躍出現,幫助小夢爆錘喬家三口的過程,完事鏡頭又是一切。

還是客廳,不過冇有了林躍和小夢,多了另外兩個人,有的家長認得他們------方一凡的爸爸方圓,還有他的媽媽童文潔。

“宋茜,你想不想報複那個小雜種?”

“想,我當然想了,可是我們能做什麼?”

“爆料啊,爆他的黑料,喬衛東,你把它裡麵的內存卡取下來。”

“你要那個乾什麼?”

“既然是在這裡發生的事,裡麵應該有他勾搭小夢的片段。”

“你是說……放到網上?我們也學季勝利,狠狠地扒一下他們的皮?”

“這……有點過分了吧。”

“過什麼分。他去舉報喬衛東偷稅漏稅,傾家蕩產還是輕的,搞不好要進去裡麵呆兩年呢,裡子都冇有了還顧得上麵子?你說呢,喬衛東?”

林躍按下停止鍵,抬頭看向已經呈沸騰之勢的觀眾席:“大家看明白了嗎?不明白也沒關係,問問在書香雅苑住的學生家長,想來他們會把人物關係告訴大家的。”

宋茜、喬衛東、童文潔仨人看懵了,他們以為拿到內存卡,把對自己不利的片段都刪了,事情就會按計劃發展,冇有想到這小子狠出天際,客廳裡安了一部監控攝像頭不算完,又在房間裡加裝針孔攝像頭和竊聽器,還是什麼雲存儲。

這傢夥,太卑鄙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