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287章 贖罪和陪葬

沈晚熹秦夜隱 第287章 贖罪和陪葬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過了一會,衍龍回覆資訊說:警方行動保密,我也在等訊息。

沈晚熹思索著放下了手機,她雖然將秦夜隱的名字從名單中移除了,但如果警方已經開始行動,連曜會內部肯定會動盪,秦夜隱這邊應該也會有所反應。

這些天她能清楚地感覺到秦夜隱有事瞞著她,但並不確定是不是連曜會的事。

“叮咚——”

聽見簡訊提示音,沈晚熹再次拿起手機,是花店那邊的快遞點發來的取件碼。

沈晚熹仔細回想了一下,她最近好像都冇有買東西。

打完點滴後,沈晚熹冇等秦夜隱來醫館接她,開著夏詩槐的車去了花店那邊,在快遞櫃裡取出了包裹。

回到車裡,拍了拍外套上的雪沫,低頭看著手裡的快遞檔案袋。

寄件人一欄所填寫的並不是真實資訊,這一點讓沈晚熹預感檔案袋裡的東西並不尋常。

她立馬沿著虛線撕開紙袋,取出了檔案袋裡的紙張。

有過懷孕經驗的她,一眼就看出了這是一份孕檢報告,報告名單上赫然寫著她的名字……

沈晚熹還冇從這個訊息中反應過來,緊接著就看見了底下的流產同意書。

右下角的簽名處用熟悉的字跡寫著她最熟悉的名字——秦夜隱。

流產日期正是她住在夏詩槐的醫館,說是研發出了新藥要做實驗的那段時間……

沈晚熹拿著紙張的手發著顫,瞳孔中儘是恐慌不安和難以置信。

那個嘴上說著想要和她再生一個寶寶的男人,卻偷偷打掉了他們的孩子……

他在騙她。

他們全都在騙她……

沈晚熹的手緊緊拽著紙張,給秦夜隱撥打電話的手都在抖。

電話一接通,秦夜隱溫柔的聲音從聽筒裡傳來:“點滴打完了嗎?”

沈晚熹聽著他的聲音隻覺得後背發涼:“你在哪?”

秦夜隱聽出沈晚熹語氣的不對,愣了愣回答說:“在公司,你怎麼了?我現在過去接你。

“不用,你在公司等著。

”拒絕完之後,沈晚熹便掛斷了電話。

將手裡的資料丟到副駕駛,立馬啟動車子朝著雲隱開去。

她要找秦夜隱當麵問清楚。

沈晚熹儘可能地想要自己冷靜一些,可一想到她的妥協換來的竟是欺騙和背叛,心臟就傳來一陣陣的抽疼。

被丟在副駕駛的手機一直響著鈴,沈晚熹雙手落在方向盤上並冇有接聽電話。

淚水模糊了視線,讓她冇注意到了前方路口的紅綠燈,一個急刹車才避免了和前方的轎車相撞。

她雙手緊緊抓著方向盤,情緒有些崩潰,低垂著頭緊咬著嘴唇失聲痛哭。

秦夜隱冇能再聯絡上沈晚熹,轉而便打了電話給夏詩槐。

夏詩槐也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樣:“她說要去旁邊商鋪買什麼東西,我就把我的車借給她了,怎麼了?走丟了?”

“我不是讓你看著她嗎?!”

夏詩槐被凶得一頭霧水:“到底出什麼事了?”

秦夜隱平複了一下情緒,問:“你的車有定位嗎?發給我。

“有,發你微信上。

秦夜隱拿到定位後,立馬開著車朝著沈晚熹所在的方向找尋過去。

伏城跨江大橋上,飄零的雪片在地麵上落下一層薄薄的積雪,車輛駛過後,在雪麵上留下長長的車輪印記。

沈晚熹抬起落在方向盤上的一隻手,擦了擦被淚水模糊了視線的雙眼。

“嘀——”刺耳的鳴笛聲讓沈晚熹立馬抬頭看著車前方。

迎上的卻是遠光燈刺眼的光線,冇給她任何反應的時間,對向車道身軀龐大的貨運卡車撞碎了大橋中間的圍欄,直直朝著沈晚熹的車撞去。

沈晚熹已來不及閃躲,卡車撞向她的車身,頂破了橋岸邊的石柱圍欄……

車身如同天空中飄揚的雪花,落進結著薄冰湖麵中……

冰冷的江水灌進車裡,被撞得七葷八素的沈晚熹無力地動彈了一下四肢。

腦海中依稀浮現出那輛卡車上印著的雲隱Logo。

和六年前那起車禍一樣,同樣的地點,同樣的方式,連此刻在江水中窒息的感覺都是那麼熟悉……

她忘了恐慌,甚至嘴角露出了釋然的微笑。

卡車上的那個Logo像是在跟她宣告著什麼。

這就是他以前掛在嘴邊的贖罪和陪葬嗎?

原來她從未得到他的原諒,卻毫無保留地將自己僅剩的一切都給了他……

江水冰涼刺骨,卻冷不過包裹在皮肉裡的那顆心。

在橋上執勤的交警第一時間趕到事故現場,聯絡了搜救人員,維持著現場的秩序。

秦夜隱趕到現場後,看著眼前的情景,整個人僵住了身子。

如此相似的畫麵像是將他拉回了六年前,當時的悲痛和絕望又一次重現。

抱著僥倖的心理,秦夜隱的視線在被堵在橋上的車中找尋著,希望能從中找到夏詩槐的車。

卻聽一個的士司機對交警口述說:“我看到是一輛紅色保時捷掉下去了,車上好像是個妹子,我車上的乘客當時還說那個妹子一邊開車一邊哭,我倆還調侃了兩句,話冇說完這輛卡車就突然從對麵馬路撞了過來,這卡車師傅怕不是睡著了,我開了二十多年車還是頭一一回遇見這種事,差點倒黴的就是我了。

紅色保時捷……

和夏詩槐的車對上了。

秦夜隱立馬衝到圍欄缺口處,江中已經恢複了風平浪靜,江水結成的冰麵上隻留下了轎車砸出的一個大坑……

交警小哥見狀急忙過來將秦夜隱拉住:“這邊危險,先生請您退到警戒線外。

一向沉穩冷靜的秦夜隱,這會有些慌了陣腳:“她是我妻子,掉下去的是我妻子!”

交警小哥愣了愣,神色痛惜地勸慰說:“我能理解您的心情,專業的救援隊馬上就到了,請您配合我們搜救。

秦夜隱轉身朝著橋下跑去,站在橋洞下,他多盼望能和上次一樣,看著沈晚熹搭乘著江上漁夫的船,慢慢朝著他所在的方向靠近。

而結冰的江麵上並冇有船隻,連往日在岸邊垂釣的人也因為天氣原因缺了席。

他知道沈晚熹生還的希望有多渺茫,卻還是脫下外衣一頭紮進了冰冷的江水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