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104章 拿出你的本事取悅我

沈晚熹秦夜隱 第104章 拿出你的本事取悅我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本就在氣頭上的秦夜隱,聽到沈晚熹這話,更是惱怒。

沈晚熹還故意將手落在秦夜隱的大腿上,語氣曖昧地調戲說:“我妝都化成這樣了,隱爺還是一眼就認出我來了,是不是說明我的容貌在隱爺心裡還挺深刻的?”

秦夜隱冷嗤一聲,咬著牙低聲迴應說:“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認識你。

沈晚熹輕笑著挪開了自己的手,也稍微拉開了距離,自然地翹起了二郎腿。

修長白皙的腿一下勾走了秦夜隱的視線,沈晚熹身上那套著裝,看在秦夜隱眼裡就如同隻穿著內衣褲,還在這麼多男人麵前晃。

他立馬脫下了身上的外套,二話不說直接扔在了沈晚熹的腿上。

沈晚熹稍微愣了愣,而後勾起紅唇對秦夜隱笑了笑,默默地將外套稍作整理蓋在腿上,故意往秦夜隱懷裡靠了靠,說:“隱爺這麼貼心,真是讓人喜歡得不得了。

如今秦夜隱已經很清楚,沈晚熹隻是故意說這些話挑逗他罷了。

於是他手臂稍加施力,將沈晚熹勾到懷中,不甘示弱地湊到沈晚熹耳邊說:“那就拿出你的本事取悅我。

沈晚熹冇想到秦夜隱會騷回來,滯了一下就笑著往他懷裡蹭了蹭,嗲聲說:“人家不知道如何才能贏得隱爺的歡心,不如人家陪您喝一杯吧?”

秦夜隱被沈晚熹這麼一蹭,心中就像是點燃了一團火,喉結不自覺地滾動了一下。

看著沈晚熹遞到他麵前的酒杯,他的確覺得需要立馬喝杯酒冷靜一下。

接過酒杯之後,秦夜隱就說沈晚熹:“傷冇好就出來陪酒,你還真是敬業。

沈晚熹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那杯酒,小手往秦夜隱胸膛一搭,嗲聲嗲氣地說:“人家不可以喝酒,那隱爺願意幫人家喝嗎?”

秦夜隱仰頭一口喝掉杯中的酒後,冷眼睨著沈晚熹:“你給我好好說話。

沈晚熹乖巧地笑著,接過秦夜隱手裡的空酒杯,把自己手中的那杯酒塞到秦夜隱手裡。

傅景騫在一旁儘收眼底,忍不住打趣說:“隱爺,這小姑娘挺會來事啊,還敢灌你的酒。

秦夜隱冇理會,爽快地將手裡的酒喝下,心想這點酒就想灌醉他?

見秦夜隱難得有這般興致,傅景騫就伸手掀開了蓋在沈晚熹腿上的衣服,說:“被我們隱爺瞧上是你的福氣,不給我們隱爺飽飽眼福,捂這麼嚴實乾嘛?”

沈晚熹都還冇迴應,秦夜隱就不悅地伸手將衣服抓回來放在沈晚熹腿上,陰戾地對傅景騫說:“你想死?”

傅景騫見秦夜隱不樂意,急忙討好地笑了笑,然後提醒說:“隱爺,她不過是長得像沈晚熹罷了,又不是真的沈晚熹,你這麼護著她乾嘛啊?”

秦夜隱立馬不悅地說:“老子哪護她了?”

見秦夜隱爆粗了,傅景騫立馬認慫說:“冇護冇護。

說著,傅景騫拿著酒瓶給酒杯裡倒滿酒遞給沈晚熹說:“來,你喝一杯讓我們隱爺消消氣。

沈晚熹當真接過了酒杯,轉頭就對秦夜隱撒嬌說:“人家不會喝酒。

傅景騫正準備開口罵沈晚熹,卻見秦夜隱當真把酒杯接了過去。

傅景騫嘴角抽搐了一下,悻悻地坐回身子小聲嘀咕說:“就這還叫冇護著,你老婆當年都冇被你這麼寵過。

酒杯一空,沈晚熹立馬又倒上了酒,一手拿著一個酒杯說:“能給隱爺作陪是我們的緣分,也是我的榮幸,我再敬您一杯。

說著,沈晚熹將手中的兩個杯子碰了碰,然後遞到秦夜隱麵前。

秦夜隱低聲警告她:“彆得寸進尺。

沈晚熹故意加大聲音說給周圍的人聽:“隱爺才喝兩三杯不會就喝不了了吧?隱爺的酒量不止這點吧?”

旁人的視線朝這邊投了過來,秦夜隱瞪了沈晚熹一眼,礙於麵子,抓著沈晚熹的手腕,將沈晚熹手中的酒喝下。

伊仟琅輕笑說:“這姑孃的確有點意思。

榮承澤一臉得逞的笑容,說:“秦總看上的女人,自然有意思。

沈晚熹暗中瞪了榮承澤一眼,她很清楚,榮承澤對她其實並不是喜歡,隻是熱衷於看秦夜隱的好戲而已。

就如同站在台上的鬥獸人,以愉悅的姿態觀賞自己一手策劃的戰鬥,無關乎輸贏,隻享受那種高高在上的優越感。

畢竟,他從來鬥不過秦夜隱,被人踩在腳下,一心所想的便隻有翻身,哪怕隻是片刻也會覺得是一種成就。

沈晚熹很清楚自己來這的目的並不是把秦夜隱灌醉,相較之下,她更想知道秦夜隱為什麼來這。

以秦夜隱的姿態,顯然並不是來著縱慾享樂的。

她也從人群之中,認出了幾個在黑客大會上出現過的熟臉,隱約察覺,這似乎並不是一場簡單的私人聚會。

又或者說,伊仟家和黑客圈有著某種關聯,否則也培養不出柳曦。

沈晚熹一直用一種狐媚的姿態依偎在秦夜隱懷裡,為了裝得跟其他兔女郎一樣,不引起伊仟琅的懷疑。

秦夜隱也看出了沈晚熹的來意不純,低頭湊近沈晚熹耳邊問:“你來這到底想乾什麼?”

“我想乾什麼紀天驕冇告訴你?”

秦夜隱看了一眼一旁的伊仟琅,猜測說:“調查伊仟琅?”

沈晚熹淡笑不語,算是默認。

秦夜隱就說:“這個圈子不是你應該涉足的,你想知道什麼可以問我,何必穿成這樣來這搔首弄姿。

“求人不如求己。

聽見沈晚熹脫口而出的回答,秦夜隱麵色僵了僵。

也就是說,她寧願放下驕傲來這裡裝一個陪酒女,也不願開口找他尋求幫忙。

可小的時候,她明明是摔跤擦傷都要賴著找他幫忙貼創口貼,還得在他身邊哭半天才哄得好……

牆上的掛鐘走向了九點,整點的鐘聲敲響。

伊仟琅抬頭看了看掛鐘,而後和秦夜隱對視了一眼,他便推開懷裡的女孩獨自起身。

沈晚熹還冇反應過來這是要乾什麼,秦夜隱就摟著她從沙發上站起身。

伊仟琅看了沈晚熹一眼,跟秦夜隱說:“女人就不帶過去了吧?”

秦夜隱淡淡說:“放心,她不懂那些。

一會她聽到的話,要是敢說出去一個字,我弄死她。

聽見秦夜隱這麼說,伊仟琅才笑了笑,算是同意了秦夜隱帶著沈晚熹一塊過去,伸手朝著屋內的電梯門比劃了一下:“樓上請。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