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仙俠 >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 >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第2章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第2章

作者:尼古拉斯 分類:仙俠 更新時間:2022-08-07 21:32:04

-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

小說介紹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是一部短篇小說,小說內刻畫了鳳彆雲李玄貞等角色,這些角色的刻畫都是極為入木三分,讓讀者的沉浸感和代入感更佳:鳳彆雲拿起袖子擦拭著眼眶:「不妨事、不妨事,夫君待小鳳兒好,爹爹待小鳳兒更好,能遇到你們是小鳳兒的福氣。」月臨花收了眼淚,忽然拍地而起,一個後空翻腳尖踢起地上劍柄,伸手一抓,握住半空中的劍柄。...

《男頻文中的惡毒女配》

第2章

免費試讀

她稱讚道:爹爹真聰明!拿起寶劍比劃幾番,她垂眼看著劍中倒影,又見黃金劍揹簍空的雕花,此劍看起來花俏浮誇應是戲中道具,應該不是真傢夥,伸手輕撫,未曾感到痛意。

她猜...錯了。

劍鋒銳利異常,才輕輕一觸就劃破她的指腹,甚至冇有感覺,見著血液不斷湧出,鳳彆雲刹那間感到錯愕,抬頭與月臨花對視,他鳳眼瞪大,佈著因興奮而現的血絲,十指顫抖不自然的扭動:快、快、快,媳婦快變成小仙女!

鳳彆雲:……

一定要打爆他的狗頭,她如此想道。

不到幾息時間,鮮血流滿整隻手掌,她看得有些頭昏,刀上似乎塗了什麼毒,導致她傷口未癒,甚至還有越流越凶的趨勢。

爹爹,我們一家叁口一起迴天上可好?她牽上月臨花的手,與他十指緊扣將其拉近,強迫他半屈身子,她們胸貼著胸,她聲音癡迷呢喃:天上可好了,我父君是玉帝,定會給你們安排個神位,這樣我們就可以永生永世在一起。不給月臨花反應的時間,她一提黃金劍,用全身力氣往月臨花胸口插去。

月臨花嚇得側過身子,腹部中了一劍,他遭人陷害至走火入魔武功儘廢,時而癲狂、時而清明,見自己藏著的秘密被髮現,原想逗弄媳婦幾番,在順道殺人滅口,哪知被媳婦繞灣一個不注意,凶器就到她手上了,還捱了一劍。

鳳彆雲歪著頭:爹爹彆躲阿,我們一起上天當神仙,等你上天後,我在接著讓夫君上天。劍尖在地麵拖移,撩起點點火光,她笑著一甩頭,聲音高聳如女鬼般淒厲:大王,漢兵他...殺進來了!右手掌心染血,往內翻了個圈,劍指直指月臨花頭顱,一粒粒鮮血如茱萸墜順著指尖落在他的鼻尖上:君王意氣儘,且讓妾身送大王成仙罷!

噗一

月臨花抑不住的鮮甜湧上喉頭,噴了鳳彆雲一臉血,她眉頭一挑,淡漠的抹開臉上的血漬,卻忘了掌心也有血,一時之間不知是誰的血覆滿上她臉龐,更像來索魂的厲鬼了。

月臨花徒手握住劍,用力了幾分,鮮血像是小溪般湧流,他將劍尖往自己喉嚨送去,歪著頭笑道:好罷,妃子且送孤最後一程!

鳳彆雲:???

鳳彆雲不曾想過要他的命,萬一砍了他,這荒山野嶺冇人給自己打獵送食物,可會餓死的,隻是想嚇嚇他,讓他知難而退罷了,卻不曾想到,他直接迎刃而上。

嚇得鳳彆雲趕忙拋下劍,她抓著頭高呼:殺人啦!夫君!夫君!夫君!

按照計畫,她趁著月臨花受傷行動不便,拋劍離去,找李玄貞求援,蹭他的主角光環。

哪知,門口被堵死了,一麵石牆堵住了來路,她神色一僵,那人張狂的笑聲在石室回盪:妃子!孤來帶你了!劍尖擦過石階地麵的聲音特彆刺耳,他扶著腹部一拐一拐跟了上來。

她僵硬的轉身,嚥了口水,糯糯喊了聲:爹爹...

月臨花走道她麵前,從她的頭挺摸至後腦勺,彎下腰用著低沉輕柔的聲音問道:我漂亮嗎?

鳳彆雲笑的比哭還醜:爹爹漂亮、爹爹漂亮,媳婦醜的人神共憤。

嗬。月臨花似蜻蜓點水般輕笑一聲,隨後伸手轉開機關,石門慢慢開啟,他鳳眸眼尾一瞥,漫不經心地說道:唯有瘋子,纔不懼死亡。

【黑框】:消除月臨花對你的疑心。(失敗)

【黑框】:啟動懲罰機製。

隨即她吐了口血,糊了月臨花滿臉,兩眼一暗,失重倒下,暈倒前她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要殺人滅口了。

當她再次醒來是七天後的事情了,她一睜眼就見到一叢毛髮,待鳳彆雲看清後,月臨花雜亂的毛髮下一雙鳳眼笑容宴宴:媳婦醒啦!

這七天內她雖處於昏迷,從第二天後就能聽見外界的聲響,期間李玄貞正式拜師學藝,作為代價李玄貞要替月臨花報仇,李玄貞欣然答應。

鳳彆雲不是瘋子,隻是個戲子,然而戲演久了終歸會累,她抬手罩住刺眼的陽光,聲音乾燥像沙礫磨過喉嚨,即便如此她仍問道:這麼耗著不是辦法,爹爹你乾脆點給個準話吧,是死是活?

月臨花遞了杯水:媳婦這麼有趣,爹爹自然捨不得你迴天上。

欲哭無淚,她到底造了什麼虐。

鳳彆雲吃力的爬起身接過水杯小口啜飲。

月臨花在床沿撐著頭噓咳幾聲,他眯起眼像隻狐狸一般:玄貞現在出去了,你且跟爹爹說說為何要『裝瘋賣傻』?

知曉月臨花率性而為隻要他一個不開心,隨時會殺了自己,鳳彆雲不敢再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隻能如實回答,但即便如此她仍要裝的可憐些,最好像躲惹人憐愛的小白花,兩行清淚落下:我失憶了,隱隱約約記得以前對夫君很不好,我一個女子無法在這荒野中生存,我還怕呀...她抽了鼻子。

再裝就不像了。月臨花笑道,他手中把玩一柄小刀:再給你一次機會。

這個戲路不行,隻能乾回老本行了。

她一收眼淚,變了個臉色,理直氣壯說道:我是失憶,想不起來以前的事,隻記得以前對李玄貞很不好,我怕他趁機復仇將我丟在野外,所以死皮賴臉黏上他。她眼神淩厲,將杯子摔在地上,濺起的陶瓷碎劃過她的臉龐,血痕落下:信不信由你!

嗬。隻見月臨花回頭對著窗外說道:聽到了嗎?她至始自終都在利用你,並非愛你,隻是害怕被拋棄在荒野。月臨花有幾分幸災樂禍,連帶結塊的頭髮都晃盪著:等她想起全部的回憶時,指不定一腳踹開你。

望向窗外,隻見李玄貞身手俐落翻身進來,鳳彆雲麵色慘白,心中問候月臨花祖宗,如被奪捨魂魄,她有些語無倫次,嘴角抽動:夫君...李玄貞...我

他神色清冷,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麼,在他彎下腰那刻,鳳彆雲害怕的彆過頭。

我知道。他抬手擦去她臉龐上的血痕。

月臨花滿腔熱血被澆了冰水,掃了興致,他剁著腳離去,恨鐵不成鋼說道:該!

鳳彆雲嚥下口水:你不生氣?

生什麼氣?他擰開一小罐藥膏替她擦著:師父說的本就是事實,我為何要生氣?

【好感】【李玄貞】:-5

看到好感度之後鳳彆雲纔不信他的鬼話,李玄貞雖然善良,但其個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她分明得罪李玄貞多了,顯然他藏著滿肚子壞水,等著讓她失去一切生敗名裂的機會,不愧是男主,此等臥薪嚐膽的氣魄著實令人佩服。

現在不是感慨的時間了,她得抓緊時間刷好感。

鳳彆雲留下幾滴熱淚:對不起我太害怕了她一把抱住李玄貞,將頭埋在他的肩窩:我知道我很壞我不是故意的,你原諒我好嗎她又說:這些日子我都看在眼哩,夫君真誠待我,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不知不覺間,這顆心全是夫君,這雙眼裡全是夫君。

她抓著李玄貞的衣領,淚水佈滿臉龐:你可知道我每次想到『恢復記憶』心理就難受的緊,彷彿被抽乾了空氣,如同魚兒脫離水麵,害怕與夫君生分從此淪為陌路人、害怕夫君摒棄我從此不願與我親暱、最怕我曾做過大逆不道之事,導致夫君一輩子不原諒我,所以我不敢回憶,每每有熟悉的畫麵浮上腦海,便覺得頭痛欲裂,我逃避著,不敢直視過往。

她攏著李玄貞的後腦杓吻了上去,蠻橫稚嫩的咬著他的唇瓣,嚐到鹹苦的淚水,動作由激烈到纏綿,最後平穩,她放開李玄貞,髮絲有些散亂,眼眶仍是紅著的:我愛你,我愛李玄貞,不管我是誰,我此生摯愛李玄貞,我們重新開始好嗎?

她又吻了上去,脣齒相依:往後,我隻要你,那怕一輩子出不了這山我也願意,因為我愛你,你就像我的空氣於我生。

嗬。一聲冷笑打破了這個曖昧的氣息,月臨花正依著門框,右手掌心還包著滲血的紗布:滿口謊言。

刹那間,她想起對視超過八秒的戀愛理論,立刻掰回李玄貞的頭,迫使他看著自己,兩人四目相對,她紅唇還帶著鮮豔的水澤一張一合著:彆聽爹爹的話,他肯定是被壞女人拋棄過,才這般酸言酸語,而我不一樣,我道歉過了,我要洗心革麵當個好女人,所以你不能嫌棄我,好嗎?

她這才發現李玄貞的瞳孔是檀木般的淺褐色,在陽光低下更是明顯像是琉璃玉石一般,有些胡人血統的影子,興許母親是胡人,她看見進了他的眼底,在陷入的瞬間,又抽身離去。

【好感】【李玄貞】:-5 5

漲了漲了,她欣喜若狂,心底抹一把辛酸淚,說了這麼多的騷話終於成功了一回,恨不得放鞭炮來昭告這樁喜事。

然而李玄貞似乎不像表麵那般喜悅,他雙頰呈現不自然的緋紅,樣子有些羞赧,像是被孟浪公子調戲的黃花大閨女。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