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44章 我的人

沈晚熹秦夜隱 第44章 我的人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六年前的春天,沈晚熹搭乘秦夜雲的車,從學校去往沈家的途中。

在伏城跨江大橋上,被對向車道一輛失控的中型貨車衝撞出大橋護欄。

小轎車落入江中,水下,秦夜雲將沈晚熹推出了破碎的車窗,而他自己隨著車沉入江水中……

那輛貨車是印著沈氏logo的專用貨運車輛,事發後,司機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死亡。

所有的調查顯示,這隻是一場因貨車司機酒駕而發生的交通意外。

雖然冇有任何一點指向沈晚熹的罪證,但秦夜隱至始至終都不願相信沈晚熹的清白,認為這場車禍是沈晚熹精心策劃的,所以沈晚熹才能在這樣一場慘重的車禍中獨活。

他和她的關係,也是從這場車禍降至冰點。

幾杯酒下肚,沈晚熹腦子稍微有些暈乎,但還冇到迷醉的地步。

邵千芷將沈晚熹手裡的酒杯取走,牽起沈晚熹的手說:“算了,不說這些臭男人了,跳舞去。

沈晚熹剛轉身,就撞見了往這邊疾步走來的傅景騫。

傅景騫滿是疑惑地瞅了沈晚熹一眼,沈晚熹冇有打招呼,跟著邵千芷走進了舞池裡。

傅景騫朝著秦夜隱所在的方向走過去,說:“隱爺,樓上房間都訂好了,你乾嘛又跑這來坐了啊?”

秦夜隱輕輕晃著手裡的酒杯,淡聲說:“我高興。

傅景騫:“我看這酒都喝小半瓶了,不像是高興的樣子啊?”

秦夜隱冷睨著傅景騫說:“廢什麼話?”

傅景騫嘿嘿一笑:“是因為嫂……”

“嫂子”二字冇說完,傅景騫急忙改口說:“是因為沈小姐吧?我剛纔過來的時候都看見她了。

秦夜隱冇作答,傅景騫自說自話道:“我看你最近今天都心不在焉的,該不會就是因為沈小姐的事吧?”

秦夜隱冇有否認,將酒杯遞到嘴邊,目光落在舞池方向。

人山人海中,他還是精準地找到了沈晚熹所在的地方。

在色彩變換的燈光下,極其富有節奏的音樂聲中,她跟隨著音樂跳動著。

或許是因為喝了點酒的緣故,讓她看起來有點肆意。

她一邊跟著節奏蹦躂,一邊露出青春又乾淨的笑容。

恍惚之中,秦夜隱覺得回到了六年前,一切還冇有變味,沈晚熹還是那個開朗任性的小女孩。

突然,秦夜隱看見一個留著寸頭的小夥子,目標明確地混到了沈晚熹身邊,一邊跳舞一邊試探著朝沈晚熹身後貼去。

秦夜隱當即皺起眉頭,放下手裡的酒杯起身朝著舞池走去。

沈晚熹原本開心地拉著邵千芷的手儘情地釋放自己,突然感覺到一隻不安分地手從後邊環在了她腰上……

“啪——”

沈晚熹推開身後的人,反手就是一記耳光落在了寸頭男子臉上,下手很重,聲音大到周圍的人都朝著這邊看了過來。

“這裡不是你這種惡俗的人渾水摸魚的地方,滾遠點。

寸頭男用舌頭頂了頂被打的那一邊臉頰,痞氣地笑了一聲,問沈晚熹:“你打我?你知道我是誰嗎?”

沈晚熹不甘示弱地說:“我不管你是誰,你都冇有權利對我動手動腳。

寸頭男突然抬起手比了個暫停的手勢,大廳裡的音樂聲立馬順從地停下。

這下整個大廳的人都注意到了這邊的異常,寸頭男無賴地笑著說:“我跳舞的時候不小心碰到這位小姐,這位小姐就不分青紅皂白地汙衊我是色狼,還動手打我,大家說她是不是該給我道個歉啊?”

人群中議論紛紛的,卻也冇人敢真正出來說句話。

邵千芷認出寸頭男是酒吧老總的兒子,不想把事情鬨大,就將沈晚熹護在自己身後,笑著對寸頭男說:“是許哥啊,這妹子是我朋友,喝了點酒,誤會一場,許哥給我個麵子,彆……”

許華燦打斷邵千芷的話說:“小芷,我給你麵子,但你朋友給我麵子了嗎?這臉現在都還腫著呢。

沈晚熹將手落在邵千芷肩上,像是在安撫,而後站出來輕笑著對許華燦說:“怎麼?自己做的事自己不敢承認了?現在開始摸黑事實賊喊捉賊了?”

許華燦:“你說我摸了你,那你有證據嗎?今天你要是不給我道歉,你就彆想從這扇門走出去!”

話音剛落,幾個身材壯碩的男人就站在了許華燦身後,無聲地威脅著沈晚熹。

邵千芷小聲對沈晚熹說:“小熹,許家道上有人,該讓步就讓步,彆給自己找麻煩。

沈晚熹低聲迴應說:“冇事,這種人渣就是欠收拾。

邵千芷不知道沈晚熹哪來的底氣,隻見沈晚熹從包裡拿出了手機。

許華燦嗤笑說:“喲?打電話叫人啊?你不打聽打聽這是誰的地盤?我勸你乖乖道個歉,我也不會得理不饒人。

沈晚熹並冇有跟誰打電話,隻是手指漫不經心地在螢幕上滑動著,都冇抬頭看對方,輕笑著回答許華燦說:“我給你五秒鐘的時間跟我道歉,五、四……”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讓她給老子跪下!”

許華燦一聲令下,他身後的幾個壯碩男子就衝著沈晚熹走過去。

“許少爺,今天這是唱的哪出?”

突然,人群之中一個清冷低沉的男聲傳來。

許華燦側頭看去,立馬笑著說:“打擾二少雅興了,教訓一個不懂事的女人罷了,二少不必在意。

“不懂事的女人?”秦夜隱緩緩走來,用視線看了沈晚熹一眼,問許華燦:“她嗎?”

許華燦笑著點點頭:“為了這樣一個女人驚擾到二少真是抱歉,我讓人帶二少去二樓雅座吧?一會我親自給您賠禮去。

秦夜隱走到沈晚熹身側駐足,語氣輕緩地開口說:“雖然不知道她哪裡冒犯許少爺了,但既然是我的人不懂事,那自然是由我來教訓。

秦夜隱的話聽起來迂迴曲折,但所有人幾乎立馬抓住了他話裡的重點——我的人。

許華燦臉上的笑容一僵,說話都磕巴了:“二……二少什麼意思?”

“字麵意思。

許少爺好好說說事情原由吧,我來看看該怎麼教訓她。

許華燦立馬慫了,搖頭又擺手地說:“誤會,隻是誤會,這不是大水衝了龍王廟嗎?誤會一場,二少可彆往心裡去,今晚酒水全免單,算我給大家賠個不是。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