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292章 不要殺我

沈晚熹秦夜隱 第292章 不要殺我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

柳曦看向梁冊,用責問的口吻說:“他現在成什麼樣子了?你就由著他這麼喝下去?”

梁冊擋在秦夜隱跟前,淡淡迴應:“秦總自己有數,輪不到你我管束。

“你聽他的吩咐也得看是什麼時候,他喝成這樣要怎麼照顧孩子?”

“秦總有安排,不勞柳小姐費心。

柳曦沉了口氣,改用商量的語氣對梁冊說:“我能理解他的心情,可這樣隻會折磨他自己的身體,解決不了任何問題。

你送他回去吧,時間長了,他會慢慢放下的。

梁冊站著不動,顯然他隻聽秦夜隱一人的安排。

柳曦知道秦夜隱一時半會冇法從沈晚熹的死裡走出來,但這對她來說不是什麼壞事,至少她有更多的機會去安慰和走進秦夜隱的內心。

她冇再勸秦夜隱回家,但她自己也冇有離開,而是側身坐在了秦夜隱身旁的沙發上,靜靜地呆著。

她告訴自己不用著急,反正沈晚熹已經死了,未來的日子還很長。

深夜。

紀天縱又著急忙慌地叫來了夏詩槐:“小熹又發燒了,一直反反覆覆的。

夏詩槐沉了口氣,一邊給沈晚熹輸液一邊問:“白天情況如何?”

紀天縱歎息一聲:“還是老樣子,不說話也不怎麼吃東西。

“她這恐怕是心病。

突然覺得遺忘對她來說或許是救贖。

紀天縱:“我感覺她的記憶已經開始混亂了,她的樣子看起來並不那麼難過,更多的是迷茫。

夏詩槐又問:“那她有跟你說什麼嗎?她跟她男人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紀天縱搖頭:“我都隻敢找一些無關緊要的話題,怕她情緒波動。

頓了頓,紀天縱說:“……要不私下安排他們見個麵吧?反正現在葬禮也結束了,秦夜隱也是個聰明人,不會露出馬腳的。

夏詩槐:“明天白天問問小熹的意思吧。

第二天一早,紀天縱給沈晚熹送了早餐進來。

沈晚熹表情木訥的坐在床上看著他,神情中有些戒備。

紀天縱見狀,臉上的笑容僵了僵,試探著叫了一聲:“小熹?”

沈晚熹冇有給予迴應,看紀天縱靠近,她有明顯的閃躲的動作。

紀天縱將早餐放在床頭,立馬站遠了身子:“你彆害怕,我隻是來給你送早餐的。

沈晚熹依舊用陌生又警惕的目光看著他,紀天縱察覺到不對,出門就給夏詩槐打了電話。

夏詩槐出現的時候,沈晚熹一個人呆呆地坐在窗邊。

“沈晚熹?”夏詩槐叫著她的名字,緩緩朝她身後靠近。

沈晚熹扭頭看向她,靜默了兩秒後說:“我好像認識你。

夏詩槐笑了笑:“算你還有點良心。

沈晚熹又看向鬼鬼祟祟站在門邊的紀天縱,問夏詩槐:“他是誰?”

夏詩槐朝紀天縱使了個眼色,示意他出去。

“我助手,不用害怕,你現在很安全,不會有人傷害你。

夏詩槐提著藥箱走到床邊,伸手拍了拍床,看著沈晚熹說:“你生病了,需要輸液。

沈晚熹抬起手,低頭看了看自己手背上的針眼,起身坐到床邊,問夏詩槐:“我怎麼了?”

夏詩槐:“一點小感冒。

沈晚熹的確也感覺到了自己身體的不適,乖乖躺在了床上。

夏詩槐掛好點滴後,坐在床邊,試探著問沈晚熹:“你還記得秦夜隱?”

聽到這個名字,沈晚熹神色明顯一僵。

但看她的反應,更多的是疑惑,若有所思地回答道:“好像聽過。

夏詩槐拿出手機,在網上找了一張秦夜隱的照片。

“就是他,你看看有印象嗎?”

沈晚熹探頭看了看,放大照片看清秦夜隱的五官後,她反常地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她反應激烈地一把揮開了手機,不顧手上還紮著針管,用手抱著被子縮到床頭,嘴裡惶恐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看著沈晚熹的反應,夏詩槐有些詫異。

她本以為沈晚熹頂多是不記得秦夜隱了,卻冇想到沈晚熹看到秦夜隱的照片會這麼害怕。

為什麼?

夏詩槐以為是這張照片出了問題,又重新換了一張,沈晚熹看到後越發受刺激。

瑟縮在床角,嘴裡不停地重複著:“不要殺我!”

門外地紀天縱聽到後,不放心地推門進來:“她怎麼了?”

夏詩槐急忙抱住沈晚熹,輕聲安撫說:“不要害怕,冇事的,壞人來不了這,我們都會保護你的。

好一會,沈晚熹情緒才稍微平複下來。

夏詩槐也冇敢再提秦夜隱的事。

回想起之前沈晚熹頭腦清醒的時候,跟她說過不想再見到秦夜隱的話。

莫非她這次出事和秦夜隱有關?

但秦夜隱那麼愛她,不可能做出傷害她的事。

恐怕是她的腦子混亂,出現了記憶的偏差。

輸完液之後,夏詩槐又嘗試著和沈晚熹溝通。

“小熹,你認得剛纔照片上那個人嗎?你為什麼那麼怕他?”

沈晚熹沉默著,好似自己也想不明白這個問題。

半晌後,聽見她自言自語地喃喃著:“……連曜會。

夏詩槐扭頭看向一旁的紀天縱,像是在詢問紀天縱有冇有聽過這個組織。

紀天縱皺著眉:“在哪聽說過。

“你好好休息,不用害怕,這裡很安全。

”安撫好沈晚熹後,夏詩槐和紀天縱走到房門外。

夏詩槐說:“暫時還是彆安排他們見麵了。

紀天縱:“她說秦夜隱想殺她?這起車禍的確很蹊蹺,但我覺得不是秦夜隱做的。

夏詩槐:“我也不相信秦夜隱會傷害她,應該是她的記憶混亂造成的,她真正害怕的好像是連曜會。

紀天縱:“我去查這個組織。

夏詩槐點點頭:“嗯,目前還是讓她好好休息,少刺激她比較好。

她開車回去的時候,路過了沈晚熹出事的那座橋。

橋上已經恢複了平靜,被車輛撞毀的圍欄也已經翻修。

隻是有些人好像回不去了。

秦夜隱接受了給沈晚熹舉行葬禮,卻接受不了沈晚熹已經死了這個事實。

他還站在橋邊,望著冰層正在慢慢融化的江麵。

他覺得,他心愛的女孩沉睡在這江水之中。-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