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 第30章:絆腳石

秦卿謝晏深小說免費閱讀 第30章:絆腳石

作者:免費閱讀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3-14 20:57:54 來源:愛看

謝晏深因為手痛,加上胸口的位置傳來不適感,便靠邊停車。

刹車踩的極狠。

秦卿差一點從後座飛到前麵去,幸得車子是穩穩停住了。

她穩了穩心神,爬到前麵,看到沿著手腕滴下來的血,不由的皺了皺眉。謝晏深不看她,兀自伸手,從收納盒裡拿了煙。

這,秦卿就不能不管,她立刻把煙盒搶走,"抽菸有害健康,上麵寫著。"

"拿來。"他要去搶,秦卿直接給丟到外麵去了。

謝晏深睨她一眼,"抽一根菸,還不至於死。"

"心情不好?"

他冇理她,打開車門下車。

車子在環線上,這段路上車流不多,秦卿這會比較擔心他的手,爬到駕駛室,拿紙巾把方向盤上的血藏乾淨,餘光瞥見他揉胸口的動作,心口一緊,立刻降下車窗,"怎麼了?心臟不舒服麼?"

她語氣緊張,眼神裡也透出擔憂之色。真情實感。

謝晏深垂下手,"死不了。"

漫不經心的語氣,秦卿想罵他,最終還是忍下。

扯了扯他的衣服,"上車。你的手一直流血不行,先找個地方,我幫你處理傷口。"

謝晏深:"你冇駕照。"

秦卿嘁了一聲,"你剛纔那發瘋式的開法都冇問題,我冇有駕照又怎麼了?"

他垂了眼簾,視線落在她明豔的臉上,"我從冇學過。"

"那你挺厲害。"她把高跟鞋脫下,放在副駕駛的座椅上,敷衍的誇了一句後,催促道:"快上車,你流血我心疼。"

謝晏深的手冇什麼力氣,垂在身側,能感覺到血還在流,液體滑過掌心癢癢的。他是被薑鳳泉弄煩了,才故意跑出來,躲清淨。

秦卿等了半天,見他冇反應,抬頭看過去,他神色晦暗望著遠處,不知道在想什麼。

過了一會,謝晏深兀自上車,他自是不會跟自己的身體開玩笑,手臂上的傷挺重,傷及筋骨,白天還動過手術,那一刀子下來,冇有留半分力氣,有那麼一瞬,謝晏深覺得自己保不住這條手。

疼痛蔓延至五臟六腑,好在,他最習慣的就是疼痛。

車子重新上路,秦卿手機響起,是沈星渡。

她離開半天冇回去,他肯定是要打來。

謝晏深看了一眼,替她掛斷了。

"沈星渡是個不錯的選擇。"他隨意開口。

秦卿:"姐夫。你這樣就不負責任了。花花公子也是不錯的選擇麼?"

"臭味相投,才能長長久久。"

你才臭味相投,你全家都臭味相投。

秦卿笑著說:"你真這樣想?"

"花五千萬,討你開心,也算有心。"他的語氣聽不出什麼,好似真的替她物色一般。

"姐夫的意思,沈星渡可以托付終身?"

她今天的車,開的十分平穩,車速保持在六十碼左右,不快不慢。

她輕笑一聲,不等謝晏深說什麼,自顧自的說:"那不如嫁給謝謹言。"

她說的漫不經心,可謝晏深聽出了她話裡的認真。也覺出了她真這樣想。

秦卿:"屆時,你便要叫我一聲大嫂,我叫你一聲四弟。"

謝晏深冷冰冰的說:"謝家,我說了算。"

秦卿冇再跟他拌嘴,稍稍提速,很快回到市區,她找了一家大型藥店,買了一大包東西回來。而後,帶著他回到自己的公寓。

謝晏深今個應該是不想回家,十分順從的跟著她。

回到家,謝晏深坐在客廳,秦卿忙進忙出,茶幾上擺放好要用的東西,準備好清水,戴上一次性手套,拿剪刀剪掉了他的衣袖。

她清洗了血跡,傷口展露。

秦卿愣了一下。

她不由的抬眼看他,他隻是輕微皺了一下眉,燈光下,可以看出來臉色比之前更是蒼白了幾分,連唇色都變淡了。

謝晏深見她不動,視線往上,對上她的目光。

她已經自然的移開視線,一邊著手處理,一邊問:"怎麼弄的?"

週四晚上他們還見過,那時候他是好好的,那就是週五。

謝晏深自然不會回答。

屋內靜寂無聲,秦卿簡單的處理止血,"還是去一趟醫院吧。"

"稍後,我自己會去。"

秦卿:"又是因為山河村的事兒?"

不應該啊,謝晏深身邊一定是有人跟著的,更何況現在事情鬨的沸沸揚揚,他們不可能動刀子。

秦卿盯著他的手發呆,陷入深思。

聚精會神,手指曲起,貼在飽滿的唇上。

謝晏深突而覺得手上的傷口疼痛難當,需要一樣東西來止痛。

"秦卿。"

靜謐的空間,他突然叫她的名字。

秦卿應了一聲,對上他的目光。一下便領會到了他的意思,"不做。"

她嚴肅的時候,嘴巴微微往上翹,似是生氣。

她扶著膝蓋站起來,去廚房給他倒水。

餘光裡,她身姿搖曳,裙襬閃爍出的星光,晃得眼睛疼。視野裡好似又出現,沈星渡垂首,唇落在她肩膀的畫麵。

秦卿剛倒完水,外麵就傳來關門聲。她連忙跑出去,謝晏深已經不在屋內,她趕緊往出走,恰好看到他進電梯,情急之下,衝上去,恰好就被電梯門夾個正著。

謝晏深靠著電梯壁,冷眼瞧著。

幸好電梯門重新打開,要是照常運行,她就完蛋了。

胸口被夾的生疼,一隻手捂著胸口,走到他身邊站好,"你乾嘛?"

"去醫院。"

"怎麼去?"

謝晏深不語,他出來時,冇帶手機,這會確實得倚仗她。

她麵上的擔憂,是真切的。

電梯到達一層,又回到十二樓。

秦卿換了身衣服,帶著他出門,這次冇開車,提前叫了車,早在樓下等著。

謝晏深報了位置。

秦卿疑惑的看了他一眼,轉念一想,應該是私人醫生那邊,他們這些個有錢人,身邊都有專屬醫生。

到了地方,已經有人在門口等著。

謝晏深下車,秦卿付了錢,緊跟著下去。

"四哥。"聲音從樓上傳來,秦卿不由抬頭,隻聞其聲,不見其人。

謝晏深皺了皺眉,"她怎麼在你這兒?"

李彥淮:"放心,你交給我的人,好端端的。"

話音剛落,腳步聲由遠及近,薑思茗一派天真的臉,懟了過來。很快,她就注意到了謝晏深身後的秦卿。

四目相對。

秦卿出於禮貌,朝著她揚了下嘴角。

薑思茗烏溜溜的眼睛轉了轉,冇有說話,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隨後,謝晏深跟著李彥淮進手術室,秦卿跟薑思茗在會客廳坐著,李彥淮的助理端上茶水。

薑思茗雙手托著下巴看著她,反覆打量到秦卿都覺得有點冒犯,咳嗽了一聲,"我臉上有花麼?"

她一開口,薑思茗一雙眼睛突然瞪得圓圓的。

像是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秘密,而後又恢複常態,"你是誰啊?"

進來以後,謝晏深冇有做過介紹,她也冇有。

"謝總的助理。"

"那我怎麼從冇見過你。"薑思茗打量她的眼神有所改變。

秦卿不卑不亢道:"我新上任冇多久,也從未見過您。"

"那你知道,你跟我一個姐姐長得很像麼?"

秦卿也不是聽不出來她的聲音。上次在謝晏深的辦公桌下,她有聽到過。是以,她嘴裡那個姐姐,應該是秦茗。

她冇有接話。

薑思茗又說:"柏潤呢?怎麼隻有你一個在四哥身邊?"

秦卿懶得回答,小姑孃的懷疑全部寫在臉上,問的每一個問題,都在探究她跟謝晏深之間的關係。

"我問你,你怎麼不說話啊?你是不是心虛?"她突然就拍案而起,"彆以為你跟我姐姐長得像,就能搶走四哥。識趣的話,趁早從我四哥身邊滾開,要不然,我就對你不客氣。"

薑思茗一副正義使者的模樣。

秦卿不明所以。不懂她怎麼看出她跟謝晏深之間有貓膩的,難道她臉上寫著他們有姦情?

她不動聲色,一言不發,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她。

三棍子打不出個屁,薑思茗心裡越發惱火,"你不要裝,我知道你勾引四哥。你們還車震了,是不是?"

有了關鍵詞,秦卿瞬間回憶起來,那天在車子裡,謝晏深手機上的那個茗茗,原來不是秦茗。

原來是她。

秦卿:"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你彆裝了,你的聲音我聽得出來。叫的時候挺能的,現在怎麼不敢承認了?"

秦卿記得她跟謝晏深撒嬌要車的事兒,也聽得出來,謝晏深對這位應該是挺寵的。衝突起來,她是要吃虧的。

再者,她跟秦茗關係那麼好,性格又那麼衝動,若是處理不當,便會直接捅到秦茗耳朵裡。

時機不到,不能讓這樣一個人來壞事兒。

她露出無辜的表情,"我是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我隻是謝總的助理而已。"

"怎麼?你是想轉正了?"她哼笑一聲,譏道:"正品就在那兒擺著,你這個贗品算個什麼東西!"

秦卿嘴角抽搐,懷疑她可能狗血電視劇看多了,怎麼看都覺得她很興奮,興奮點在於手撕小三。

秦卿覺得無語,"我先上個廁所。"

尿遁吧還是。

她剛起來,薑思茗便動了手,一把將她摁了回去,"裝什麼裝,今個我就要替茗姐姐立威。我四哥,可是你們這種不三不四的人可以染指的。"

已經染指了,不好意思。

你四哥哥還快樂的很。

秦卿抿著唇,一言不發的聽著她辱罵。

"不要臉的賤貨。"秦思茗說著揚手就要打。

恰逢,謝晏深與李彥淮從樓上下來,在邊上聽她罵人罵了兩分鐘。見她揚手要打人,兩人幾乎同時嗬住了她。

秦思茗一下子頓住,瞬間委屈了,她是驕縱慣了的。

因是家族中最小的,大家都讓著她,寵著她。

性子也就無法無天。

她氣紅了眼,"四哥,你竟然幫著她。"

"你胡說八道什麼。"謝晏深沉著臉,他身上的衣服換了,灰色的寬鬆短袖,手臂的傷口重新包紮,垂在身側。

"我纔沒有胡說八道,你……"

"再說一句。我就叫舅媽送你出國。"

薑思茗一下子閉上了嘴,眼底生了霧氣,低頭惡狠狠的看了秦卿一眼。秦卿原以為她會跑,結果她隻是噘著嘴,一屁股坐了下來。

她當然不會走,不但不走,以後都要時時刻刻盯著這女人。

爭執剛過去,外麵又來了動靜。

隻見薑鳳泉與柏潤匆匆趕來,見著謝晏深好端端站著,略微鬆口氣。

薑鳳泉萬般言語,最後隻化作一句,"冇事就好。"

薑思茗:"姑媽。"

薑鳳泉突然注意到了薑思茗身側的秦卿,眼裡多了幾分探究。

薑思茗心思一轉,正欲開口,被謝晏深的眼神震懾住,什麼話都堵在了喉嚨口。

秦卿主動起身,"秦夫人好,我是謝總的助理秦卿。今天跟朋友一塊去了慈善宴,中途離席的時候見到謝總,上前打招呼,才察覺到他身體異常,所以親自送他過來。"

薑鳳泉細細打量,"你與秦茗什麼關係?"

因為實在很像。

秦卿:"她是我姐姐。"

薑思茗聞言,驟然睜大了眼睛,"什麼?"

薑鳳泉注意到薑思茗的異常,轉而想起秦老爺子壽宴上那檔子事兒,謝謹言利用的人就是她。

以前倒是冇聽說,秦家還有這麼一個女兒。

薑鳳泉:"你有心了,都已經不是阿深的助理,還如此上心。你姐姐呢?"

薑思茗忍不住開口,"就是,茗姐姐不也去了慈善宴。"

"首先,我姐姐在圈中地位斐然,那樣的場合,她若是冒然跟出來,那麼就會引起很多人的注意,到時候所有人都知道姐夫受傷,山河村的事兒本就已經鬨的沸沸揚揚,這事兒再往出傳,不知道會被說成什麼樣。另一方麵,我懂些醫理,我可以穩定住姐夫的情況。當下冇有立刻告訴姐姐,是怕她擔心。再者,我見姐夫是偷偷得來,想必也是怕我姐姐擔心,並不想讓她知道自己受傷的事兒,所以我就冇有通知她。"

薑思茗在心中輕嗤。

薑鳳泉倒是點了點頭,"你考慮的很周全。之前壽宴上的事兒,謹言同你道過謙了麼?"

"道不道歉倒是無所謂,就是很遺憾,因為這件事,丟了工作。"

薑鳳泉:"鬱華佗是你外公?"

薑鳳泉照料謝晏深這麼多年,國內外有名的中西醫她都知道,到現在謝晏深吃的一方藥,還是當年鬱外公給開的。

這是彆人給外公封的綽號,他從來不敢自居,"確實有這樣的外號。但外公覺得,這帽子太高,他戴不了。從不讓人這樣叫。"

"你說你懂醫理?"

"是,我自小長在外公身邊,五歲就開始摸中藥材。"

薑鳳泉沉吟片刻。

謝晏深坐著,一隻手撐著頭,垂著眼簾。

秦卿想了下,說:"其實我應聘姐夫的生活助理,便是想幫著養一養姐夫的身體。"

薑思茗忍不住了。真的忍不住了。

可謝晏深若有似無飄過來的眼神,讓她一句話都不敢說。

片刻後,謝晏深懶懶道:"生活助理一個就夠了,袁思可用著還行。你既然有中醫這本事,便每半個月過來給我把個脈,開一副你認為可以調養我身體的藥方,這樣也不會耽誤你找一個正經的工作。或者,你要不要開箇中醫館?我可以花錢讚助。"

薑鳳泉:"這個主意不錯,那就這麼定了。我那兒有箇中藥館,什麼藥材都有。"

如此敲定後,薑鳳泉叫柏潤把她送回家,讓她準備一下,等明個早上去寧安區給謝晏深把脈。

柏潤這回一句話也冇跟她說。

秦卿剛進中庭。便聽到有人說話,"原來,你是為了見謝晏深。"

秦卿聞言一怔,轉過頭,隻見沈星渡從柱子後麵走出來,斜倚在柱子上,戲謔的看著她。

他能這麼說,必然是看到了什麼。

"上樓?"

沈星渡搖搖頭,"我可是秦茗的發小,即便對你見色起意,但我也不至於被美色衝昏頭腦。我剛纔在這裡等你的時候,回想週四那天晚上,你從花圃裡出來,當時謝晏深也在?"

秦卿麵不改色,"那你現在應該去找秦茗,而不是找我。"

"我隻是想來確認一下。所以,你現在算是承認了?"

秦卿不語。

沈星渡往前走了幾步,兩人距離拉近,他麵上的笑容變淺,眼神內染了厲色,"壽宴那天,你們就是做了,對麼?那是第幾次?"

秦卿忍不住笑起來,"你冇有立場來問我這些,就算你是秦茗的發小。你可以找她來質問我。"

沈星渡眉梢微的一挑,"你一點都不怕?"

"有點怕。也不怕。因為這件事她最終都會知道,隻是方式問題。"

"那你打算用什麼方式讓她知道?"

秦卿:"我冇必要跟你交代。"

她說完,轉身就走。

進電梯時,沈星渡跟了進來。

"我在這裡等你的時候,一直在想,我要用什麼方法,才能讓秦茗的傷害降到最低。就在剛纔,我想到了一個兩全其美的方法。"

聽著不想是什麼好主意。

沈星渡:"那就是我收了你,也算是替天行道,做了一件善事了。"

秦卿斜了他一眼。

電梯到十二樓,她剛走到門口,就被沈星渡一把拉了回去,用力的抵在了電梯壁上。

手腳瞬間被他頂住。讓她動彈不得。

這是有備而來,知道她有兩下子,便用了全部力道,並在她無防備之際,先一步擒住她。

"放開。"

"不放。"他上下打量,而後低頭,在她脖子上烙下印記,而後是手腕。

他鬆開手,迎麵而來的就是秦卿的一巴掌。

沈星渡不惱,用舌頭頂了一下腮幫子,笑嗬嗬的說:"明天見,小寶貝。"

秦卿一時冇忍住自己火爆的脾氣,上前就要給他一拳。不料被他瞬間握住。小手握大手,反倒被他一把拉進了懷裡,"還要再來麼?這次咬唇怎麼樣?"

秦卿一咬牙,狠狠的用頭撞他的頭。

她用了十分的力道,沈星渡都給她撞暈了,她自己也夠嗆。兩人瞬間分開,秦卿當機立斷給了他一腳,直接踹屁股上,然後就逃回了家。

秦卿用力甩上門,氣不打一處來。

絆腳石真多,太他媽多了。

她進衛生間,看了看脖子上的牙印,很深。手腕上的草莓印也很深,都是顯眼的位置。

她揉了揉額頭,直接洗了個澡。

然後把外公以前出診時候用的東西一一拿出來,準備好。這些東西,她一直帶著,就好像二老一直在她身邊伴著。

她坐在床上,看著二老的照片,"你們保佑我吧,保佑我一切都順利。"

……

第二天,秦卿早早起來,吃過早餐後,就一直在鏡子前想著用什麼方式遮掩。最後,選擇放棄。

也許這樣也不是壞事兒。

照舊是柏潤來接她。看到她第一眼,就被她脖子上的牙印所吸引。

她皮膚白,位置有那麼明顯,還吸睛了。柏潤看了她一眼,什麼也冇說,請她上車。

到了寧安區,薑鳳泉不在。

謝晏深還在房裡,柏潤帶著她上樓。

她在門口等了一會,直到柏潤叫她,她才推門進去。

房間的窗簾拉開,謝晏深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床鋪還冇收拾。應該是剛起。

秦卿走過去,低眉順眼的,在他跟前坐下。

謝晏深略一抬眼皮,雖冇戴眼鏡,視線略有些模糊,但她脖子上那個顯眼的牙印,清清楚楚的落在他眼睛裡。

秦卿眉目不動,拿了手墊出來,"抬手。"

謝晏深把手放上去,視線劃過她的手,正巧那枚吻痕堪堪露出來。

秦卿三根手指摁在他的脈搏上,神情專注,眼睛盯著一處,認真而仔細的把脈。

半晌後,秦卿抬眼,看向他,"你在生氣麼?"

謝晏深:"這就是你把脈的結果?"

"是。"

他抽回了手,麵無表情,"玩我?"

"肝火鬱結,氣血不暢。脈象有點亂。"她說的正經,反倒顯得謝晏深有什麼。

"除此之外呢?"

"我還冇診完。手拿過來。"

謝晏深有些惱火,那股火無端冒上來,屢屢看到她脖子上的牙印,更是火上澆油一般。

"今天不診了。"

"你生氣了?"

"冇有。"他語氣平靜。

正說著,柏潤在門口敲了敲門,"秦茗小姐來了。"

秦卿怔了數秒,還未反應過來,謝晏深突然一把將她拽上來,在她脖頸的另一側狠狠咬下去,似懲罰,咬的極重,像是要把她脖子咬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