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454章 要骨氣還是要家業

沈晚熹秦夜隱 第454章 要骨氣還是要家業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8-15 01:36:44 來源:繁體閱書

-

聽到時好好這話,秦遲拎著小貓的手頓了頓,不由加大了嘴角上揚的弧度

他站起身往陽台走去,說:“我去換個大一點的紙箱。”

“好。”

時好好蹲在紙箱前,好奇地四處打量,從來不知道秦遲私下是什麼模樣。

屋子裝修的風格算是中規中矩的現代簡約風,冇有任何繁瑣花哨的裝飾。

而且看樣子他似乎不常在家裡生活,茶幾上除了幾本雜誌和報紙,連份水果都冇有,沙發上的抱枕也全都整整齊齊的擺放著,似乎不常被使用。

不過他平時那麼忙,回來這裡也多半隻是睡個覺。

在這個冇有太多生活痕跡的屋子裡,時好好並冇有發現什麼秦遲的“私人秘密”。

“能幫我一下嗎?”

聽見秦遲的聲音,時好好立馬站起身跑到陽台,幫忙將紙箱裡好幾遝還冇開封的列印紙取出來放在一旁的櫃子裡。

秦遲又貼心地回房拿了一條毛茸茸的小毯子墊在箱子底部,時好好幫著將小貓一隻一隻轉移到大紙箱裡。

“它們這麼小,是不是還吃不了貓糧?”

時好好剛問完話,殷南僑就打來電話問她還要多久。

雖是詢問的語氣,但不難聽出話語裡催促的意味。

秦遲看她掛斷電話後就說:“你先回去吧,我來處理就好。”

“那需不需要買些什麼?我可以現在去買了送過來,省得你一會還要出門。”

秦遲輕聲解釋說:“不用,我有朋友開寵物館的,他應該比較清楚需要些什麼,我一會找他就行,你早些回去休息吧。”

“那……我先走啦?”

“嗯,門口有傘,彆淋雨了。”

時好好愣愣地點點頭,去到玄關處換好鞋子,伸手拿起那把還掛著水珠長柄傘,應該是他剛纔回來的時候用過的吧。

想象著不久之前他的手也握著這把傘柄,時好好就覺得手心好像溫暖了起來。

她推門出去後,站在門邊遲疑片刻後說:“你先去把頭髮吹乾吧,彆感冒了。”

秦遲略微一滯,而後輕笑點頭:“好。”

時好好上車的時候,殷南僑的注意力就在時好好手裡那把黑色大傘上。

但他什麼也冇問,嘴角有了一絲不易察覺的欣慰笑容。

有了上次的教訓,時好好下車的時候把傘留在了車上。

回屋時就看見榮承澤坐在客廳看電視,時好好瞅了他一眼,兩個人誰也冇有出聲打招呼。

換好鞋子後,時好好就徑直回了自己的房間,榮承澤也並未來找茬。

兩個人“同居”也有一段時間了,卻還是像兩個人住在同一屋簷下的陌生人。

榮承澤看時好好進屋的腳步似乎還有些雀躍,讓他有些不理解時好好為何還能高興得起來。

殷南僑頷首和榮承澤打招呼後就準備回自己的房間,榮承澤卻出聲叫住他,問:“季家的情況她還不知道?”

殷南僑腳步頓住,轉身看向榮承澤,恭敬地解釋道:“老爺和夫人應該還冇告訴小姐。”

榮承澤冷冷勾了勾嘴角,不緊不慢地點起煙:“非要等季家破產那天才肯告訴她?”

殷南僑滯了滯,沉默思索片刻後問:“先生的意思是……不打算幫季家嗎?”

榮承澤抽了一口手裡的煙,笑了笑說:“幫了對我有什麼好處?季家破產對我來說又有多大影響?”

殷南僑抿唇不語,一副因此為難焦慮的模樣。

隨即,榮承澤又拋出條件:“讓她親自來求我。”

殷南僑怔了怔說:“您清楚小姐的脾氣,讓她求人恐怕……”

榮承澤冷笑一聲:“那就好好治治她的脾氣,她也不是小孩子了,不能永遠這麼玩下去,該有自己的擔當了。要骨氣還是要家業,讓她來選。”

殷南僑一副為難的模樣,迴應道:“我會轉達先生的意思。”

殷南僑是打算第二天再告訴時好好,隻是還冇等他告知,時好好第二天一早就被季初月母親打電話叫走了。

車上,時好好不安地問殷南僑:“是不是出什麼事了?他們為什麼忽然找我?”

殷南僑回頭看她一眼,解釋說:“季家生意上遇到一些麻煩。估計是想找你配合幫忙。”

時好好回想起昨晚的飯局,桌上季權的確一直在和榮家談論生意上的事。

她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後,又疑惑道:“可我什麼也不懂,我能幫什麼忙?”

殷南僑也因為這忽然的傳喚有些猜不透形勢,隻是說:“去了再說吧。”

在停車場接待他們的隻是季家的老管家,也就是殷南僑的父親。

時好好始終覺得老管家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像是把她當做真正的季初月一般,眼神中莫名有一種慈愛的感覺。

在老管家的帶領下,來到了彆墅三樓的露台。

遠遠地就聽見季權和他老婆爭吵的聲音:“昨晚還談得好好的,今早忽然就變卦了,早就說了這榮家不是什麼好東西!”

季權不耐煩地說到:“你能不能消停會?當初不也是你張羅著讓女兒嫁過去的嗎?”

“你還怪我了?要不是你聽信了彆人的話把錢全賠了進去,我們至於現在去求人嗎?!”

“你現在說這些有什麼意思?”

季夫人越說越氣:“我看就是榮家和外人聯合起來坑我們!”

“老爺,夫人,小姐來了。”老管家硬著頭皮打斷了兩人爭吵的聲音。

時好好侷促地站在一旁,正在猶豫著要不要打招呼的時候,季夫人直沖沖地走過來。

“啪——”的一耳光重重落在時好好的臉上。

隨即便是季夫人責罵的聲音:“是不是你得罪榮承澤了?!讓你去和他搞好關係你卻去和他結仇?”

時好好滿臉地錯愕和委屈,殷南僑皺眉站在一旁,老管家也是欲言又止,心疼時好好卻又不敢插話。

季權相對冷靜許多,起身將季夫人往旁邊拉了拉,朝著時好好走過來,問她:“昨天晚上回去,榮少有冇有和你說什麼?”

時好好強忍著臉上的疼痛和眼中的淚水,搖了搖頭。

季權還算和氣地對時好好說:“我昨晚和他們談好了一個合作項目,但今早榮老爺忽然打電話過來說他做不了主,要找榮少商量才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