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車書小說 > 都市 > 沈晚熹秦夜隱 > 第49章 是他把她想得太壞了

沈晚熹秦夜隱 第49章 是他把她想得太壞了

作者:秦少前妻有點狂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17 02:46:45 來源:繁體萬域

-

園長和林代霜的臉色瞬間煞白,方纔還吵吵嚷嚷的一行人,這會連大氣都不敢喘。

秦夜隱注意到沈晚熹後腦勺有血跡,淡淡對跟隨而來的梁冊說:“你帶沈小姐去醫院處理一下傷口。

沈晚熹愣了一下,而後婉拒說:“不用麻煩,一點皮外傷。

秦夜隱也瞭解沈晚熹的犟勁,見傷勢也不嚴重,便冇強求。

低頭看了看腳邊的陶瓷碎片,厲眸在眾人身上掃視了一圈,語氣陰冷地問:“誰扔的?”

一行人麵麵相覷,誰也不敢開口。

林代霜是個圓滑的女人,知道碰到了硬茬,一改方纔囂張的氣焰,拿出一副和事佬的模樣笑著說:“剛纔我和沈小姐情緒都有點激動,所以才一時失手傷了沈小姐,沈小姐還是去醫院檢查一下吧,醫藥費我來出。

沈晚熹輕笑說:“不必了,我孩子也傷你孩子,這事就算扯平了。

林代霜順著台階就要下去,急忙說:“剛纔我也是因為擔心孩子,所以情緒有點激動,沈小姐也彆往心裡去。

沈晚熹莞爾一笑,接著方纔地話說:“但小夏剪我女兒頭髮的事怎麼算?”

一聽到安安被人剪了頭髮,秦夜隱的眉頭就不悅地隆起。

林代霜就知道,沈晚熹這個女人不會輕易善罷甘休。

心裡不服氣,麵上卻笑著說:“一會我會讓小夏去好好道歉,回去也會好好教訓這孩子。

沈晚熹轉而看著園長,笑問:“劉園長,您說這種情況需要辦理轉學嗎?”

園長嚇得兩腿發軟,一句話也不敢說。

這蘇家她得罪不起,秦夜隱她更得罪不起。

而且阿遇要真的是秦夜隱的兒子,那麼她剛纔說的那些話,恐怕已經冇有迴轉的餘地了。

阿遇不喜歡被人抱著,從秦夜隱懷裡蹭下身子,回到了沈晚熹身邊。

林代霜打圓場說:“都說不打不相識,以後他們倆肯定能成為好朋友……”

林代霜話冇說完,蘇陽夏就哭嚷著說:“我纔不要和他做朋友!”

阿遇冷哼一聲:“我還不想和你當朋友呢,我和妹妹都特彆討厭你!”

“嗚嗚嗚,媽咪你看他……”蘇陽夏滿是委屈撲到林代霜身邊。

還不等林代霜哄兒子,就見秦夜隱走到了蘇陽夏麵前,彎腰俯身,手用力地掐住蘇陽夏的臉,眸光凶狠地咬著牙冷冷說:“再管不好自己的手,我就幫你剁掉。

小孩子哪禁得住這樣嚇,蘇陽夏“哇——”的一聲大哭了起來。

林代霜也是有怒不敢言,抱著孩子說:“這孩子不懂事,我回去好好說他,就不給大家添麻煩了,我們就先回去了。

林代霜服軟讓步了,沈晚熹也冇再得寸進尺。

畢竟孩子在這,事情鬨大了也影響孩子的情緒。

劉園長也一改方纔的咄咄逼人,一個勁地誇阿遇和安安聰明乖巧,不停地拍沈晚熹的馬屁,但還是冇能換來秦夜隱的好臉色。

沈晚熹牽著阿遇去班裡接走了安安,這小丫頭臉上還掛著臟兮兮的淚痕。

早上沈晚熹給她梳的小辮子被剪斷了,頭髮就這麼淩亂地散著,滿是委屈地對沈晚熹講著被欺負的事。

母子三人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就看秦夜隱的車停在路邊,他和梁冊都站在車外。

看見沈晚熹出來了,梁冊立馬就拉開了車門,讓沈晚熹上車的意思。

沈晚熹看了秦夜隱一眼,秦夜隱也一言不發地看著她。

而後沈晚熹微笑婉拒說:“我自己開車過來了,就不麻煩隱爺了。

秦夜隱這纔開口,用命令的語氣說道:“把車鑰匙給梁冊,他幫你開回去。

沈晚熹愣了愣,像是一時冇想明白秦夜隱這麼安排的緣由。

還不等她迴應什麼,阿遇就撒開她的手爬上了車,對她說:“老媽,你腦袋都受傷了,自己開車多危險,有免費的司機乾嘛不要啊?”

沈晚熹心想,這小子倒挺會精打細算。

安安本來就對秦夜隱很有好感,但是見沈晚熹冇上車,她就小聲地沈晚熹:“媽媽,我們要坐怪獸叔叔的車子嗎?”

看著孩子眼裡的期待,沈晚熹無奈地沉了口氣,彎腰將安安放進車裡,這小丫頭臉上立馬就露出了笑容,擠到了她哥哥身邊。

沈晚熹從包裡掏出鑰匙遞給梁冊後,跟著坐進了車。

秦夜隱伸手合上車門,繞過車前方鑽進了駕駛室,從後視鏡中看了母子三人一眼,這才啟動了車子。

一家四口坐在一台車裡,可能除了兩個年幼的孩子感覺不到什麼,秦夜隱和沈晚熹心裡都挺多感觸的。

至少此刻有一種家庭和睦的假象,就好像感情不錯的小夫妻,下班後一起到學校接孩子。

隻是車裡的氣氛,安靜得有些怪異。

直到安安開口,小聲地問沈晚熹:“媽媽,怪獸叔叔為什麼會來學校啊?”

這個問題沈晚熹也想知道,但又覺得答案明顯是秦夜隱在學校裡安插了眼線,時刻關注著兩個孩子。

喜歡掌控著一切,向來是秦夜隱的作風。

回答安安的時候,沈晚熹隻是說:“應該隻是碰巧吧。

安安瞅了瞅秦夜隱,然後用小手捂著沈晚熹的耳朵,小聲地說悄悄話,問:“那我以後可不可以和怪獸叔叔玩了?”

沈晚熹想也冇想就說:“當然不可以。

還不等安安問“為什麼”,沈晚熹就轉移了話題:“坐過來,媽媽幫你紮頭髮。

安安也就被這麼糊弄了過去,還奶聲奶氣地問:“媽媽,我頭髮被剪了,是不是不漂亮了?”

“怎麼不漂亮了?回去媽媽幫你修一修就好了。

秦夜隱聽著母女倆嘀嘀咕咕的聲音,心裡在想,沈晚熹此刻溫柔的一麵,是她在孩子麵前僅存的一絲善良,還是說她的演技已經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了?

她為了護孩子而被花瓶砸中,這一幕是他親眼所見的,是一個愛孩子的母親纔會有的本能反應吧?

虎毒還不食子,或許是他把她想得太壞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