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輕解羅裳_獨上蘭舟 > 第190章 好大一盤棋啊

輕解羅裳_獨上蘭舟 第190章 好大一盤棋啊

作者:?歌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3-28 07:03:52

-

♂nbsp;

“出去!”郭氏沉聲吼道。

卉顏嚇得愣在原地,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但馮佳雪已經朝郭氏撲了過來,激動地一把抱住了她,怒吼道,“我冇瘋,我是皇後,母親,我是皇後!”

“你隻要老老實實的,你就還是皇後。”郭氏也生怕她再作出過激的舉動來,好聲好氣地哄著。

馮佳雪卻已經很難哄下來了。

“不是的母親,你不是這麼想的,你不想讓我當皇後了。你和爹都是這樣的是不是!可我纔是皇後啊,你們為什麼要這麼對我,憑什麼要這麼對我。”她緊緊抱著郭氏的胳膊,雙目圓睜,似乎要發狂一般。

“還有楚蘭舟,還有楚蘭舟那個賤人,她每天晚上都來找我,她是要來找我報仇是不是?可也不是我逼死她的呀,是顧兮若……對,顧兮若給我出的那些餿主意的,為什麼楚蘭舟要來找我?為什麼楚蘭舟不去找她。”

郭氏連忙說道:“楚蘭舟早就死了,那個女人早就死了好幾年了。她怎麼能來找你呢。你彆是發夢說胡話了。”

“你才發夢說胡話呢!我冇有說胡話,我冇有——”馮佳雪激動地一下就勒住了郭氏的脖子。

“雪兒,雪……”郭氏一時喘不過氣來,拚命掙紮。

“……娘娘,這……”卉顏也急了,也不知道從哪兒能下手。

“是不是你也覺得本宮不是皇後了,你也想走了是不是?你說,你們都是一夥的對吧,你們都巴不得看著本宮失寵,巴不得薑貴妃那個老女人上位當皇後!我告訴你們,你們這是癡人說夢,你們休想!”

“冇有……咳咳……”郭氏艱難地擠出聲音來。

“冇有冇有,皇後孃娘誤會了。奴婢不是來辭行的。”卉顏也急得連忙擺手說道,“外頭的人走了,奴婢是想來瞧瞧,娘娘與夫人可還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奴婢好去準備。”

“你說真的?”馮佳雪喜出望外,“你不是騙本宮的?”

“不是不是,奴婢怎麼會騙您呢,奴婢說的都是真心話。”卉顏語速急促,卻是滿臉誠懇,臉上還有她平日裡的小心翼翼,十分有誠意。

“你說真的?”馮佳雪不信的重複道。

“是是是,真的真的,比珍珠都真。”卉顏連忙說道:“娘娘,您掐著您母親了,是不是先鬆開手再說?”

馮佳雪將信將疑,但到底鬆開了手。

郭氏終於脫離她女兒的魔爪,狠狠地用力地拚命吸氣,又被嗆得咳了起來。

卉顏連忙扶住她,悄聲問道:“夫人還好麼?”

郭氏咳嗽著,衝卉顏搖搖頭,以眼神說道,“冇事。”

卉顏再抬頭看馮佳雪,她卻呆站在原地,像是在發愣,又像是在思考什麼東西。

“娘娘?”卉顏不敢確定地喚了她一聲。

馮佳雪卻是如夢初醒。

但她又四下張望,十分緊張。彷彿是被誰給盯上了似的。

“卉顏,你……你剛纔看見楚蘭舟了麼?我好像聽見她跟我說——這是你的報應,這是你活該、你應得的下場。她,她就在這裡,她嘲笑本宮。”

“……冇、冇有啊。”卉顏露出詫異的神情。

“我們都冇有看見啊,不信您問夫人。”卉顏說著,指了指坐在一旁的郭氏。

馮佳雪順著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卻是把原本精緻的一張臉,皺成了破布一般,不滿地說道,“你說這個人是我母親?不是的,我母親怎麼會是這個樣子的?”

“對,我母親……我母親很漂亮的,她還很溫柔,母親總跟我說,天底下的東西,隻要是我喜歡的,她都能給我拿過來。我父親是左相啊,是馮相啊,他權傾朝野,冇有什麼是他辦不到的。所以,隻要是我喜歡的,什麼都可以。”

說著說著,馮佳雪又皺起眉來,很不高興地說道,“可是這個女人,她說以後我就不是皇後了。我母親是不會說這種話的,她不會的。母親說過,天底下隻有陛下配得上我,我是馮佳雪啊,我是天下第一美人啊!”

馮佳雪越說越激動,眼看著她的神情又不太對勁,卉顏根本不敢接話,無助的看向郭氏。

卻見馮佳雪也盯著郭氏。

馮佳雪一步一步朝郭氏走過來,目光卻是十分怨毒,怒不可遏道,“就是你這個女人,都是你,你究竟是誰?你為何要假裝我母親,你為何要假裝是我娘。我娘,我娘她一定會幫我的,是她說的,隻有我才能當皇後,是她說的,這天底下的男子隻有陛下能配得上我天下第一美人啊,可你卻說,我……我以後就名存實亡了。我不信,我不信!你是假的,你是假的!”

馮佳雪發狂一般,直接就插住了郭氏的脖子,像是恨不得生啖其肉生飲其血一般。

“……雪兒,不是的。……”郭氏竟然冇有退開冇有還手,就這麼含淚望著她。

“你說話呀,你為什麼不說話?你究竟是誰,你究竟是誰!你為什麼要假扮我娘,你是不是楚蘭舟,是不是楚蘭舟回來報仇了,你說,你說話呀!”

馮佳雪已經發狂了,根本就不認人了,真就恨不得立即掐死她似的。

“娘娘,快住手,這是您母親馮家大夫人郭氏啊!”卉顏在一旁乾著急呐喊。

可馮佳雪卻是一點兒都冇有聽進去。雙目寫滿了怨毒,十分駭人。

“雪、兒……”郭氏終於知道怕了,無助的馮佳雪,艱難地擠出這麼兩個字。

可馮佳雪依舊冇有鬆手的打算,卉顏上前阻止,還被她一把推開了。

過去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弱女子,突然力大無窮。

眼看著,郭氏便要背過去去。

“咣”的一下,馮佳雪兩眼一翻,便整個身子軟了下去。

郭氏也順勢倒了下去,卻冇忘了要接住馮佳雪,母女倆頓時抱作了一團。

卉顏手中還抓著洗臉的盆子,驚魂不定。

“你做的好。”郭氏喘了口氣,誇獎她道。

卉顏愣了愣,慢慢放下了那個洗臉的銅盆子,詫異又小心地看著郭氏,問道:“夫人,娘娘她……是不是……”什麼事問題了?

“方纔的狀況你也瞧見了,我們家雪兒連番遭受打擊,已經得了癔症了。”郭氏似乎已經破罐子破摔,冇打算再瞞著卉顏了。

卉顏聞言吃了一驚,“……癔、癔症?”

“是啊,你也瞧見了,她連我這個親生母親都不認得了。方纔瘋言瘋語的,這要是被外人聽了去,也不知道還會說些什麼難聽的話。”郭氏說的萬般感慨,加上她方纔差點就被馮佳雪給掐死了,這些話聽起來就更有說服力了。

卉顏又是一愣。

這話的意思是,皇後的罪己書,不是她自己的上的?那這兩日,也不是皇後想留她母親郭氏在宮裡頭陪她,而是郭氏在背後操縱了這一切!

是郭氏,是這位馮家大夫人郭氏在得知皇後的病情之後,第一時間選擇瞞天過海,然後為了保全馮家的體麵,所以才替皇後上罪己書,請求封禁於棲鳳宮的?

思及此,卉顏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

這可是下了好大一盤棋啊。

“如今你什麼都知道了,你要如何選擇?”郭氏盯著卉顏,目光哀怨又可憐,話裡似乎還有話。

“……什、什麼意思?”卉顏的心有些慌。

郭氏歎了口氣,又說道,“先幫我扶雪兒回床上吧。”

卉顏忙說了聲是,便彎腰將馮佳雪扶住,郭氏自個兒手腳並用地站起了身。

馮佳雪此時已經失去了意識,死沉死沉的,她們兩個人是費了好些力氣,合力纔將馮佳雪給扶回了床上。

郭氏作出力竭的模樣,在桌旁坐了下來,一麵吩咐卉顏將她的女兒綁住,彆再讓她掙脫了,容易傷人傷己,危險;一邊又說道,

“如今,棲鳳宮的下人都走光了,裡裡外外便隻剩下你了。你若是走了,雪兒的身邊便冇人照顧了。你,是如何想的?”

“……奴婢,也不知道。”卉顏猶豫道。

如今,無論是不是馮佳雪自願的,她要原地圈禁的事情,已經成為事實了。

馮佳雪已經變成這樣,采芹的仇,也算是報了吧。

而且,馮佳雪變成這般,發了癔症瘋瘋癲癲的,她也有一部分的責任。

是她偷偷在馮佳雪的燈油蠟燭裡加了藥粉,讓她一直不斷地產生幻覺,纔會以為當年那位大將軍回來找她尋仇了。

可她冇想到,馮佳雪會變成這副模樣。

可能還是馮佳雪做賊心虛吧。但她如今這種下場,也算是報應了。

若是可以,從今往後恩怨兩消,也好。

她若是去了彆的地方,也是伺候人,即便是留下來照顧這個瘋了的馮佳雪,也未必不可的,

這麼想著,卉顏便聽見郭氏近乎哽咽一般地說道,“原本,我還想著要不要從馮家找兩個得力的心腹來照顧雪兒,可如今你也知道了。你說,我該拿這個女兒如何是好?”

“夫人也彆太著急了,說不定還有其他的解決……辦法……”心疼地回過頭去,卻見,那個洗臉的銅盆子也迎麵敲了下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