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競技 > 某美漫的醫生 >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美少婦漢庫克的感謝

某美漫的醫生 第一千一百四十四章 美少婦漢庫克的感謝

作者:李行空 分類:遊戲競技 更新時間:2022-08-06 14:15:37 來源:繁體萬域

-

[]

以漢庫克的傲嬌,雖然夏琪對她有恩情,但是想讓她感恩戴德的拜謝,肯定是不可能的。

好在,以漢庫克的魅力,哪怕說些傲嬌的話,也很難讓人討厭起來。

而且還有兩個妹妹幫漢庫克說話,所以雙方之間的交流,還算是愉快的。

墨非喝著夏琪敲竹杠酒吧的酒,看著這些女人們,嘰嘰喳喳的說了半個多小時,倒也彆有一番趣味。

“我回來了!”

雷利推開了酒吧的門,走了進來。

墨非也朝著這位虛假的師父看過去。

虛假的師傅雷利,深藏功與名的凱老師:相比於雷利,凱老師無疑纔是一位合格的老師,他對路飛的教學十分用心,才短短一個多禮拜,路飛的實力就從將皇水平升級到四皇水平,甚至超越好凱老師的實力。

路飛剛到和之國的時候,用一招雷鳴八卦讓路飛深刻地認識到自己的弱小,再將其投入監獄進行最基礎的體能鍛鍊後,安排豹五郎與奎因打配合讓路飛在絕境中快速地學會高級武裝色,這一切都在凱老師的計劃內,之後在與路飛的第二次戰鬥中,故意引導路飛發出提問,凱老師,霸王色可以纏繞嗎?看到這一幕,凱多欣慰地笑,路飛同學竟然主動提問了凱多回答冇錯,隨後路飛霸王色覺醒,實現纏繞,當時凱多就知道路飛距離真正的畢業就差一步了,而凱多還要給路飛來一次最終的摸底考試。

在路飛第三次被凱老師打敗時,凱德故意將路飛打到瀕死,還告訴路飛的夥伴路飛已經死了,來考驗他們會不會背叛路飛。果不其然,大家都相信路飛,而路飛也不負眾望覺醒了惡魔果實能力。畢業前凱多還要送路飛一見麵禮,開始給路飛講解霸氣的重要性。

以海賊王羅傑為例,說羅傑不是能力者啊,但依然成為了海賊王,凱多是要告訴路飛,隻要注重霸氣的開發,最終才能真正的征服新世界,成為海賊王,不要太過依賴果實能力,最後凱老師甘願被路飛擊敗,作為路飛的墊腳石,發揮最後的一點光一份熱。以上就是凱老師對愛徒的全部教學內容。

反觀雷利,似乎根本就不想教會路飛霸氣的運用,僅僅是把路飛領進門了,其他的霸氣,雷利是一概不提,甚至冇有引導路飛,走向霸氣最深淵的地方,簡單來說,作為海賊王副手,整個偉大航路赫赫有名的冥王,雷利就是教了皮毛給路飛,是一個非常“假”的老師,至此,雷利就可以被標簽為虛偽的師傅。

基德和羅冇有老師指點,在新世界瞎混兩年,也都學會了基本的霸氣,甚至還掌握了果實覺醒。路飛呢?霸氣就學個基礎,果實就開發出個四檔,還冇覺醒。給人的感覺,就是路飛這兩年跟著雷利,還不如他自己練級,冇準能更強一些。

雷利的三色霸氣,都達到了很高的水平。見聞色可以感知島上所有動物的強弱,武裝色可以拿掉爆炸項圈,霸王色纏繞也會。為什麼雷利冇有把這些都教給路飛,讓路飛的實力更進一步呢?

事實上,說雷利誤人子弟,還是有點過了。

先說霸王色纏繞。霸王色無法通過修煉變強,隻能隨著實力提升而越來越強,說白了,你的實力達到了什麼層次,你的霸王色才能到什麼層次,你苦練也冇用。

霸王色隨個人實力一起提升,到了一定高度,才能解鎖霸王色纏繞。路飛兩年修行期間的實力,並不比明哥強,雷利即便教他霸王色纏繞,他也學不了。隻是雷利多少應該提一句,讓路飛知道有這回事。

至於見聞色,這東西似乎主要靠天賦。像艾尼路和卡塔庫栗,甚至空島小女孩愛莎,他們實力不如四皇,但見聞色比四皇還強。見聞色也是三色霸氣中,唯一一個和實力不成正比的。有了見聞色天賦打底,剩下的就是領悟的契機,突擊訓練冇啥大用。

而且各人的見聞色,方向都不一樣。卡塔庫栗是預知未來,跟路飛的路子比較適合,所以路飛與他交手獲益良多;像艾尼路和藤虎,見聞色更側重於感知範圍;至於雷利,他的見聞色是感知對手強弱,路飛和雷利的見聞色方向不同,雷利說得太多,反而會對路飛形成乾擾,不如教個基礎,後麵的讓路飛自己領悟。

——說白了,預知未來這種頂尖見聞色,雷利他自己都不會,拿頭去教路飛啊?

真正的問題在於武裝色。跟其他兩色霸氣不同,武裝色完全可以通過苦練提高。豹五郎也是靠突擊訓練,幫路飛掌握高級武裝色的,雷利為什麼不行?而且高級武裝色不同於霸王色纏繞,實力門檻冇那麼高,連戰桃丸都掌握一些技巧,能用武裝色霸氣隔空打擊。

路飛正是想到了雷利和戰桃丸,發現他們使用武裝色霸氣的技巧更高超,纔會拜豹五郎為師,學習高級流櫻,幾天就學會了。雷利帶了路飛兩年,武裝色連個戰桃丸的水平都教不出來?這個冇什麼好說,就是雷利的責任。

果實開發方麵,倒是冇法怪雷利。畢竟雷利冇吃惡魔果實,他的夥伴除了巴基,也冇人吃惡魔果實,所以雷利對果實開發冇太多感悟,最多提一些參考意見。不過路飛在使出大猿王槍時候的回憶,雷利確實跟他探討過果實開發。

歸根究底,雷利並不是最適合路飛的老師,他是用劍的,而且冇有果實能力,與路飛的路子不對。相比之下,鷹眼和索隆的師徒組合,適配度就比較高。但即便是鷹眼,也冇把黑刀的問題說透,所以索隆聽到牛鬼丸講黑刀,纔會陷入思考之中。

由此可見,教學不到位的老師,並不隻有雷利自己,其他老師也有冇教到的地方,隻是路飛的問題更突出罷了。

總體來說,雷利還算是個合格的老師,對於路飛來說這兩年完全就是磨刀不誤砍柴工。

……防盜內容

2008年,大蘋果城,曼哈頓南端,唐人街。

當細碎的金色光芒,斑駁的灑落在房間地上的時候,韓歌房間的房門,嘎吱一聲,緩緩打開了。

“軲!”

一顆網球從房間的地板上滾過,冇有觸發任何意外,撞入了客廳裡麵。

“冇有陷阱?”韓歌撓了撓頭,小心翼翼的從房間裡麵走了出來,一路上如履薄冰,終於,他確認了,自己暫時是安全的。

來到客廳,一眼就看到餐桌上,擺好的早餐。

韓歌站在餐桌前,看著那一碗豆腐腦,一顆白水煮雞蛋,陷入了沉思之中:“這是給我下了毒?”

拉開餐桌前的椅子,韓歌坐下,左手邊擺著一瓶洗潔精,右邊手擺著一瓶牛黃解毒丸:“雖然這可能有毒,但是如果我不吃的話,她冇有發泄得了自己的憤怒,那麼按照慣例,日後,我可能會麵臨更悲慘的處境……所以……”

韓歌悲從中來,冇柰何,拿起碟子上擺好的湯匙,舀了一勺子豆腐腦,拿著與胸前齊平的地方,頓了良久。

不得不說,此時韓歌拿著湯匙的手,微微在顫抖。

如果情況好的話,豆腐腦裡麵加了巴豆,如果情況不好的話,那很有可能就是砒霜……

這是得益於多年和她爭鬥得出來的經驗……想到這裡,韓歌眼淚差點掉了下來。

不過一直這麼著,也不是個事兒,最後,韓歌一咬牙,一跺腳:“怕個錘子,大不了十八年之後,又是一條好漢!”

他拿著湯匙,閉上了眼睛,像是即將執行槍決的死刑犯,張開嘴,將一勺豆腐腦,直接倒入了喉嚨裡麵,根本不敢咀嚼,立即咽入了胃裡麵。

嗯,這就是傳說中的一步到胃……

然後……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大約過去了十來分鐘,韓歌驚愕的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冇什麼事兒。

他上下摸了摸自己,完好無損。

“不應該啊?”他疑惑不已,就他昨晚乾的事兒,就是被毒死都不奇怪,現在竟然連巴豆都冇有放,不像她的風格了。

忽然間,睜開眼睛的韓歌發現,在他對麵的冰箱上麵,貼著一張便利貼——

“今天又到了收租的時間,你彆忘記了。”

那一手娟秀的字跡,讓韓歌恍然大悟,原來,是因為他今天還有利用價值,所以暫且放了他一馬,不然把他嫩死了,誰去收租,把錢拿回來給她花?

“呼!”韓歌抹了一把自己頭上的冷汗,看來自己今天暫時是安全的,這就好。

至於日後的事情,那就日後再說!

韓歌開始開開心心的享用自己的早餐,剝了褐色的殼,然後將白白嫩嫩的蛋拿在手中,一顆豆腐腦,一口雞蛋,吃的不亦樂乎,既營養,又好吃。

“果然是還是鹹豆腐腦纔是人間美味,什麼甜豆腐腦,都是異端,活該被消滅!”韓歌拍了拍肚子,笑道。

吃完了早餐,也該去主子收租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就已經夠大了,要是耽擱了主子用錢,恐怕明年的今天,就真的是他的忌日了。

六月份,天氣已經比較炎熱了,所以韓歌穿著背心、沙灘褲、人字拖、帆布包,嘴裡叼著一根黑色簽字筆,開始收租。

韓歌的父母逝去,留給他們兄妹倆一棟樓,一共七層,第一層讓韓歌和妹妹住了。

至於上麵的樓層,每樓7個房間,一室一廳,一廚一衛,每個房間的租金是每月600美金,所以如果不出所料的話,那麼韓歌將會收到25200美金的租金。

所以,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這輩子不可能打工的。做生意又不會做,就是收租這種東西,才能勉強維持得了生活這樣子。

進了大樓裡麵,租客個個都是人才,說話又好聽,我超喜歡在裡麵收租。

“根叔,交租啦!”韓歌一隻手拿著小本本,口裡麵咬著簽字筆,另外一隻手敲響了房門。

根叔,韓歌早餐吃的豆腐腦,就是他做的。

很快,房門打開,一個長相老成,看著和藹的發福中年人出現在韓歌的視線。

“hey,包租公,這麼早又來收租啊!”根叔笑嗬嗬和韓歌打了個招呼。

根叔是閩浙移民,所以說話帶點粵語腔調,但是韓歌還是大約能夠聽得懂。

說笑幾句,收了租,韓歌乾脆利落的敲響了下一個房間門:“伊利亞·伍德,收租了!”

打開門的是個身段高挑修長、身材火辣的美少婦,一張嫵媚動人的美豔麵龐,舉手投足間有迷死人不償命的風情。

一件藍色的窄裙,搭配著絲質的白襯衫和藍色衣服,修長白皙的雙腳踩蹬著黑色的高跟鞋。

“小哥哥,你又來收租來了?”伊利亞·伍德看見了韓歌,臉上頓時露出花兒一般的笑靨,水汪汪的眼眸眨也不眨的盯著韓歌,輕輕一伸手,就撫上了韓歌的胸膛。

“伊利亞!”韓歌麵色嚴肅的退後一步,躲開了以利亞的纖手,道:“請你自動……呸,我是說,請你自重!”

哼哼,天真,想以這種方式誘惑我,讓我免去你的租金?這是不可能滴!我韓歌是那種意誌不堅定的人嗎?

再說了,收租冇有收夠,我家那個小祖宗還不得嫩死我……

以利亞好生調戲了韓歌幾句,可惜再也找不到揩油的機會了,便爽快的遞給韓歌一張600美金的支票。

韓歌拿到了租金,去往下一個房間。

“馬爾科姆·杜卡斯……”韓歌手指轉動著黑色簽字筆,目光從筆記本上收了回來,敲響了下一個房門。

房門打開了,一個雙眼浮腫,眼帶血絲,看著瘦瘦弱弱的黑人青年,站在了門前。

“咦,我怎麼看你覺著有些熟悉呢?”韓歌眉頭微微皺起,轉動著黑色簽字筆,陷入了思索之中。

【叮!提示,你遇見了紫人傀儡——迦太基野獸巴爾卡的小女朋友。】

韓歌恍然大悟,這不就是那個被一個撒漁網的讓咬,最後不堪侮辱,上吊自殺的那個弱雞嗎?

等等……紫人傀儡是什麼鬼?

【叮!提示,馬爾科姆·杜卡斯為紫人,替紫人監視你妹妹。】

【選項一,暴揍他一頓,為他間接為你妹妹帶來的潛在危險付出代價,再去硬剛紫人,獎勵——隨機庫洛牌一張。】

【選項二,未免打草驚蛇,選擇猥瑣發育,等搞定了幕後黑手,再來收拾小卒子,獎勵——比利的肥皂。】

第二章

霎時間,韓歌便感覺到一股森冷的寒氣,從他的尾椎骨,順著脊椎,直衝他的腦門。

紫人?就是那個能夠控製其他人,喜歡強間的那個變態?

馬爾科姆·杜卡斯被紫人控製,正在監視他的妹妹?

他的妹妹,那麼可愛,那麼懂事,那麼善良,你們這些變態,竟然敢將目光放在她身上?

韓歌一時間心亂如麻。

關鍵還在於,他對紫人根本就冇有任何防禦手段,如果哪天紫人找上門了,直接就能控製他,甚至能夠讓他主動帶著紫人那個變態,去傷害他可愛、純真、善良、漂亮、懂事的妹妹……

一想到這個後果,韓歌便感覺不寒而栗。

一開始,來到這個所謂的漫威世界,韓歌還抱著遊戲人間的心態,優哉遊哉,現在,韓歌才發現,在這個操蛋的世界,危險竟然距離你如此之近……

怎麼辦?

“房東先生,這是你的租金!”馬爾科姆·杜卡斯拿著六張綠油油的富蘭克林,在韓歌眼前晃了晃。

“哦。”韓歌回過神來,連忙笑道:“不好意思,突然間想到了一件事,走神了。”

“冇事。”馬爾科姆·杜卡斯麵色平靜得冇有一絲波瀾,關上了自己的房門。

由於馬爾科姆·杜卡斯是這層樓韓歌收租的最後一個租客,所以這裡的房租收完了,韓歌動作有些機械的走進了電梯裡麵,去往下一層。

他也很想當場打爆馬爾科姆·杜卡斯的狗頭,因為這哈士奇太陽的狗東西,是紫人即將迫害他妹妹的幫凶。

可能嚴格意義上來說,所有罪惡都是紫人那個變態一個人的,馬爾科姆·杜卡斯也是一個受害者,可是什麼事情都能理性思考,那就是不是人了!

當鋼鐵俠妮妮寶貝得知冬兵巴基殺了他父母的時候,他是什麼反應?他明明知道冬兵當時是被九頭蛇控製,根本不是故意殺害他父母的,他還不是冇有任何猶豫的找冬兵複仇?要不是隊長五五開這個好基友相護,冬兵很有可能直接就被妮妮寶貝格殺了。

如果……他絕對會把相關聯的人,殺個乾乾淨淨。

幸好,紫人那個變態和這個馬爾科姆·杜卡斯應該還處於剛剛開始監控的初級階段,不然他不可能發現不了,他妹妹有什麼異常,他也不可能不知道。

所以他不能圖一時痛快,將事情弄得更糟。

事關他妹妹的安危,所以一點差錯都不能有。

……

鬱金香偵探事務所。

韓歌的父母給他們兄妹倆留下的這棟房子,就是靠著他們當偵探賺來的。

所以除了收租之外,韓歌他們兄妹倆的另一項收入來源,就是這個偵探事務所。

畢竟房子的一年租金出去高昂的房產稅、租金收入、修整等重重費用之後,隻剩得下十五萬美金,生活倒是夠了,想要過得滋潤一些,還得另外開辟財源,正好,韓歌子承父業,將父母留下的偵探事務所也開了下去。

樓上的其他樓層,都是七個房間,韓歌他們兄妹倆獨占一層樓,不是冇有原因的。

第一層樓,所有房間是打通了的,又各自安裝了防盜門,分成各個區域,各有各的用處。

韓歌坐在辦公椅上,麵色平靜,眼眸略顯無神,手指上一根黑色簽字筆飛快的旋轉。

“該怎麼破局?”韓歌的腦筋高速運轉,可是他竟然悲哀的發現,自己可能根本冇什麼能力能夠改變眼前的現狀。

紫人那個傢夥的能力太無解了,至少對他來說是這樣,他甚至都不敢去跟蹤馬爾科姆·杜卡斯,找到紫人那個變態,因為稍有差池,紫人被激怒,必定不會再繼續觀察下去,而是選擇……

“砰!砰!”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打斷了韓歌的思緒,他抬起頭來,看向敲門之人。

那是一個帶著黑色口罩,黑色墨鏡,頭上一頂鴨舌帽,幾乎將自己遮蔽了個嚴嚴實實的人,隻能約莫看得出來,那是一個男人。

“有什麼事嗎?”韓歌放下了黑色簽字筆,端正了坐姿,平淡的說道。

“雷·斯庫諾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