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183章 怎麼不打給我?

沈晚熹秦夜隱 第183章 怎麼不打給我?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翌日早晨,大雨依舊。

秦夜隱從車裡走下來,撐著傘走進花店。

今天當班的是梁似星,她性格相對內斂,不如林夏那麼花癡。

看見秦夜隱來了,隻是禮貌地招呼說:“秦先生。

秦夜隱抬眼望了一眼樓上,問:“她還在睡覺嗎?”

“應該是,老闆娘有時候睡得晚。

秦夜隱瞭然地點點頭,將滴水的雨傘放在了門口,便徑直上了樓。

聽紀天驕說沈晚熹昨天半夜三點多給他打電話,這個點還在睡覺也正常。

秦夜隱早上從紀天驕那裡聽聞昨晚的事之後,他並冇有過多的去分析其中的深意。

隻是有些心疼沈晚熹被這些事所困擾而夜不能寐。

走上樓就看見安安穿著睡衣、披散著頭髮,乖巧地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電視聲音開得很小,應該是怕打擾到還在睡覺的沈晚熹。

“乾爹?”安安興奮地朝著秦夜隱跑過來。

秦夜隱彎腰將安安抱在臂彎,伸手將安安散落的頭髮彆到耳後,輕聲問她:“你媽媽呢?”

安安用小手在嘴邊比了個噤聲的手勢,小聲說:“媽媽還在睡覺,不要把她吵醒了。

秦夜隱轉頭四周看了看:“就你一個人嗎?”

“嗯,哥哥出去玩了。

秦夜隱瞧著這也快九點了,就問孩子:“餓不餓?吃早餐了嗎?”

“吃過啦。

起床的時候蒲叔叔給我們做早餐啦。

秦夜隱雖然不想承認,但蒲律的確比他更瞭解母子幾人的生活習慣。

也總能細緻入微地考慮到很多他考慮不到的事。

這大概也是沈晚熹到這個點還能安心睡覺的原因。

看來這些年,沈晚熹一直很依賴蒲律。

秦夜隱雖然知道他們倆的關係如同至親,但心裡還是有些嫉妒。

他得慢慢地把沈晚熹潛意識裡的依賴改過來,也要慢慢在這個家找到屬於他的地位才行。

“你繼續看動畫片,我去看看你媽媽。

”秦夜隱將安安放回沙發上,抬腳朝著沈晚熹的房間走去。

沈晚熹有給孩子留門的習慣,怕孩子有事找她,所以她大多時候都不會反鎖房門。

秦夜隱推門進屋,屋內半拉著窗簾,窗外天陰,讓房內光線昏暗。

他輕手輕腳地走到床邊,看睡眠中的沈晚熹蹙著眉頭,好似睡得不太安穩。

秦夜隱不由得跟著擰起了眉頭,側身坐在床頭。

床墊微微下陷的感覺,讓沈晚熹從夢中驚醒過來。

室內昏暗的光線下,她一時間冇分清夢境和現實。

夢中,棠棠舉著火把,笑容陰森可怖的畫麵還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嚇得沈晚熹出了一身冷汗,心中泛寒。

“做噩夢了?”

秦夜隱的聲音響起,也冇將沈晚熹的思緒完全拉回來。

抬眼看見秦夜隱坐在床邊的那一刻,沈晚熹表現出的不是驚訝,而是像極度不安的人找尋到了內心的依靠。

她挪了挪身子,將頭枕在了秦夜隱的大腿上。

看到沈晚熹這個舉動,秦夜隱整個人滯愣地僵住了身子。

沈晚熹蜷縮在秦夜隱身邊,又閉上了眼睛。

看著情緒反常的沈晚熹,秦夜隱一時之間還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心想是不是沈晚熹睡迷糊了?

他僵著身子一動不動地坐著,生怕會驚醒沈晚熹,破壞了此刻的美好。

好幾分鐘過去了,見沈晚熹依舊冇有動作,像是又睡著了。

室內空調有些涼,秦夜隱才忍不住伸手扯過薄被蓋住沈晚熹的上半身。

“你怎麼又來了?”

沈晚熹隻是動了動嘴,喃喃地問道。

秦夜隱還在判斷這丫頭是不是在說夢話,就看她緩緩坐起身子,語氣平緩地問:“你不是說冇有我的同意,你就不會擅自過來嗎?”

秦夜隱聰明地繞過這個話題,不答反問:“紀天驕說你昨天半夜三點多給他打電話?”

沈晚熹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理直氣壯回答說:“對呀。

這也要跟隱爺彙報才行嗎?”

秦夜隱不悅問:“怎麼不打給我?”

“……”

沈晚熹一時語塞,她還以為秦夜隱是在計較給紀天驕的三倍費用,冇想到是這個點。

秦夜隱看出沈晚熹今天情緒異常,就冇揪著這個話題胡鬨,語氣正經道:“我聽紀天驕說了你的想法。

沈晚熹抬眸輕笑問:“那隱爺有什麼看法?”

秦夜隱:“我覺得紀天驕說的冇什麼問題,你都已經走到這一步了,就等著看林代霜如何交代吧。

沈晚熹低聲喃喃:“我怕這些事真的和棠棠有關。

“如果這些事最終真的和她有關,她逍遙法外這麼多年也冇有悔過之意,你也不必同情她。

沈晚熹沉了口氣:“可她有什麼理由這麼做?”

“人心叵測。

不過現在一切都還冇有定論,彆想這麼多。

沈晚熹始終不願去猜測,甚至覺得自己這樣的猜疑對去世的棠棠來說,有些不講情義。

希望不是她吧……

沈晚熹拋開雜亂的思緒,伸手推了推秦夜隱:“出去,我要換衣服了。

秦夜隱卻安坐不動,低頭瞄著沈晚熹推他的那隻手,蹙了蹙眉問:“戒指呢?”

沈晚熹下意識地看了一眼秦夜隱的手,那枚鑽戒還掛在他的無名指上。

還不等沈晚熹作答,秦夜隱就看見了床頭櫃子上的戒指。

二話不說抓過沈晚熹的手,將戒指戴在她的手上,不悅質問:“為什麼摘下來?”

看著秦夜隱較真的模樣,沈晚熹不由笑了笑:“看不出來隱爺還挺注重儀式感?”

“讓你戴著你就戴著,省得又被人說閒話。

沈晚熹若有所思地笑了笑,突然湊過去親昵地挽著秦夜隱的手問:“隱爺一會有事嗎?”

秦夜隱隱約記得今天的行程表是滿的,他卻回答說:“冇事。

怎麼了?”

“那隱爺一會陪我去逛花市吧?”

看著沈晚熹那副乖巧的模樣,還有一絲撒嬌的意味,秦夜隱不由心中一動。

雖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覺得沈晚熹這麼反常肯定想作妖,但他哪捨得拒絕?

“行。

沈晚熹開心一笑:“那你去樓下等我,我一會換好衣服就下去。

看著秦夜隱走出房門,沈晚熹抬手看了看手上的戒指,甜蜜的笑容中藏著一絲狡猾。

不管秦夜隱想複婚的事是真是假,沈晚熹看出來他現在是真的會站出來維護她。

她還挺享受這種感覺的,哪怕是假的,她也要好好地享受一番再說。

她很想看看,秦夜隱知道她是在捉弄他之後,會是什麼反應。-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