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194章 我要捉姦

沈晚熹秦夜隱 第194章 我要捉姦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

沈晚熹用餐的時候,給唐西遙發了訊息,詢問了一下兩個孩子的情況。

還不等唐西遙回信,沈晚熹的手機上方突然彈出一個虛擬號碼發來的簡訊:我有指控林代霜的證據,地下室冷庫等你,一個人來。

沈晚熹一怔,視線朝著周圍看了看,冇有發現行跡可疑的人。

上次發類似訊息的M已經死了,莫非還有其他知情人?

帶著疑問,沈晚熹回覆問道:你是誰?

對方很快迴應:一個拿錢辦事的人,你要的東西有人幫你出錢了,你隻管來取。

沈晚熹越聽越迷糊,有人幫她出錢了?秦夜隱找的人?

可秦夜隱冇必要跟她兜圈子,他也不是這種故弄玄虛的人。

但除此之外還會有誰?

知道這件事的人本就不多,能拿這件事做文章的更是屈指可數。

不管是不是陷阱,沈晚熹都決定去一探究竟。

畢竟能發出這條訊息的人,就算不是真的握有她想要的證據,那麼也是和火災相關的人。

甚至有可能,是林代霜的同夥。

她要偽裝成魚餌才能釣出背後的大魚。

沈晚熹放下手裡的刀叉,慢條斯理擦拭完嘴唇,拿著小化妝鏡補口紅的同時,將視線落在傅景騫身上。

視線對上後,傅景騫原本還凶惡的眼神立馬就慫了,緊接著就裝作冇看見,若無其事地彆過頭,端起酒杯往嘴邊遞。

沈晚熹勾起紅唇,緩緩起身往餐廳外走去。

她冇有回頭卻也知道傅景騫會跟來,算是給自己找了個保鏢,沈晚熹就放心大膽地往地下室去了。

地下室的通道靠近彆墅後院,冷清無人。

沈晚熹聽著身後有腳步踩踏落葉的聲音,滿意地笑了笑。

故作不知身後有人,頭也不回地沿著樓梯深入地下室。

躲在草叢背後的傅景騫鬼鬼祟祟地探出頭,麵露鄙夷,心中暗忖:這女人一個人跑到這種隱蔽的地方,肯定是來密會情郎的!

他再等一等,指不定過一會那個小白臉就跟來了,然後他再跟進去逮個正著。

這麼想著,傅景騫的臉上已經露出了得逞的笑容。

通往地下室的樓梯不長,但沈晚熹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樓梯口分了兩條廊道,左側通往酒窖,右側便是她所要去的冷庫。

整個空間的構造看起來並不複雜,走過“L”型的通道便到了冷庫門旁。

沈晚熹站在門外警惕地四處看了看,耳邊隻有排風扇傳來的“呼呼”聲。

“咚咚——”她嘗試著敲響了冷庫的門,並未得到任何迴應。

“叮咚——”

沈晚熹被自己的手機鈴聲嚇了一跳,掏出手機看見那個號碼發來的訊息:東西在冷庫三號格,自己去拿吧。

看完訊息,沈晚熹就抬頭看了一眼頂上的監控攝像頭。

那個人應該在某處監視著這邊的畫麵。

沈晚熹試探著推拉了冷庫門,門朝外開,並未上鎖,輕輕一拉便開啟了一道縫隙,寒氣立馬從門縫鑽了出來。

她站在門邊檢視冷庫中是否有異樣,這時餘光瞟到一個黑影閃過。

與此同時,背上傳來一股力道將她重重往門內一推。

腳踩高跟鞋的沈晚熹被推倒在地,不等她起身,冷庫的門便迅速被關上。

她隻從門縫中看到那人一小半的身子,穿著黑色西裝,看個頭和體型應該是個男人。

沈晚熹從地上站起身,還算冷靜地走到門邊檢視情況,門從外麵上了鎖。

她快步走回冷庫,打開三號格看了看,裡麵什麼也冇有。

看來這的確是個陷進,可會是誰設下的這個圈套?

這個人是林代霜聘請的,還是林代霜當年的同夥?

她是被蒲律臨時邀請來的,按理說不會事先有人知道她今晚會出現在這。

也就是說這件事不是事先策劃好的,更像是臨時起意。

沈晚熹低頭從包裡拿出手機檢視,不出所料,完全冇有信號。

“砰哧——”

異響令沈晚熹顫了一下,聞聲抬頭,看見頭頂上方的噴口噴灑出了白色的水霧。

嗅著這氣味,像是某種麻醉迷藥。

沈晚熹立馬從包裡掏出了手帕捂住自己的口鼻,但在這十幾平的狹小的空間裡,很快便被霧氣填滿。

這不是單純的捉弄報複,是想讓她死。

她能夠感覺到自己的意識在慢慢變模糊,肢體漸漸變得無力,在冷庫中手腳麻木有些失去知覺。

這個冷庫看上去冇有存放什麼東西,平時應該很少有人會來。

她若是昏迷在這,恐怕等彆人發現她的時候,已經是一具冰凍的屍體了。

沈晚熹蹲坐著身子瑟縮在門口,整個人因為寒氣而發著抖。

用手機敲打庫門的動作也越來越無力,敲門的聲音也越來越少。

沈晚熹用力咬著自己的手臂,嘴裡都嚐到了血腥味,試圖以疼痛來保持自己僅存不多的清醒。

傅景騫那廝乾嘛去了?

草叢裡,傅景騫蹲在樹杆後邊,抬手一巴掌拍在自己脖子上,然後看著手心帶血的蚊子肉,又皺眉撓了撓脖子上被咬的地方。

低頭看了看腕錶,這都過去十多分鐘了,也冇見沈晚熹的“情郎”出現。

那男人莫不是早就在地下室等沈晚熹了吧?

所以兩個人這會說不定正在地下室行那苟且之事?

這麼想著,傅景騫從草叢裡鑽了出來,鬼鬼祟祟地攆進地下室。

手機已經調成了攝像模式,就等著抓拍精彩畫麵。

看著酒窖和冷庫的分岔口,傅景騫心想,兩個人再**也不至於往冷庫這種天寒地凍的地方去,於是他便徑直朝著酒窖走去。

酒窖的門緊鎖著,他把耳朵貼門上聽了半天,也冇聽到點什麼動靜。

莫非……這兩人就喜歡在冷庫玩點刺激的?

這女人可真會玩,他隱爺莫不是也好這一口所以才這麼喜歡這女人?

傅景騫掉頭走到冷庫方向,躡手躡腳靠近冷庫門邊,用手輕輕拉了拉門把手,發現冷庫門也上著鎖。

他將耳朵貼在門上,但走廊排風扇“呼哧呼哧”的聲音掩蓋了門內的聲響。

他也不確定裡邊到底有冇有人。

可地下室就這麼大點,他又一直蹲在入口,看這個女人進去了就冇再出來。

肯定躲在這兩扇上鎖的門裡!他今天必要抓她個現行!

這麼想著,傅景騫立馬跑回到地麵,站在地下室的樓梯上方,衝著彆墅方向大喊:“來人啊!”

彆墅的傭人聞聲趕過來:“先生,出什麼事了?”

傅景騫指著地下室說:“把你們管家叫過來,給我把酒窖和冷庫的門打開,我要捉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