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262章 就是他嫌我笨

沈晚熹秦夜隱 第262章 就是他嫌我笨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伊仟琅並未理會站在門邊的伊仟珊,徑直走開。

而伊仟珊也不是真有話要跟伊仟琅說。

她推門走進柳曦的房間,看著柳曦衣衫不整的樣子就知道方纔屋子發生了什麼。

“你這個賤人,敢勾引我的琅哥哥?!我看你是活膩了!”伊仟珊罵完就朝著柳曦衝過去。

用手抓著柳曦的頭髮,抬起手一巴掌打在了柳曦臉上。

“你還敢瞪我?你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下人!你……啊——”

伊仟珊話未說完便傳來一聲慘叫,柳曦用力反擰著她的手腕,眼眸中有著殺意。

“好痛!趕緊給我鬆手!彆以為你和琅哥哥睡了你就無法無天了!你終歸是伊仟家的下人!你休想飛上枝頭變鳳凰!”

句句話都在柳曦的雷點上,柳曦發狠地將伊仟珊手腕往反方向下壓。

“哢嚓——”

伴隨著骨頭位移傳來的聲音,伊仟珊的慘叫聲響起……

半小時後。

柳曦恢複了往日優雅的模樣,出現在蒲律的診所門前。

臉上精緻的妝容卻也難掩麵頰上的紅腫。

蒲律一見到她,便起身上前擔心詢問:“你怎麼了?出什麼事了?”

柳曦反手關上辦公室的房門,一把將蒲律抱住:“哥……”

聽柳曦帶著哭腔的聲音,蒲律心疼不已。

像小時候一般安撫著柳曦:“受委屈了?”

柳曦喃喃說:“隻是突然好想你。

蒲律沉了口氣:“你說你這是何苦……”

柳曦自言自語般:“如果哥一直在我身邊,肯定會保護我對吧?”

蒲律回答得乾脆:“當然。

柳曦緊緊抱住蒲律,回想起這些年獨自一個人承受的煎熬和痛苦,隻有在蒲律這她才能找到一絲溫暖和依賴。

這也是她頭一次產生了放棄的念頭,可一旦讓沈晚熹知道她就是蒲棠,有些秘密便不言而喻。

她回不了頭了。

“小熹來了。

”蒲律將視線落在門上的小視窗上,輕聲提醒道。

柳曦立馬鬆開了蒲律,同時調整好了自己的情緒。

沈晚熹提著手裡的水果籃子敲門進來,看見柳曦時,腳步和表情都略微滯了滯。

柳曦率先打了招呼:“熹姐,又見麵了。

沈晚熹和柳曦對視時,腦海中猛地閃過了昨晚的畫麵,那雙化著濃妝的眼睛……

她想起來了!那個女人像柳曦!

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沈晚熹莫名覺得後背發涼,並冇將情緒展露在臉上,微笑應話說:“柳妹妹又來看牙?”

柳曦輕笑點頭:“嗯,想補一顆蛀牙,過來讓蒲醫生看看。

沈晚熹將手裡的籃子放在蒲律的辦工桌上,微笑對蒲律說:“這是蘇齊遂自己家裡種的橘子,今早給我送了兩筐過來,帶來給蒲哥你也嚐嚐。

蒲律輕笑調侃:“不會是因為太酸了你才‘好心’給我送來吧?”

沈晚熹“嘿嘿”一笑說:“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可是有點好吃的就惦記著你,你要是這麼說我可要難過了。

不信你現在嚐嚐,很甜的。

蒲律抬手自然地摸了摸沈晚熹的頭:“相信你一次。

“那蒲哥你忙,我回店裡看看。

“好,謝謝你的橘子。

沈晚熹又對著柳曦微笑了一下,才轉身走出了蒲律的辦公室。

柳曦看著沈晚熹和蒲律自然的互動,心裡不由再次升起嫉妒。

那些原本都是屬於她的寵愛。

可如今卻連見個麵都要偷偷摸摸的。

……

沈晚熹一出門,立馬就拿起手機給秦夜隱發了訊息:我覺得昨晚那個女人很像柳曦。

隔了兩分鐘,沈晚熹才收到秦夜隱的回覆:我問了傅景騫,柳曦昨晚的確在那家酒吧。

沈晚熹疑惑:他怎麼知道?

秦夜隱:秦鶯好像是有什麼誤會,覺得是傅景騫策劃的這一切,在跟他鬨離婚。

他想弄明白事情緣由,一直在調查昨晚的事。

這一點沈晚熹倒是可以證明傅景騫是清白的,因為事發的時候,傅景騫跟那幫人一起暈倒在了包廂裡。

至於柳曦也在那兒,沈晚熹不知道是不是巧合。

她也隻是覺得那雙眼睛的感覺和剛纔看見柳曦的感覺很像,但昨晚的女人化了很濃的妝,根本分辨不出眼型,她也不確定到底是不是柳曦。

但柳曦隔三差五地出現在蒲律的診所,這一點也很可疑。

秦夜隱不放心地事先叮囑說:這事我讓傅景騫去查,你老老實實在店裡待著。

沈晚熹:知道啦。

聊著天走到了花店門口,收起手機的同時,耳邊傳來了跑車低鳴的聲音,抬頭便看見了那輛熟悉的白色法拉利。

沈晚熹駐足,看著羌淵從車上走下來。

羌淵也冇迴避她,下車後主動上前打招呼:“沈小姐,又見麵了。

沈晚熹戒備地看著羌淵,含笑問:“昨天晚上酒吧好像出什麼事了,羌先生冇受影響吧?”

羌淵保持著紳士優雅的微笑,笑容卻令沈晚熹有幾分不爽:“是聽說了,但一直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好像還死人了,挺可怕的。

“是啊。

”沈晚熹推開柵欄門朝著羌淵做出了“請”的姿勢,自然地轉移話題說:“羌先生又來買花?”

羌淵微笑點頭:“有勞沈小姐幫我挑一束白玫瑰吧。

沈晚熹走進店裡,隨手從花桶裡挑了一束就遞給林夏結賬。

羌淵也自覺地走到了收銀台,一邊結賬一邊四處打量。

看起來就是一個普通的花店,似乎並無可疑之處。

但這個沈晚熹真的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花店老闆娘嗎?

羌淵結算了,手拿著花束回到沈晚熹麵前,直言問:“上次看見沈小姐和秦先生一起出席了黑客大會,莫非沈小姐也是圈中人?”

聽羌淵突然提起這個話題,沈晚熹遲疑了一下,才輕笑回答說:“羌先生太高看我了,我隻是跟過去看看熱鬨罷了。

羌淵將信將疑地笑著:“是嗎?我還以為和沈小姐是同行呢。

沈晚熹:“人總是對自己不瞭解的東西產生好奇,我的確很想學習,但腦子太笨了。

羌淵:“你先生是個很出色的黑客,隻要你想學,他總能教會你。

沈晚熹斂眸失笑:“就是他嫌我笨,說我這腦子也隻能種種花,乾不了彆的。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