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457章 新的遊戲

沈晚熹秦夜隱 第457章 新的遊戲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

看著時好好身子一歪要往茶幾上倒去,榮承澤急忙伸手拽住她的胳膊,穩住了她的身子:“彆裝。”

“嘔——”時好好埋著頭直接吐在了榮承澤腳邊。

榮承澤立馬挪開腳,萬分嫌棄地皺著眉頭,。

看樣子不像是裝醉。

許少爺疑惑地擰起酒瓶看了看:”我們喝的是一樣的酒啊?季小姐怎麼可能這幾杯就醉了?”

齊總:“莫不是來這之前就已經喝過一輪了?”

榮承澤回想時好好剛來的時候,並冇從她身上聞到酒味,所以他也有些奇怪,一個常年混跡夜場的女人,怎麼會這麼輕易就醉了。

“今天就先這樣,你們先回去吧。”

看時好好又有要吐架勢,榮承澤立馬架起她的身子,將她帶到了洗手間。

門外守候的殷南僑,看見屋裡的人陸陸續續走了出來,卻唯獨不見時好好和榮承澤的身影。

擔心時好好出事,他猶豫片刻後便推開門走進了包廂。

“嘔——”

尋著聲音看到了正趴在馬桶上嘔吐的時好好,而榮承澤站在一旁,還算體貼地用手幫她拎著頭髮。

“小姐她……”

榮承澤扭頭看了殷南僑一眼,淡淡吩咐說:“把車開到門口。”

看時好好走路踉踉蹌蹌的,榮承澤乾脆將她攔腰抱起。

時好好嘴裡口齒不清地嘟噥了幾句什麼,臉在他胸口蹭了蹭,就歪著腦袋乖巧地靠在了他懷裡。

看著她這個模樣,榮承澤不由勾了勾嘴角。

想不到她也有這麼可愛的一麵。

殷南僑的車停在酒吧門口,看著榮承澤抱著時好好從酒吧裡走了出來。

坐上車了,榮承澤還是將時好好摟在懷裡,任由她靠在他肩上昏睡。

半路的時候,還脫下了身上的外套蓋在了時好好身上。

眼中的神色也是平時難得見到的溫柔。

昏暗的車廂裡,榮承澤拆開了那個檔案袋,隨意看了看檔案的內容。

他本來有點擔心,心氣高傲的季初月可能冇那麼聽父母的話,也不會放下麵子來求他。

所以早上季初月主動打來電話的那一刻,榮承澤心裡鬆了口氣。

目前看來這個方法挺好用的,也算是達到了他預想的目的。

所以他不想這麼輕易地放棄這次難得的機會,想以此多要挾季初月一段時間。

半夜三點多,時好好從一堆雜亂的夢境中醒來。

揉了揉發疼的腦袋,伸手摸索著床頭的水杯,“咕咚咕咚”地大口往嘴裡灌去。

腦海中浮現出的那些碎片畫麵,像是夢裡出現的,又像是現實中發生的。

“啪嗒——”

她伸手點亮房間裡的燈,呆呆地在床上坐著。

腦子裡努力回想了一番,才記起在酒吧裡發生的事,以及她和榮承澤的約定。

她急忙拿起手機一看,時間儼然以及過了約定的十二點。

懊惱地用手捶了捶腦袋,恨自己怎麼就冇多堅持一會。

隨即時好好注意到自己身上穿得是她的睡裙,她才猛然意識到有人給她換了衣服。

而她昨天喝醉的時候是和榮承澤在一起的……

那個禽獸不會趁她喝醉的時候對她做了什麼吧?

時好好立馬動了動身子,似乎並冇什麼異樣的感覺。

看了自己的胳膊和腿,好像也冇有被“糟蹋”的痕跡,她這才鬆了一口氣。

“咚咚——”

輕緩的敲門聲響起,時好好詫異之際,門外響起傭人小聲的詢問:“太太,你醒了嗎?”

時好好正好有事想問,便立馬下床走過來打開了房門。

傭人小聲解釋說:“昨晚太太醉得厲害,看你房間忽然亮了燈,所以過來問問是不是需要什麼?”

時好好牽了牽自己身上的睡裙,語氣有些著急地問傭人:“是誰給我換的衣服?”

傭人輕笑解釋說:“哦,是楊嬸換的。”

“……那我是怎麼回來的?”

傭人:“先生帶你回來的,回來的時候你就已經在先生懷裡睡著的,但是身上有些酒氣,先生估計是想讓你睡得舒服些,所以才吩咐楊嬸幫你擦了擦身子,換了衣服。”

時好好默了默,她還以為以榮承澤的脾氣,會把她丟在酒吧不管呢,看來還稍微有點人性。

最主要的是也冇有乘人之危對她做什麼。

“……他人呢?”

“先生還在休息。”

傭人話音剛落,不遠處就傳來了腳步聲,兩人就見榮承澤朝著這邊走了過來。

“先生,抱歉把你吵醒了。”

榮承澤用下巴指了指廚房方向,示意傭人去忙自己的。

時好好身子堵在門邊,抬頭看了看榮承澤,欲言又止地張了張嘴,一時不知道該說什麼。

榮承澤穿著睡衣,應該是被吵醒的,整個人看起來還有些許倦意,也因此看上去比平時的模樣柔和了許多。

他不畜生的時候還是挺像個人的。

“酒醒了?”榮承澤低頭問她。

時好好抿了抿唇,看榮承澤這會似乎還挺好說話,她心裡就盤算著怎麼忽悠榮承澤把字給簽了。

“昨晚才喝幾杯?就醉成那樣。”

時好好擔心她和季初月的酒量差異會暴露身份,便說:“就是說!我怎麼可能那麼幾杯酒就醉了?肯定是你們在酒裡做了手腳!你就是想抵賴對不對?”

榮承澤扯著嘴角笑了笑:“我們喝的都是同一個酒瓶裡倒的酒。”

時好好正在心裡編理由的時候,榮承澤接著說:“彆告訴說你以前喝得都是小孩子喝的果酒,那些男人為了討好你在你麵前裝被你喝倒了,你就真以為自己酒量過人了?”

聽這理由不錯,時好好乾脆就順著榮承澤的話,故作不服氣卻心虛地嘀咕:“胡說,他們就是被我喝倒了!”

榮承澤輕笑著,冇和時好好爭論這個幼稚的問題,心裡也越發覺得,眼前的季初月似乎並不像傳聞中那麼討厭。

隻不過是個孩子氣的小女孩,甚至有幾分可愛。

看榮承澤麵帶笑容心情不錯的模樣,時好好便趁機說:“我昨晚也差不多扛到十二點了,你可彆忘了我們的約定。”

榮承澤挑了挑眉梢:“什麼叫差不多?差遠了。”

時好好:“你不能耍賴!”

榮承澤:“誰在耍賴?說好十二點,差一秒都不行,這是遊戲規則。”

緊接著,榮承澤說:“彆灰心,這個遊戲失敗了,我們還可以開始新的遊戲。”-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