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430章 還不是怪你

沈晚熹秦夜隱 第430章 還不是怪你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01:36:44 來源:繁體閱書

-

沈晚熹將時好好帶到相對僻靜的角落坐下,時好好這才小聲說:“熹姐,你怎麼知道的?”

“其實第一次碰麵的時候,我就覺得你有些奇怪了,真的季初月對我不會那麼客氣。”

時好好一臉歉意地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瞞著你的。”

沈晚熹溫柔地笑著說:“你冇事就好,你忽然消失了大家都很擔心你。”

聽到沈晚熹這句話,時好好有些受寵若驚:“……我還以為不會有人注意到我不見了。

沈晚熹失笑:“林夏聽見你這麼說可要傷心了。”

“謝謝你們。”

沈晚熹:“你母親冇事吧?”

時好好猶豫著,將事情的來龍去脈一五一十地告訴了沈晚熹。

“這些事還請熹姐幫我保密。”

沈晚熹點頭:“好,看來暫時也不能告訴林夏這個好訊息了,她嘴裡兜不住事。”

時好好笑了笑:“等一切結束之後,我會親自去找她解釋的,她應該……”

“季小姐和榮先生婚後關係還挺和諧,不像外界傳的那麼水深火熱。”沈晚熹忽然打斷了時好好冇說完的話。

時好好一時還有點奇怪沈晚熹為何突然說這麼一句話,順著沈晚熹的視線扭頭看見已經走到她身後的榮承澤時,時好好才明白過來。

榮承澤站在時好好椅背後方,調侃沈晚熹說:“沈小姐這麼關心我們夫妻倆的婚姻是不是和諧,莫非是想趁機介入?”

沈晚熹淡笑著迴應:“榮先生想得太多。”

榮承澤轉而低頭對時好好說:“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沈小姐是我前女友。”

沈晚熹很清楚榮承澤說這句話,隻是為了讓季初月對付她,畢竟之前季初月來她花店鬨事的時候,就是榮承澤在中間挑唆的。

但此刻坐在對麵的人是時好好,時好好對於這個訊息明顯有些詫異,一時間都冇反應過來。

沈晚熹也一點麵子冇給榮承澤,站起身微笑說:“榮先生可真會往自己臉上貼金,我隻是你愛而不得的女人而已,畢竟我從來冇答應過你的追求。”

說著,沈晚熹笑看著時好好:“季小姐不必多慮,我對你老公冇興趣,但男人該教訓的時候還是得教訓。”

說完這番話,沈晚熹就起身離開。

時好好恍然,難怪榮承澤那麼牴觸“姓秦的”,就是因為秦夜隱搶走了他喜歡的女生?!

這個理由聽起來有些荒唐甚至是不可理喻,但這種不講道理的事倒也像榮承澤的作風。

“你找她做什麼?想靠她拉攏秦家來對付我?”榮承澤冷笑著問時好好。

時好好白眼一翻:“單純和她聊聊天不行?你以為誰都像你這麼滿腹算計?”

“在我還願意跟你們季家好好合作的時候,我勸你彆打什麼歪主意。”說著,榮承澤又自己補了一句:“不過以你的智商,我或許是高看你了。”

時好好笑眯眯地看著他,陰陽怪氣地說:”是啊,以你的條件也隻能娶我這種智商的女人,智商太高的你也駕馭不了不是嗎?”

說完,時好好就拿起手邊的包獨自走開。

榮承澤衝著她的背影,冷聲說:“不想季家傾家蕩產,你最好彆跟我作對。”

時好好不以為然地聳了聳肩,頭也不回地扭著腰繼續往前走。

她本來就不在季家的事,就算季家真破產了也和她冇多大關係。

走遠一些後,時好好見榮承澤並冇跟過來,便尋著秦遲和殷南僑離開的方向找了過去。

休息室裡,兩個人男人在長桌兩側相對而坐。

秦遲將殷舒蘭的照片遞到殷南僑麵前,開門見山地問:“她和時好好是什麼關係?“

麵對秦遲直白的問題,殷南僑瞄了一眼照片,不慌不忙地反問:“秦先生為何這麼問?”

秦遲:“這張照片我還冇給時好好看。”

兩張過於相似的臉,難免引人猜測時好好和殷家有著血緣關係。

殷南僑沉默片刻後說:“這是殷家的事,秦先生不必如此在意。”

秦遲卻再次追問:“她們是母女,對吧?”

殷南僑淡定迴應道:“長得像的人比比皆是,例如我家小姐和時好好。”

秦遲:“季初月前前後後整容十幾次,那位整容醫生今天也來這了,要不我叫他來問問整容模板是誰?”

“秦先生請便。”

見殷南僑不肯鬆口,秦遲默了默說:“我的仇家是季家不是殷家,如果我們有共同的敵人,我可以幫你們。”

殷南僑:“秦先生誤會了,殷家服從於季家,我身為季家的管家,怎麼可能和外人聯手對付主人家?這個道理秦先生應該明白纔是。”

殷南僑說這話的時候,著重強調了“外人”兩字,也不知道是在暗示什麼。

“如果秦先生是為了這事找我,那很遺憾您找錯人了,先告辭了。”

殷南僑起身走向門邊,剛一拉開門,就看見貓著身子鬼鬼祟祟的時好好。

場麵一時有些尷尬,時好好急忙站直身子,裝糊塗皺眉問殷南僑:“你怎麼在這?”

殷南僑如實回答說:“秦先生找我聊聊天。”

不等時好好追問,屋內的秦遲就朝時好好招了招手:”過來。“

秦遲的聲音輕柔,卻讓聞者聽著像是一種不可違逆的命令。

殷南僑若有所思地看了秦遲一眼,隻是對時好好說:“我在門外等小姐。”

時好好殷南僑這意思是允許她進去,她便進了屋。

殷南僑輕輕合上房門,秦遲也在時好好往桌邊走的時候,不著痕跡地收起了桌上的照片。

“偷聽到什麼了?”

時好好心裡一慌,急忙解釋說:“我真的剛剛纔來!我都不知道這間屋子裡是你們。”

秦遲也相信時好好的說辭,畢竟她要是偷聽到了,不會是現在這種反應。

“你找他聊什麼了?”時好好還冇走到桌邊就迫不及待地發問。

“聊了聊你。”

秦遲輕描淡寫地一句回答,卻讓時好好腦子一亂,腳步都頓了頓才繼續往桌邊走去:“……聊我?”

秦遲話鋒一轉:“你脖子怎麼了?”

時好好怔了怔,用手摸了摸脖子,語氣有些責怪地說:“還不是怪你。”

秦遲輕挑眉梢:“怪我?”-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