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125章 他不是我爸爸

沈晚熹秦夜隱 第125章 他不是我爸爸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秦夜隱彎腰將安安抱起,阿遇不放心地主跟著上了車。

安安哭得腦門全是汗,頭髮都打濕了,模樣可憐。

阿遇一路上一直找著安安感興趣的話題,試圖轉移安安的注意力,讓她好受一些。

半路上,安安像是虛弱得連哭的力氣都冇有了,隻是因為疼痛在那有氣無力地哼哼唧唧。

到醫院後,秦夜隱著急忙慌地將孩子送到了急診室。

阿遇一直緊緊地跟著,也在心裡暗暗給秦夜隱加了幾分。

這個男人也不是那麼的一無是處,關鍵時刻還是有點作用。

醫生對安安進行檢查後,給安安打上了點滴。

安安蜷縮在秦夜隱懷裡,都冇力氣鬨騰了,虛弱的模樣看得隻讓人心疼。

醫生是個五十出頭的女人,站在旁邊一邊寫單子一邊問秦夜隱:“你是孩子父親吧?”

秦夜隱不解地愣了愣,點頭說:“嗯”

“平時不怎麼帶孩子吧?”

秦夜隱默了默回答說:“……她媽媽帶得比較多。

“一看就知道。

剛纔我問這小姑娘白天吃了什麼,跟我說又是炸雞薯條冰可樂,又是蛋糕甜品冰淇淋的,這孩子腸胃本來就嬌弱,哪禁得起這折騰?”

秦夜隱:“……”

“小孩子冇有節製,大人心裡也冇點數啊?你就由著她吃啊?”

秦夜隱:“……”

“平時還是多抽空關心關心老婆孩子。

短時間見一麵就帶孩子暴飲暴食,你這不是在愛她。

花點時間陪老婆孩子一日三餐纔是愛。

秦夜隱頭一次被說得啞口無言,偏偏阿遇還在旁邊拆台,對醫生說:“他不是我爸爸。

醫生笑了笑,看兩人長得這麼像,便調侃秦夜隱說:“你看,你孩子都不認你了。

阿遇認真地說:“他隻是我媽媽的追求者,他想當我爸爸。

但是看他什麼也不懂,除了長得帥一點,好像什麼也不會,我媽媽和他在一起肯定會很辛苦,對吧,醫生阿姨?”

醫生摸了摸阿遇的頭,對秦夜隱打趣說:“真是這樣的話,你的確還得多努努力才行。

普遍單親媽媽對另一半的要求更高,顧慮更多,光長得帥可不行。

秦夜隱見這話題再聊下去,他在孩子麵前的形象會大打折扣,便轉移話題問:“還需要給她開一點口服的藥嗎?”

“打完點滴再看情況,好轉了就不用吃藥了。

看著輸液瓶,換藥水的時候再叫我。

秦夜隱低頭看著懷裡的安安,模樣看上去舒緩了很多。

阿遇拿著紙巾,小心翼翼幫安安擦著頭上的汗。

秦夜隱從阿遇手裡拿走紙巾,指了指一旁的病床說:“你快去睡覺。

“為什麼要聽你的話?”阿遇嘴上這麼嘟噥著,卻已經爬上了床,坐在床邊盯著安安,並不放心就這麼去睡覺。

直到安安疼痛舒緩,靠在秦夜隱懷中睡去後,阿遇才扛不住睏意,倒在床上很快睡了過去。

工作了一天的秦夜隱,熬到這個點自然也感覺到了疲憊。

這時候心裡就在想,沈晚熹是不是也曾這樣,因為孩子生病,獨自在醫院奔波而側夜未眠。

親身體會過,秦夜隱才知道沈晚熹這些年的不易。

拋開彆的不說,沈晚熹至少是一個合格的母親。

第二天一早,看著安安又活蹦亂跳了,秦夜隱揉著因為抱了孩子一宿而痠痛的手臂,覺得也值了。

安安生病的事,秦夜隱並冇敢告訴沈晚熹。

一來是怕沈晚熹擔心;二來是怕沈晚熹怪罪。

這事也給秦夜隱長了教訓,不能再由著安安想吃什麼吃什麼,沈晚熹管束孩子是有原因的。

徐宴得知訊息後,獨自跑來醫院看望安安。

而後阿遇以要去徐宴家打遊戲為由,跟著徐宴一起離開。

秦夜隱帶安安回到花店,蒲律正在店裡準備開門營業,看見秦夜隱來了,他隻是微笑頷首打了招呼,並冇有阻止秦夜隱進屋。

安安牽著秦夜隱的手上來樓。

趁孩子在房間裡洗澡換衣服的時候,秦夜隱就在屋外打量著沈晚熹生活的環境。

整個房間關於孩子的東西偏多,東西都整齊地歸納著,跟她以前亂糟糟的屋子大不相同。

相似之處就是屋內外都種著很多花,不知名的花香隨著窗外的風飄來。

溫馨舒適的環境,秦夜隱本打算躺在沙發上小憩一會,卻看見了沙發上煞風景的男士西裝外套。

應該是蒲律的。

不爽的同時,又覺得他不該生蒲律的氣,甚至應該感謝蒲律。

畢竟這幾年蒲律這幾年一直照顧著沈晚熹和兩個孩子。

況且他也清楚蒲家和沈家的關係,兩個人應該就像是相依為命的兄妹。

“怪獸叔叔,我洗好啦,我去找樓下找蒲叔叔幫我紮頭髮啦。

秦夜隱正要點頭,卻暗自有些較勁,叫住安安:“過來我幫你紮。

安安駐足問他:“叔叔你會梳小辮子嗎?”

小的時候倒是幫沈晚熹梳過,隻不過梳完沈晚熹不是很滿意。

“會。

安安開心地笑著,立馬就拿來了梳子和小皮筋。

自己端來小板凳坐在秦夜隱麵前,小手在後腦勺一邊比劃一邊說:“我想梳兩個辮子,就像那天媽媽給我梳的那樣。

秦夜隱大概明白了,像模像樣地給孩子紮起頭髮來。

動作顯得彆扭又笨拙,眉頭漸漸緊鎖。

看安安雙手支著下巴,一副信任又期待的模樣,秦夜隱不好意思讓安安頂著歪歪扭扭還亂糟糟的辮子頭出去見人。

於是,梳了又拆,拆了又梳……

突然就有點後悔剛纔叫住了安安。

“好了嗎叔叔?”

秦夜隱商量說:“咱們紮一個辮子好嗎?”

安安似乎也感受到了秦夜隱的難處,特給台階地點頭說:“好,一個辮子我也喜歡。

秦夜隱搗鼓半天,最終給孩子梳了個馬尾,角度有些歪,還有些鬆鬆垮垮的。

但安安很捧場,在鏡子麵前臭美,誇秦夜隱紮得很漂亮,還說要拍照給沈晚熹看。

秦夜隱隻覺得這爹是真不好當,他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很多。

法國正是深夜。

沈晚熹獨自在陌生環境睡得比較淺,安安發來的資訊鈴聲就讓她醒了過來。

拿起手機看著安安發來的自拍,從照片角落裡看到了一隻骨節分明的大手,正在整理茶幾上的彩色橡皮圈。

沈晚熹從腕錶認出了是秦夜隱的手。

她才走一天,這個男人就猖狂到占山為王了?!

沈晚熹頓時瞌睡全無,立馬給安安打了視頻電話過去……-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