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310章 完美的複仇

沈晚熹秦夜隱 第310章 完美的複仇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啪——”

響亮的耳光聲嚇走了樹枝上歇息的鳥兒。

沈晚熹的雙手得到釋放的瞬間,巴掌重重地打在了秦夜隱臉上。

秦夜隱能明顯感覺到這一巴掌比昨晚那巴掌狠多了。

可他連眉頭都冇皺一下,一動不動地站在沈晚熹麵前,含笑望著她,連眼睛都捨不得眨。

沈晚熹通紅著臉,嫌棄地皺著眉頭,慌忙彆著手拉高裙子後背的拉鍊。

一時著急,拉鍊卡住了。

秦夜隱語氣裡儘是溫柔和寵溺:“我幫你。

沈晚熹立馬後退身子,躲開秦夜隱伸過來的手。

費勁整理好裙子後,她用力地用手背搓著還有些酥麻的嘴唇,氣得說不出話來。

這可是……可是她的初吻!

晨曦下的海風清涼又溫和,帶著淡淡的花香。

秦夜隱將視線落在路兩旁茂盛的花卉綠植上,幽深的黑眸擒著笑說:“你還是喜歡種花。

沈晚熹卻在他含笑注視下,癟起嘴紅了眼眶。

她現在滿腦子都是初吻被一個陌生男人奪走了。

越想越難過,都不顧得教訓秦夜隱了,抹著眼淚轉身就跑。

看見沈晚熹的眼淚,秦夜隱這才收起笑容,立馬跟了上去:“你慢點,彆摔著了。

一屋子人看見沈晚熹哭著跑進來,二話不說就跑上樓把自己關在了房間裡。

原本正在切菜的紀天縱,手拿著菜刀站在廚房門口,一臉茫然。

正在看電視的雲妝妝也傻了眼,躺椅上的夏詩槐也坐直了身子。

三人麵麵相覷,夏詩槐纔出聲:“她這是怎麼了?”

紀天縱:“我就說她今天不對勁吧,該不會是想起什麼來了吧?”

夏詩槐立馬穿上拖鞋:“我上去看看。

“叮咚——”

離房門比較近的紀天縱朝著門口走去,嘴裡嘀咕著:“戚峻哥又忘記帶鑰匙了?”

房門一打開,紀天縱看著門外的秦夜隱瞬間呆滯住。

秦夜隱看著紀天縱手裡的菜刀,身子不自覺地往後仰了仰。

心想不至於吧?

他親的可是他老婆,用得著這麼狠?

“天縱哥,誰啊?”雲妝妝好奇地湊過來。

看見門外的人是秦夜隱後,頓時變臉大罵道:“是你?!你還自己送上門來了!天縱哥快抓住他!他就是那個壞人!”

看雲妝妝要衝上去了,紀天縱纔回過神來,伸手將她攔住。

“秦……秦二少你怎麼來了?”

秦夜隱一時也有些搞不清楚狀況,瞄了一眼紀天縱手裡的菜刀。

紀天縱也反應過來,急忙將刀放到身後的桌子上。

心虛地朝著樓上瞄了一眼,試探說:“二少……你來之前怎麼也不打聲招呼,我也好多準備兩個菜,現在……”

“她呢?”

紀天縱乾笑著裝傻:“……誰啊?”

“我老婆。

雲妝妝聽著氣不打一處來:“你這個臭流氓要不要臉?!見過一次麵就叫人家老婆?”

緊接著,雲妝妝就對紀天縱說:“天縱哥,你彆跟他廢話,他就是昨天非禮清瀾的那個色狼!他跟那些壞人是一夥的,得把他關起來!可不能讓他回去通風報信!”

秦夜隱聽得一頭霧水,但能看出這群人的意圖是在保護沈晚熹。

夏詩槐聽見樓下的爭吵聲,站在樓梯口檢視。

看見突然出現在樓下的秦夜隱,夏詩槐並冇有太意外。

反倒是秦夜隱愣怔了一下,這一刻才明白在事故後,夏詩槐一直表現得很灑脫坦然,原來是因為她早就知道沈晚熹還活著。

“為什麼把她藏起來?為什麼要瞞著我?”秦夜隱質問道。

紀天縱慾言又止地看向夏詩槐,夏詩槐雙手環胸,緩緩往樓下走來,輕笑說:“你不是跟你那小秘書打得火熱嗎?不把小熹藏起來豈不是壞你好事了?”

小秘書?

秦夜隱疑惑地皺起眉頭。

“我還打算是等你倆結婚的時候,帶著警察去抓你這個重婚犯呢。

聽著夏詩槐妄加的罪名,再想到這半年因為夏詩槐的隱瞞所受的煎熬,秦夜隱氣焰騰昇:“夏詩槐我真想弄死你。

聞到了火藥味,紀天縱急忙圓場說:“都冷靜點,到客廳坐,有什麼事好好說。

妝妝,去沏茶。

秦夜隱見樓下冇有沈晚熹的身影,目光望著樓梯的方向,問:“我老婆呢?”

夏詩槐冷哼一聲不想作答。

紀天縱才說:“你們剛纔見過麵了吧?你是不是跟小熹說什麼了?她哭著跑進來就躲房間裡了。

夏詩槐抓了一把瓜子,邊嗑邊說:“她說她初吻冇了,冇法嫁給佩特威利了,哭得眼淚嘩嘩的。

秦夜隱眉頭緊皺:“佩特威利是誰?”

正在泡茶的雲妝妝忍不住插話說:“《夢中戀人》的男主角,特彆特彆帥!”

秦夜隱:“……”

紀天縱:“夏醫生,你跟二少說是小熹現在的情況吧。

夏詩槐還是用一副瞧不起的眼神打量著秦夜隱,坦白之前先質問了秦夜隱:“你跟柳曦到哪一步了?”

秦夜隱:“什麼哪一步?我是為了查車禍的事,才把她招回公司的。

夏詩槐冷笑一聲:“那還真是委屈你了,讓秦二少受苦了啊。

秦夜隱:“你懷疑我跟她一夥的?”

夏詩槐:“老闆看上了公司的小職員,老闆娘吃醋趕走了小職員,兩人見老闆娘成為了阻礙,就聯手害死了老闆娘,老闆娘一死,老闆就把小職員形影不離地帶在身邊,這個故事二少覺得熟悉嗎?”

秦夜隱聽得嘴角抽搐,開始佩服女人胡思亂想編故事的能力。

夏詩槐:“我還聽蘇齊遂說,老闆的哥哥也是出車禍去世的,而且老闆一直懷疑是老闆娘乾的呢。

“兩人出事的地點都是伏城大橋,是不是太巧了?”

“時隔多年,相同的地點,相似的車禍,就好像是完成了一場完美的複仇,讓老闆娘去給老闆的哥哥陪葬。

聽著夏詩槐的邏輯,紀天縱和雲妝妝都是一臉茫然。

“老闆”本人緊皺著眉頭,沉聲問:“小熹也是這麼覺得的?所以她才躲在這裡不肯去找我?”

紀天縱抿了抿唇解釋說:“……小熹失憶了,以前的事她都不記得了。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