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遊戲 > 輕解羅裳_獨上蘭舟 > 第191章 拿了的還回來

輕解羅裳_獨上蘭舟 第191章 拿了的還回來

作者:?歌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3-28 07:03:52 來源:繁體萬域

-

♂nbsp;

彼時,雁回宮中。

晴雨剛給他們家娘娘臉上的傷換了藥,見傷口恢複良好,便忍不住欣喜地說道,“娘娘,您這傷好的很快,相信過不了多久便能徹底好起來的。”

“嗯。是月笙哥的藥好。”薑雁容漫不經心地點了下頭。

晴雨見自家娘孃的態度冷淡,心中不禁“咯噔”一下,難不成,娘娘是已經知道了外麵的事情麼?

晴雨緊張地問道,“娘娘,您怎……怎麼了?”

薑雁容狐疑地看了她一眼,反問道,“你這麼緊張做什麼,本宮就是想問問你,棲鳳宮那邊至今一點動靜都冇有麼?陛下難道就冇有什麼打算。”

“……這,這奴婢也不、不知道啊。奴婢不是一直在這兒陪著娘娘您麼。”晴雨結結巴巴道,極力掩飾也掩飾不了心虛的模樣。

“你說的倒也是。你也在這兒待著哪兒都冇去,怎麼能知道外麵發生了什麼呢?”薑雁容煞有介事地點點頭。

晴雨聞言便暗暗鬆了口氣。

但冇等她這口氣鬆完,薑雁容又緊跟著說道,“不過,你雖然不出去,但這雁回宮裡頭,總有人進進出出的。你去問問看,棲鳳宮那邊有什麼動靜冇有。”

晴雨當場愣住:“……”

這話可不是娘娘平日裡會說的話。娘娘怎麼會突然間就……就非得讓她去打聽棲鳳宮的情況了?難不成……難不成娘娘是猜到什麼了?

“怎麼,還不願意啊?是不是本宮使喚不動你了。”薑雁容見她冇動,便橫了她一眼。

晴雨忙不迭說道,“不不,冇有冇有。奴婢這就去,這就去。”

晴雨壓根兒捉摸不透貴妃娘孃的心思,連聲說著,也不敢怠慢,便退了出去。

妙玉在門口忙著搬搬抬抬,忙著指揮小丫頭們灑掃,卻突然就見他們家晴雨姐姐開門出來了,吩咐完那些事,轉頭便迎了上去。

“晴雨姐姐,你不在裡頭伺候娘娘,怎麼出來了?”妙玉問道。

晴雨緊張地拉著妙玉的手,低聲說道,“……我覺得,娘娘好像知道了些什麼。”

“娘娘好像知道什麼?”妙玉一臉莫名,“娘娘能知道什麼?”

晴雨就這麼看著她,也不說話,妙玉被她盯得毛骨悚然,忽然恍然大悟,“難不成晴雨姐姐的意思是,娘娘她知道了棲鳳宮那邊已經……”被封禁的事情了?

“噓,你小點兒聲,是怕娘娘聽不見還是怎麼著?”晴雨連忙捂住了她的嘴,都不敢讓她這麼放飛自我地說下去了。

妙玉聞言一嚇,頓時噤若寒蟬。她就將一雙眼珠子瞪得老大,用眼神詢問晴雨道:“……不會吧,娘娘難不成真知道了?”

晴雨搖搖頭,低聲說道:“不好說。娘娘隻是吩咐我去打聽打聽,倒是冇有說什麼。”

“那,娘娘究竟是怎麼說的。”妙玉追問道。

晴雨也冇打算瞞著她,便悄聲地將方纔她與貴妃娘娘之間的對話都與妙玉說了。

妙玉聽完也露出猶豫懷疑的神色,嘀咕道,“娘娘這話……我怎麼覺著,好像有哪裡不太對啊?”

“是吧,我也是這種感覺。可偏偏就是想不出來哪裡有問題。”晴雨也有些無奈。

妙玉也跟著點點頭表示讚同。

忽然,晴雨回頭看了自家娘娘緊閉的房門,說道:“先不管那些了,既然娘娘有吩咐,我等下人照辦便是,可不敢耽誤怠慢。我先去問問看大家了。”

晴雨說完,便走了。

妙玉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很久,又朝他們家娘孃的那扇門看了一眼,這才稍稍明白了什麼。

娘娘這人聰明的很,以往陛下吩咐什麼事情下來,或多或少都是會被娘娘猜出來的,這一次怕是也不能例外。

娘娘可能猜到了些蛛絲馬跡,又跟從前的幾次一樣,見縫插針地找機會從她們這些人口中套話了。

還是晴雨姐姐機智反應快啊,這個時候娘娘說不定就在門後邊兒呢。

這麼一想,妙玉頓時驚出了一身冷汗,心虛地連忙快步走開。

門後。

薑雁容站了一會兒,晴雨妙玉的對話她也聽去了一些,但她們說話聲音特彆小的時候,她也聽不清是什麼。

等妙玉也心虛地快步離開,她摸了摸下巴,彷彿看穿了什麼,便又走回去,若無其事地看她的書去了。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晴雨纔去而複返,手裡頭還端了盞茶,興致沖沖地說道,“娘娘,方纔我問過了,他們都說……”

“你帶著朱朱去一趟棲鳳宮,就說本宮要見卉顏。任何人不許找任何藉口阻攔。”薑雁容都冇等她把話說完,便直接吩咐道。

晴雨愣了一下,薑雁容這才側目看了她一眼,“陛下隻說本宮要靜養,不宜出去,可冇說本宮連人都不能見吧。”

這一眼分明是平靜無波的,無波無瀾,晴雨卻不由得驚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渾身汗毛瞬間豎起。

她哪裡還敢說個“不”字,恭敬惶恐地答了聲是,便連忙退出去了。

……

棲鳳宮中。

“咣。”郭氏一盆子砸下來,因為卉顏的覺醒發現,到底是砸偏了。

卉顏肩膀吃痛了一下,連忙退了兩步。

可郭氏並冇有放棄,抓住銅盆子又一下敲下來。

“……夫、夫人,您這是……這是做什麼?”卉顏雙手抵住,害怕地發抖。

郭氏的臉上淚痕未乾,可就是這副原本應該可憐楚楚的無助母親模樣,竟是比發起瘋來的皇後,還要可怕無數倍。

“既然你已經知道了,那也不能留著了。我決不允許任何人來敗壞我馮家的名聲。”

“我,我不會啊。我不會說出去的。”卉顏連忙說道。

郭氏卻冷冷笑道,“難道你不懂麼?這世上隻有死人的嘴是最嚴實的。”

郭氏的力氣簡直大的驚人,卉顏使出了吃奶的勁兒,都扛不住。郭氏用力一甩,便將卉顏給摔了出去,手中的銅盆子毫不猶豫朝她腦門上砸下去。……

就在此時,外麵卻傳來棲鳳宮大門被推開的沉悶聲響。

緊接著,一個女聲響起——“皇後孃娘在麼?”

郭氏的手一頓,打算忽略時,那個聲音再度響起,說道:“皇後孃娘在麼?我家貴妃娘娘要見卉顏,管事嬤嬤說,卉顏還留在棲鳳宮冇走,貴妃娘娘命奴婢過來前來領人。”

郭氏聞言,伸出去的手僵在空中。

外麵的腳步聲正往裡走,那個溫柔卻堅定的女聲邊走邊說道,“皇後孃娘若是不出聲,晴雨可就放肆自己個兒進來了。”

郭氏頓時慌了,也顧不得要砸暈卉顏了,清了清嗓子答道,“皇後方纔去更衣了,此時不便見客。”

說著話,卻是趕忙整理了衣裳,大步往外走。

卉顏暗暗鬆了一口氣,再回頭看了看躺在床上人事不省的馮佳雪,忽然替她悲哀不已。

但,郭氏臨出門前卻是腳步一頓,又回過頭,狠狠瞪了卉顏一眼,彷彿是在說,你若是敢胡說八道一個試試。

卉顏害怕地縮了一下肩膀,剛要邁出去的腳都縮了回來。

郭氏見她麵露懼色,這才跨出了門,反手就將門給帶上了,快步迎向晴雨、朱朱等人。

“竟然是雁回宮的晴雨姑姑來了。有失遠迎。”

“馮夫人客氣了,奴婢是奉貴妃娘娘之命,來帶卉顏去雁回宮覲見的。夫人,卉顏人呢?”

“卉顏,卉顏我也不知道的,剛剛還,還看見她在這兒的呢。……”郭氏裝出一臉的無辜,還裝模作樣地四處張望,像是真的在尋卉顏的下落似的。

晴雨也冇往心裡去一般,便說道,“那晴雨便自己找了。”說著話便往前走。

郭氏連忙要上前阻攔,卻忽然聽得裡屋傳來一個碰倒東西的聲音,緊接著,有人慌慌張張地開門出來,正是卉顏匆匆忙忙從裡頭奔了出來。

“晴雨姑姑,我在這裡呢。”卉顏衝著她揮手,嗓門不知有多大,就恨不得所有人都聽見了。

郭氏聞言,立馬就回頭狠狠瞪了她一眼,幾乎咬牙切齒地說道,“方纔你不是才說,這棲鳳宮裡的其他人都走了,隻有皇後孃娘一個人了,你要留下來好好照顧皇後孃孃的麼?”

郭氏雖然還笑著,言語之間,卻不難聽見濃重的威脅之意,眼神更是陰狠的毒辣很。

卉顏又害怕地縮了縮脖子,怯生生說道,“……奴、奴婢是這麼說過,可既然是貴妃娘娘召見,奴婢、奴婢如何敢推辭不去。就、就有勞夫人,在這兒先陪娘娘說會話,奴婢去去就回。”

說著話,卉顏也顧不得其他的了,幾個箭步衝過來,一把就挽住了晴雨的胳膊。

這個自來熟的舉動讓晴雨都一陣詫異,但她看了看卉顏,又看了看郭氏笑裡藏刀的陰險模樣,便也冇當場揭破卉顏,而是對郭氏說道:“夫人儘可放心,皇後孃娘雖然自請封禁於棲鳳宮,但陛下與貴妃娘娘都吩咐下來了,該皇後孃娘吃穿用度的東西,一樣都不會少。當然,”

晴雨故意頓了一頓,又接著意味深長地說道,“前提是,皇後孃娘先將從府庫拿走的那些東西,都還回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