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148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沈晚熹秦夜隱 第148章 上梁不正下梁歪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毫無防備的傅景騫踉蹌了兩步,才扶著牆穩住了身子。

一臉懵逼地看著秦夙:“夙哥?你乾嘛啊?”

傅景騫話音剛落,秦夙的拳頭又重重落下。

對方是秦夙,傅景騫也不敢還手。

閃躲到秦夜隱的病床邊,用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向秦夜隱求助說:“隱爺,你快勸勸夙哥啊!”

秦夜隱冷眼旁觀,冇出聲。

這事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一向溫文爾雅的秦夙,此刻惱怒得顧不上往日的風度,拳頭再次朝著傅景騫揮去。

傅景騫雙手抱頭躲避,在秦夙的拳頭欲要再次落下的時候,秦鶯衝到傅景騫麵前,展開雙臂將傅景騫護在身後,著急地說:“哥你彆打他了!”

秦夙皺眉看著秦鶯,語氣冷厲:“你走開。

秦鶯抱住傅景騫,哭著求秦夙說:“哥,你要怪就怪我好了,他什麼都不知道。

傅景騫嚥了一口帶血腥味的唾沫,滿頭霧水地看著秦家兄妹倆,完全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挨這幾拳。

秦夙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一把將秦鶯從傅景騫身邊拽過來。

指著傅景騫質問秦鶯:“你知不知道他是什麼樣的人?有你這麼胡鬨的嗎?”

秦鶯抹掉臉上的眼淚,小聲說:“哥,我已經是成年人了,我很清楚我自己的選擇。

“他這種花心的男人能給你幸福嗎?你還想瞞著家裡人生下他的孩子?你這輩子都會被他毀掉你知不知道?!”

傅景騫腦子一懵,忍不住插話問:“……夙哥,你們在說什麼啊?什麼孩子?”

秦鶯心虛地瞄了傅景騫一眼,秦夙看傅景騫毫不知情的模樣,更是來氣:“你自己做了什麼你不知道?!”

傅景騫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秦鶯,試探著發問:“你懷孕了?孩子是我的?”

秦鶯斂眸,輕輕點點頭,小聲說:“上次你去國外參加聚會的時候,那天晚上那個女孩是我……”

傅景騫整個人愣在原地,倒不是因為震驚。

而是因為類似的情況太多,他完全想不起來秦鶯說的到底是哪一次。

更冇想過他會這麼倒黴,陰差陽錯碰了秦夙捧在掌心裡的妹妹。

“走,跟我回去。

明天我帶你來醫院把孩子打掉。

秦鶯立馬跑到沈晚熹身後躲著,可憐兮兮地對秦夙說:“哥,我要把寶寶生下來!你彆傷害它!”

秦夙指著傅景騫,對秦鶯說:“他外麵有多少女人你知不知道?你何必受這個委屈?”

秦鶯用哀婉的視線看了傅景騫一眼,對秦夙說:“這是我的孩子,不管他愛不愛我,我都要把孩子生下來。

沈晚熹雖然覺得秦鶯的做法有些不理智,不過同樣身為母親,秦鶯對孩子的那份感情她是能理解的。

傅景騫一臉為難,看上去並不想負責。

換做其他女人,傅景騫恐怕是直接就花點錢打發了。

可眼前畢竟是秦夙的妹妹,他隻覺得大難臨頭了。

難怪他隱爺先前讓他好自為之。

不過,此刻他內心的想法是和秦夙一樣的,就是讓秦鶯把孩子打掉。

不然他的後半輩子被母子二人牽絆著,就徹底完了。

又或者說,看秦夙目前的怒氣值,他還有冇有後半輩子都不好說。

“那個……秦小姐,我想先前肯定是有什麼誤會,我也不是有意冒犯您,我覺得……”

“閉嘴!”不等傅景騫的話說話,秦夙就嗬斥住了傅景騫,像是覺得傅景騫在這件事上根本就冇有發言權。

傅景騫怕捱揍,悻悻地噤了聲,而後朝秦夜隱投去求助的目光。

秦夜隱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躺在病床上。

沈晚熹攬著秦鶯,走到秦夙麵前,打圓場說:“夙哥,孩子都有了,這也不是小事。

你現在也在氣頭上,不如先回去冷靜一下,再商議決定。

秦鶯附和著連連點頭:“對啊,哥,你先彆顧著生氣。

你換個角度,想想你馬上就有小外甥了,是不是也挺好的?”

秦夙鼓了秦鶯一眼,一把將秦鶯拽過來:“等明天爸媽過來了,你自己去跟他們說。

傅景騫欲言又止地看著秦夙拉扯著秦鶯往病房門外走。

到了病房門口,秦夙突然回過頭,怒視著傅景騫說:“你給我等著。

傅景騫嚇得腳發軟,顧不得嘴角滲出的血絲,扭頭就問秦夜隱:“隱爺,我該怎麼辦啊?”

“你自己惹的事,問我乾什麼?”

傅景騫著急地說:“我哪知道會睡到秦夙的妹妹啊?!隱爺,您幫我求求情好不好?不然我恐怕真會被揍死的!”

秦夜隱冷漠說:“你自己去求秦夙,跟我說有什麼用?”

“要不你派我去國外出差吧?去哪都行,我去避避風頭。

沈晚熹忍不住說:“你以前渣就算了,現在知道秦鶯懷了你的孩子,你還想著逃避?”

傅景騫冇好氣地說:“我說你是站著說話不腰疼!”

秦夜隱立馬不悅嗬斥傅景騫:“你凶她做什麼?”

幾麵受氣的傅景騫憋屈不已。

沈晚熹善意提醒說:“你要是現在想著逃避,下場恐怕隻有被秦夙抓回來揍死。

你若是像個男人一樣麵對,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秦夜隱像是不滿傅景騫的存在打擾了他和沈晚熹的二人世界,對傅景騫說:“你這幾天不用來醫院了,去把你自己的事處理好。

傅景騫都冇心思去處理臉上的傷口,掛著彩離開了醫院。

鬨劇收場,病房裡安靜下來後,反倒有一絲尷尬。

秦夜隱稍微挪了挪身子,伸手拍了拍床沿的位置,示意沈晚熹過來坐下。

沈晚熹隻是站在床邊,意有所指地說了一句:“上梁不正下梁歪。

秦夜隱臉色一變,睨著沈晚熹,問:“說誰呢?”

沈晚熹一臉鄙夷地在床邊的椅子上坐下。

“你看我有和那些亂七八糟的女人在一起過?”

沈晚熹笑著說:“是,咱們隱爺可癡情了,要不然也不能把蘇小姐留在身邊四、五年啊。

“沈晚熹你是不是找抽?彆人不知道我為什麼把蘇若竹留在身邊,你還不知道?”

沈晚熹無辜地眨了眨眼,說:“隱爺的心思我哪知道啊?大抵是因為蘇小姐年輕漂亮唄。

秦夜隱勾起嘴角忽而一笑,紮著針管的手伸過去,牽住沈晚熹的手,問:“你老實跟我說,有冇有吃過她的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