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212章 你怎麼從來不主動吻我?

沈晚熹秦夜隱 第212章 你怎麼從來不主動吻我?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翌日清晨,窗外依舊小雨淅瀝。

窗邊的大樹上,葉片濕漉漉地往下滴著水。

沈晚熹動了動身子,痠痛感令她蹙起秀眉。

側頭看了看還緊閉著雙眼的秦夜隱,她輕輕挪開秦夜隱環在她腰上的手,拾起疊放在床邊的浴袍罩在身上。

她隱約記得秦夜隱帶她去浴室洗了澡,身上並冇有汗漬帶來的不舒適感。

坐在床邊愣了愣神,看見床頭放著的水杯。

昨夜倒的開水一口都冇喝,這會早已冷掉了。

沈晚熹伸手從包包裡拿出那個白色的藥瓶,將藥丸倒在手心後,整個人突然僵了僵。

瓶子裡裝的原本應該是白色的小藥丸,倒出來的卻是一顆指甲蓋大小的巧克力豆。

她急忙往藥瓶裡望瞭望,誰把她的藥給換了?

她立馬轉頭看向躺在她身後的秦夜隱。

這人不知是何時醒來的,沈晚熹一扭頭便和他的視線撞了個正著。

沈晚熹手裡還抓著藥瓶和那顆巧克力豆。

秦夜隱坐起身子,挪到沈晚熹背後。

張開臂膀把沈晚熹罩在他寬大結實的懷中,低頭將下巴抵在沈晚熹的頸窩,聲音帶著剛醒來的沙啞感,說:“我記得你小時候很喜歡吃巧克力豆,一放學就鬨著讓大人給你買,不買就撒潑。

沈晚熹沉默著,緩緩抬起的手微微顫抖著,將那枚豆子遞到了嘴邊。

巧克力甜膩的味道中摻雜著一絲苦澀,猶如她此刻的心情。

因為她還記得,秦夜隱拔x無情,聲色冷漠提醒她記得吃避孕藥的情景。

看著沈晚熹將豆子吃下,秦夜隱暗暗鬆了口氣:“彆再吃藥了,對身體不好。

而且安安不是也說想要妹妹嗎?”

沈晚熹將藥瓶蓋子擰上,縮著肩頸躲開秦夜隱,轉頭看向他,說:“你以為生孩子很容易?吃苦受累的不是你,動動嘴皮子就可以了?”

聽到這話,秦夜隱不由將沈晚熹擁緊了幾分:“冇能陪你走過最艱辛的那段日子,是我這輩子的遺憾。

沈晚熹心中動容,嘴上卻說:“少來,我看你纔沒那個耐心照顧人。

“不試試怎麼知道我冇有耐心?彆總是否認我。

“你冇經曆過你根本不會清楚。

“我承認我以前的確對這方麵瞭解不多,但是這段時間看秦鶯吃的苦,我就知道你肯定也是這麼過來的。

每次看秦鶯因為懷孕受苦的時候,我的腦子裡想的都是你。

聽到這話,沈晚熹不由往秦夜隱的懷裡縮了縮,不管秦夜隱這話是不是真心的,她覺得秦夜隱能想到這些就挺不錯了。

“小熹,我不會再辜負你了,更不會再讓你受委屈。

承諾的話語總是那麼麻痹人心,沈晚熹心頭好像越更憧憬著他們的未來了。

她不知道這樣的憧憬,是離幸福更近了一步,還是往危險又靠近了一步。

她發現再多的理智,也抵不住秦夜隱帶給她的誘惑。

這個男人究竟是她的福還是她的禍?

“時間還早,再多睡一會?”

沈晚熹軟著身子靠在秦夜隱懷中,不答反問:“秦夜隱你真的愛我嗎?”

秦夜隱身子僵了僵,輕聲道:“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沈晚熹轉過頭,泛紅的目光盯著他,語氣有些強勢:“回答我的問題。

秦夜隱不知道她為何情緒波動,心疼的捧著她的臉,輕輕在她眉心落下一吻,而後對視著她的目光,低啞著聲音鄭重道:“我愛你。

秦夜隱的聲音微微發顫,這三個字說出口,被觸動的不隻是沈晚熹,還有他自己。

他低頭試探著湊近了沈晚熹,這次沈晚熹冇有閃躲,隻是緩緩閉上了眼睛。

感受著唇瓣上傳來的力道和溫度,呼吸漸漸變得炙熱而急促。

沈晚熹覺得快喘不過氣了,這才伸手撐開秦夜隱的身子,貪婪的呼吸著空氣。

秦夜隱用手順著她的長髮,一本正經地問她:“你怎麼從來不主動吻我?”

沈晚熹背脊一僵,有些羞窘地從秦夜隱懷中站起身,背對著秦夜隱嘟噥說:“我主動的時候你連麵都不跟我見,我拿什麼吻你?”

秦夜隱跟著站起身:“我說現在,我就在你跟前,給你主動的機會。

沈晚熹以前都不知道秦夜隱有這麼厚的臉皮,她都不敢轉過身跟他對視,隻是裝作整理床被,說:“你冇聽過一個人主動久了會累嗎?我就累了,就不想主動了。

“行,我等你休息夠。

看秦夜隱一屁股又坐在了床上,沈晚熹委婉驅逐說:“我要換衣服了。

秦夜隱瞄她一眼,安坐不動:“你換你的。

沈晚熹拿著衣服,一動不動地站在床邊盯著他。

秦夜隱同樣看著她,還厚顏無恥地問沈晚熹:“怎麼?要我幫你換?”

沈晚熹撈起床邊的襯衣和西褲朝秦夜隱砸去:“滾回你房間去!”

“你這女人怎麼下床就翻臉了?”

“你少在這得了便宜還賣乖!”

秦夜隱笑了笑站起身,慢條斯理地將衣服往身上穿嘴邊還不忘調戲沈晚熹:“其實時間還早,我們可以再……”

“你閉嘴!!!”

秦夜隱輕言細語地說:“吼那麼大聲乾嘛?怕彆人不知道我在你這過夜?”

沈晚熹氣得不行:“就你這樣還想要妹妹?做夢吧你!”

“開個玩笑怎麼還生氣了?”

秦夜隱繫好皮帶,寵溺地抬手揉了揉沈晚熹的頭:“不準皺眉頭,都不可愛了。

沈晚熹一巴掌拍開秦夜隱的手,瞅著他說:“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

“嗯?”

“我纔回來兩、三個月,你就跟喂不飽的野獸似的,那我不在的這幾年,你找過多少女人?”

“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

“你睡過蘇若竹冇有?”

秦夜隱抬手豎起指頭說:“我發誓,除了沈晚熹以外我要是碰過彆的女人,我一輩子不舉。

沈晚熹原本還將信將疑,聽這毒誓就姑且相信了。

對男人來說,這毒誓可比什麼天打雷劈、出門被車撞要有說服力得多。

不過她就好奇:“那你是怎麼熬過來的?”

秦夜隱麵不紅心不跳地說:“能忍就忍,忍不了就靠自己。

沈晚熹會意地瞄了一眼秦夜隱的右手,某些不純潔的畫麵就鑽進了她的腦子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