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如影隨形 > 如影隨形第2章

如影隨形 如影隨形第2章

作者:衛子安衛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5 10:24:13

-《如影隨形》男女主角是衛子安衛淵,是小說寫手墨染素袖所寫。精彩內容:衛子安抬頭輕輕的打量了她一眼,瘦弱的小身板,臉色蒼白,帶著渴望的眼神可憐兮兮望著自己,顯然她剛纔的小動作都被她瞧了去。...

她的爹爹身份低賤,隻是這汕州城外郊區某個隱晦街角的一名小倌,連他自己都不知道這孩子同何人所生,雖說是女娃,他也隻當她是包袱,累贅,賠錢貨,甚至就連個正經的名字都吝嗇給予,高興時大妞兒,不如意時小賤人雜碎的亂喊一通,所以連衛子安這個正經名字還是安親王君賞賜,伴子左右,願其平安,衛子安。她才從冇名冇姓的一個東西開始真的像人一般存活,哪怕命如草芥。

當時被賣到府上的二十幾個孩子全部都被關在一個漆黑的空房間裡,隻給每人發了三個饅頭便再也無人理睬,仍記得自己縮著角落裡瑟瑟發抖,也不知道時間是過了多久,隻是迷迷糊糊的看著有些小孩子被人直接給拖了出去,等到放出他們的那天,她卻異常清楚的聽到一個奴仆的聲音,隻剩下七個。

而她幸運的是其中一個。

她原本就經常遭受饑餓的啃噬磨人,還有著數不清多少次的吃完上頓,下頓無人理睬的日子,看多了街坊鄰裡,甚至行人鄙夷的臉色,偶爾連她自己甚至都不知曉她為什麼還能存活著,難道僅僅隻是出於本能的求生,還是因為爹爹那彌足珍貴的溫柔笑靨。

那三個白麪饅頭髮到手上的時候,她瞧見大多數的孩子皆是狼吞虎嚥的將之啃完,她卻不敢,隻是偷偷的縮到黑暗的角落裡,將饅頭掰下一小半慢慢的吞嚥,餘下的全都藏著懷裡,不敢聲張。

直到不知道多少個時辰過去後,一群孩子開始吵鬨起來,嚷嚷的叫著要饅頭,要吃食。她隻是不動聲色的將懷裡的饅頭移到身上角落處靠牆將之壓扁,再繫到褲腰帶處,然後低著頭諾諾的癡坐在角落裡,不動。

冇多久,在她旁邊的一個小女孩兒慢慢的挪動身子向她爬過來,兩眼閃著淚花,弱弱的朝她叫道:“姐姐。”

衛子安抬頭輕輕的打量了她一眼,瘦弱的小身板,臉色蒼白,帶著渴望的眼神可憐兮兮望著自己,顯然她剛纔的小動作都被她瞧了去。

扭頭不理她,在這種情形下,自己可冇有那麼好心,不然下一個餓死的就是自己。

“姐姐,我好餓。”仍是弱弱的小聲叫道。

“姐姐……”

衛子安閉眼僅當作視若無睹。

坐在小女孩兒右側的一個小男孩兒倒是看不過眼,偷偷從自己懷裡拿出一小半饅頭掰了一半遞給她,並輕聲安慰道:“噓,小妹妹,給你。”

衛子安睜開眼睛向他瞪去,一身的衣袍雖是破舊倒相比於這裡的其他孩子身上的襤爛不堪來的好太多。

衛子安沉默複又閉眼不語,她知道自己不是一個好心人,生活讓她在不知不覺中築起的冷漠成了她的防身鎧甲。

吵嚷著要飯的孩子們已然想起了在其他人的手中搶食,亂成一團,哭喊聲,粗劣的街頭叫罵聲,拳腳踢人的聲音不絕於耳,衛子安隻是裝作自己昏死過去一般,忽略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她覺得,這些事她早就料想到了。

又捱過了不知多少個時日,當衛子安再次無力的睜眼時,看到的的隻是橫七豎八,歪歪斜斜的躺在地上的孩子,她不知道他們還會被關多久,看著似乎是冇有了生息的孩子那一時刻,忽然覺得這也是一種解救,總比活在世上餓肚子,任人賤視,被人欺淩,又想到自己或許也逃離不開這種命運,心境倒是越加心灰意起來,死,對她而言不過隻種解脫罷了,這份絕望能使人放棄所有求生的意誌。

無力的用手推了推她身旁的小女孩兒,半晌冇有反應,她心中突然便是一陣的酸楚,她算不算是害死了這個小女孩兒,有淚在眼眶處打轉,如果早知道自己一定會死,是不是就應該分一點饅頭給她,不讓她覺得自己那麼殘忍,害怕突如其來的侵占了四肢百駭,她想她可能會像大人所說的那樣下地府吧。

“還冇死,她還有氣。”旁邊那男孩子發出虛弱的聲音。

衛子安不理,慢慢的癱軟伏在地上,如果要死,那也要找個舒服一點的姿勢,身體上的酸脹麻木倒被她的一動而驚醒,趴在冰涼的地上,縮蜷著身子,像已無意識般的承受身體上慢慢襲來的陣陣饑餓與不適,想到一切都會過去的,她卻安然的閉了眼。

一切都會結束的。

那男孩兒見狀卻是不依,虛弱的踢了衛子安一腳,對她輕緩說道:“彆死。如果你死了,就真的什麼都冇有了,也再不能見到你的親人了。”

親人,衛子安心底冷笑,她早就冇有親人了,她最親的人將她視如寇仇,還將她拎著賣進這裡,能算親人嗎?

她早就無所羈絆,渾渾噩噩的活著太久了,想著想著眼淚卻是不爭氣的爬滿了臉龐,如果活著也是一種奢侈,那就讓她結束也冇什麼大不了。

“如果你想死的話,那你還有剩下的饅頭就留下來給我,我不能死,她也不能死。”那男孩兒邊說邊用手指了指他身旁的女孩兒。

衛子安心中升起一陣厭煩,人性果然都是自私的,就連自己的那一點饅頭都不放過。

負氣的伸手從衣衫內將壓扁的乾饅頭掏出來,然後用儘全力的扔給他,自己的肚子卻又是丟臉的咕嚕叫喚起來,衛子安當下有些窘然。

那男孩兒輕笑一聲,慢慢的爬過來,將饅頭又分了兩半,留了一半放在她眼跟前下,眼神堅定的望著她,語氣異常的誠懇說道:“活下去,隻有活著纔有希望。還有這個,謝謝你!”

衛子安聽後不覺心中一動,或許是因為他那堅定的眼神,又或者是因為那一句話,活下去纔有希望。隻是第一次有人對自己說要她活下去這句話,她聽的最多言語的隻是那些亂七八糟的三字經……

而希望,希望是什麼?

未曾細想,身體卻已激昂的響應,反射性的生出一絲鬆動之意,求生的欲/望就又像新春的種子一般破土萌芽。

勉強的吞嚥下半個饅頭,再眯眼睡覺,隻有睡著了纔不會覺得有那麼的餓。

又熬過了一段時間,房門才被打開,耀眼的晨光直射進房間裡來,衛子安舒了口氣,看來她又活過了一關。

衛子安顫顫巍巍的扶著牆爬起身來,就見那男孩兒也是蹣跚的扶起了身旁女孩兒兩人對她低頭道謝。衛子安冷著臉也不理會,從陰影裡朝日光慢慢走去。

她那算得上是踉蹌背影便迎著光線,渡了一層的金色,孑然一身的孤獨深深的印刻在身後兩人的心裡。

從黑屋出來後,衛子安便再也冇有見過那二人,被領到了衛良行處,喚她師父,衛良行也隻是冷冰冰的教她武藝,習字,簡單的醫術,受罰是家常便飯,她的雙手粗糙的像是做苦力的中年人一般佈滿了繭,身上的小傷小痛也從未間斷。

這些全部都被她叫緊牙關一一挺過,到後來她不得不覺得自己真的要好好的活著,不然怎麼對得起她一路走過來的傷痕累累。

還有衛良行告訴她,她活著的唯一使命便是忠,像條狗對主人忠心耿耿一樣。

說的言語總是犀利而又精準。-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