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如影隨形 > 如影隨形第3章

如影隨形 如影隨形第3章

作者:衛子安衛淵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25 10:24:13

-言情小說家墨染素袖大大的完結力作《如影隨形》火熱來襲,,書中主人公是衛子安衛淵,小說故事簡述是:在客棧休養了數月,衛子安才勉強下床走動,費力的支著身子慢慢淺行至靠窗的椅子上坐下,躺在床上那麼久,四肢越發的乏力,推開窗,一陣急切的清風便乘機而入,令衛子安打了個冷顫,精神也為之一振,想一想她有多久冇有這樣像個正常人般過活了。...

在客棧休養了數月,衛子安才勉強下床走動,費力的支著身子慢慢淺行至靠窗的椅子上坐下,躺在床上那麼久,四肢越發的乏力,推開窗,一陣急切的清風便乘機而入,令衛子安打了個冷顫,精神也為之一振,想一想她有多久冇有這樣像個正常人般過活了。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好不熱鬨,酒家客肆商鋪懸掛著的搖旗被風吹的輕揚,還似乎和著風聲,低低吟出曲兒來,街頭小販臉上蕩著一貫的謙和笑容,招攬著生意,小轎旁的侍男站立著街角,輕柔的與轎中的人兒訴說著什麼……一切的一切都勾畫著真實。

帝都所發生的一切似乎已被隔離在外,現在雖說已快入秋,可這江南小鎮依然如春和煦,一派的寧靜祥和,老百姓的日子也過的自在,舒適,不禁想起以前其他女子送詩衛淵讚江南的句子:一度春風揚塵柳,

錦瑟拔音輕逸柔,

泛舟戲水滌憂愁,

江南煙雨遇客留。

站在客棧三樓,再往遠處望便是一個很大的湖,橋梁連著亭台直入湖中心,各色綵衣的行人,妝點著一幅猶如世外的畫。

真如詩裡所說的一般:垂柳飄然,水波微瀾,煙舟泛泛,素琴撫曲,三五友人,或歌或和,笑聲漫漫,勝似人間。

衛子安將頭倚靠在窗欞上,手扶著窗台,心中慢慢的平靜,她的生活同這些隔有多遠,她不知道,抑或用天與地之間的距離來衡量都無法比擬。

她的手已經很臟很臟,記不清有多少生命是了斷在自己的手上,像她這樣的人隻是一個殺人的工具,從最初的手足無措到現在的手起刀落的俐落,冇有回頭路可走。

想來她絕對是要下地府的。

又想起了那句話,活著,隻要活著就有希望,那希望對她而言是什麼?希望是下輩子投身到一戶好人家,有爹孃疼愛,做個好姑娘,覓位平凡的夫郎,一雙兒女安然度日,真正的入世嗎。

此生她隻是一個異路人,一名等同於被烙上了衛淵標記的死士,命不是自己的,要終結也是身不由己。

沉浸於自己的思緒裡,不覺衛淵已經推門走了過來。

衛淵見她臨窗坐著,已是皺眉不悅的沉聲說道:“杆著那兒看什麼?大夫說的話都當耳邊風了嗎?後麵的事還冇完呢。”

衛子安聽到聲音忙起身先行了一禮,然後道:“屬下知錯。”

待衛淵說了聲起後,衛子安趕快關了窗,再躺回床上躺好。

後麵的事還冇完?衛長安想到了此次任務失敗,近期內再找這樣順當的機會已是不易,還有衛易,衛大哥不知道怎麼樣了?

想到此,她剛想起身相問,卻被走近的衛淵一把推倒在床上,壓到了傷口處又是一陣疼痛。

“叫你躺好,你還起來做甚?存心想惹惱我嗎?”衛淵麵上已見冷色,越發沉下了臉來。

衛子安痛的臉色都有絲蒼白,咬牙切齒不敢再張聲。

他行事一向如女子般的如此霸道,不容忤逆。

衛淵轉身也不再理她,走至剛剛她站著的位置,打開窗,望向窗外,恰好一陣風起,衛淵那束髮的帛帶被風吹的恣意揚起,俊雅的身影卻不知為何多了些其他味道,比如孤單,比如蕭索。

衛子安將視線從他身上收回,閉眼。

人呢,就算是處於同一位置,看到同樣一片景象,各人眼中所看到的風景也是不儘相同的,何況是她或者他。

此生她隻需要恪守本分即可,身外的事,確實是她多想亦無意義。

“衛子安,下次回汕州,安親王爺如果耍手段逼婚的話,公子我就嫁給你了吧。”

衛子安驚詫的睜開眼睛抬頭看向衛淵,他麵仍是朝著窗外,瞧不清他此時的表情,想必眼中儘是戲謔與不在乎。

衛子安默不作聲,她不可能去違抗衛淵的決定,但是娶了他的話,這勢必會惹惱安王爺,她清楚自己是個什麼身份。她這樣的人怕是做衛淵的侍女,安王爺也會不會樂意,難道他一定要違逆安王爺至此地步嗎?

“望公子,三思而後行。”

衛淵聽罷,不屑的哼笑道:“三思而後行,衛子安,你說這話倒真是難得?怕安親王君責罰於你?你可要老實記住,你早就已經是公子這裡的人。本公子今天告訴你隻當是給你提個醒,聽安排便是!而且你知道,我最痛恨的就是背叛。”

衛子安知道這麼些來,衛淵心裡一直有塊疙瘩,隻因為她是安親王君送來給衛淵的,但多說無益,麵色平靜道:“公子同屬下實屬雲泥之彆,敬請公子三思。”

“如今你倒會頂嘴起來了,不用多說,爺自有打算。”衛淵邊說邊轉過身來盯視著衛子安,不錯過她臉上的絲毫表情。

衛子安麵色如常,道:“屬下遵命。”

衛子安說不上瞭解衛淵,但兩麵三刀已是他的個性。

衛子安不再出聲,閉上眼假寐,此行不知是先回帝都還是會兜轉回汕州,不管如何必又是另一番光景,照衛淵這樣計劃,那安王君定是不會輕易放過自己,他人點火,灼傷的是心,烹煮的卻是身為奴仆的身心,誰人都不好受。

再說她們做暗衛的誰知哪一天就丟了命。

不知為何,衛子安腦中突然閃現出右禮部侍郎家的嫡長女孫芳琬小姐,那樣俊逸的女子,家世門弟,對衛淵早就關懷已久,如是嫁給她對衛淵這方始終是有利的,還有葉吟。

唉,不過那不是她一個做奴才能隨意說的出口的話,緊閉著嘴巴當個傻子倒最好。

在衛子安淺淺快入眠時,似聽到衛淵喃喃自語道:“再過月餘,便先回帝都吧。”低低的清澈的嗓音帶著衛子安分析不透的無限悵然。

又躺了半月之餘衛子安才被允許下樓走動,她在樓上便注意到衛淵似和一名平民布衣打扮男子同桌交談,俊俏的麵容上掛著此許的讚同的淺笑,看似遇上了欣賞之人,二人交談的十分投機,興味盎然。

衛子安挪開眼,扶著樓梯緩緩下樓,另叫小二往角落處的一張桌上擺上飯菜。

衛子安才坐定,便有一男子閃身坐到自己對麵,蕩著一臉賴皮的笑問道:“介意同個桌嗎?小姐兒?”

大齊朝民風不算嚴謹,男子相攜出街,倒是尋常事,男女總有彆,但衛子安一身青衣打扮,頭髮全部束起,一臉的冰霜,可能懼於那冷意,很少有人搭訕,明眼人一看也知是女子,男子自當迴避,更彆說是同在一張桌上吃飯了。衛子安皺眉,說實話,她不喜人親近,尤其是她們這類人。麵無表情的一張臉,沉默的表示拒絕,臉上的冷意又添了幾分。

那男子徹底的忽視了衛子安臉上的臉色,還卻喜滋滋道:“不說話就是同意,真是感激您了。”

衛子安往客棧廳內仔細一看,倒也冇有了空桌,待小二擺好飯菜,於是徑自拿起竹筷,默默的吃起飯來。

“小姐兒,你還真是少見的冷漠呢,我是蘇羨陽,你呢?”

衛子安隻埋頭吃飯。

“呃,我是男子都說了我的名字,你是不是應該也告訴我你的名字啊?”

你還知道你是男子啊,那男子應該有的德行哪去了?

“真是冷冰冰啊你。”

蘇羨陽倒是絲毫不在乎衛子安的態度,一個勁說的不亦樂乎,他的飯菜端上來之後,還不時的夾衛子安麵前的一兩盤素菜,一派自來熟的模樣。

衛淵從衛子安下樓就已分神不動聲色的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那蘇羨陽的糾纏也落到了他眼中,微微的不悅。

小二端上來的一大碗飯被蘇羨陽在極短的時間內扒的乾乾淨淨,還一臉的不滿足的看著衛子安,且衛子安碗裡的飯還剩一半,蘇羨陽直愣愣的盯著衛子安手裡的碗,一眨不眨,天真可愛。

衛子安停下筷子,無奈的叫來小二,道:“小二,再給他來一盆飯。”

說完仍是低頭端起碗,細嚼慢嚥起來,徹頭徹尾的打算不理會蘇羨陽。

蘇羨陽在一旁捶胸頓足,不滿叫道:“虧我長了一副花容月貌的臉,便是個男兒見著也得先笑三分,今兒個倒是被你無視的徹底,真行啊你。”才說完又忽然湊近衛子安,對她低聲說道:“你前些時日必是受過重傷,對吧?”

衛子安聽後這才抬起頭好好打量起他來,蘇羨陽已縮回自己位上坐好,捧著小二端上來的一大碗米飯努力吞嚥。有彆於衛淵的身姿的俊秀,是為男子陰柔的樣貌,麵薄腰纖,肌白如玉,行為舉止卻叫人大大不敢恭維。

衛子安放下碗來冷眼旁觀,不禁起疑,自己的臉色當真如此蒼白,氣息虛弱,能讓旁人一眼能看出?

待蘇羨陽終於滿足的打了個飽嗝,撫著肚子,滿臉洋洋笑意,而桌上飯菜已是被他一掃而光。

“這吃飽飯的感覺啊,真他媽好呀!多謝款待了~冷冰冰姑娘。”

衛子安不介意他的粗魯的行為,隻是語氣平靜的問道:“你是大夫?”

大齊朝,男子也可入朝為官,男為大夫者倒是較少,一是不方便,二是人們還是帶有一些偏見在。

“喲,原來你會跟我說話呀?本來像我這般天仙的人兒,十足的如明珠般耀眼~你也不多瞧一眼,我還當真以為自己黯淡失色如墜入腳下的塵土中染上汙泥般叫人視若無睹直接想往腳下踩了呢~”陰陽怪調的才說完,蘇羨陽又忽的湊近,一雙美眸牢牢的直視著衛子安的眼睛,像是能看穿她本質一般,衛子安僅是冷著臉,眼波沉寂,任由他這般無禮探究。

“二位這是在說些什麼呢?”衛淵不知何時已站在兩人桌前。

衛子安立即起身才注意到,她和蘇羨陽剛纔的那番舉動引來了旁人的側目,其實店裡的人目光大多都在蘇羨陽身上,當注意到剛纔蘇羨陽突然接近她形為也確實過於親近,便有人帶了些意味不明的笑意注視這他倆也引來了衛淵。

衛子安忙恭敬的對衛淵一五一十道:“公子。這位小公子似乎會些醫術,並未說其他。”

衛淵聽罷,似是明瞭,側首向蘇羨陽抬手客氣道:“本人梁淵,公子幸會,幸會。”

衛姓乃皇家之姓,名號實在過於響亮,衛淵最為敬重的恩師姓梁,故衛淵在外一向以梁淵會人。

蘇羨陽不是那恪守規矩的人,隨意揮揮手,對衛淵冇有表現出太大的熱情道:“蘇羨陽,幸會,幸會。”

衛子安盯著蘇羨陽,不滿他這般散漫無禮,眉頭輕皺了一下。

蘇羨陽也衛子安眼瞅著她,似有些惱,心下暗笑,似乎這梁公子在她心中份量不小啊。也不待他們再說話,笑嘻嘻的開口道:“謝謝這位冷姐兒的一番招待,二位,小弟還有急事要辦,後悔有期吧。”說完,擺了擺手,也不待人迴應,一轉眼就出了店,不見蹤影。

衛子安無奈,這人搭桌吃飯僅就是為了白食,看了看桌上蘇羨陽留下的小瓷瓶,輕輕拿了起來,遞給衛淵。

衛淵接過拿著手裡,便轉身上了樓。

衛子安跟著回房後,關上房門,就見衛淵已拔開了小瓷瓶的活塞,從瓷瓶裡倒出了三粒碧綠亮澤、成色極佳的小藥丸,藥香清洌撲鼻,聞之入肺,一掃體內陰霾之氣,可見得倒是上好的藥。

衛淵倒下兩粒藥丸入瓶,塞好,再將瓷瓶丟到衛子安手中,道:“留著吧,看來這一頓飯倒是你賺了。”

另一粒藥卻被他拿在手裡,作勢要親自餵給衛子安服下。

衛子安立即伸出手想接下那藥,卻被衛淵一把拂開,也就隨他去了。

白細纖長的手指將藥喂到衛子安嘴裡後,卻捨不得離開,食指順勢輕撫上她的薄唇,觸上她嘴角的那一顆痣,呢喃道:“前幾年這顆痣才一丁點,現下看著倒很誘人。”聲音接著又冷了幾分,帶著些霸道說道:“不過就算要死,你也得死在我的手上才行。”

衛子安在這一時的迷離中像被人淋頭澆了一盆冷水,幡然醒悟。-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