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如影隨形 > 如影隨形第1章

如影隨形 如影隨形第1章

作者:衛子安衛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5 10:24:13

-衛子安衛淵是《如影隨形》小說裡麵的主角,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墨染素袖,接下來請各位一起來閱讀小說的精彩內容:永嘉十五年,秋衛子安麵無表情的站在師父的身後,注視著院子裡正在無理取鬨訓斥奴仆的男孩兒,七、八歲的模樣個子卻已經比衛子安高出了一個頭左右。...

永嘉十五年,秋

衛子安麵無表情的站在師父的身後,注視著院子裡正在無理取鬨訓斥奴仆的男孩兒,七、八歲的模樣個子卻已經比衛子安高出了一個頭左右。

一奴仆跪在地上,低著頭,唯唯諾諾的應著話。

良久,衛子安抬首望向師父,見她神色平常,平靜的觀察院子裡的情境,像是一個世外的人一般。

恰巧衛良行轉過頭來對上了衛子安的張望的眼神,臉色便一沉,眼波卻依舊平靜未起波瀾,衛子安忙垂首,不敢再正視。

衛良行蹙眉,語言平淡的說道:“你在這裡好好守著,我去去就來。”

未等衛子安答話,人已不見蹤影。

收起剛剛麵對師父時的緊繃狀態,然後專心的注意著院子裡的動靜。

“你個死奴才,是誰叫你拿這種甜膩死的糕點來給公子吃的,你是想甜死本公子還是怎樣啊?”清澈的童音,傲慢姿態,外加一臉的不可一世的神情。

“公子,奴才知錯,奴才知錯。”跪著的身子越是向下趨,幾近觸到地麵。

“知錯,你知錯有用嗎?”說完還惡劣一笑的走到那奴仆身前,伸出腳就一腳踹過去,將那奴仆踹倒在地。

那奴仆不敢吱聲,隻是慌忙的再爬起跪好。

男孩兒卻又是一腳,狠狠的說道:“誰準你爬起來的,真是個不知死活的奴才。”

說完又要伸手去打他,卻被從院門處傳來的糯糯女聲阻止,“喲,小公子兒,你是在做什麼呢?”

衛子安望向出聲處那站在門口的美豔少婦,一襲偏嫣紅色的衣衫,模樣似男子嬌俏,扭著細腰款款的向叫小公子的那男孩兒走去。

衛淵聽到聲音後也忙是跑到她身旁,撲向她,雙手摟抱著她的腰,抬起頭望著她笑,撒嬌道:“豔娘身上好香呢~豔娘是不是又給淵兒帶好吃的來了呢?”

美婦聽後,一隻手護住衛淵,一隻手拿起絲帕撫起嘴來咯咯的笑。

看在衛子安眼中,那美婦的笑容未達眼底,倒是讓衛子安覺得此人的眼神卻還帶著些明目張膽的猥褻。

那美婦招了招手,跟著她身後的兩名侍女便從提著的食盒裡拿出幾樣小食出來,一一擺好後退下。

美婦便是一隻手拉著衛淵的小手,一隻手輕輕的撫摸著他的小臉,還不時用手去捏幾下,看著他的眼神也越發迷離起來。

衛淵暗自斂下眼中的那抹鄙夷,仍是帶著一臉小孩子看見吃食的興奮笑意,急不可耐的哼哼大聲叫道:“豔娘,淵兒要吃,淵兒的肚子好餓。”拉著美婦的玉手,扯到桌前坐好。

美婦眼中一閃而過的精光,讓衛子安腦中響起危險二字。

看著美婦為衛淵夾食放在他碗中,他則是夾起來大口的放到嘴巴裡嚼食,一臉的滿足。

衛子安左右觀望,不見師父回來,隻是譏諷一笑,難道這是對自己的考驗嗎?

美婦臉上的笑意越來越明顯,似勢在必得一般的就快得逞的奸笑。她揮手退下那兩名侍女,兩人才走出院門,衛淵已是伏倒在桌上了。

毫不掩飾的笑意從美婦口中傳出,起身走到衛淵身後,一把將他攬到懷中,作勢要朝他的小臉輕薄去,跪在黑暗裡一直未曾出聲的奴仆卻是飛快起身,一閃便立在那美婦身後,還不待她反應過來,便是被點了百會穴,暈倒在地,不省人事。

那奴仆從懷中掏出一個玉瓷小瓶,倒出一粒藥丸放到衛淵口中,不一會衛淵緩緩轉醒。

那奴仆又複跪在地上,不複唯唯諾諾的表情,低聲沉穩答道:“公子,如何處置?”

衛淵揉了揉臉,撇了撇嘴角,臉色陰沉道:“隻是一個王府管家的勞什子親戚,竟然這麼大的膽子,膽敢將主意打到我身上來了。先劃花她的臉,再丟到那種女人愛去的地兒,不要讓我再看見她。”

“屬下明白。”說完抱起倒在地上的美婦,幾個起跳,離開了。

衛子安隱在暗處,看著此時正安然的坐在凳上喝茶的衛淵,麵色也越加平靜起來。

他從一開始就在作戲給那名美婦看,從她進門就將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忽略了那個跪在黑暗中的奴仆,一切就像是在他的掌握中一般,不過,孌童可真不是什麼好嗜好,衛子安日撇嘴。

衛淵似是察覺有人注視著自己,抬首向衛子安隱匿的花園處望去,黑夜中看不透,隻餘隱隱花香。

衛子安被他射過來的眼神弄的一頓,閉上眼睛,未動。她知道,若是被他發現後,說不定就回不到師父那裡去了。

衛子安不知道自己又站了多久,師父纔去而複返將自己領走。

衛子安被背上撕裂開來的傷口痛醒,三寸長的刀傷,想必此時此刻已是發炎紅腫甚至潰爛。暗自搖頭,她怎麼又會夢到了第一次見到衛淵時的情境。

這才恍然意識到自己還冇有死。

低頭看看自己正趴著一張破木板上,勉強可以稱之為床,房間亦是破爛不堪,結網的蜘絲,厚積的灰塵,敗舊的家物,無一不顯示著這裡已久無人居。

那衛淵呢?

衛子安不敢出聲呼喊,正想著要不要支起身爬起來,結果卻是被背上襲來的疼痛痛到暈眩,一口咬牙,不清楚現下的情況,不敢輕易發聲弄出聲響。

“痛的話,就喊出來,最是厭煩你種咬牙切齒的模樣了。”一如第一次聽到的清澈嗓音,十幾年來都未曾變。

是衛淵。

衛子安瞭然,鬆開牙,幾乎是忍著巨痛,喘著氣緩慢說道:“公子,無事就好……”好字尚未說完,便是痛的暈厥過去。

衛淵站在衛子安躺著的破床尾處,一張臉繃的緊緊,快步走到床邊,手下極不溫柔的扒開衛子安已經浸血的黑色衣衫,肉似切開兩邊,深快見骨,肌膚周圍亂糟糟倒著些金創藥已結著血痣,麵目猙獰的呈現在他眼前,衛淵惱怒,眼中的惱意又騰騰翻滾起來。

攥緊纖長的五指,衛淵突然起身朝外走去。

待衛子安再次幽幽轉醒時,隻覺得喉嚨乾咧,枯澀,像乾裂開來的荒原有火直往上湧似的急切需要水份的滋養,不覺喃喃道:“水,水。”

再睜開眼發現已經換了地方,自己橫趴在鋪著棉布的床榻上,頭朝著房門,桌椅擺設儼然是一家客棧,背上的傷已經包紮起來,蓋著薄被,身上未著寸縷。

白玉纖長的手指握著茶杯遞到衛子安眼前,衛子安才真正驚醒過來,抬首便見衛淵正一臉陰鬱的盯著自己,她忙低頭,不敢出聲。

“不是要喝水嗎?怎麼?看到我就不用再喝了?”嘲弄的語氣說著刻薄的言語,似乎從他口裡出來的理所當然。

衛子安想伸手去接茶杯,可剛一抬手就牽動了背後的刀傷,痛的齜牙咧嘴,垂手不敢再亂動。

衛淵嗤笑,蹲下身來,將茶杯遞到衛子安唇邊,斥道:“喝。”

衛子安眼中閃過驚慌,呆滯了半刻,任務未完成的下場嗎?腦中騰然閃過許多畫麵,心頭一顫,也好,死,對她而言,早就是一種解脫而已。

連續飲下幾杯水之後,才稍稍緩解了她那陣急切的饑/渴。

衛淵冇有遺漏掉衛子安麵上變換的神情,將茶杯放至桌上,順勢坐在床榻一旁的凳子上,聽不出情緒的說道:“以為我下毒了?要讓你死,我又何必親自去救你。”

衛子安全身一僵,不吱聲,她以為她會同其他人一樣,未完成任務,隻有一個字:死。

衛淵眸子黑深,莞爾笑道:“好好給我活著,你還有利用的價值,暫時死不得。”

衛子安輕扯嘴角,冷笑無聲,提氣緩慢答道:“屬下明白。”

衛子安不記得自己曾有多少次直麵過死亡,從永嘉十六年,七歲起她便跟著了衛淵身邊,直到現今已十六,九年的光景好似白駒過隙,身上的疤痕也在時時刻刻提醒自己,這份艱辛。

她當初是被自己的親爹給賣到安親王府上的,賤價棄賣,換得二兩銀子,簽下死契。

衛子安現今都還依稀記得那天他將自己丟給那王府下人的情境。

“小姐兒,啊呀,好歹再加上一點,我養這麼大也不容易呢。”諂媚,巴結的男聲,不帶多餘感情,好像隻是在賣一頭豬,一條狗一般。

“什麼?都是這個價,不能通融,喲,小姐兒好不識趣呢。”嗬嗬的假笑,聽著也讓人發膩。

“好好,二兩就二兩吧,有空去我那裡坐坐,小姐兒你可一定要來喲。”就連臨走前還不忘拉拉生意。

這麼多年來這聲音已是越來越稀薄,卻硬被衛子安固執、使勁的收在回憶裡,尤其是記得他離開時那瘦弱的背影,一身豔俗的紅衣,卻在那時看來又有著讓人說不出的沉溺,說不上有多期待著他能回頭看一眼,祈求哪怕是一貫的嫌棄眼神也可,聲聲嘶喊,但他終就還是冇有回頭,當時也不知道是什麼糊了自己的雙眼,隻覺有淚簌簌的流下,迷濛的水霧遮住了眼簾,慌忙拭淚,再看,人已不見。

不帶感情終就是遺棄的徹底。-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